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当王小兵目光望向牛仔裤女的时候,牛仔裤女吓得更加颤抖了。毕竟,刚才王小兵说要让她的脸上长几条刀痕出来,如果真的被说中了,那成了花脸婆之后,这辈子就毁了。“大,大哥,请放我一马。”牛仔裤女也跪了下去。那场面,倒很滑稽。总的来说,有一点像是一对新婚的鸳鸯正在向父亲或者岳父叩头行礼的味道。王小兵真想好像电视里的皇帝那样说:爱聊平身。又或者说: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夫妻对拜。不过,他说出口的却是:“好了,别这样子哭哭啼啼的,不像个样子。

你们这样跪我,会使我折寿的,难道你们学会了巫术,想要咒死我?”“不,不……”两人大吃一惊,连忙站了起来。“我可以放你们一马,这样,你们就可以镇定了吧?”王小兵又喝了一口啤酒,淡淡道。“谢谢大哥饶命之恩,我们以后再也不敢冒犯大哥了,请原谅我们的无礼。”与在养生堂里那时的跋扈气焰相比较,如今喇叭裤男与牛仔裤女就像是丧家之犬,除了求饶之外还是求饶。“好。”王小兵点头道。闻言,喇叭裤男与牛仔裤女都还不敢太相信。王小兵随后道:“我可以很郑重地告诉你们,如果以后再来我店搞事,我向天发誓,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惩罚。

”“我们不敢了!”牛仔裤女一个劲摇头道。“不敢了就最好,今天算不上惩罚,我做人算厚道了,要不,你们都得躺在床上休息一年半载!”王小兵话音骤然低沉起来。“这个知道,如果你不手下留情,我们都得进医院了。谢谢你给面子,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冒犯你了。请原谅我们这次的无礼。”喇叭裤男点头哈腰的,神情恭敬,道。“既然你们也砸了全天雄的店铺,那就算扯平了,我不会再跟你们计较这件事,不过,我警告你们,如果下次再来搞事,我会加倍惩罚你们,要是你真的想跟我玩,那我也可以很认真地跟你说,我会奉陪到底。

听明白没有?”王小兵扫视一眼,道。“明白。”喇叭裤男点头道。其实,王小兵不认识喇叭裤男,所以,这番警告震慑力还不够强。于是,他唤锋仔过来,道:“你帮我查一查他们的底细,如果我的养生堂被人砸了,我首先要找他们来问一问。”“好,待会我就去查。”锋仔应道。只有掌握了喇叭裤男的各种底细,那就随时可找到他。这样一来,喇叭裤男就真正会有所顾忌,毕竟,每时每刻都在别人的注视之下,一旦有所行动,除非离开华龙县,不然,后果非常严重。

随后,王小兵放走了喇叭裤男一伙。谢家化道:“小兵,不如再揍他们一顿,反正可以当沙袋来打。”说着,便捋起衣袖,追了过去,一边奔跑一边叫喇叭裤男一伙停下来,一副不再战三百回合不罢休的样子。喇叭裤男一伙见凶神恶煞一般的谢家化带着人马追过来了,吓得屁滚尿,发声喊,全都恨自己不多长一对脚,那逃跑起来就更加快了。如果不是王小兵喝住了,估计谢家化一直追下去。“黑牛,你带弟兄们去吃饭。”说着,掏出几张红牛,递给他。“你不去?”谢家化接过了钱。

“我还要到店里去看看,到君豪宾馆吃吧,那里打五折的。说是我请客就行了。我好朋友庄经理也认识你。”王小兵交代道。“那好,哈哈,老子好久不到君豪宾馆吃饭了,今天又可以去大吃一顿。小兵,要不要我打包回去给你啊?”谢家化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便是大吃大喝了。“不用。”王小兵笑道。随即,谢家化兴致勃勃带着数十弟兄去吃饭了。王小兵还要到养生堂去带龙非回家吃饭,没空跟弟兄们一起吃饭。对于今天喇叭裤男来闹事这件事,王小兵感到很满意,毕竟自己没什么损失,而且,还多少博取到一点龙非的好感。

