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女人,想要她帮忙办事,一般来说,要看与她的熟悉程度,才能决定那忙能帮到多大。如果是普通朋友的女人,请她帮忙做些小事,如果她肯答应,那都已经是很好的了。如果是关系很密切的女人,那就可请她帮一些大忙,当然,那要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不然,白开口了。请女人帮忙有一个好处,如果她是真心真意要帮忙,那她会不遗余力相助。比男人更可靠。王小兵与董少容的关系,可以说得上比较亲密。他凭借自己不世出的老二征服了她,虏获了她的身心,让她永远忘不了他。

至少,董少容也算是他的情人了,身心都给了他,愿意把身子交给他开发。到了这个程度的关系,那都是很好的了。所以,他觉得请她帮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忙,估计她不会拒绝。如果她有所犹豫,他会用自己的老二是问候她,跟她进行最友好无隙的密谈,势必要她尽量帮忙。不过,世事无绝对,一切要等到结果出来才能盖棺而论。晚上七点十分,天气很好,天上有星星,地上有凉风,是一个不错的夜晚。林忆娜与董少容,还有一个中年妇女来了,与王小兵相聚在麻将馆里,准备砌几个钟头的麻将。

打麻将,那是国人的精粹,无处不在,无处不有,上到七十老大妈,下至十岁小屁孩,都知道自`摸是怎么回事。自`摸也是精粹中的精粹,除了能赢钱,还能使精神兴奋。“诶~,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要临阵逃跑呢。见到我们这些高手,你肯定会发慌。小兵,带了多少钱来呢?”林忆娜穿着棉质的长袖紧身秋衣,牛仔裤,脚着平底休闲鞋,身子的玲珑曲线如行云流水般流畅,美轮美奂,给人活力无穷而又大方得体的感觉。有女人的世界,那就是多姿多彩。“耶~,不会想把我身上的钱全赢走吧?哈哈,你们也太贪心了。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也是个高手吗?”王小兵以颇具经验的目光在林忆娜胸前两座怒突而出的坚挺山峰上逡巡一回,咂了咂嘴道。林忆娜微有害羞。他的这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被董少容看在眼内,她已算是他的情人,自然有点吃醋,不过,她也明白,以自己这种半老徐娘的身份想要牢牢占有他,那是痴人说梦话,这是不现实的,唯一可行的是做他的情人,企求能从他那里偶尔得到一二次滋润,那便容易办到。而且,她也自己自己一人难以满足他的需要。是故,董少容也极想牵线,促成王小兵与林忆娜的好事。

当然,这不是她的本意,假如她自己还是个没结婚的姑娘,一定自己占有王小兵,不让林忆娜有任何机会。她做月老帮忙牵线,目的也是为了自己能经常与王小兵在一起,到时就快活无穷了。能遇到拥有不世出老二的男人,那可是三生修来的福气。有的女人一生都未曾遇到过,不得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而董少容遇到了,她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一定要好好去享受他给自己的女人福利。能得到他一次的滋润,胜过自己丈夫十次的滋润。男人强大之处,往往都是蕴而不露的。

只有试过了,才能真正体会到。以她过来人的敏锐目力,一眼便知道王小兵对林忆娜的娇躯特别有性趣,于是忍下一口醋意,笑道:“你们两个,一见了面就卿卿我我的,说起情话来,真让人羡慕呐。其实,依我看来,小兵输给小林,或者小林输给小兵,那还不是一个样。没什么分别。”“怎么一个样?”林忆娜睁着明亮而大的眸子,好奇道。“两公婆,老公输给老婆,或者老婆输给老公,那都是肥水在自家田里流来流去,这不是一个样吗?你们可不能合伙来赢我们的钱啊。

”董少容趁其他人不留意之际,向王小兵抛了个媚眼,既是向他表明自己的饥渴,也是暗示自己会尽力帮他得到林忆娜。王小兵会意一笑。房间里虽只有四人,但林忆娜听了董少容的一番话,俏脸刷地红了,嗔中含喜,佯装微愠道:“唉呀~,容姐,你再笑话人家,人家就不玩了。我俩只是朋友关系嘛,哪里就是老公与老婆了呢。你在胡说。”“咯咯,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他对你非常有意思,我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是真心喜欢你。像他这样的男子不可多得,你可要抓紧哦。

