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全文阅读 > 第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凡凡一世 书名:风流小农民

当日,在谢月美的家里,王小兵就已给了数次面子全天雄了。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TXT网站如果那时全天雄珍惜面子的话,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玩阴谋,想收拾王小兵了。人就是这样,如果肯改,那在错了一或二次之后,都应该会改了,如果不肯改,就是错十次百次,也不会改。全天雄就属于那种死不悔改的人。这一点,王小兵是看得比较准的,他感觉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去见马克思。

他有这个能力。而且,还要做了之后能全身而退,不留下给白道找麻烦的手尾。他会引全天雄来这里,也正是他精心设计好的,并非胡乱找的地点。 而全天雄还道是王小兵害怕他。人傻到这种地步,确实是神仙都难救了。全天雄就是太过自大,总以为自己了不起,才会走上绝路。不过,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已处于九死一生的险境之中,而心里还在暗忖等脱难之后,再重新找机会去绑架王小兵,然后将对方打成废物:一个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的人。在场的一百多打手听到王小兵的话,都觉得他胸襟宽大。

众人都以为全天雄可以平安离开这里。只有洪东妹知道全天雄今天估计要在这里踏上到阴间地府去旅游的路程了。 但她也还不清楚王小兵到底要怎么送全天雄去见马克思,是以,她也颇为好奇,只想看一看他是怎么做的。三人围坐在一起,说些无关重要的话,转眼间,便已彼此都喝了二瓶啤酒。这时,王小兵道:“好了,雄哥,我们比赛吧。”“好!”全天雄点头道。毕竟,他觉得这场比赛,不论输赢,自己都可以逃生。于是,两人脱了衣服,只穿着一条裤衩,在湖边做了做热身运动,然后便走下小湖,由洪东妹发出一声“开始”的比赛命令,王小兵与全天雄便向小湖对岸游去。

湖边站了一百多人观看不正规的比赛。王小兵的游泳技术比全天雄要高几筹,按正常来说,他一定游得比对方快。事实也是这样,不消三分钟,他就已领先全天雄几个身位了,众人都以为全天雄这次要向洪东妹磕三个响头了。转眼间,两人都游到了小湖中心。彼时,正是初冬时分,下午幸好还有点阳光,所以在水里也不是很冷。湖面闪烁着碎金般的波纹,颇为瑰丽,但在这绚丽的光彩之中,却暗含着一抹肃杀之意。两人采用的都是自由泳,手臂划动之处,将水面搅乱,好像打碎了一片金子,散落许多金屑。

此时,王小兵有意减慢速度。是以,他只比全天雄领先约两个身位,如果按正常速度,他至少比对方领教约十个身位。突然之间,王小兵双手在水里乱划,而身子不再前进,好像要沉下去一样,他高声道:“快来救我!我脚抽筋了!救命啊!”岸上的洪东妹闻言,大惊。随即,她连衣服来也不及脱,便纵身入水,向王小兵的位置游过去。而就在王小兵身后的全天雄也停了下来,踩着水车,浮在水面上,心里狂喜,暗忖道:哈哈,你个***终于要死了!不用老子出手,你都要被天灭了!哈哈!这时,全天雄也见到洪东妹向这边游了过来。

忽然之间,他恶念陡生。于是,露出一抹狞笑,便向水里一沉,旋即迎向洪东妹。他不是想阻止她救王小兵那么简单,而是想把她也干掉,当他想到今天可以收拾王小兵与洪东妹时,不禁欣喜若狂。就在全天雄沉入水中之后,王小兵也完全没入了水中。洪东妹拚命向王小兵“出事”的地点游过去,但已看不到他的人头了,只好也潜入水中,看看他到底沉到哪里去了。当她在水中睁开眼睛一看,隐约便见到两条人影纠缠在一起,起先,因为一心想救王小兵,所以没明白过来。

