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女人,作为人类的感xìng代表,情感非常复杂。在情感方面,一般来说,男人是比较简单的,不像女人那么多变与细腻。绝大多数女人是经不起的,只要用心去她,就有机会会使她感动,从而获得她身子的开发权。当然,首先是她要对她的人有一点好感。不然,全都是枉谈。如何知道她对她的人有没有好感呢?其实,很简单的,正面接触她,跟她聊两句,只要是正常人,都能觉察出她的脸sè与语气是热情还是比较冷漠。如果是爱聊不聊的,那就可以说,她对她的人不怎么感兴趣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去她,估计成功机率是极小的,付出了努力是颇难获得回报的。

假若她有笑容,语气又温柔,那就有机会。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当然,得先有一点基础,那就是前面说的女的要对男有一点好印象。就像土地养育种子一样,土地里要有种子生根发芽的营养,才有可能使种子茁壮成长,不然,就枯死在那里。如今,郭爱月对王小兵有好感。是以,当他抱住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做出激烈的挣扎行为。而此时,他请她吻自己的脸颊,她不是不想吻,只是在踌躇而已,毕竟,她不是脸皮厚过城墙的,她也是会怕羞的。她心里只在想该不该吻他,吻了他,那就把自己对他有意思这种意愿明显地表达出来了。

可是,不吻他,她心里也不舒服。毕竟,他对她好。女人都是这样,对她好,她心里会存几分感激。“小兵,不吻可以吗?”郭爱月心里犹豫不决,居然问起他来。“郭姐,吻一个,来,让我看看你的口红会不会脱的。”他其实是在试探她,如果她肯吻自己,那就表明希望又大了一分。说着,他把脸颊凑到她的唇边。然后,闭目等待。她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地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这时,他便知道有六成机会可以得到她身子的开发权了,心里暗喜,睁开眼睛,笑,笑道:“郭姐,你对我真好。

”“好了,我们搞卫生∼”她羞赧道。“让我吻一个。”他道。说着,便把嘴巴凑了过去,一下子吻住了她的红唇。她还没有领教过他的柔舌功,见他忽然吻了过来,紧紧抿着双唇,脑袋微微往后退,既想被他吻,又不想被他吻,当真是矛盾之极。可是,她已坐在他大腿上。是以,不论她脑袋怎么后退,都还是被他吻住了。只是,她没有张开檀口让他的舌头进入而已,俏脸刷地又红了一分,像熟透的苹果。“嗯嗯……”她微哼着chūn音,表示自己微有不愿意。可是,他非常有毅力,将柔舌功的jīng髓作用于她的红唇上,轻轻地舔着,让她开门。

起先,她还紧紧抿着嘴,约莫过了三五分钟之后,她终于被他柔舌功的真诚感动了,微微张开了檀口,那意思就是:允许他的舌头进入一点点。不过,他的柔舌功可不是盖的。而是功力深厚。随即,便长驱直入,一下子将她的檀口撬开了,直达她的檀口深处。在那里,他的舌头找到了她的香舌,然后,与之一起缠绵起来,准备传授柔舌功给她,让她也成为女中豪杰。她双手轻轻推着他的脑袋。但只是做个样子而已,被他吻了半分钟之后,她便入迷了。彼时,她便阖着眼睑,享受他柔舌功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快感,俏脸上洋溢着兴奋与喜悦的光泽。

而他,也不想荒废了其它武功。是以,连忙施展出铁爪功,隔着衣服,开始尝试登山活动。突然之间,她感到自己胸前两座不算高大的雪山被他一把抓住了,“啊”地娇呼了一声,连忙道:“小兵,别抓我nǎi`子,我们去搞卫生。”“郭姐,有的是时间。”他又吻住了她的檀口。随即,便祭出太极掌。这一次,倒是十分温柔地爱抚着她滚圆而修长的大腿。“嗯∼,别摸∼,好酸∼”她连连打激灵,体内的yù`火也被撩拨得步步高升,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她知道自己会按捺不住的。