他在想,如果多发生几次这样的事,估计自己就有机会感动龙非了,不过,也只是有机会而已,实际上可能比想象要难得多,毕竟她不是那么容易被感动的。八字还没一撇。但他也感到满足了。世上许多事急不来的,就像修炼三昧真火,他能保持平静心态。到了养生堂,见龙非神情还有些失落的样子,笑道:“非非,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是有点怕,想不到那么多人冲进来,吓死我了,要不是你在这里,我都不知怎么办才好了。”她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柔声道。

“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今天就提前下班吧。走,到我家去,我妈可能已把饭菜都弄好了。”他知道她到自己家作客,可能会怀着想刺探药丸配方的目的,干脆就将计就计,成全她好了。“那好啊。”她收拾东西。锁好店门之后,她上了他的摩托跑车,跟他回家。王小兵家的三层楼房还没完全建好,如今依然住在原来的旧屋里。不久,便到了东和村。“老板,我心里有点紧张。”她如是道。“有什么好紧张呢,就当是老板请你吃饭好了。”他知道她说紧张的意思。毕竟跟他回家,那都有点说不清的关系,在别人看来,多少也有点情侣的味道,但两人又还不是情侣,是故,她有点局促。

到了家门口刚停车,还没下车,王小兵知道今天是表演时间,反正开了头,就一直表演下去算了,于是装出非常热情的样子,朝着里面喊道:“妈,你出来看看,我给你带谁来了。”许娟从厨房里出来了。“这位就是非非吧,人长得真不错。”许娟也照儿子之前的叮嘱行事。“阿姨,您好。”龙非连忙问候道。“小兵,看看人家多么有礼貌,真是一位好姑娘。怎么还买礼物呢,不用那么客气的。”许娟拉着龙非的手,热情笑道。“阿姨,您过奖了,我其实不懂什么,小兵还做了老板,比我强多了。

也没什么礼物,就买了些水果来,还请您别见笑。”龙非眉花眼笑,心情特别好,妩媚笑道。说话间,三人已进入了堂屋。王小兵的弟弟王志文与爸爸王丛乐也在家。“这是我爸,这是我弟志文。这是非非,我好朋友。”王小兵忙着介绍道。“叔叔好,志文好。没有买到礼物来,只买了几斤水果,大家尝尝。”说龙非不会交际,那很不对,她也非常在行。“坐吧。喝不喝茶?”王丛乐招呼道。“谢谢,我不喝茶,因为喝了茶,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龙非便在一张藤椅上坐了下来。

“那也是,不喝惯的人喝了茶,是会很难入眠的,那喝饮料吧。小兵,是不是还有几瓶橙汁在家里,还不拿出来。”王丛乐吩咐道。“好。”王小兵道。拿出了橙汁之后,便用塑料杯倒出来。“我帮阿姨去做饭吧。”龙非喝了一口橙汁,忽然道。“不用,你是客人,怎么能叫你动手呢。坐着看电视吧。这《地道战》还不错。”王丛乐最喜欢看这些打仗的片。“我想跟阿姨学些烧菜的技巧。”说着,龙非便走进了厨房里。王小兵也只好跟进去。许娟当然不肯让龙非帮手,叫她到外面坐着看电视,王小兵也劝她,龙非不好意思,便又出来了。

“诶,小兵,能不能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呢?”龙非忽然问道。“可以啊。”王小兵早已料到她会这样。于是,便带她进了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有点乱,别笑,平时东西都是乱丢的。”他估计她还会问自己在哪里配制药丸。“咯咯,不乱,收拾得挺整齐的,你这个窗口好大,够明亮。”她站在那张书桌前,环视一圈,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到年底,可能就要搬进新宅了。到时请你过来喝进宅酒,如果你想租房子,也可以租我的家。租金可以算便宜一点。”他瞥了一眼她,以戏谑的口吻笑道。