但当她看到王小兵正拖着全天雄双脚往下沉的时候,刹那之间,她领悟他的计划了。全天雄邪念刚生,就发觉自己的双脚被人抓住了。大惊之下,想要挣扎开去。不过,在水里,他又怎么是王小兵的对手?根本升不上去,肺里的空气又快用完了,更是恐惧,乱抓乱打。TXT。至此,他还以为王小兵是在慌乱之中抓住了自己的双脚,但凡会游泳的人都知道,一旦人溺水了,都会本能地想自救,遇到什么东西就紧紧攥住,希望藉此往上爬出水面。其实,王小兵非常清醒。

他沉入水中之后,见到全天雄也潜下水里,并且向洪东妹游去,他就知道对方不怀好意了。于是,他心里更加愤怒,随即,全速冲了过去,一下子便追上了全天雄,并把他的两脚抓住直往下拖去,要把他生生溺死。岸上的人见洪东妹下去了,也有几个人跟着下去了,但都是她的手下。全天雄挣扎了二分钟,便不动了。王小兵在水里向洪东妹招手,示意她向自己游过来。此时,洪东妹已能领悟他的意思了,于是,赶忙游了过去,并且抱住他,将他带上水面。随即,几个男青年也游了过来,见到洪东妹与王小兵都浮出了水面,也不再去管全天雄在哪里了,大家一起簇拥着王小兵游回到岸边,上了岸之后,王小兵闭着双眼,一逼溺水不醒的样子。

“小兵!你醒醒!”洪东妹深情地呼唤着,随即,嘴对嘴,给他做人工呼吸。其实,他清醒得很,只是为了把戏演到底,才假装着被溺了,用了浑身力气,才忍住了想笑的冲动。半晌,他才悠悠醒来。“我在哪里?我死了吗?”他假装惊惶道。“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我以为你要永远离开我了!你没事就好!”洪东妹紧紧搂着他,爱意绵绵道。这时,全天雄的手下才发现老大不见了。“我们的雄哥不会也溺水了吧?”刚才,众人都在观看洪东妹救王小兵的好戏,没有人留意全天雄。

如今,直到王小兵醒过来之后,众人才醒起全天雄也在水里,怎么不见上来?于是,众人才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起来。到了这个时候,已过了差不多七八分钟了,加上在水里的二分钟,那就是十分多钟了。饶全天雄是水鬼也活不了。“雄哥刚才为了救我,可能潜入水中,被湖底的水草缠住了!”王小兵给了对方一个好名声。“你们还不下去救你们的老大!他肯定还在水里,看能不能救转他!”洪东妹浑身湿透了,娇躯那玲珑的诱人曲线极为撩人,掠了掠湿发,冷喝道。

于是,便有数个水性好的男青年下去了。约莫十数分钟之后,他们把全天雄的尸体打捞上来,放在湖边。一百多人围着全天雄的尸体发愣,在半个小时之前,他还是个活人,转眼之间,便阴阳相隔了。“雄哥,你是个好人!”王小兵悲痛道。“你们抬他回去吧。我们也感到很心痛,今日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这是我们心中的创伤。”洪东妹拧干了衣服的水分,盯着已去见马克思的全天雄,略微悲伤道。全天雄的手下便抬着他走了。至此,王小兵的计划也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回到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厅,才是傍晚时分,王小兵与洪东妹一起洗了个鸳鸯浴,做了一次快活的体育运动,他才抱着她的娇躯,出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紧紧搂着她白嫩的身子。“终于解决了一个。”他点燃一支好日子香烟。“你知道吗?当时,我以为你真的要溺水了,吓死我了。”她吐露真情道。“我从小就在水里混,没那么容易出事。当我沉入水中时,见到全天雄也潜入水中,正向你游了过去,如果我不猜错的话,他一定是想在水里干掉你。”王小兵把香烟放到她的唇边,让她也吸一口。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她同意道。当时,她发现两人都不见了,就觉得可疑。她是不相信全天雄会救王小兵的。在她也潜入水里时,才见到全天雄向自己游过来,刹那之间,她就大约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了。如果是在岸上,二个全天雄不是她的对手,但在水里的话,她没有把握胜他,是以,当时心里也涌起一股淡淡的惊慌。就在她担心之际,却见到王小兵从后面游过来,抓住了全天雄的双脚往下拖。这件事,也只有三人知道而已。洪东妹的几个手下虽也下了水,但游到出事地点之后,都看不到事情的真正经过了。