过了这一村,可没这一店了。好老公是很难找的。如果我年轻十岁,我都要被他迷住了,非得嫁他不可。”董少容既然准备相帮王小兵,那就送佛送到西,干脆把话摊开来讲。她这话可是半真半假,也道出了些许自己的心声。“少容说的有道理。”那个中年妇女也附和道。“诶~,羞死我了~,那我走啦。我去逛街,不跟你们玩了,被你们这样说我,我受不了了。我还是个单身姑娘呢。现在还不想找老公。我走了。”林忆娜对王小兵也有意思,不过,她又还不想在众人面前公开这种关系,只想再等一等,至少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时,那时再与他在一起,别人怎么说,那也无所谓了。

说罢,她站了起来,拿了包包,努了努红唇,作势要走出去。“咯咯,小兵,还不叫你老婆坐下来打牌。好不容易坐在一起,怎么又绊嘴了呢。”董少容笑道。“娜娜,坐下吧。容姐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了。不理她。我们玩牌。待会把她的钱都赢过来,让她再多嘴。”王小兵就站在房间的门口,于是,连忙伸手握着林忆娜的左手将她推回来。“我要去逛街~”她含笑地挣扎了一下,假意要出去。不过,她左手一拂之下,居然不偏不倚扫中了王小兵的下体,登时感受到他老二的雄壮与火热,不禁打了个大大的激灵,心如鹿撞,霞烧至耳根,娇滴滴的,教人爱之不尽。

她目光往他裤裆一瞥,瞧见一顶“小帐篷”正高高耸起,立时又暗吃一惊。暗忖他那里那么大,一般的女人被他进入之后,到底会是怎么一种感受,是快活至死,还是疼痛之死,她真的很想知道。长了二十多岁,她还没做过快活的体育运动。是故,她对男人的传宗接代的家伙不太了解。但在这个社会里,纵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她偶尔就会听到关于男女两性的一些知识,据说男人那里越大越粗就越能给予女人性福。如今,虽是隔着裤子,但她可以想象出他老二威风凛凛的粗壮样子,暗忖道:要是他把那话`儿送进我的身子,会怎么样呢?这么一想,她呼吸顿时急促了许多。

女人对性的幻想,有时甚至超过男人。只是眨眼间,她便有些欲`火上升了。脑海里居然也闪过一个念头:现在要是能试一试,那就好极了!这么多年了,还是黄花闺女,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王小兵已把她推回了座位里,轻按她两肩,让她坐下了。不过,她双眸还是不时扫向他裤裆,简直不想离开那里,只要看一眼,都能教人兴奋莫名。这或许是女人体内的先天基因所致。哪个女人见了雄赳赳的阳`具不惊喜不已?她不是宗教的圣女,她只是个普通身份的漂亮姑娘,对于性也存在异想天开的幻想。

董少容见林忆娜眼神有异,于是循着她的目光看去。这一看非同小可,顿时勾起心里一抹欲`火。要不是还有其他人在场,她就要立刻与王小兵好好地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现在春心已动,她连打了几个激灵,一副心思想着今晚要怎么才能向他讨要些女人的福利,至于打牌,则没什么兴趣了。满脑子的春`宫图,眼前浮现的都是男女结合的幻象。她着迷了。林忆娜也是春心荡漾,心烦意乱,良久都还平静不下来。四人洗好牌,便开始切磋了。“说真的,娜娜,他真的不错,与你也挺配对啊的。

不论是身高,还是气质,都与你挺相配的。张姐,你说对不对啊?”董少容打出一张一万,笑道。“诶,求求你们了,别说我了吧。”林忆娜碰了一万,羞赧地笑道。“娜娜,既然她们都这样说了,你就做我女朋友吧?这样,她们就会住嘴了。”王小兵打出一张东风,以戏谑的口吻道。林忆娜撅着红唇,含笑地白了他一眼,佯装没听见。其实,她心里万千个念头在翻转,但想来想去,最后只剩下一个疑问:是答应做他女朋友好呢还是不答应呢?以她的择男友标准而言,王小兵也基本符合,只是她当时没想过要找一个比自己年龄小的男朋友。

