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十月八号那天,天气晴朗,一大早,王小兵与谢家化在学校请了假,骑着摩托来到了“养生堂”。看着装修完毕豪华而不俗的店铺,王小兵心里感到很欣慰。筹备了这么久,“养生堂”终于要开业了。大门两边已摆上了朋友们送来的祝贺的花圈,喜气洋洋,一片祥瑞。王小兵早已买来了一封五万响的鞭炮,准备好好庆典一下。烧鞭炮的任务就交给谢家化。从今天开始,他就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药店,只要“养生堂”做起来了,那财源就会滚滚而来。他要把“养生堂”推向全世界。

到了世界每个角落都有“养生堂”的那个时候,便是他成为地球上大财主的时候。开业庆典定在早上九点。各方来庆贺的宾客陆续而来,快到八点的时候,“养生堂”前面已人头攒动,不下上百人。其中,一大半是美女,堪比选美大会,成为街道上一大亮点。莺莺燕燕的,娇音萦绕,引人注目。不知底细的民众,还道这里将要开一间娱乐场所呢。出席开业庆典的人之中,黑道上,以洪东妹势力最强,白道上,朱由略答应到时来这里逛一逛。张芷姗与张惠兰也来了。 在这个世界上,不论开什么店铺,如果黑白两道的关系不足,那后都有可能惹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只有黑白两道都挂足了关系,那就会八面玲珑,遇事就能迎刃而解。以王小兵这种年纪,能请到这么多有头有面的人前来庆贺,那已很不简单。看着在场的美人,王小兵暗忖这可是自己与一群娇妻的聚会的大子,实在难得。他真想当即大声宣布:各位娇妻,中午一起到君豪宾馆吃午饭。他的未来娇妻们穿着打扮靓丽,风姿绰约,如chūn花秋菊,各擅胜场,美不可言。 单是这一群花枝招展的美人们,便吸引了过往行人的视线。使各位小sè狼和大sè狼都垂涎三尺,只是他们都清楚美人之中的洪东妹是什么实力,还有王小兵是什么实力,所以不敢随便走近揩油,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过过眼瘾,小小意yín一番而已。

想要泡到美人,没有实力那是不行的。君豪宾馆的小当家古家丰“逃难”回来了,买了一个渡金的大铜牛送到“养生堂”,就摆在入门的右手边的墙壁旁。铜牛披了金衣,闪闪发光,神态生动,栩栩如生。 送铜牛,暗喻“养生堂”会有牛市,越做越兴旺。洪东妹送了一套组合真皮沙发,还有一幅镜屏,上面草书八个金sè大字“生意兴隆,一本万利”。其他在经济上有条件的朋友,要么送花圈,要么送花篮,经济上没条件的,就送祝福。不论送什么,只要能来庆贺,王小兵都热烈欢迎。

像萧婷婷、董莉莉这些学生,身上没什么钱,也就只能送祝福。他把她们看成自己未来的娇妻了,娇妻不用送什么,能到场就行了。东兴中学除了有学生前来庆贺之外,还有老师与校长。 老师就是苏惠芳、姚舒曼与张静,校长便是张万全了。如果不是正当上课时间,就东兴中学,都会有许多学生前来捧场,他们没什么好送的,来这里站站队,拍拍掌,做一做热情的观众,王小兵也会高兴的。这是奇迹。张万全校长的地位岌岌可危,暂时与严锡山僵持着,分不出胜负。

他现在的靠山就是林带喜的那个在县教委的亲威,而林带喜与王小兵相熟,是故,他要跟王小兵搞好关系,虽还不到称兄道弟的境界,但也相当于哥们了。他还偶尔暗示王小兵泡林带喜,最好结婚。 中学校长支持学生去泡妞,这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奇事。但张万全出于自身的目的,他确实这样做了。苏惠芳是早知道王小兵认识很多美女的,而姚舒曼则还是第一次。当她来到“养生堂”时,见到美女如云,不禁叹为观止。论身材,有比她更火辣的,论面貌,有比她更漂亮的。

