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王小兵与安云秋在浴室里发出的粗重的呻吟声,宛如一曲曲快乐的音乐,轻飘飘地溢出浴室之外,满室生春。在这寂静的深夜里,那一声声腻人的“啊啊”如仙音一般,教人闻听了欲`火焚身。本来藏在墙缝里,家具低下,下水道里的蟑螂,老鼠等等夜行侠都被春音灌耳,本来死气沉沉的,闻听了春音之后,便如充足了电一样,开始在房间里乱蹿,也不知它们是在跳舞还是在相互转告同伴,告诉它们浴室里有一对神仙人物。起先,王小兵轻进轻出。那种肉与肉碰撞的撩人“噗噗”声很微弱,宛如从远处传来的,但颇有吸引力。

安云秋下面虽还疼痛,不过,他是那么温柔地在她胯下开焀隧道,她感到无穷的快感覆盖了那短暂的疼痛,开始忘情地享受这种教神仙也羡慕的育运动。但这样,他感觉自己没有怎么出力,连一成功力都没发挥出来,倒有点不够畅快。他是沙场上的猛将,向来以大开大阖著称,像这种小打小闹,他觉得太过斯文,要是这样下去,一直搞到天亮都可以,老二憋着一股强大的气劲,不发不快。数分钟之后,他开始大动起来,一下子将功力提到了八成。在如此雄浑的力量点戳之下,使安云秋再也承受不起那次次齐根的冲击。

“啊”一声,她又晕过去了。要不是还要在水凉之前帮她洗澡,他就继续大动起来,以自己老二的十分热情来唤醒她,不间断地把她送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氵朝,直到自己向她开第二炮,贡献出营养无穷的精华,才会暂时结束战斗。两人的接触处,都湿漉漉了。不过,反正是在浴室里,是要洗澡的,再多泉水也没事。安云秋俏脸红晕飞舞,美眸阖着,红唇泛着浓郁的笑意。他看着还没醒过来的她,轻轻吻了吻她的美`唇,然后舀起毛巾,蘸了温水之后,开始给她搓身子。

以前,数次的鸳鸯浴,都没能洗个干净澡。这一次,他想要打破记录,决定洗个干净澡。不过,在给她搓身时,她又悠悠醒转过来了。“嗯~,小兵~,嗯~”她还没完全清醒,呢喃轻唤着他的名字。“还要吗?”他被她甜软的声音弄得性趣高涨。“嗯~”她双手搂紧了他的脖颈,胸前两座雪山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挤压,也不知她是想要还是暂时不想要。但此时的王小兵乃沙场上杀得正起劲的大将,听到挑逗的声音,哪里肯放过,于是,站了起来,以一招纯熟的“抱虎归山”将她抱起,压她在墙上,又撅动屁股,开始耕耘她的身子。

一阵猛烈的大动之下,她檀口张圆了:“啊啊……”这等勇猛的冲击,她哪里抵挡得住?本来下面就疼痛,不消八分钟,她檀口发出短促的“啊”一声,又晕过去了。刚才,他已帮她搓干净了身子,但现在又激战了一场,她的身子又汗光闪烁了,算是白搓了,终究还是难以打破洗鸳鸯浴不能洗净身子的魔咒。两人的身子又黏黏的,覆着一层汗渍。不过,澡还是要洗的。他又舀起毛巾给她搓身子,约莫五分钟,她又醒来了。“嗯~,小兵,今晚别再弄我了,我下面好像要着火了,又可能受伤了,你帮我看看是不是裂开了。

”她咬着他的耳朵恳求道。“没事的,不会受伤的。明天就会好的了。”他轻拍她温软的脊背,安慰道。“但好疼哦~”她不敢动。“别怕,再来两次吧,我们就洗澡睡觉。”他抓紧时间,又开始抖动起来。“啊——,别……”她颤音道。但他已开始了开焀隧道的伟大工作,一时也停不下来,直到把她弄晕了,才稍微停了一下,旋即又大动起来,直到把精华喷出来,贡献给她,才宣告今晚的育运动至此结束。桶里的温水已凉了,而她还在兴奋的昏厥中,他只好重新倒了开水进桶里,掺些冷水,泡成温水,舀了毛巾,给她搓身子。