TXT。果然是恶人有恶报,全天雄这是咎由自取,他那终日想整日的思想最终把他自己给害了,这就是害人终害己的最好写照。洪东妹斟了一杯红杯,又坐在王小兵的大腿上。两人都裸着身子。他在她胸前两座坚挺饱满的雪山上攀登了一会,修炼了柔舌功与铁爪功。“小兵,这次全广兴可能要跟我们拚命了。我们得做好准备,以防他暴起杀人。”她也轻晃美`臀,磨着他那不世出的老二,衔了一口红酒喂进他的嘴里,随后舐了舐红唇,道。“这个有可能。”他咽了红酒,道。

“这可是一次硬仗,可能我们会同归于尽。”她又喂了一口红酒给他。“我们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他们想怎么玩,我们都奉陪到底。”他右手祭出铁爪功,抓住她的左臀,将之掰开,随即,举着老二一顶,便进入了她的身子。“啊∼,有你陪我,就是死,我也毫不畏惧了,啊∼”她享受他老二的服务。“估计白道不会来找我们。”他捧着她的美`臀一上一下。全天雄溺水这件事,没有什么破绽。是以,王小兵与洪东妹都不担心白道会来找麻烦,至多只是赔点棺材钱给全天雄而已。

“应该不会,是了,你认识了那个新来的派出所所长了吗?听说她也是个美女啊,跟我年纪差不多。”她也祭出“双峰压”磨着他的结实胸膛,一连娇`喘一边轻声道。“还没有,我朋友准备把我介绍给她。”他笑道。“那你不会真的要泡她吧?”她娇声道。“哈哈,看情况。”他笑道。她努了努红唇,佯装微嗔,一边享受他给予的女人福利,一边轻捶他的双肩。而他的进攻则越来越快,突然抱起她,将她顶在了墙壁上,随后便大动起来,使她在一片“啊啊”的春音之中晕了过去。

随后,又抱她到床上大动。一直送给她四次**,他才停了下来,轻吻她鲜润的红唇,微笑道:“你下面好滑。”“嗯,你每次都是那么猛,弄得人家下面好痛,你就不能轻一些,不要那么大力吗?”洪东妹被他连续耕耘了几次,身子软成一滩烂泥了,呵气如兰,腻声道。“那我这次轻些。”他轻轻拖动老二。“啊∼,你肯定又会大力的∼”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猜测道。果然,他坚持了数分钟的轻进轻出,随后又渐渐地加速加力,这不是他不想轻轻地干,而是他的老二具有睿频的功能,会自动提速,是以,干着干着,不知不觉间就把进攻频率提起来了。

她照样顶不住,身子一软,又晕过去了。他抱着她一起休息了两个钟头,才叫醒她去吃晚饭。刚进一家饭馆里坐下还不久,饭都还没吃完,便接到小树林派出所的电话,被告知要到那里协助调查。不用问,王小兵与洪东妹都知道是关于全天雄的那件事。于是,两人付了帐,出了饭馆,王小兵道:“老婆,我俩要对一对口供才行。就说我抽筋,你下来救我,没有留意到全天雄。”“可以,就这个意思。”洪东妹点头道。两人驱车到了小树林派出所。果然是全天雄溺水的事。王小兵与洪东妹被分开录口供。

在那间不大的审讯室里,王小兵看到了新来的派出所所长朱馨文,只见她穿着一身警察制服,英姿飒爽,留着短发,向后扎着一束,眉弯如月,杏眼清澈而有神,透着一股坚韧,瓜子脸上配上坚挺的鼻梁,越发显出她的梗直性格,或许是制服不够宽松,使她胸前两座坚挺的雪山直耸而起,大有挣破衣服显露出来的趋势。“叫什么名字?”朱馨文问道。“王小兵。”他道。“今天全天雄死了,请你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你说的一切将会作为呈堂证据,请据实说来。”朱馨文直视着他,淡淡道。