“郭姐,让我摸一摸。”他堵住她的檀口,继续轻抚她的大腿。她也只是用手去轻轻拨了拨他的手。随后,便没了下文。而他则获得了她的默许,开始爱抚她的大腿。两人激吻了数分钟之后,他又悄悄地施展出了铁爪功,不知不觉间,又登上了她的雪山,在那里轻揉着。“啊∼,别揉∼”她娇声道。“郭姐,让我揉一揉。”他本来想尝试脱她裤子,不过,觉得还是先易后难比较容易成功。“不嘛∼,我们去搞卫生,待会要误事了呢,要是有人来了,那我们都不好呢∼”她心里确实是担心这一点,其实,如果是在深山荒野里,她的顾虑就不会那么多了。

他遇到了一点麻烦。不过,这并没有使他灰心,他是个坚强的人。此路不通,可以走彼路,反正条条大道通罗马,只要找到合适的方式,就可成事。于是,他脑筋一转,笑道:“郭姐,我有一个好奇,很想知道。那就是你nǎi`子上面那nǎi`头是粉红的还是黑sè的呢?”“嗯∼,不告诉你∼”她娇嗔道。“郭姐,这样,我们来打赌,如果我赢了,就让我吻一吻,好吗?”他道。“嗯∼,我才不呢∼,谁要跟你打赌啊,把人家的nǎi`子看了,那你占了便宜了,人家什么也没有得到呢∼”郭爱月嘟着红唇,撇了撇嘴,一逼jīng明之极的神情,轻声道。

“哈哈,当然有好处的。”他笑道。“什么好处?”她问道。听她这样问,他便知道有戏了,心里的希望又增加一分。咂了咂嘴,便有条不紊地道:“如果我输了,那以后一年内,每个月都免费送美容丸给你吃,行吗?”“咯咯,那还是我亏。”她娇笑道。“不会的。”他安慰道。其实,他是要她自愿将胸罩解开来,那就容易登山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到时,我找你,你又推说没这事了,那还是我亏了。”她依然不肯道。“你知道我一片诚心的。”他道。“咯咯,我不知。

”她道。“来,你摸摸我的心,是那么的温暖,它会告诉你真相。”他拉着她的玉手,贴在自己的胸口处,微笑道。而她也由着他拉自己的手。当把手贴在他胸口时,她娇声道:“我们还是搞卫生,好吗?”她又用这种商量的口吻跟他说,那证明她其实也有三分愿意,而由于心里有所顾忌,才下不了决心。那她犹豫的是什么呢?如果解决了这一个问题,那多半就可使她同意了。王小兵心念电转,考虑了不少方面,最终得出结论:她顾忌的最有可能是怕被人撞见,毕竟,这种男女偷情的事不宜暴光。

于是,他轻声道:“郭姐,这里只有我俩。”“咯咯,你怎么知道待会不会有人来呢?要是被看到了,那怎么办呢?”果然,她是顾忌这些。“没事的,他们都不想搞卫生呢,怎么会来呢?肯定是吃了午饭才会来的。现在让我看看你的nǎi`头是什么颜sè的,我猜是黑sè的。”他有意这样说。“你输了就送我美容丸?”她心动了。“对。”他认真道。他使用的引诱有了效果,知道她上钩了。过了数秒,她像是横下了心,道:“那好,只看一眼哦∼”“当然,我们是公平地打赌,愿赌服输,只要是我输了,一定会兑现承诺的。

”他心里一阵兴奋,恨不得出手帮她将胸罩解开。“那你帮我解开。”她含羞道。“好!”他等的就是这一刻,早已伸手到她脊背上。他解过不少美人的胸罩,对于怎么解胸罩,他是颇为在行的,不用吹灰之力,便把她的胸罩解开了,随即,用手一扯,便拉开了,将之丢在了另一张椅子上。“啊∼,你丢我胸罩干什么啊∼”她双手捂着双峰,道。“郭姐,对不起。”他盯着她双峰。她却没有拿开手。是以,他也没有瞧见她雪山山顶上的nǎi`头是什么颜sè的。

“郭姐,你这样捂着,我怎么看啊,你放手啊,我看一下就能定出胜负了。”他体内的yù`火也越来越旺盛,小腹下面憋着一股干劲,快要忍不住了。“那好,只看一眼啊∼”她娇羞道。随即,缓缓拿开了手。刹那间,他瞧见她的nǎi`头其实不是黑sè的。当然,也不是那种纯净的粉红,而是有一点黯淡,但还是偏向粉红多一点。在那电光石火一瞬间,他立刻祭出柔舌功,往她的左雪山冲了过去,以最矫健的身姿,一下子便登上了山顶,衔住了那颗粉红。

