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泡妞,有人要花很多钱,有人花很少钱。据说,有人花一碗汤河粉就泡到了一个妹子,有人花了成千上万块,才泡到一个妹子。这是技术问题。其实,泡妞一般是要花钱的。不过,技术高了,就不用花那么多钱,技术差了,那就要多多花钱。这里面大有文章。想要把这种高超的泡妞技术精髓学到手,着实不易,不单要天时,地利凑合,还要人和顺势,才可能集成于一身。王小兵之前就积累了不少经验。是以,他可以用独到的眼光去看出美人有什么弱点,怎么样才能比较容易地攻陷她。

这一点,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许多人会眼高手底,以为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其实,要想把它做得完美,却是很不容易,不经过千锤百炼,也难以臻化境。王小兵不是大师,但已初窥泡妞精髓。因此,他屡屡得手。研究女人,那是一门学问。想要把美人吃透,一出手就把握住她们的思想,引导她们进入自己的陷阱,这并不容易。不过,要是领悟到了其中的诀窍与精髓,那泡起妞来就会得心应手,只要一出马,便可马到功成,将美人的身子开发权弄到手,然后好好地耕耘一番。

美人,天生就是一块好地。谁都想拥有一块好地,毕竟耕耘起来非常过瘾。像郭爱月这种美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下面还有那么紧凑,做起快活的体育运动来,也可教人飘飘欲仙。抽完一支香烟,他便把她弄醒。一会,她“嘤咛”一声,便醒转过来,微微喘着气。他用手梳理着她凌乱的秀发,凝视着她秋水撩人的美眸,祭出柔舌功,吻住她的檀口,跟她湿吻起来。被他耕耘了一番,她身子软瘫成烂泥了。“嗯∼,你把人家干晕了∼”她轻扭腰肢,才发现他老二还在自己的神秘山洞里。

“郭姐,我也想轻些啊,可是轻不了。觉得怎么样呢?还满意吗?”他轻拍着她的美`臀,吻了吻她的双峰,关怀地问道。“嗯∼,不告诉你∼”她娇声道。“郭姐,还要吗?”他又已双手捧着她的美`臀,缓缓地一上一下。“啊∼啊∼,你好强大啊∼,干晕人家两次,还那么硬∼,你是不是储存了十几年的欲`火,今天都发泄到我身上了啊?”她被他伟岸的老二摩擦得娇哼连连,胸前双峰在轻微地晃动着。“哈哈,郭姐真幽默。”他笑道。她努了努红唇。随即,他将她抱放在会议桌上,然后爬上去,骑在她的身子上。

“啊啊∼,你不会真的还要吧?人家下面有点痛呢∼,你就不能让人家休息一下吗∼”她已感受到他老二的威力,连忙拍着他的手臂,道。“郭姐,我会轻些的。”他欲`火还没降多少。在这种时候,他要降火。是以,只好又耸动老二,在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里开凿隧道。起先,他果然是轻进轻出,可是,数分钟之后,他的速度与力量又提上去了,使她又难以承受,啊啊娇呼不已。“啊,啊小啊兵,轻啊∼”她身子被他撞得猛烈抖动,话音也颤动着。“我轻不了啊。”他如是道。

“啊啊……”在他进攻频率越来越快的撞击之下,她的泉水猛溅。一会,会议桌上就现出了一滩泉水,粘粘的,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息。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咿呀”一声,使正在会议桌上做着快**育运动的王小兵与郭爱月都吃了一惊。之前,王小兵算准不会有人来这里的。其实,村委的人确实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来的是其他人。当王小兵看到站在门口的那人时,心里暗道一声惭愧,觉得还算幸运,刚才没有把门锁上,才被人打开了。而站在门口的就是白秋群。

早上的会议散了之后,柳大钟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骑摩托出了村子。白秋群还道柳大钟在这里,所以来找他,她想买一台新彩电,想问一问他,如果他同意,她就跟村里的人一起进城逛街,顺便买回来,不意看到了春`宫图。她睁大了两眼,盯着会议桌上的两人。会议桌上的两人,也盯着她,三人就这样你看着,我也看着你。好半晌,都是一片沉默。三人好像是泥塑木雕的一样,都定住了,没有动作,也没有话音。王小兵受了一点虚惊,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白秋群是他的老情人了,被她看到春`宫图,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又要分一点女人福利给她而已,除此之外,别无危险。