但经过了这些时日,她已渐渐地跨越了这个障碍,觉得两个人的年龄差距真的不是很重要,只要两情相悦,就是年龄相差再大一点,那也是可以接受的,何况,现在她也比他大不了多少岁。而关键她对他确实有感觉,有那种恋爱的味道,这很重要,不然,那就没法谈拢了。但凡与他在一起,她就能感受到淡淡的温馨与愉悦。不与他在一起时,便感觉到惆怅。她怀疑自己是恋爱了。董少容也帮腔道:“娜娜,答应他吧!”那个叫张姐的中年妇女也笑道:“这小伙子挺不错的,要是老娘我年轻三十岁,肯定要找他做男朋友。

这样的男朋友去哪里找?娜娜,不要犹豫了,就是他了!”“咯咯,你们这么热情给我介绍男朋友,到底有什么目的?”林忆娜笑道。“有什么目的呢,还不是想喝杯喜酒。”董少容摸回一张三筒,得了一个暗降,大喜道:“我喜欢跟小兵打牌了,看,又一个暗降!大家都是熟人,你们结婚了,我们就可以经常在一起打牌了。”“怪不得你们都找我打牌。”王小兵瞥了一眼林忆娜,与她含羞的目光乍合又分,能感受到她那绵绵的情意。两人眉来眼去的,也是一种享受。

一圈下来,出现三个暗降,一个明降,而所有暗降与王小兵无缘,明降倒与他有缘,可惜是他放的降。“娜娜,怎么样呢?跟小兵谈恋爱吧。你只要跟他谈了几天恋爱,便知道他的可贵之处了。”董少容旧话重提道。“让我先考虑考虑吧。我们现在先打牌。”林忆娜笑道。“那就是同意啦。小兵,怎么谢我?终于帮你们牵好了线,我也不要什么报酬,记得春节给我一个大红包就行了。”董少容轻轻拍了拍王小兵的手,道。“今晚我请大家吃宵夜吧。”王小兵又看向林忆娜,见她娇羞地垂下了螓首,十分惹人爱。

“诶,我还没说同意呢。你们怎么都把我当成是透明的了啊?你们太霸道了。这是我的事耶,你们倒要帮我包婚了。”林忆娜打出一张南风,微撅性感红唇,娇嗔道。“看在是自己人的份上,放你一马,要不然,降你一下。幸好是遇到我啊,哈哈,娜娜,你有福气。又逃过一劫。”王小兵拿出一张南风,晃了晃。麻将馆里有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都不大,摆放一张麻将桌之后,便没什么空间了,再坐四个人,便很仄逼了。一盏白炽灯亮如白昼,晃得人眼发亮。林忆娜撇撇嘴道:“你只有一张南风吧,就会在这里吓人。

你要是有三张南风,早就降我了。”“喏,看到没有,真的是三张啊。”王小兵将自己的三张南风摊下来,让林忆娜看清楚。“那不关我的事哦,你说了不降,那就不能再降了。咯咯。现在不能降了。”林忆娜开心地笑了,连忙催促他出牌。“噫,小兵,怎么能这样呢,快点降她的。不然,也不准降我的。那样太不公平了。你们两个就会合伙来欺负我们。”董少容努了努红唇,表示抗议道。“少容啊,你怎么这么快忘记了。人家是夫妻俩啊。肥水在自家田里流,降不降也是一样的嘛。

要是我们的,他就早降了。”张姐笑道。“哦,一时忘了,怪不得呢。”董少容点头道。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生生把王小兵与林忆娜说成是夫妻了。而王小兵与林忆娜则是笑而不语,彼此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蕴含着浓烈的情意,两人本来就是有意思的,如今,只是被人挑明了来说而已。她虽还没明说做他的女朋友,但其实已默许了。他也知道只要再花多点心思在她身上,便可马到成功了,把她抱到床上去了。可是,今晚还不是时候,王小兵得将精神放在对付白光伟上面。