十数分钟之后,帮她搓完身子,便抱她上床。他洗了一个冷水浴,便上床抱着她温软的身子,从头到脚都紧紧地贴着她的每一个部位,两人亲密地粘在一起,美美地进入梦乡了。一觉睡到天亮,已是早上七点多了。王小兵首先醒来,看了看劳力士,快要到上早读的时间了,便摇醒熟睡中的安云秋。“嘤咛”一声,安云秋悠悠醒来。在被他最后一次弄晕之后,她都没有醒过,一直睡到此时。她是真的幸福地睡了一觉,醒转过来,绕手过去,轻抚他的背脊,满意道:“我有点饿了。

”“起来吧,回去吃早餐。”他起了床。她也想起身,但身子有点疼痛,坐不起来,娇声道“我好乏力哦~”闻言,他分开她双腿,见她私`处真的还红肿,便吻了一下她的雪山,笑道:“我抱你下去,今天你不用到饭堂上班,我照样算工钱给你。你好好休息休息。”“哼,说来说去,还是把我当成外人。真没良心,亏我那么爱你。”她早已把自己当成是学校饭堂的老板娘了。“哈哈,师姐,你是我的另一半,那也是饭堂的老板,最准确的说法就是老板娘了。”他抱她在怀里,轻轻爱抚她的大腿。

“嗯,你知道就好。”她终于满意地笑了。“穿衣服吧,要不又要迟到了。”昨天才刚给班主任苏惠芳说了,他不想迟到,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又帮她穿好了衣服,便抱她下一楼退房。安云秋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微有害羞,幸福之色无不洋溢于俏脸。旅馆老板也不知道安云秋是下面疼到走不了路,还道是两人非常恩爱,王小兵抱她是一种恩爱的表现,所以只投以微微一笑,没有好奇的目光。退了房之后,走出旅馆外,准备取摩托,见到有一个男子也正在推单车,不知旁边那辆摩托的主人已在旁边,单车与摩托紧挨在一起,不论是取单车还是摩托,都有点麻烦,那男子可能想恶作剧一下,一脚把王小兵的摩托踹倒了。

这一幕,王小兵看在眼内。放下安云秋之后,他走到那男子旁边,问道:“喂,兄弟,你这一脚的力量真大啊,把摩托也踹倒了。”“,谁的摩托把老子的单车阻住了,卸了他的摩托都算给面子了。”那男子不认识王小兵,口气颇为气人道。“你知道这摩托是谁的吗?”王小兵点燃一支香烟,问道。“管它是谁的,反正不是我的。”那男子很拽道。“你认识王小兵吗?”王小兵半眯着眸子。“王小兵那鸟人啊,怎么不认识,是我的小弟啊。听说他现在混得不错了。”那男子一副老大的模样,但他又没有老大的气概。

王小兵不怒反笑了。这世间,无知就无畏。越是无知,就越是无畏。如果那男子得知面前这个就是王小兵,估计吓得两腿会发抖。“听你这么说,那王小兵认识你才是。怎么我不认识你啊。”他还在抽烟,抽完烟,就要好好收拾对方。“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认识我啊。傻。”那男子开了锁单车的锁,就想要走。“你不把摩托扶起就想走?”王小兵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道。“关你什么事啊!”那男子还是很拽。“这摩托是我的。”王小兵平静道。“我不扶起来,又怎么样?”那男子昂着头,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样子。

这时,对面街的游戏机室里,有一个人走了出来,明显是玩了一通宵的游戏机,双眼有点发红,正是占仲均的手下颜章。他见到王小兵正在马路对面,便走了过来。那个骑单车的男子明显与颜章认识,见了之后,问道:“章哥,这么早啊。”他还以为颜章是来向他打招呼的呢。不过,颜章只向他微微点头,便走到王小兵面前,递了一支烟给他,道:“兵少,大清早的在这里干什么啊?”那男子一听“兵少”二字,吓得脸色都青了,也不等吩咐,便连忙下车,手脚麻利地给王小兵扶起了摩托,一脸傻笑地站在旁边,耷拉着双肩,大有负荆请罪之意。

“兵少,对不起,多有冒犯,还请原谅。刚才我是说笑的,请别往心里去。”那男子点头哈腰道。“你不是说我是你的马仔吗?”王小兵笑道。“我该死,多嘴,以后不敢了!”那男子知道再不道歉,那后果就严重了,于是,连忙自己左右开弓,噼啪抽起自己的耳光。颜章非常不解,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来就会出现这一幕,实在是太神奇了。他还以为是幻象呢。“算了,你走吧。以后不要乱说话,容易惹怒人。”王小兵心情好,不想与他计较,挥了挥手,道。