她悄悄问苏惠芳:“这些女人是王小兵的什么人?”“情人。”苏惠芳戏谑道。但姚舒曼并不怀疑。她忽然感觉到王小兵太利害了,居然可以泡到这么多美人,既有点恨他多情,又有点佩服他的能力。 普通男人是不可能泡到这么多美妞的。这是她的观点。只有男人的魅力越大,才会越能吸引美人。由此推测,王小兵的个人魅力确实非同一般。女人就是这样,没魅力的男人,纵使单身,她们也不怎么喜欢。有魅力的男人,身边有许多美人,她们却还要去追求。好的东西,谁都想得到。

有魅力的男人,女人们都想得到。今天的开业庆典,其实也是王小兵的未来妻子和情人的见面交流会。像杜秋梅、张静这些三十左右的女人,都清楚自己是难以做王小兵的妻子的,所以,放下姿态,保持平静的心境,退一步求其次,这一生只要能做他的情人便满足了。 像苏惠芳、董莉莉这些黄花闺女,则是准备做他的妻子。而且,她们也具备足够的实力。聪明的女人讨男人欢喜。在场的女人,不论是少女还是少妇还是成熟御姐,都有自知之明,并不逾越本分去争夺王小兵,该在什么位置,她们就呆在哪个位置。

她们知道他会给自己女人福利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场面风光,但也潜伏着危险。王小兵算是半个黑道人物,他的仇家也不少,但真正敢对他动手的也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么一二个。在这种喜庆的子,最容易引来仇家闹事,本来喜喜庆庆的,给人一搞,变得扫兴之极,那意头都不好。 就目前来说,敢来这里搞事的只有白光伟。在开业的前两天,王小兵就让谢家化去招集人马。未雨绸缪,他有这种能力。今天早上,在“养生堂”周围,除了有一些普通的民众围观之外,还有就是王小兵叫来的道上的人,装扮成一般人,混在街坊里面。

不知就里的人,一般看不出端倪。而且,除了他的人马之外,还有占仲均的人马,洪东妹的人马,加起来快到二百多人,三五成群散落在街道周遭,实力强大,不容小觑。这等阵势,就是白光伟亲自来砸场,也难以成功。 其实,没几个人敢来闹事。王小兵是预备白光伟会叫人来这里砸场的,做好准备,先布下人马,要是他敢来,那就摆平他,绝对不给他机会砸场。不知底细的人,看到这么多人围观“养生堂”的开亚庆典,都感觉好奇,也都伫足来观看。这也相当于一种宣传手段。

他们不知道这里危险重重,要是他们知道周遭二百多人都是打手,准备血战一场的,估计他们会吓得发抖。围观是国民的优良传统之一。在哪里都能见到这种只看免费真人戏剧的人群。他们只注重看,至少事件本身是好还是坏,他们多半是不管的。 其中不少人也是被这里的众多美人吸引来的。开业子与时辰都是叫看子的先生选择出来的。王小兵是个无神论者,可是,他也免不了这一套。纵使他不想走这一套流程,可是,家人与朋友都劝他要注重子的好坏,还说某某人新屋进宅不选子,结果,家中的人一个个死去,有了这种恐怖的例子,王小兵也就顺从众人的意志,请地理先生选了个好子开业庆典。

据地理先生说,十月八号这天是百年来少有的好子。 王小兵喜欢他这句拍马屁的话,给了他一百块酬劳。这出乎地理先生的意外,又补说了许多好话,算是不辜负这一百块的酬谢。早上九点开业庆典,也是符合迷信需要的。在就快举行庆典的时候,果然有十数青年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向“养生堂”这边涌了过来,看他们那种很冲的劲头,便可猜出他们来意不善。十数个人,可以来掀翻花圈、花篮,甚至砸碎一些店里的东西。可是,莫说十几人,就是来一两百人,王小兵也不会放在眼内。