“啊∼”她娇呼一声,身子肉颤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早已被他占领了左雪山的山顶了。“啊∼,别吻我nǎi`子∼,嗯∼,不是说了只看一下吗∼,为什么要吻人家的nǎi`子呢∼”她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了,双手推着他的脑袋。可是,他已吻住她的山顶,她推不动。半分钟之后,她不再推他了,但轻轻地捶打他的肩膀。再过了一分钟,她被他的柔舌功侍弄得浑身打激灵,开始入迷了,觉得反正又没人瞧见,被他吻一吻,也没什么事。是以,他可以尽情地在她的雪山上修炼柔舌功了。

与她雪山山顶上那颗粉红切磋了一会之后,他立时又祭出铁爪功,双手捧住她的左雪山,开始狂`揉起来。“啊啊∼,轻啊∼,那么大力捏人家的nǎi`子,你想把人家的nǎi`子捏碎吗?嗯∼”她顶不住他铁爪功的高深威力,被他揉捏得生痛,便娇嗔道。“郭姐,我轻些。”他减了三分功力。这时,她才感到舒服了。“啊啊∼,小兵,好了,我们搞卫生。”她轻轻摩挲他的黑发,腻声道。“郭姐,让我多吻一会。你的nǎi`子好嫩`滑啊。如果能一直这样吻下去就好了。

”他吻完她的左雪山,又马不停蹄地登上她的右雪山,将那里也开发成自己的根据地,只要有了根据地,那就可向她下面那一点发起总进攻了。“嗯∼,别嘛∼”她已情迷意乱了。他只埋头苦干。吻完了她的右雪山,又立刻赶到她的rǔ沟。在那里,他用舌头不停地由上舔到下,再由下舔到上,留下珍贵的口水。不消十分钟,她上面两点便被他完全占领了,她心里有些不自在,但又有些喜悦,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不过,她记得可以免费得到他的美容丸,心里又平衡了许多,毕竟,女人都喜欢免费的东西,不用出钱,那是可以使人jīng神愉悦的。

“郭姐,你赢了。”他兴奋道。“嗯∼,你坏死了,说好只看一眼,却不停地吻人家的nǎi`子。”她俏脸红晕飞舞。“郭姐,我也不想啊,刚看了一眼,就被你的nǎi`子迷住了,你的nǎi`子好漂亮啊,我忍不住,就把嘴巴凑了过去。”他理直气壮,把原因道了出来。“嗯∼”她娇哼一声。两人的体温都升高了许多,yù`火也开始焚身了。到了这一步,他感到颇为兴奋,只要再加一把劲,就可得到她的身子了。假如能征服她,也可以带来很大的成功感。

毕竟,男人天生就有征服yù。特别是对于女人,男人都希望用自己的老二去跟她们战斗。这样,不但可以得到快活,而且还可以使美人在一片“啊啊”声中感受自己的强大。男人将老二的威力发挥出来,只要能把美人侍弄得浑身颤动,如果还能使她们晕过去,那就是最大的成功,比做成一单大生意还更教人兴奋。他继续攀登高峰。同时,祭出太极掌,爱抚她大腿内侧。“啊∼,别摸那里,人家酸死了∼”她夹`紧了双腿,伸手拿开他的手。他知道,她还在慌乱之中,得先让她的情绪稳定稳定,再向下发动总进攻,于是,以她胸前两座雪山为根据地,将她上半身每一寸肌肤都吻遍。

“啊∼,小兵,我们现在搞卫生∼”她越来越把持不住了。“郭姐,让我吻一吻。”他轻声道。吻完了她上半身之后,又以舌头为先锋,开始舔她上半身,要好好地耕耘耕耘。“啊∼,人家身子都被你吻光了∼,嗯∼,又说只是看一眼,现在你将人家的nǎi`子又吻又揉又捏的,你说嘛,人家怎么见人呢∼”她嘟着红唇,撒娇道。“郭姐,只有我俩知道啊。”他安慰道。“嗯∼”她娇哼着。“郭姐,你知道我一片真心,来,你也吻我的身子。”说着,他掀起了上衣,微笑道。