那男子如获大赦,骑着单车,飞也似的跑了。如果再待在这里,那就有点危险。颜章询问是怎么回事,经王小兵道出来之后,才明白过来,道:“他那人就是那样,老是说话很拽,但又没什么料。要不是碰到你这么好说话的老大,他肯定要被打了。”“是了,今晚下午叫你老大出来,我请他在君豪宾馆吃顿饭。你也来吧。”想到要对付三个老古董,得未雨绸缪,先找好帮手,到时要火并,也不会显得没准备。“行啊。那我回去睡了,玩了一夜的老虎机,不输不赢,真是奇事,哈哈,走了。

下午见。”颜章挥了挥手,又跑到对面街,骑了摩托车便走了。王小兵推出摩托,跨上去,向安云秋招了招手,笑道:“上车吧。”等安云秋打横坐在了摩托后座上之后,他拧动油门,嘟一声,便朝东兴中学驶回。只要开快一点,回到学校,也不会迟到。刚才,安云秋看着王小兵与那男子越说气氛越紧张,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虽听说王小兵在黑道上比较有实力,也看过他与白光伟斗战,但此时感觉他又要与那男子打架,便也有些担心,及至后面看到那男子对他是那么的恭敬,才真正感到他在黑道上的实力真的非同一般。

在还没回到东兴中学之前,安云秋都搂着他的豹腰,脑袋伏在他的肩膀上。进入了东兴中学之后,她便规矩了些,不想被其他同学看到自己与王小兵那么亲密样子,怕会引来学校的处分。其实,她又很想被人看到,特别想让董莉莉看到,以此来炫耀一下自己与王小兵的亲密关系,从而奠定自己的地位。心里有点矛盾,但还是很高兴。她想起昨晚与他做了一晚的育运动,现在身上每个细胞都还储蓄着大量的兴奋,使脑子特别活跃。她到如今才知多做育运动的好处,果然对提高学习效率会有帮助。

清晨的校园里,莘莘学子们已在走动了。王小兵也不想被董莉莉等看到自己大清早载着安云秋从校外回来,那很明显会被认为是做那种事。要是惹起了董莉莉的醋意,又要向她解释。本来是想让安云秋在校门口下车的,不过,想到她下面疼痛,所以要关爱、呵护她,于是,便直开到车棚里,心里又在想安云秋下面肯定还红肿,走起路来颇为呆滞,或者她自己还走不回女生宿舍,这样一来,他就要扶她回去。要是两人一起走向女生宿舍,又会被熟人看到,要是被董莉莉撞见,那又要费一番口舌去解释。

正在想着,便停了车。扫视一圈,看车棚旁边校道上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王小兵暗道有点不妙。那人正是姚舒曼。他与姚舒曼的关系也颇为微妙,进一步可成为情人,退一步可成为朋友,现在是一种非常暧昧,但又不是男女情侣的关系。但两人的心里彼此都有点意思,只要不出意外,终究有一天她会把自己身子的开发权交给他开发。到那时,便是二人修成正果的时候。而在还没成正果之前,可不能太过刺激到她。要是天天让她看到自己与不同的女孩子一起出出入入,夜不归校,那样可能会使她醋意大发,搞不好,她一气之下,狠下心来去另找一个新欢也未可知。

是故,在她面前,要尽量装出单身的样子。如今,被她看到自己用摩托载着安云秋从校外回来,必然已引起她的怀疑与嫉妒了,从她微讶的眼神与半撅的红唇便可窥知一二。要怎么说才能更合理一些?王小兵脑筋急转。三秒钟内,他想出了一条比较可行的说法。决定冒险一试。于是,隔十数米的距离,向姚舒曼打招呼道:“姚老师,早啊。”“早。你们刚从校外回来吗?”说话间,姚舒曼已走到了车棚旁边,扫视一眼被浓浓的爱意笼罩的安云秋,满脸狐疑地问道。“是的。

”安云秋俏脸升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昨晚没有回来吗?”姚舒曼的心跳也加速了。她的脑海里立时浮现出王、安二人长长一夜在学校外面干什么呢这个问题。“不是的。”王小兵连忙抢道:“今天早上,安师姐说肚子有点不舒服,我正好在饭堂门口碰到她,便带她到医院去看一看。幸好没什么事,就赶着回来了。”肚子不舒服?难道是有了,前去准备打胎?姚舒曼心里又咯噔一声,想着安云秋比自己先与王小兵有了一腿,自然高兴不起来,但她性格开朗,心中的不快并不太重,呼吸还算舒畅,勉强挤出一抹笑意道:“哦,医生怎么说呢?不严重吧?”“说是吃冷东西,肠胃有些不适。