他已准备叫谢家化去招呼那十几强壮的青年。 但洪东妹微笑着说:“今天是你店铺开张的大子。不用你劳烦,你只管做你的事就行了。我会帮你摆平。”“多谢洪姐。”他相信这位干姐的能力。随即,洪东妹向冼业胜招手,等他过来,便小声交代了几句。“有人要来这里撒野,你带人去陪他们玩玩,不要在这里玩,带到远处玩吧,要叫他们懂得以后不能随便去人家的店铺闹事。”洪东妹淡淡道。“知道。”冼业胜领命而去。眼看那十几个青年快要涌到“养生堂”的前面,估计是要掀花圈与花篮。

不过,他们的yīn谋没有成功。洗业胜带着数个打手朝那十几个青年迎了上去,同时,双手向周围的“观众”招手,让他们过来开工。晃眼间,便有数十人疾冲过来,将那十几个青年围了起来。那十几个青年脸sè惊骇之极,每一个都被三四个人裹挟着朝外走去。在外人看来,冼业胜一伙与那十几个青年是相识的,只是过来汇合的。现在好像要去什么地方办大事一样。弹指间,那十几个青年便被架走了。刚刚起了一点涟漪,便平静下去了。一切又回复了正常。

这么惊险的一幕,就那么轻描淡写地遮掩过去了。周围的普通民众也看到了那短暂的一阵sāo动,还来不及弄明白是什么事,一群青年便拐进了街道的小巷里。在小巷那里的僻静地方,正在进行一项别开生面的助人为乐运动——帮助别人成为胖子。几十人帮助十几人变胖子,这项壮举,值得记念。九点正,开业庆典正式开始。谢家化点燃了鞭炮。“砰砰……”响亮的鞭炮声宣告王小兵的“养生堂”正式诞生了。一地的红纸,代表着吉祥与好意头。来捧场的美女们,都买了美容丸,数百粒美容丸一下子就销售完了。

眨眼间,便快到早上十一点,王小兵正要带大家到君豪宾馆吃午餐。这时,工商所的专用车停在了“养生堂”的前面。几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下车,走进了店里。为首的是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看他面相,就跟余光中有八分相似,不用问姓名,也能猜到他便是余光中的父亲。“谁是这里的负责人?”余至海问道。“我,什么事?”王小兵排众而出。“你这间店有没有营业执照?”“有。”“拿来看看。”随即,王小兵将个体经营营业执照拿给余至海。他只有这个执照。

其实,卖药品是需要药品经营许可证的,这个,王小兵没有,他也办不到。唯一没想到的就是会有工商所的人来找碴。骤然间,他心里往下一沉,暗道有点不妙。余至海随意看了一眼个体户经营执照,又问道:“你这间店是卖什么的?”“保健品。”王小兵道。“那就是药品啰,你单有这个体户经营营业执照是不能卖保健品的。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吧?”“没有。”“那你先搞到药品经营许可证再开张!”看着余至海那严肃的面孔,王小兵想给他一拳,他也知道余至海在这里聒噪多半是由于余光中的唆使。

余至海是以zhèngfǔ的名义来找碴,真的奈他不何。跟他硬扛,那就相当于挑战zhèngfǔ。不过,在场的,也有白道的朋友。朱由略便是其中一个,他主要是看在洪东妹的面子上,才来这里的,但也是过来逛一逛,刚来到这里,就遇到了这件事,不站出来说两句,又过意不去,于是便站了出来,笑道:“你好,我是小树林派出所的所长朱由略。”说着,递了一支香烟给余至海。接了香烟,涂至海道:“这事有点麻烦。 按法规来说,卖保健品,那肯定是要药品经营许可证的。