今晚,他只想跟董少容谈些事情,不过,要是不跟林忆娜趁热打铁一番,冷落了她,那日后就要费更多工夫在她身上,才能虏获她的身心。不过,要是将二女都抱上床,就目前而言,那还是行不通的,毕竟林忆娜还没真正将身子交给自己耕耘,在这种情况下,还想让她与董少容一起来服侍自己,那确实难以上青天,除非是采取霸王硬上弓的行动。他向来不会动粗来强迫美女交出身子的开发权。他一般都是采摘瓜熟蒂落的美女,那样才有滋有味。强来,那乐趣要少许多。

不知不觉间,已砌了四个小时的长城了。王小兵有意放水,一家输三家,但也没输多少,总共才输一百多块,不过,已使三女眉花眼笑的。有钱赢,那就是好事。女人都是这样,只要能占到一点小便宜,都会很开心的。又玩了半个钟之后,张姐说要回去了,便散了伙。王小兵说了请董少容与林忆娜吃宵夜,于是,便到星记大排档找好座位,点了菜肴,美美地吃了一顿。最后由王小兵买单。董少容是搭乘林忆娜的女装摩托来的,如今,她又想跟王小兵单独相处一段时间,但又不好意思对林忆娜说“你先回去,我跟小兵说些事”这样的话,如果是白天,那倒没什么,夜深人静的,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王小兵却也想今晚把林忆娜的芳心虏获。可是,今晚要是不跟董少容说自己的事,那又要推迟,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一天不铲除白光伟,那自己都没有安稳觉可睡。如果再拖下去,那自己掌握的主动都要消失殆尽了。是以,今晚一定要跟董少容谈这件来。那就得跟她单独相处,好好密谈一番。但这种事,又不能让林忆娜知道。毕竟这种事不能摆在台面上来弄的,都是在台下搞的。“娜娜,到你家去喝杯茶吧,怎么样?”王小兵笑道。“不行。太深夜了,下次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林忆娜笑道。“对,就去娜娜家里坐坐吧。”董少容也掇撺道。“好吧。随你们便。”林忆娜也不好意思拒绝。其实,王小兵并不是想到她家去泡她,只是想到那里坐一坐,然后再找机会用摩托送董少容回家,这样就比较名正言顺一点,不然,现在就自动说要送董少容回家,那倒有点怪怪的感觉。毕竟董少容是搭乘林忆娜的摩托来的。到了林忆娜的家,小坐了一会,王小兵道:“夜深了,估计你要睡觉了,我回去了。下次再来坐。”“多坐一会嘛。”林忆娜客气道。“不了,我也有点累,要回去睡觉。

下星期再找你们打牌。”王小兵知道现在也还不能把她采摘下来,觉得还是先办自己的事情比较好。“小兵,你是顺路回去的,跟容姐同路,帮我送容姐回去吧。”林忆娜道。“好,没问题。我也是经过那里的。走吧,容姐。”这正合王小兵的意。于是,王、董二人辞别了林忆娜,下了楼,王小兵驾驶摩托,载着董少容,在夜色中飞驰而去。董少容已按捺不住,不停地用胸前两座高山去压王小兵的脊背,搂着他的纤腰,不停地抚摸他下面,越摸越有性趣,咬着他耳朵,腻声道:“小兵,有好多天没跟你玩了,我都想死你了。

我们去开房吧。”“不用开房,路边就行。”因董少容的身份有点特殊,开房颇为危险,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王小兵扫视一圈,寻找路边的隐蔽之处。“那快点。”董少容性趣越来越高。一会,摩托车停在路边的一块草地旁,草地上有几棵杨树,正好起到遮掩作用。路人经过,难以骤然看清草地的情况。这一带的路边没有路灯,只有月色倾泻下来,朦胧而神秘。柔软的草地上,没有硌人的石子,颇为平整。停好摩托,两人已迫不急待地走进草地里。王小兵坐下来,掏出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搂着坐在身边的董少容,把烟嘴放在她的唇边,笑道:“抽一口吧。