”王小兵还在摩托上,安云秋也还没下车,她是下面疼,不想下。“那以后少吃点冷东西就行了。天气逐渐转凉,要注意健康才行。”听到是这个原因,姚舒曼心里又舒坦了许多,安慰道。“知道了。”安云秋甜甜地笑道。“姚老师,她肚子还没完全好,走路都要捂着肚子,你能不能扶她回女生宿舍呢?我怕她自己走不回去。”王小兵终于说到了正题上面。“可以啊。走吧,要不,我背你回去也行。能走吗?”姚舒曼也是一个心底乐于助人的美女,毫不犹豫道。于是,她边说边过来扶着安云秋下了车。

至此,王小兵终于解决了怎么送安云秋回女生宿舍的难题。其实,要是姚舒曼与他做过了快活的体育运动,那可能又会有另一番狐疑。只因她没有尝试过被王小兵不世出的老二来友好地拜访,所以不知道一旦被他的老二在自己胯下开焀隧道,那就极有可能会因下面疼痛而走不了路。没有经验的她也以为安云秋真的是肚子不舒服。看着姚舒曼扶着安云秋缓缓地走向女生宿舍,暗忖有朝一日将两美人一起抱上床,好好地传授一些床上功夫给她们,那将是一件颇为有趣的事。

如今,姚舒曼都在自己的五指山里,只要再加把劲,便可得到她了。想着在校园里也可经常做快活的体育运动,他就觉得上学真过瘾。停好摩托,到饭堂买了早餐,舀到教室里吃,到了教室,才刚好是上早读的时候。他没有迟到,换言之,他没有辜负班主任苏惠芳的期望。“诶,昨晚上了宿舍楼之后,听到有摩托车声响,是你开摩托出去吗?”董莉莉转过头来,悄悄问道。“是啊。一时睡不着觉,想出去兜兜风。”王小兵一边嚼着肉包子,一边回道。“先让他吃饱再问吧。

你看他,嘴里全是包子,说话时那些包子屑都快掉出来了。他好饿的样子。”萧婷婷瞥了一眼王小兵,妩媚笑道。“还是婷婷关心我啊。”王小兵扫视一眼青春靓丽的她,咂着嘴道:“来,你们也吃一只吧。”说着,便把肉包子递过去。哪知,谢家化最嘴馋,闻言,一手抓了过来,将用白色小塑料袋装着的两只肉包子一把夺了过去,粗犷地哈哈笑道:“那就不客气了。小兵,多谢啊。我吃了。”“耶~,人家说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我现在可是肉包子打牛,也是一去不回,牛也吃肉包子,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王小兵嘴里还嚼着半个肉包子,笑道。“麻痹,以为牛就不会吃肉包子吗?老子最爱吃肉包子了,麻痹,两只不够塞牙缝啊。”谢家化一口就吞了一只,还能说话,真是奇迹。“谢家化,你经常说粗口,说话文明一点行不行?”董莉莉以大嫂的口吻,笑道。“麻痹,老子最文明,麻痹,在班里,还有谁有我那么文明啊……”他又塞了一只肉包子进嘴里,终于说话不清楚了,只有喉音在咿咿呀呀的。“下午请占仲均吃饭,你去不去啊?”王小兵问道。谢家化想一下子咽掉嘴里的肉包子,不过,由于没有水,咽不下去,只见他喉结不停地耸动,一对牛眼睁得大大的,不停地点头,样子滑稽可笑。

说到吃,他是颇有兴趣的。他天生就是个吃货。其他同学见他那个搞笑的样子,都嘻嘻哈哈笑起来。下午请占仲均吃饭,就是提前跟他说一声,看他是什么态度。毕竟,现在要对付的是三个老古董,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一般的混混是不敢赶这趟浑水的。他也舀不准占仲均敢不敢帮自己。只有跟他说了,才会知道结果。董、萧二美人感觉他又要去打架,都婉言劝他多在学校里学习,少出校外。如果是一般的与朋友聚会喝酒,他可以不去,但这是一次比较特别的饭局,目的是邀请占仲均相助自己,所以还得去。