“到时再说。”她淡然一笑道。他不知她心里是否还在想着怎么弄到药丸的配方。不过,纵使她现在没有这种想法,但心底里绝对还会想办法弄到手的。除非到了她肯跟自己坦白说出她来这里的目的之后,估计她就真的不会再有那种想法了。但要等到那个时候,也不知是什么日子了。她明显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红唇轻微动了动,好像意识到什么,便又不问了。他可以从她那踌躇不决的神色猜出,她心里有些矛盾,可能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刺探药丸配方。可见,先前在养生堂里的那一幕,真的有点效果,如果天天发生一回,那估计不出一个月,就可把她的芳心俘虏过来了。

不过,那也不妥。要是天天都发生那样的事,迟早会被看出端倪。一旦被看穿了自己的苦肉计,那之前做的都泡汤了,白费力气。这还不算什么,可能还会真正惹恼龙非,便她的心变得更加冰冷,做事更加无情,那问题就大了。是以,他得步步小心。现在,他与她斗的就是看谁更有耐性。在还没撕破脸皮之前,什么可能都有机会发生,局势或好或坏,都是个未知数。在两人短短沉默的数秒钟之内,彼此的内心都在想着这件事,但在表面上,她却像是在很认真地欣赏那盆仙人掌,而他则在翻着高一的语文旧课本。

其实,她对仙人掌不感兴趣。而他,也一样对语文课本不感兴趣,两人都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但却还表现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或者,这就叫装`逼。他站在她后面,不时拿眼瞟她婀娜的身子,欣赏那黑亮的秀发,圆润的双肩,盈盈一握的纤腰,浑圆而结实的美`臀还有修长的**,看着看着,不禁咽了几口口水,小腹下面升起一股热量,老二居然苏醒了。她似乎也感觉到他在看自己。忽然间,她转过头来,与他灼灼的目光相接。刹那间,彼此的心灵都打了个大大的激灵,她俏脸立时浮上一层红晕。

而他,脸皮虽厚,但也有些尴尬,讪讪一笑,连忙将目光收回来,继续看语文课本,但脑海里已盛满了她娇躯的影子。有那么一刹那,他心头涌起一股冲动,真想从后面抱住她,然后祭出铁爪功,开始攀登她胸前两座坚挺饱满的雪山,再扒下她的裤子与内裤,用老二到她胯下的神秘山洞进行最友好的访问,以增进两人的感情。房间里情意绵绵。就在这时,许娟在厨房里唤道:“小兵,帮我去买一瓶酱油回来。”“好的,是要生抽还是其它牌子?”王小兵将语文课本丢在抽屉里,走到厨房门口,问道。

“生抽吧。”许娟道。“我现在去买。”王小兵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能在独自的情况之下,龙非心底的那股好奇冒起来了,多半是想看看他的房间有没有值得留意的东西,是以,在看来看去。“非非,我去买酱油,一会就回来。”他说明道。“行。”她微笑道。等王小兵出了门口之后,龙非便回到了堂屋里。王丛乐与王志文都在全神贯注地看正在播出的电影《地道战》,看得津津有味,比入定还要更专注。“坐吧。”王丛乐招呼道。“叔叔,小兵平时在哪里配制那些药丸的呢?”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什么药丸?”王小兵配制的药丸,王丛乐根本不知是什么东西,只是听说是用于美容与治疗胃病的。“就是店里卖的那些。”龙非讶然道。因为王小兵曾说那些药丸的配方是祖传下来的,那王丛乐不可能不知道。王丛乐很老实道:“听他说是跟他同学一起研究出来的,我都不清楚那回事。你最好问他。”不过,龙非果然不了解王丛乐的为人,听了之后,却是半信半疑的,还道自己问得太露骨了,暗忖王丛乐也是一只老狐狸,居然还说王小兵与同学一起研究出了美容丸。

这有可能吗?当然没有可能,那么好的美容丸,绝不是随便能研究出来的。可是,王小兵却是那样对王丛乐说的,他不敢向家人说起玉坠的事,毕竟,万一家人在无意之中泄露出去了,那后果很严重。是以,他宁愿不说出去,就自己知道行了。龙非问了一次,还以为王丛乐开始提防她了,于是,也不敢再问了。只是有一点,她非常好奇,那就是王小兵配制那些药丸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在家里?没什么可能,因为她虽还没完全看过他家的每间房间,但至少一半已看完了,另一半,多半也不是什么作坊。