现在他没这个证,我也不敢包庇他,上面查到的话,我就不好过。你也知道现在正处于打假风头之上。上面盯得紧。”“慢慢办也是一样的吧。”朱由略道。“还是办好之后再卖就比较好。对他,对我,都是一件好事。不然,这次没事,下次再查到,那也要封店的。”余至海锦里藏针,是准备不给面子了。至此,局面有点僵住了。这时,张惠兰走了出来,微微昂着头,笑道:“你好,我丈夫在县工商局里工作的,你可能认识他。 ”余至海打量一眼张惠兰,暗吃一惊,暗忖:她说的是真的?这可不妙。

他也怕得罪上面的人,于是笑道:“可能认识,他叫什么名?”“林国锋,你认识吧。”张惠兰淡淡道。“噢!是我们的局长!当然认识!”余至海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用怀疑的目光瞟了一眼张惠兰。口说无凭啊,单凭说一个人的名字,那也不能太相信。要是有人说了一个主席的名字,要是信了,那不得吓得流尿?张惠兰也看出他是什么意思,于是用王小兵的大哥大拨了一个电话。 一会,接通了,她道:“锋,我在东方镇的朋友的一间新店里,这里一位所长想跟你说两句。

”说着,把大哥大递给了余至海。余至海接过来,一听,果然是林国锋的声音,连忙笑道:“林局长,没什么事,我会办妥的。”又说了两句闲话,便把大哥大递给了张惠兰。随即,尴尬道:“这样吧,你以后慢慢补办药品经营许可证吧。我还要到其它地方去办点事,先走了。”“喝杯茶再走吧。”王小兵挽留道。“下次吧,现在真的有点事。”余至海夹着尾巴,带着几个手下,连忙上了车,旋风一般溜之大吉。 一场小波折就平息下来了。在场的人,就连洪东妹与朱由略,都暗暗惊叹王小兵这小子居然还认识县工商局的领导,真是不可思议。

洪东妹也更加坚信自己的眼光不错,她老早就觉得王小兵不是池中物,将来必有一番作为。“朱所长,兰姐,多亏您们出面帮忙,要不就给他难住了。”这件事,朱由略其实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张惠兰解决的。“大家朋友,说这个没意思。朋友有困难,我们就得全力相帮,这是应该的,不用那么客气。”朱由略摆了摆手,“我走了。 ”他有点没面子,便回派出所了。中午,王小兵请来庆贺的宾客到君豪宾馆吃饭。他请客,古家丰买单。美女就坐满了三桌,看着这些各具韵味的美人,确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王小兵在想:要是一晚上能将她们都征服,那将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洪东妹与王小兵有密事相谈,两人要了一间包厢,单独吃饭。以往,每每在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时候,洪东妹便会在情爱方面有所暗示,如今,王小兵就等着她向自己抛媚眼,他已做好了准备,随时向她贡献自己的jīng力。 不过,进了包厢,到上完菜,也不见洪东妹所有表示,王小兵倒有些许的失望。两人认识一年多了,彼此算比较了解。洪东妹之前向他暗示过几次,没能使他屈服自己的石榴裙下,想到再多挑逗一次也没什么意思,是故,便不像往时那般用sè引诱他了。

她清楚,只要关心爱护他,后迟早两人会在一起,不急在一时。喝了两杯啤酒,她恭贺道:“如果我估计不错,你以后会是个很有钱的人。”“谢谢洪姐吉言。”他给她倒酒,目光在她高挺的酥胸上一掠而过,笑道。 她知道他有sè心,但在自己面前却欠缺一份sè胆。她相信,相处久了,终究会使他的sè胆大些来,不须多加撩拨。“听说你打了快刀?”她问道。“是。”他没什么好隐瞒的。“白光伟找你约战了?”“是,我虚应着他。