而郭爱月则不同了。因为她不知道白秋群跟王小兵有一腿。如今,被人撞见了好事,她脸色刷地由红变白,一副惊惶不知所措的样子。她想得最多的就是下一步要怎么做,毕竟,被人看到了,那这件事就极有可能传出去,传到唐志义的耳朵,那又怎么办?万千思绪涌到脑袋,使她难以抓住一点思路,脑子处于紊乱之中。“你们好大胆子啊。”白秋群幽幽道。“白姐。”王小兵讪讪道。郭爱月则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心怦怦直跳,有如鹿撞。“想不到你们敢在这里干啊∼,哇噻,你们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也不怕被人撞见。

”白秋群倒是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白姐,我们……”郭爱月不知说什么才好。“你们做的好事,哼哼,被我看到了。”白秋群一副要敲榨的样子。“白姐,您坐,有什么条件,您就提吧,我尽量满足你。”说着,王小兵才拔出了老二,下了会议桌,拉着白秋群坐下来。同时,向她使眼色。他是要她别吓郭爱月,不然,吓坏了可不好。白秋群是个聪明的女人,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冷笑道:“你的家伙好大啊∼”听她这样说,王小兵便知她是想要向自己讨要女人福利了,于是,又连忙转过身,将郭爱月扶下了会议桌,并且向她使眼色,还用手指着自己的老二,明显是要她去跟白秋群说那种事。

郭爱月也是个聪明人。于是,她提上裤子,走到白秋群面前,轻声道:“白姐,您也试试吧。”“哼,试什么呢?我可没那种福气哦∼,那家伙那么大,不把人给撸死吗?”白秋群心里极想迎接他的老二,但表面佯装镇定道。“白姐,好过瘾的,你也试试吧。”郭爱月怂恿道。“白姐,来,让我们一起快活快活,郭姐已尝试过了,她觉得很可以。”说着,他便拉起白秋群。同时,向郭爱月使眼色。于是,郭爱月便帮忙脱白秋群的裤子。“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脱人家的裤子,这怎么行啊∼”白秋群假装伸手去拨两人的手,可是又不用力。

“白姐,来吧。”王小兵知道她要。两人七手八脚,三下五除二,不消十秒钟,便把白秋群的裤子与内裤都扒下了。至此,王小兵从后面抱住她,掰开她右臀,将怒啸不已的老二往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里一戳,“噗”一声,便进入了她的体内。“啊∼”白秋群心里一阵欢喜。“白姐,真的好过瘾,您好好体会一下。”郭爱月在一边推荐道。“啊啊∼,你们啊∼,人家可不想干呢∼,你们却要强迫人家干∼,我可告诉你们哦,别在外面跟人乱说∼”白秋群一边享受,一边叮嘱道。

她倒显得理直气壮了。殊不知,她早已与王小兵有了一腿。他听到她那样装`逼,心里感到好笑,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笑出来。而郭爱月则非常恭敬道:“白姐,这个我们自然知道,这种事不敢说出去的,一定会帮您保密的。”“啊啊∼,那就好∼”白秋群娇`喘道。“白姐,舒服吗?”他则双手握住她纤腰,施展“仕子骑驴”,不停地重重撞击她的丰`臀。“啊∼啊∼,好爽啊,要是能轻些啊∼,啊∼,那就更好了啊∼啊∼”白秋群弯着腰,两腿直立并且以三十度角度张开,双手撑着椅面,背对着他,娇声道。

“我会尽量轻些的。”他却越来越重。在一旁观战的郭爱月不停地咽口水,暗忖幸好王小兵脑筋灵活,想出了这条妙计,不然,今日这桩事情真的没那么容易摆平,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太不妙了,心里非常佩服他的机智。如今,见他抖动老二的英姿是那么的迷人,她深深地喜欢上他了。“噗噗……”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进攻频率,肉与肉碰撞的声响也越来越密。而白秋群起先还能顶住,此时,被他强大的功力撞得身子在剧烈颤动,丰`臀也泛红,泉水飞溅而出,沿着她两腿流下来。