“嗯∼,谁要吻你的呢∼,我才不呢∼,你,嗯∼,这样子,人家吃亏了∼,都你是,要跟人家打赌,把人家身子都吻遍了∼”她挥舞着两只小粉拳,轻轻捶打他的肩膀。“哈哈,你的唇真美。”他赞美道。说着,又堵住她的檀口。她虽佯装有点不愿意,但已领教过他柔舌功的快活,也配合他,跟他切磋起来。两人忘情地湿吻着,发出“嘬嘬”的声响,使会议室里平添三分chūnsè,教人闻之jīng神大振,两人的舌头友好地纠缠在一起,一会你上我下,一会你下我上,快活地嬉戏着。

而同时,他两手捧着她双峰。吻到情深处时,便狂`揉一阵,当她轻扭身子时,就轻捏一会。渐渐地,她的身子越来越软了,体内的yù`火也快速飙升起来,心底里的那抹顾忌开始瓦解了。而他,也感觉到她的变化。以他丰富的采花经验来看,他知道她已yù`火焚身了。只是由于两人的感情基础不够厚,所以她一时下不了决心,处于一种想要与不想要的犹豫境地之中。是以,他抓紧撩拨她。先将她抱在怀里,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这时,她的美`臀正好压在他雄壮之极的老二之上,感受到他老二那灼人的激情。他感到她在有意撅起美`臀,应该是在闪躲自己的老二,于是,悄悄地拉开了裤链,放出了老二,然后便一边与她接吻,一边捧着她的美`臀,隔着裤子顶她胯下的神秘之处,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挑逗她。“啊∼,别顶我∼”她肉颤道。“郭姐,让我顶一顶。”他的老二像钻头一样在不停地戳着。“啊啊∼,别啊∼,好酥麻啊∼,你快停下来嘛∼”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想移动一下臀部,但没用,依然被他的老二跟踪而来。

“郭姐。”他吻住她左雪山。“你下面怎么这么大啊∼,快放进内裤里嘛∼”她伸手去拨他的老二,当触摸到他不世出的老二时,好像触电一样,身子剧颤了一下,惊讶道。“郭姐,我小弟弟有点热啊,想出来透透气,没事的,它很温柔的。”他呼吸有点粗道。“啊∼,我不∼”她敏感之处被戳得麻痒起来。他则坚持不懈。因为他知道,只要这样挑逗她,就有机会成功。如今,她虽还穿着裤子,可是,她已触摸到了他伟岸的老二,早已心猿意马了。“郭姐,你不信就伸手来摸一摸,真的,我的小弟弟很温柔的,你摸摸就知道了真相了。

来。”他举着老二从她两腿`之间穿了出来,直竖向天空。随即,拿着她的手贴在老二之上。“啊∼,不要∼,我怕∼”虽是这样说,但她还是任由他拿着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老二上面,轻轻地摸着他的老二。起先,她是被动的,手掌被他拿着贴在他老二上面滑动。那种滚烫的温度传到她手掌上。刹那间,她陶醉了。不消三分钟,她便对他的老二着迷了。于是,居然主动跟他的老二握手,还握得那么热情,那么温柔,简直是多年的好朋友。“郭姐,是不是呢?我的小弟弟真的很友好的,它想跟你的小妹妹亲热一下,可以吗?”他的老二已青筋怒突,肌肉条条,不停地怒啸着,准备蓄力去开凿隧道了。

“哈?我没有妹妹啊∼”她一时不懂他弦外之音。“你小妹妹在这里啊。”他用老二顶了顶她胯下的神秘山洞,笑道。这时,她忽然记起他称自己的老二为“小弟弟”,那女人下面那一点当然就是与之对应为“小妹妹”了,当领悟到这一点之后,她俏脸刷地红通通,连耳根也红了。“嗯∼,你坏∼”她轻晃着美`臀。这么一晃,便又与他的老二产生了互动,摩擦起来。两人都感觉到一股使人兴奋之极的快感从私`处悠然地弥漫开来,传到脑皮层,教人飘飘yù仙。