”他与洪东妹有对付白光伟的好办法,那是不用花费自己多少人力就可达到目的计划。只要成功了,那白光伟吃不了要兜着走。只要把白光伟收拾了,那洪东妹的地盘又会扩大很多,在这附近一带,年轻一代,就没什么人可以跟她较劲了。 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以洪东妹的势力,要火并白光伟,也有胜出的机会,不过,那样既费力又不能得到完美的结果,何况,一旦动起刀枪,要是出了几条人命,那也是极为麻烦的事。以他现在的实力,出了大事,他是难以遮盖住的。

一般的混混是不怕麻烦的,但像洪东妹这种有头脑的黑道人物,她是很会保护自己的。一个不会保护自己的混混,那是难以做成大事的。王小兵跟洪东妹学jīng明了。如果白光伟要立刻动武,王小兵也不怕他,何况,自己联合洪东妹还有较大的赢面。 不过,这是下策,是迫不得已才用的。上策便是以四两拨千斤,借刀杀人,既省力又可省去许多手尾,免得受白道的调查。搞不好,虽消灭了对方,自己也要去吃国家粮,甚至要做那种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的事情。喝了半瓶啤酒之后,洪东妹的俏脸升起一抹迷人的红晕。

王小兵借斟酒的机会,与她那略带朦胧的美眸相对视,在一刹那的接触间,能感受到她内心淡淡的情意。两人都会心地淡淡一笑,洪东妹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吸了一口,轻启红唇,道:“我们的计划,你实施得怎么样了?”“有了好的开头。 ”他也点燃一支香烟。“很好。那就进行第二步吧,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就跟我说。这次,我们务必要成功。白光伟倒了的话,我们就又少了一个敌人。”洪东妹的眼神有些黏人,凝视着王小兵。“好,我也觉得是时候推进计划了。”“预祝我们的计划成功。

干杯。”两人端起酒杯,碰杯,再一饮而尽。啤酒虽比较难醉人,但喝多了,也会有些许的醉意。此时王小兵与洪东妹都有了二分酒意,气氛刹那间有些暧昧起来。从两人的眼神、嘴角的变化以及脸庞的表情都能看出那种淡淡的情意。 当洪东妹淡淡地吐出一个烟圈的时候,那二分狂野三分成熟五分妩媚的撩人神态教王小兵chūn心暗动。她在暗示要我主动吗?王小兵心里嘀咕了一句。为了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他花了很多的工夫,算是给自己吃了豹子胆,鼓足了勇气,准备出手了。

就在这时,庄妃燕找借口来瞧一瞧王小兵与洪东妹在这间包厢里做什么,敲门声使王小兵鼓起的勇气缺堤一般泄了下去。庄妃燕进来询问还要不要其它饮料,得到否定的答案,便又出去了。“她被你泡到手了吧?”洪东妹微有醋意。 “哈哈,我跟她是朋友。”情爱这种事,不宜多说。“你泡了那么多好姐姐?imgsrc='http://www.junhunxiaoshuo.com/sss/fmgeyimehid.jpg'>茫亲急敢槐沧佣几窃谝黄穑故侵幌敫峭嫱婺兀俊彼朊凶彭佣⒆潘唐顾牧车坝行┠:幸恢蛛拭馈?br/>“呃……,我不是贪新厌旧的人。

”他迂回曲折回答。她嘴角牵出一抹满意的微笑。不过,她那秋水宛转的黑亮眸子却蕴含着淡淡的惆怅,这是少见的。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红唇轻轻掀动了数次,却没有说出来。 要不是难言之语,估计她像平时一样早就说出来了。有时,她双眸有点迷离,眼神有点放空,仿佛在思考什么事情。她是个坚强的姑娘,从来不会被生活的压力吓倒的时候。但此刻她的俏丽脸蛋却有了一抹愁绪。那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出现这种神情呢?是喝了酒的缘故吗?好像不是。王小兵百思不得其解。