一会,地面湿了一滩。“啊啊……”不消六分钟,她檀口只能喷出春音了。当时,郭爱月也知道自己曾被他撞得说不了话,现在亲眼目睹他的强大进攻力,惊喜得捂着红脣,真心佩服他的利害。又过了二分钟。这时,白秋群已身子软绵绵了。而他的进攻频率还是那么的快速与大力,使她要趴下去了。“郭姐,来扶住白姐。”他一边飞速地撅动屁股,一边向旁边的郭爱月发号施令,让她也参与这种耕耘工作。“好。”郭爱月想要讨好白秋群。于是,应答了一声,立刻过来双手搂住白秋群的上半身,不让她趴下去。

而王小兵则用更快的进攻速度来开凿白秋群胯下的神秘山洞,一进一出间,尽显大家风范,不论是力量,还是姿势,都是那么的经典。一轮狂`攻之后。白秋群也顶不住了,在一片“啊啊”春音之中登上了**。自然,她也身子一软,神智便被如潮的快感与疼痛给冲晕过去了,秀发披垂下来,浑身散发着激情的热气。王小兵继续戳了十数下,才停下来。“郭姐,到你了。”他那雄壮的老二还深深地镶嵌在白秋群的神秘山洞里。“哈?啊∼,我∼,嗯∼,人家已经穿上了裤子呢∼”郭爱月既想要,但面子拉不下,所以忸怩道。

“来吧。”他拔出了老二。随即,将白秋群扶到椅子上,让她背靠着椅背坐着。郭爱月站在那里,十指绞缠在一起,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刚才,她差点登上了第三次**而晕过去,被白秋群闯了进来,打扰了。如今,回想起他不世出的老二,她向往之。不过,她有点害羞。在这种情况下,王小兵觉得自己要主动些,于是,也扶着郭爱月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双手捧着她的脑袋,举着油光闪闪的老二,不停地点戳在她的红唇上,道:“郭姐,来吧,跟我的小弟弟玩玩吧,我的小弟弟很温柔的。

”“嗯∼,我不∼”她紧紧抿着红唇,发窘道。“来嘛,我们亲热亲热。”他坚持不懈地用老二去敲她的红唇。“嗯∼,不嘛∼,你为什么要戳人家的嘴呢∼”他的老二就在她的面前,近距离观察他雄壮的老二,她既喜欢又紧张,毕竟,她还没有试过用柔舌功去服侍他的老二。起先,她始终不肯张开檀口。过了数分钟,她的红唇也被他湿润的老二弄得湿润了。这时,她终于被他不世出的老二万分的坚韧意志打动了,于是,微微张开了檀口,意思是想让他进来一点点。

不过,他的老二乃沙场上的大将军,力量之大,举世罕见,何况,功夫了得,只要有一点空隙,都可以钻进去,绝对不会退缩,如今,在她微张的檀口前,内劲一震,便长驱直入,一下子塞满了她的檀口。 “嗯嗯……”她的檀口张到了最大,才堪堪衔住他小半截老二。到了这一步,她心底的那抹矜持算是冰消瓦解了,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去迎接他的老二了。而他,轻轻地耸动着。她则像是服侍皇帝一样,一双玉手捧着他的老二,用心地吻着。至此,她终于承认自己是皇帝的女仆,在皇帝面前,要把自己的那份爱心拿出来,好好地服侍皇帝。

王小兵才刚传授柔舌功给她,想不到她就已经会使用了,而且,也有模有样,居然也掌握了七分精髓,施展出来舔他的老二,使他也飘飘欲仙。 见白秋群晕在一边,于是,他用老方法把她弄醒。“嘤咛”一声,白秋群醒过来。忽然之间,她见到郭爱月正万分用心地舔着他的老二,不禁微微吃醋。“白姐,来吧,一起才过瘾。”他看出白秋群也对他的老二非常的喜欢,于是,便把她拉过来。她果真蹲了下来,舔了舔红唇。随即,便也施展出柔舌功,双手握住他的老二,与郭爱月一起服侍他的老二。