”董少容轻轻吸了一口,便咳嗽起来。“你不会抽烟,为什么还吸呢?”他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吻了一下。“因为我爱你。你叫我做的事,我都会做。没有什么可解释的。”董少容伏在他的肩膀上,掀起眼睑,深情地凝视着他,真心道。“想要了吗?”他笑问道。“我等不及了。快点吧。”她已自己脱起裤子来。王小兵狠狠吸了几口烟,然后将烟头丢到一边,也脱了裤子与裤衩,便准备进入她的身子。两人已滚到了草地上,热烈地爱抚起来。王小兵一上来便使出了十成功力,在她的私`处进出如风,响起连绵的“噗噗”声。

“啊~,小,啊,兵,轻~,啊……”董少容求饶道。“容姐,先送您到第一波**。”他一鼓作气,高速战斗了十分钟,便将她弄晕了。随后,弄醒她,又再次送她上第二次**,如此循环四次,才停了下来,将她抱在怀里,好好感受她的胸前两座高峰的耸动。“小兵,你真的是我的神。太强大了。”董少容秀发濡`湿而凌乱,回味无穷道。“容姐,请您帮我一个忙,行吗?”王小兵施展出铁爪功,在她胸前两座山峰上不停地揉`搓,问道。“行,说吧。”她的下面还是他的连接在一起,两人还没真正分开。

“你认识你们公司的白自强吗?”王小兵问道。董少容明显地怔了怔,好像在思索什么。她与白自强曾有一腿,但自从领教过王小兵的绝世功夫之后,便与白自强的关系没那么亲密了。突然说起以前的情人,她自然条件反应地轻轻震颤了一下。“认识,怎么了?”她奇怪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与他有点过节,我要找他谈一谈。你帮我叫他出来,可以吗?”其实,他也没有说谎。“这样不好吧?”她有点犹豫。王小兵立时捧着她的美`臀,一上一下,继续进攻她,使她哼出一连串的“啊啊”春音,在夜空下萦绕回荡。

“帮我这个忙,好吗?”他一边大动一边喘息道。“这个……,啊,啊……”她双手紧搂他的脖颈,颤音道。“容姐,请帮我这个忙。要不,我就加快速度了。”他把她平放在草地上,已准备使出著名的“老汉推车”,将她变成神仙姐姐。下一秒,他狂风暴雨一般地在她的私`处进进出出。“啊……,小,啊……”她感觉下面快要着火了,不停地拍他的脊背,“啊,我,答应你,啊……”于是,王小兵把进攻频率降了下来,使她快活地小哼起来。一轮**之后,他抱起她,笑道:“容姐,明天中午帮我叫白自强到山石集市不远处那个采石场吧。

”“我跟他没什么仇,叫他出来,要是他被打了。他肯定会恨我,我也有点怕。”董少容如是道。“怕什么呢,有我保护您。”他轻吻她的红唇,道。“好,我帮了你之后,你可要经常给我快活啊。”她撒娇道。“行!现在再给你两次**!”于是,他又开始大动起来,以万二分的激情,在她白花花的身子上耕耘。半个钟头之后,两人的快**育运动才暂告一段落。彼时,已快到凌晨一点了。王小兵将董少容送到她家的附近,便自回东兴中学。回到东兴中学的男生宿舍,洗了个冷水浴,然后躺在床铺上,想一想明天怎么把这个计划完美地实施,一举将白光伟收拾。

到了这个时候,最是激动之际。自己这边的人马,王小兵已准备好了。明天,还要预先通知朱由略,请他准时来增援,这个非常重要,要是他没来,那就麻烦了。但王小兵相信朱由略一定会来。想到就要除掉白光伟,他颇为兴奋。加上与董少容做了快活的体育运动,亢奋犹存,躺在床上,精神饱满,没有半点睡意。于是,便进入玉坠里,先炼制一个钟头的丹药,再修炼半个钟头的三昧真火,随后,沿着玉坠里的空间边界研究。那边界是透明的,但又看不到后面是什么。