他也算了解她的了,能从她脸上看到忧愁的神sè,那确是罕见的事情。“洪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他忍不住问道。而她正是在等着他这样问,笑道:“诶,怎么说呢。 那种事你很难帮上忙的。要是你能帮忙,那我就不用烦恼了。”对于她的yù说还休,他心里痒痒的,凝视着她的俏脸,笑道:“什么事呢?如果我能帮忙,肯定全力以赴,绝对不会让您失望。”这是他的真心话。他欠了她很大的恩情。洪东妹将烟头丢在烟灰缸里,吁了一口气,道:“你说,到了我这个年龄的女人,是不是该谈婚论嫁了呢?”听她这么说,他心里也怦怦跳起来,暗忖道:“她是要向我逼婚吗?我还读书,不能现在就结婚。

嘻嘻,不过,只要她愿意,我们先不办结婚证,也一样可以过夫妻生活的。 ”心念电转间,笑道:“说早不早,说迟不迟。不过,您是成功人士,纵使过了三十结婚也不算迟,何况你还没过三十。”说着,瞥了她一眼,与她含情的目光乍合又分,问道:“家里人要您结婚了吗?”。“家里早就要我找对象了,只是我拖着罢了。爸妈说多了,后来也就不怎么管了。我倒很zìyóu了,爱什么时候处对象就什么时候处。”洪东妹淡笑道。这王小兵就听不明了。

既然家人不逼她结婚,那她还有什么烦恼呢?噢!难道是她没有得到自己的滋润,所以有些遗憾,在这里故作姿态,想要自己贡献些jīng华给她?念及此,王小兵心花怒放,为自己拥有这么聪明的脑子而高兴。 如果真的是这件事,那就太容易解决了!他随时可做出献身举动。“那是您想结婚了吗?”。他试探道。“算是吧,但又不是。反正就为这件事烦死了。”她又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好像只有抽烟才能将脑子里的烦忧驱走。“想结就结,不想结就先搁着。”他笑道。

“不像你说得那么简单啊。”她轻叹了一口气。女人,在婚姻方面,纵使是女强人,也会难以有十全十的满意的地方。王小兵想不通她这是吊自己的胃口还是另有目的,他所理解的是这样的:她想跟自己结婚,但自己一向来没有对她表示出浓厚的情爱,她可能是怕自己不答应。 想通了这一层,他笑道:“像您这么好的姑娘,哪个男人不喜欢呢。”“真的?”她妩媚笑道。“我说的是真心话。”他是想表达一下自己也会喜欢她。她可能听明白了,笑得更灿烂了。长长地吐出一个大烟圈之后,她才淡淡道:“你听说过三爷吧?”三爷叫全广兴,与龙应唯、古海华是三个古董级的黑道人物,在这一带比较有威信,门徒也多,实力颇大,虽退居二线,但一样还能cāo纵许多黑道的事情。

但凡在小树林集市与山石集市一带方圆十数里内的混混,都听说过那三个老古董。 王小兵自然也听过,并且见过,点头道:“三爷怎么了?”“三爷想给我介绍对象。”洪东妹如实道。“哦,这样。”王小兵有些失落道。“他想介绍他的小儿子给我。我没有答应。算是得罪他了。”洪东妹若有所思道。“既然不喜欢他的小儿子,那就不理他。我觉得您做得很对。”王小兵心里又舒服了许多。这时,林带喜与桂文娟也进来了。王小兵与洪东妹就停止了谈话。三人说笑了一回,便到其他包厢去与其他宾客汇在一起,大家到洪东妹的夜城卡拉OK厅去玩一玩。

苏惠芳、姚舒曼等师生没有同去,回学校了。王小兵把林忆娜拉到一边,道:“好久没跟你打牌了,什么时候叫上容姐,我们打一个通宵。”“好啊,这个周六晚吧。记得带多点钱来,赢光你的。”林忆娜笑道。“没问题。就这么定了。”王小兵笑道。洪东妹带着几十个宾客到夜城卡拉OK厅,王小兵本来也去的,但龙非说有些销售的事情不懂,要请教他,他便先到了“养生堂”。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