“郭姐,可以吗?”他轻声道。“不∼”她却搂着他脖子。这就耐人寻味了。如果她一点也没xìng趣,那肯定会挣扎着站起来。可是,如今她口中虽是那样说,但人却依然坐在他大腿上,双手还搂着他脖子。这说明什么呢?以王小兵采花老手来看,不可能看不出端倪。其实,他已知道她有xìng趣,只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而已,当然,也有点踌躇,一时作不出决定,是以,才会这样忸怩而已。“郭姐,你的臀好美。”他祭出太极掌,爱抚她丰`臀。

“啊∼,别摸∼”她轻拍着他肩膀。“郭姐,我忍不住要摸啊,越摸越想摸。”他一边轻抚她美`臀,一边攀登她的雪山。“你啊∼,刚才只说看一看人家nǎi`子就行了,现在,又想那里了∼,嗯∼,人家还要去洗茶具呢∼”她摩挲着他的黑发,娇声道。“你让我着迷了。”他边修炼柔舌功,边声音不清道。“嗯∼,你坏∼”她也开始按捺不住了。这时,他知道是进攻的时刻了。于是,开始脱她裤子。不过,她似乎很在乎下面那一点,很jǐng醒一样,立刻提着裤子。

“啊∼,你怎么要脱人家裤子呢∼,我还要去洗茶具呢∼”她呼吸越来越粗了,明显是yù`火焚身了。“郭姐,要吗?”他直接问了出来。“嗯∼,你坏∼”她娇声道。她既不说要,也不说不要,这就表明她在犹豫之中。是以,他感觉今天成事的机率大于百分之八十,只要再努力一把,就能开凿她胯下神秘山洞里的隧道了。于是,他又吻住她的左雪山。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她的注意力集中在胸前两座雪山上面。果然,约莫三分钟之后,她被他吻得又着迷了,哼出轻微的“嗯嗯”chūn音,双手也不再提着裤子,而是搂着他的脖子了。

这时,他悄悄地伸手解开了她裤子的钮扣。在她发现之后,已迟了。因为他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攥着她的裤头,往下一扒,便将她的裤子与内裤都扒到了她大腿处。“啊∼,别脱我裤子啊∼,嗯∼,你坏∼”她急忙放手下来提拉裤子。可是,他比她更快。在她还没提起裤子的时候,他的老二便已顶在她胯下了。她胯下的那片茂密的挪威森林湿漉漉的,不过,他的老二乃沙场上的大将,纵使在cháo湿的环境之中,也照样能正常穿行,虽有一些凌乱的藤蔓拦路,但也奈何不了它,它只往前一冲,便可将一切拦路的障碍冲开。

如今,他的老二发挥出定位功能。转眼间,便已点戳在她胯下正确的神秘山洞洞口前。这个时候,已是兵临城下了,她被他老二的先头部队弄得浑身酥软起来,更加急着要把裤子与内裤提上去了。可是,她一提之下,发现他老二横亘在前面,提不上去。“郭姐,你裤子卡住我小弟弟了。”他连忙提醒她,毕竟,小弟弟也会受伤。“啊∼,你快点拿开啊∼”她娇羞道。“好,那你先别急,我这就拿开啊,别拉那么紧,要不,我小弟弟出不来的。来,放松一点,好吗?”他轻轻地拍着她的美`臀,劝道。

“嗯∼,你快点嘛∼”她打着激灵道。“行。”他应允道。随即,他左手搂紧她的纤腰,右手却祭出铁爪功。然后,一把抓住她的左臀,往外一掰,使她的股沟更加显露出来,这有利于他的老二在那里穿行。“啊∼,你干什么啊∼”她吃惊道。“郭姐,你下面夹`住我小弟弟了,我掰开一点。”说着,他举着老二轻轻往前戳了一下。“啊啊∼,别戳我下面啊∼,你怎么还不退出去呢∼,你戳人家下面,这样不礼貌呢∼,快点退出去,人家还要洗茶具呢∼”她打了个大大的激灵,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没问题。”他却举着老二斜斜刺进去。“啊∼,你怎么进来了呢∼,嗯∼,快出去∼”她连忙拍打他的肩膀,轻唤道。“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搞错方向了,我现在就出去,稍等,很快的。”他其实正在收腹挺胸,将功力凝聚到老二之上,准备作勇猛的冲击。[建了几个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欢激情的请进,共同探讨h剧情和妹经验。

人生苦短,享乐须快。]〖。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