“难道这空间不能再扩大了,那以后岂不是没法再扩种各种药材了?”他边走边想,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那间茅屋里,盘膝坐在地上,沉思起来。他不明白的是空间的边界为什么是透明的,既然是透明的,那透明的后面是什么呢?又看不到后面是什么,好像那种透明是一直延伸下去,没有尽头的。他想,要是能把那种透明除去,是不是就会出现更多的土地?那种透明,他放手去摸,就跟摸在玉石上,颇为温润。按理来说,边界既然是一种物质,那就应该可以敲下一点。

于是,他找来一块石头,不停地敲打边界,奇怪的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就像打在空气里,但又打不进那种透明里。“这边界到底是什么物质呢?”他就坐在边界旁,手托着腮帮,又沉思起来。无聊之中,祭出初级三昧真火,随手而舞,以驱除烦闷。忽然之间,他发现当三昧真火靠近边界时,好像能见到有轻烟飘起。于是,把初级三昧真火放在边界旁边,果然,能看到三昧真火将边界一丁一点烧开了。不过,用了半个钟,才烧开了一巴掌大的地方。“原来用三昧真火可以拓展空间!”这一发现非同小可,日后再开辟出大量的土地,那就有足够的面积来种植药材,从而才能有足够的药料来炼制丹药。

他隐隐感到,如果有中级三昧真火或高级三昧真火,那应该会更容易开辟空间。只是,目前只有初级三昧真火。每天要是在这里工作两个小时,也能开辟出一点土地。这样,能增加土地总比没有要好。“会不会把玉坠烧穿了?”王小兵连忙出了玉坠,将玉坠拿在手里,左看右看,玉坠外表没有任何的损坏迹象,对着灯光来看,也没有光线透过来,明显这玉坠里面有一层空间,将光线挡住了。找到了解决扩展空间的办法,他踏实多了。以后将“养生堂”开遍全世界,那将不是问题,因为有足够的药材可以炼制出足够的丹药。

如果明天不用对付白光伟,他就在玉坠里用三昧真火继续扩展空间。明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要养足精神才行,于是,便蒙头睡觉,由于颇为兴奋,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睡熟。一觉醒来已是早九点多了。昨晚与董少容已约好,要她中午叫白自强到指定的地点。他匆匆洗漱完毕,便到饭堂吃了早餐,然后立刻骑摩托回去东和村找谢家化,让他招集早已约定的帮手先到山石集市不远处的采石场那里等自己。这一切做好之后,便直接去找朱由略。在小树林派出所里的所长室里,王小兵见到了朱由略,两人又别开生面地谈了一次。

“朱所长,我已打探到白自强今天有可能去山石集市那边的采石场,所以我准备动手。”王小兵开门见山道。“好!好好揍他一顿!”朱由略等这一刻等了很久。“您不如带些人在附近埋伏好,要是白光伟出现了,那就即时给点颜色他瞧瞧,怎么样?”王小兵看了看手表,道。“行。”“那现在就行动吧。我要去那里等着白自强。只要他一出现,我就教训教训他。如果白光伟没来,您就不用现身,所有事由我搞掂。”“可以。”……于是,王小兵先一步赶到采石场那里。一会,谢家化带着十几人过来了。

王小兵叫他们藏在那些大石后面。又过了十多分钟,朱由略便带着二个便衣民警来了,也一样蒇在那些大石后面。起先,朱由略发现有些大石后面藏有人,不清楚是什么人,又过来问王小兵,才知是他的人,于是才放下一颗心。日头已当午。王小兵看了看劳力士,已是中午时分了,怎么还没见白自强的身影?难道董少容放了自己的鸽子?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便听到有摩托车声传过来,循声望去,约莫一百米左右的转弯处,正有一辆摩托车缓缓开过来,车上的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开摩托,女的正是董少容。

纵使不认识开摩托的那个比较健壮而中年的男子,单想一想其中的关系,便知他是白自强了。董少容也看到了王小兵,心里很紧张,毕竟这是一次很刺激的行动。本来,她是不想干的,但想到王小兵给自己的女人福利是那么的优渥,不帮他不行,于是便约了白自强出来吃饭,吃完饭就说到采石场旁边那个小湖去看荷花。就这样,白自强来了。其实,王小兵要对付的不是白自强,而是白光伟。但他想到不帮朱由略做点事,也难以使朱由略帮自己做点事。这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