那他的作坊会在哪里呢?这个问题,使她对于他的配方更加感兴趣。殊不知,王小兵自有洞天别地,只要他自己不说,没人知道戴在他脖子上的玉坠才是真正的作坊。王小兵到村长的杂货铺里买了一瓶生抽酱油,黄丽华与王家发都在那里,如果只有黄丽华在那里,那王小兵估计又要向她贡献一点精华了。“小兵,过几天,可能有上面的人来检查扫盲工作,那天,你得请假回来做点事。近来学校的学习不是很忙吧?”王家发点燃了王小兵分给他的香烟,问道。“不忙。

”王小兵道。“那就行,到时我打电话通知你。”王家发吞云吐雾道。“那我先回去了,家里来了一个客人,要拿酱油回去做饭。”王小兵感觉龙非会问自己家人关于药丸的事,想赶回去,使她不敢开口。“来了亲戚?”黄丽华倒想跟他快活一回。“不是,是一个好朋友,来这里吃一顿饭。”王小兵笑道。刚才,黄丽华借机向他使了个眼色,应该是叫他有空多来这里找她。王小兵却装作没瞧见,毕竟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没空陪她。如果有空闲时间,他倒愿意给她女人的福利。

出了杂货铺之后,旋风般回到家。彼时,王丛乐、王志文与龙非都在专心看《地道战》。王小兵还道龙非没有问过什么,但刚坐下来,便听王丛乐说道:“小兵,刚才非非问我,你的那些药丸是在哪里生产的?”“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王小兵神态自如道。毕竟他预料到她会那样做。倒是龙非有些尴尬,想不到王丛乐还会翻出来说。“老板,你那里有多少员工呢?我有个朋友现在正在找工作,你那里还招人吗?”龙非想到反正都被知道了,干脆找个借口问下去。“员工有几个吧,不是很多,关键很难上手的,普通人要培训很久,培训成本比较高,所以一般不招生手,等过段时间,如果招了,我给你朋友留一个位置。

”王小兵侃侃而谈,煞有介事一般。“那谢了。”龙非讪讪道。其实,经过这么一番对话,龙非觉得王丛乐比想象中要狡猾。可是事实上,王丛乐却是一个道道地地的老实人,但在有时候,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老实人说的话,更会被认定是说谎。就像现在这种情况,龙非会认为王丛乐问王小兵,那是有目的的,而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通知儿子,告诉他有人正在窥视他们家的祖传药丸配方,暗示要他小心提防。她确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王小兵胡诌一通,心里也在暗忖龙非是不是听出了一些什么端倪。

如今,敌我双方这么近坐着,他真想用最真诚的口吻问一问她,到底为什么要那么执著想知道药丸的配方。但从她的表现来看,之前她受的感动很快便消散了,换言之,就是感动指数还不够强,没有透进她心田的最深处,难以使她真正改变想法。不过,龙非这一次也确实是好奇心大于目的。她只是忍不住想知道而已。这跟她为谁工作,而怀着明确的目标去刺探有所不同。谈笑间,许娟已把午饭做好了。王小兵与龙非都进去帮忙端菜、拿碗筷与饭勺出来。菜肴就是家常小菜,但很精致,菜香满室,使人食欲大增。

肉类有砂仁焖排骨,红烧鲤鱼,灯笼椒炒牛肉,菜花炒瘦肉与白切鸡,蔬菜有两样,一是蒜仁菜心,二是清炒白菜。汤则是猪脚炖药材。如果不知底细的人,看龙非忙着给人盛饭,还道她是王家的媳妇呢。但事实上,她与王小兵关系颇为美妙。说她不喜欢王小兵,那也不完全对,因为她对他有一点点意思可是,相对于那一点情感而言,她接近他的不可告人目的性则更浓,带有一种阴谋的意思。因此,两人有敌对关系。不过,他与她又有老板与员工的关系。三种关系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张复杂的网,而会影响这张网结构变化的则是现在看起来不太重要的两人情感。