此时,两女同时祭出柔舌功来舔他的老二,他感到舒服得不得了,特别是白秋群的柔舌功功力比郭爱月的更高深一点,作用在老二上面,就更过瘾一点。 他左手摩挲郭爱月的脑袋,右手则摩挲白秋群的脑袋。她们无微不至地关怀他的老二。而他,可以做的,就是享受这份真诚的服务,好好感受一番她们柔舌功的表演。在她们细心的服侍之下,他的老二越发有光泽,越发有美感了,像一颗被擦拭得锃亮的超大号子弹,闪烁着王者的光辉。“两位姐姐,先给谁呢?”他准备分发女人福利了。

“啊∼,给我吧∼”郭爱月主动道。“我也要啊∼”白秋群争道。这时,又是考验王小兵智慧的时候了,他脑筋一转,便想出了法子。于是,笑道:“不如这样吧,你们趴在会议桌上,我会一起给你们的,让你们快活似神仙,来吧。 ”说着,他拉起她们,让她们上半身趴在会议桌上。随后,脱下她们的裤子与内裤。扫视一眼,一个有挪威森林,一个是不毛之地。随即,他举着刚刚被两位美人用舌头按摩过的老二,一下子戳进了郭爱月的神秘山洞里。然后,左手搂紧郭爱月的纤腰,伸出右手,将食中二指并扰,祭出“二指神功”,将功力凝聚到二指之上,也以最快的速度戳进白秋群的神秘山洞里。

两美人同时“啊”了一声。他则一边撅动屁股,一边施展“二指神功”。二女被他高超的技术侍弄得浑身通泰,檀口哼出诱人的“啊啊”春音,使室内生辉。 当他的老二在郭爱月的神秘山洞里睡了三分钟之后,立刻拔了出来,又进入白秋群的神秘山洞里睡觉,而他则改为用左手施展“二指神功”,开凿郭爱月的神秘山洞。真真假假。但都能带来快活。三人一起做快活的体育运动,这才是体育的真正意义所在:大家快活,才是真的快活。由于三人太过投入,把周围的一切都当作是不存在的了。

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私`处,没有留意外面的情况。就在这时,会议室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起先,二女的“啊啊”春音掩盖了敲门声。 当那“笃笃”声越来越大时,王小兵首先听到了,随即,他将老二深深地戳进白秋群的神秘山洞里,便停了下来。这时,两女还没有知道。他便轻轻地拍了拍她们的美`臀,示意她们聆听。至此,她们才听到有人在敲门,不禁担心起来。幸好,刚才白秋群把门给锁上了,不然,就麻烦了。会是谁呢?三人心里同时思忖道。随着那越来越重的敲门声,三人的心也加速跳起来。

想不到还会有人来这里,三人脑子都一片空白,王小兵最先镇定下来。他知道,如果不镇定,那就难以找到应对的法子。 刚才,三人在这里做快活的体育运动,满室“啊啊”春音,外面的人必然也听到了,这么一来,只要那人进来,见到自己,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是以,王小兵不想让那人看到自己。除非来的是黄丽华。那就无所谓,毕竟,她也是他的老情人。可是,会议室里没什么地方可以藏身,怎么才能不给门外的人瞧见呢?这是一个大问题。在思考的时候,他拔出了老二,塞进了裤衩里,轻轻地拉上裤链,随后,也给两美人提上了裤子与内裤,轻揉她们的酥胸,安慰她们,让她们镇定一点。

两美人被他揉了几下,果然镇定些了。敲门声越来越急。估计门外那人是急着要进来看看到底是谁创造出了这么优美的春音。如果再不开门,可能那人要破门而入了。在这种关键时刻,王小兵也感到颇为棘手,扫视一眼,会议室里只有一张长形的桌子与数张椅子,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放文件的柜子。那两个柜子分成几槅,他不可能藏身于里面。如果没地方可藏,那就只有面对门外的人了,但面对那人,肯定不好。这一点,王小兵想得清清楚楚,只要那人没有见到自己,那事情就不会很麻烦,至多是怀疑两美人在这里自`慰而已。