以目前的实力而言,小树林与山石集市附近一带的年轻人之中,没有人可跟自己相比了。可是,自己要力敌三个老古董,那实力还是显得单薄了些,纵使与洪东妹的力量合在一起,也难以对付三个老古董。在这种危急存亡之秋,开不得玩笑,只要稍有不慎,那自己就会变成第二个白光伟。他还不想与马克思谈论如何做高尚的人。伟大的梦想还没实现,他得好好珍惜生命,争取在三十五岁之前完成这个梦想,然后生一大群孩子,共享天伦之乐。想要实现成群娇妻绕膝,儿女过百,那可不容易。

但事在人为,只要有这个雄心壮志,再加上足够的能力,那也极有可能实现。以他的身体能力,娶一百几十个娇妻,也能经常满足她们的需要,并不会使她们在深宫哀怨。一晚大约可以连御十个左右,有一个多星期,也就可使每一位娇妻都得到至少一次滋润。其实,男人行房事太密,那也是会使身子虚弱的。一般的男人,是很难满足这么多娇妻的需要的。像古代的皇帝,虽有三宫六院,妃嫔过千,但实际上,有许多妃子,皇帝可能只上过一次,或者连一次都没有上过,那也极有可能。

除了极个别的宠妃能得到经常的临幸之外,其他的妃子都只能对月意`淫了,并不会得到什么性趣。王小兵如果是娶十几个娇妻,那必然可常常使她们成为神仙姐姐。要是达到一百个以上,那就是真正考验自己体力的时候,如果没有补药,纵使像王小兵这种男人中的战斗机,也会有炮弹衰竭的时候,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一点,那是由于他的《丹经》里还有丹药是可以补阳的。所以,只要炼制出了那种中高级丹药,估计一晚连御百女,都有可能。不过,这还只是个幻想,到了那时,吃了那种丹药之后,才会有最终的结果,以他看来,要是吃了炼制出的中高级丹药,一晚连御二十女,那估计是稳妥妥的,不在话下。

是以,一百几十个娇妻对于他来说,真的不多,娶上一千多个,他都承受得起她们经常三五成群结队向自己进攻。以他的能力,足可以一一将她们击退,送她们到高氵朝上面享受。他是一位能熬得住群攻的伟男子。想到得意之处,他两眼发光,盯着前面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顿时有一股冲动,好想立刻把她们一起抱到床上,教她们知道自己的利害,听一听她们的叫`床功夫,看谁的更婉转动听。不过,现在是在教室里,得文明点,不要太过开放。有美女的世界真美妙!他心里由衷地感叹一句。

没了女人,这个世界真的活不下去。但是,想到龙非这个小美人儿,他倒有点不自然。到现在,他还没弄清她的背景,对她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在当初面试时听她说了一些信息,但那极不可靠。本来是等收拾了白光伟,就全力应付龙非。可现在看来,也不能即时与她翻脸,只能采取迂回曲折的办法,用绥靖的方法慢慢地炮制她,才是王道。不然,要是三个老古董突然联手向洪东妹开战,那自己也得去帮助洪东妹。这样一来,要是龙非背后那股势力,假设真的有的话,也在同时发难,相当与三个老古董的力量汇合在一起对付自己,那又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这个世界,人生就是由许多杯具组成的。人生十**不如意。只要龙非不撕破脸皮,他就还不会主动与她翻脸,得与她保持友好的关系,先稳住她,给点甜头她尝尝,让她感觉可以从自己这里套出药丸的配方,只有这样,才能集中自己的力量去击破各个敌人。希望与危机同在。王小兵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机遇,但同时也处处是雷池,一步踏错,那将成为千古恨。是故,从现在开始,每一步都要谋定而后动。人的名声大了,自然就容易招风,他清楚,日后肯定还会有其他黑道的势力来犯自己的井水,只要敌人敢来,他就挡之,没什么可怕的。

现在,还是先做好未雨绸缪,先约好帮手,准备应付三个老古董的突然发难,以免到时措手不及,手忙脚乱。要是这一场大战真的开杀了,那将是历史上小树林与山石集市一带最激烈的黑帮火并了。壮观自不用说,这火并的结果是否会同归于尽,那还是个未知数,但不想可知的是:绝对没有哪一方可以捡得大便宜,全身而退。他真期待这场大战的到来。只是,他也有点担心,一旦是玉石俱焚的局面,那自己的伟大梦想又要等到十八年之后才有机会去实现了,实在有点悲催。