一旦两人的情感发展到了情侣的关系,那敌对关系就有可能被削弱,只要削弱到了一定程度,那就会化敌为友,从此使她成为他的一颗棋子,又或者说是他的情人与战略伙伴。是以,他与她之间的变数非常之大。饭桌间,许娟问道:“非非,你家是哪里的?”“我家在邻镇。”龙非好像早已想好了答案,倒也没有显出停顿的意思。“家里有多少姊妹呢?”许娟只是想跟她聊聊天,并不是有意去套她的家底,但偏偏碰得那么巧,帮了王小兵。“我是独生女。”龙非笑道。

刚才,她感觉到王丛乐够狡猾,如今,又听许娟这样问,暗忖王小兵是不是设了个鸿门宴,准备软硬兼施。她疑心重,处处设防,所以当别人无意问到她的**时,她就感觉别人是有不可告人的用心,想要对付自己,但她还不敢肯定王小兵是否怀疑自己。而王小兵以前也问过龙非同样的问题,但答案却不相同,是以,他更确定龙非的身份可疑,如今,见老妈问了她两个问题,她眼神有些飘忽起来,便知她心里渐生厌感,于是连忙笑道:“非非,挟菜吃,不用客气。

我们都是很随和的。”“咯咯,我自己挟就行了,不用挟给我。”她见王小兵挟了一块鱼腩到自己碗里,笑道。“等我们新屋进宅,你记得要来啊。”王小兵岔开她敏感的话题。“对,非非,那天你一定要来。”许娟道。…………随着饭局越来越接近尾声,龙非倒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平安离开这里。毕竟,她觉得王小兵好像早已看出自己的身份,现在是设下这个饭局来钓自己,估计吃完了饭,就要说到点子上了。不过,她身手也不错,感觉如果要冲出去,也应该不是问题,问题就是这里是东和村,待会会不会再来些人,那就可难说了,或者菜里会不会下了**菜,那就更糟了,想到这里,她连最后一小半碗米饭都不敢吃了。

本来,之前她答应来这里吃饭,确实是想刺探一下配方。可是,现在却感觉自己处境非常危险。这正是她疑心太重的表现。好不容易吃完一顿饭,龙非笑道:“老板,我也该回去上班了。”“不用那么急,还早着呢,刚吃完饭,坐一会,我们聊聊天,待会我送你过去。”王小兵还走到大门前,把铁门关上了,只让木门打开。“店里可能会有生意,在这里坐也是坐,在店里坐可能还会接到订单,那不是更好吗?既可以休息,又可以赚钱,一举二得。”龙非边说边扫视一圈,看王家的人是不是个个都手执利刃。

可惜,大家都是笑容满脸。“别急。”王小兵坐下,点燃一支香烟,道。“不如这样吧,我还想买一张床垫,老板可不可以顺便搭我到小树林的家私城里看看。”龙非急着脱身,坐在这里心神不宁。“行啊。”王小兵爽快道。想不到他答得这么干脆,她又怀疑他是不是要有所行动了。于是,也已暗暗运劲,准备一遇到麻烦,立时施展重手,杀开一条血路,冲出王家再说。不过,王小兵却是慢条斯理地喝了半杯茶,然后深深吸了几口香烟,将烟头丢到烟灰缸里,便打开了铁门,道:“走吧,我陪你去逛逛。

”这又大大出乎龙非的意料。本来,她已准备开打,凭武力冲出去了。然而,人家却若无其事地开门了,根本就没有要关门灭自己的意思。刹那间,龙非心里涌上一股歉意,感觉自己想得太过分了,人家明明是好意来招待自己,而自己却把人家当敌人看待。但有一点她还是有些狐疑的,那就是王丛乐刚才提醒王小兵药丸的事与许娟探听自己家庭情况的事,从她的角度去看,这两件事分明就是针对自己的,当然,她也觉得有碰巧的成分。这确实是冤枉之极。[建了几个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4453657,3118045,273787761,314464346,喜欢激情的请进,共同探讨h剧情和泡妹经验。

人生苦短,享乐须快。]。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