是以,他一定要藏起来。可是,想要藏身,也得找个隐蔽的地方才行。这不大的会议室里,一眼能看尽,有哪里可以藏身呢,除非是神仙,能变成一只小蚂蚁,那就可藏在桌子下面。王小兵有点焦急地看来看去,真希望这时自己修炼到穿墙过壁的仙术,那就可穿墙而去,不用再担心被人看到自己了,可是,他是个凡人,不会仙术。环视了数圈,终于找到一个勉强可藏身的地方。那就是窗台。窗户有深褐色的窗帘。人站在窗台上,借窗帘来藏身,那也是可行的。但也极为危险,只要外面有人路过,那就会看到有人站在窗台上,必然会说出来,纵使门外的人没有瞧见,那以后也会知道。

不过,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于是,王小兵决定冒一次险,便轻吻了一下两美人,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窗台。他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就藏在窗台那里,你们要想法子好好地缠住门外的人,不要让他发现窗台上有人。两美人颔首同意。随即,他蹑手蹑脚走到窗台前,跨上去,立在那里。如果不仔细看,在室内还真难以发现窗台上面有人。不过,只要走到会议室的尽头,只一抬头,便能瞧见窗台有人了。前段时间,王小兵也有类似的经历。那就是在村长的家里,当时正与黄丽华与白秋群一起锻炼身体,想不到村长回来了。

他便藏身于三楼上面,幸好那里有许多杂物,所以躲过了,事后回想起来,觉得真是惊险之极,暗忖还是去开房比较保险,至少,不用那么担心。如今,又遇到这种情况。是以,他没有以前那样紧张,但也有点担心。站在窗台上,闭着眼睛,他只暗暗祈祷,希望上帝赐福给自己。而白秋群与郭爱月则脸色煞白,每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加重一下,她们的心跳就加快一分。到了这一步,她们也只好横下心来应付了。于是,两美人整好衣服,相互帮对方将凌乱而濡`湿的秀发梳理一番。

不过,不论她们怎么弄,都难以将俏脸上的红晕弄去,那泛着兴奋与喜悦光泽的红晕,让人一看便知道她们刚才快活之极。何况,她们一直发出“啊啊”春音。人类的这种特别的诱人“啊啊”春音,只要是过来人,听一遍,便知道是有人在做快活的体育运动了。门外的人敲门敲得那么急,分明是听到里面有“啊啊”春音,听得欲`火焚身了,想要快点进入看一看到底是谁在做快活的体育运动,所以越敲越快。如果开了门,那门外的人必然会用异样的目光来看自己,是以,白秋群需要与郭爱月想好台词,不然,待会两人对起话来,牛头不搭马嘴,那就会引起人的注意,说不定那人在会议室内走一圈,就发现王小兵了。

是故,两美人在统一话题。“待会,怎么说呢?”郭爱月贴着白秋群的耳朵,道。“就说我们在这里玩耍吧,反正门外的人也听到我们发出的啊啊声了。”白秋群也知道,如果完全说谎,那别人是不信的。“那要是那人看到了他呢?”郭爱月指着窗台道。“到时再说。”白秋群狠下心,道。如果门外的人没有见到王小兵,那一切都好办,不然,事情就变得很复杂。两美人也只好听天由命了,她们也没什么好法子,只有按着刚才想好的路子去走,结果会怎么样,她们不清楚,她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保持镇定,不要那么慌张,让人看到惊惶的样子,必然会惹起更大的怀疑。

于是,她们又相互安慰了一番。随即,白秋群准备去开门,突然才发觉自己下面有点痛,于是,让郭爱月去开门。不过,郭爱月下面也有点痛,她指了指自己的胯下私`处,暗示自己走路会有点痛,要白群秋去开门。不过,白秋群也指了指下面,表示自己有同样的问题。两女相视一笑。[建了几个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欢激情的请进,共同探讨h剧情和泡妹经验。

人生苦短,享乐须快。]。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