但人生在世,怕这怕那也不行,该出手就出手。想通了这一层,他心里舒坦了许多,反正都想不出什么好计谋,干脆不去想它,让脑子休息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拚搏。下午还要请占仲均吃饭,可能会喝些酒,要是聊得兴起,或者晚上又回不来上晚修。他真的不想旷课,可是,身不由己,经常有许多琐事缠身,不得不旷课。他总是觉得对班主任苏惠芳有点歉意,她对他那么关怀,但他老是让她失望。他暗忖,旷课不重要,等期末考试,一定要考个平均分七十分左右,以报答她的恩情。

以他现在的学习成绩来推算,他的平均分考个六十分是可以的。想考到七十分,有点难度。苏惠芳想他考高点分数,这是一种期望,他不想让她这次期望落空,要给她一点小小惊喜。那在学校的日子里,就得好好学习。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了要天天向上,好好学习的念头。当然,只限于这次期末考试。不包括高考。他真想找个机会跟苏惠芳说一句:苏老师,要是我期末考到了平均分在七十分左右,你是不是能允许我在你的床上睡一觉呢?脑海里浮现她那成熟的娇躯,他便有些欲`火焚身。

为了得到她身子的开发权,他决定好好地拚搏一番,于是,用圆珠笑头轻轻地戳了戳董、萧二美女的手臂,等到她们转头睁大眸子睢着自己时,便笑道:“以后要是我晚上在这里,就请你们辅导我学习吧。”“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董莉莉一对黑而亮的眸子弯成了月牙状,掩嘴笑道。“诶,他是真的想学习,我们就辅导他吧。”萧婷婷倒很希望他有一颗上进心。“麻痹,不得了了!这里要出一个后博士了!哇哈哈,以后老子也要沾点光了,说起王小兵这个后博士,我就说,那是我的铁哥们!”谢家化的牙齿有点黄,笑起来口气有点薰人。

“什么后博士啊?”王小兵如坠五里雾里,不知所云。“后博士都不知道?你们out了,就是读了博士之后,再考一次,就是后博士啊。”谢家化难得有机会来展示自己脑袋里所知的一些知识。“尼玛,你是说博士后吧,什么后博士啊,你从哪里听来的,好好个名称,被你弄成不伦不类了。”王小兵笑道。“反正都是三个字的,管它是后博士还是博士后呢。”谢家化挥了挥大手,微有尴尬道。“黑牛,你说错了,就是小兵说的那样的,是博士后嘛。”就在旁边那组的鲁月菁听到这边聊得起劲,也想插口说两句。

须知道,谢家化最怕与鲁月菁说话了,闻听唐朝最流行的体型的鲁月菁美人,他吓得缩小了一圈,连忙找了个借口,说上厕所,然后一溜烟般飘出了教室。这时,萧、董、王三人都偷偷地笑起来。鲁月菁无奈地瞥了一眼谢家化的背影,那霸气的眼神,倒像是要追上去,抱起他来一个滚地摔,教他睡在床上三个月起不来,不过,想到他的吨位更大,难以摔倒他,搞不好,被他反摔自己,那自己可能要在床上睡三个月,那倒有点恐怖,于是,才忍住了追出去,鼻端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朗读语文课本里的文章了。

对于鲁月菁与谢家化这一对小冤家,王小兵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刚才说了,晚上要我们辅导,那你不可食言哦。下了晚修就要在这里好好呆着,我俩帮你复习。”萧婷婷会笑的眸子眨了眨,笑道。“没问题。”王小兵愿意接受她的意见。“要是你临阵逃脱,我们可饶不了你。那从今晚开始吧。我们先帮你复习一下英文。”董莉莉以妻子的口吻道。“今晚啊?今晚可能不行啊。”想到要是与占仲均喝高了,那真的不能学习了,要睡觉,他倒愿意与她俩在床上好好切磋一下功夫。

“你看看他,刚刚说得那么好听,现在就反悔了。”董莉莉牙尖嘴利道:“他想走都不行。反正下了鋈ィ欢ㄒǖ妓唤诳尾抛妓厮奚帷!?“咯咯,这样行吗?”萧婷婷格格娇笑道。“行,我俩一起努力,怎么不行。”董莉莉信心爆棚道。王小兵暗忖:要是她俩肯在床上这么友好地一起来服侍自己,那就好了。列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