朱由略看到白自强载着自己的老婆而来,气得就想冲出去一枪干掉白自强,但想到这件事由王小兵来做,那就比较合适,强忍着怒火与醋意,气得脸发青,浑身微颤。摩托车停下来之后,王小兵便朝白自强走过去。起初,白自强还道王小兵是过来借火点烟的,等到王小兵撮嘴吹一声口哨,立时有十多人从大石后面奔出来,将他与董少容围住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是借火那么简单,可能是借钱,或者是借命。董少容不敢与王小兵相认,只诈作不认识。

“你,走开,走得越远越好,但不要报警,要是被我知道了,不会放过你!走!”王小兵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挥手赶董少容。“好,我走。”董少容很感激王小兵,也假装很害怕的样子,连忙下了车,旋风般逃走了。现在,只剩下白自强一人,那就容易炮制了。十几人转着白自强,饶他会飞,也飞不出去了。“你们想要什么?”白自强眼神掠过一抹惊慌,明知局势不妙,也只能硬着头皮问道。“我有个朋友说你得罪了他,他想要教训一下你,你有没有意见啊?”王小兵点了一支香烟,悠然地吸着,道。

白自强的脸色刷地青了,既愤怒又惊恐,道:“请问是哪位朋友觉得我对不起他,能否告诉我原因?”吐了一口烟气,王小兵半眯着眼睛,道:“这个你不用知道。我只问你,我们要揍你,你有没有意见?”被揍,虽是一项可以不吃营养都会变胖的高级运动,但也没什么人愿意接受这么大方慷慨的相助。“你知道我是谁吗?”白自强只好破釜沉舟一次了。“你不是白自强吗?”王小兵见过白自强,觉得正是自己要找的人,听他那样说,还道此人是白自强的孪生兄弟白自弱呢。

“我就是白自强,你知道我儿子是谁吗?”白自强这时也感觉有一个黑道上混的儿子,其实也是有好处的。“我知道你儿子可能姓白。”王小兵快要抽完香烟,他其实就是烟瘾来了,想抽支烟而已。“我儿子叫白光伟,他是黑道老大。你放我一马,以后你有什么困难,我也会叫我儿子帮助你。怎么样?”白自强好像看到了希望,紧张之色稍缓了些。他以为王小兵是个可以商量的人,其实,王小兵就是想抽支香烟,在抽烟的时候,不想动手,才跟他侃两句罢了。“不好意思,我要揍你。

”王小兵非常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你敢打我,那你试试看!几日之内,我儿子就会找到你,那时,看你被打到扑街!”发觉没有商量余地,白自强开始歇斯底里了,想恐吓一下王小兵,看是否能逃过一劫。“我真的不敢打你。”王小兵笑道。“算你会做人。”白自强心里窃喜,以为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不过,王小兵指着谢家化,道:“他敢揍你。”说罢,做了一个动手的手势。随即,谢家化像一只大不牛一样从旁边飙了过来,一拳打在白自强的太阳穴上,砰一声巨响,将他打倒在地。

要不是白自强练过武,挨了这一拳,早就趴在地下起不来了。饶他筋骨强健,吃了谢家化一拳,照样眼冒金星,一时爬不起来。“我不敢打你,是我不想动手,并不是我害怕你。明白吗?”王小兵微笑道:“好了,大家招呼招呼这位朋友,要温柔,不要动粗。我们都是文明人,不要做野蛮人的事。你们是最懂道理的,尽量不要动粗。”十几个身强力壮的打手围着白自强,帮他锻炼肌肉。只听到砰砰连响,夹杂着“唉哟唉哟”痛叫,在这荒郊之外回荡。朱由略看到这一幕,感到很满意,他还想冲过去狠狠地踢几脚白自强,只是身边还有两个同事,不便出马。

而那两个便衣民警,看到白自强载着董少容,并不知道那是朱由略的妻子,心里暗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