“我跟他比赛游泳,游到一半,我发抽筋,后来洪东妹带人下来救我,那时大家都只关注我,而没有留意到全天雄。等到我没事之后,才发现他没有上岸。等到把他救起来,已迟了。”王小兵暗忖张芷姗的表姐果然长得不错。“据我们所知,你与他当时聚众打架?”她话锋一转,道。“是,不过没有打成。”他淡定道。“那你为什么要跟他比赛游泳?”朱馨文希望从他的眼睛里看出端倪。王小兵平时看美女,一般是把美女看得羞下头去,如今,被朱馨文盯着,倒有点不自然,好像她并不懂男女之情,把他看成是女人,又或者把她自己看成是男人,反正就是直视着他,没有普通美女的那种娇柔害羞之意。

她给人的印象就是女强人。一切男人,在她面前,仿佛都会被碾得粉碎。王小兵终于明白张芷姗说她的表姐是“工作狂,不喜欢谈恋爱”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本来,他是要请张芷姗介绍自己给她认识的,想不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她,两人算是初步认识了,不过,气氛却有点紧张。“我跟他游泳,好像不关你的事吧?”王小兵反问一句。“请你不要说废话,我们现在怀疑全天雄的死跟蓄意谋杀有关。你的嫌疑不小。”她用圆珠笔敲着桌面,发音圆润而清晰,道。

“他被溺死了,就赖到我的头上,你也太野蛮了吧。 不错,我跟他是有点恩怨,不过,我也想跟他早些和解,因为我跟他的恩怨是很小的恩怨,不想再纠缠下去。当时有上百人在看着的,不信你可以去调查一下。”王小兵感觉跟她不好打交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跟他比赛游泳。”朱馨文保持话题高度统一。“我喜欢欣赏他健硕的身体,这样行不行?”王小兵挥着手道。“正经点!”朱馨文拍了一下桌子。这是由于坐在她旁边的另一位干警有点想笑的意思,她立刻制止这种不严肃场面继续发生。

王小兵也有点来气了,道:“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答案,你告诉我,我再照你告诉我的说给你听,这样你才会满意吧?”“你说出你的原因就行。 ”朱馨文站了起来,道。“因为洪东妹来了,不会轻易放他走,所以要跟他比赛决出胜负,如果他输了,就要向洪东妹跪下磕头谢罪。现在满意了吧?”王小兵扫视一眼她丰满而不肥的身子,估计她应该有一米七左右,但身体各部分比例颇为匀称,是以,看起来十分舒服。“你们的恩怨是什么?”她忽然问道。其实,抛开与全广兴的恩怨不说,单说他与全天雄的恩怨,确实是很小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他以前想欺负我一位朋友,我去帮我那位朋友,这样,就跟他结了点仇怨。 ”王小兵约略说道。“有人说,你沉下去之后,全天雄也沉下去,这是怎么回事?”朱馨文不依不饶道。“不知道。”王小兵有点不耐烦道。“你是一位高中生吧?”朱馨文话题又一转,道。“是。”王小兵道。“我们调查过你,你在黑道上的地位不低。不过,我劝你一句,悬崖勒马,还为时未晚。”朱馨文义正词严道。“谢谢你的指点,我会努力争取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礼貌的现代好公民。

我向来是很守法的,不做违法的事情。”他觉得她的话不中肯,毕竟,她不了解黑道这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现在,不是王小兵想退出就退出的,但他不想多说。“我们虽还没调查清楚,但有消息表明你参加过多起的伤人事件,一旦查清楚,你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朱馨文俏脸上依然是那么的死板,没有任何的笑意。王小兵暗忖可惜了这张如花的美脸,要是多一分笑意,那世界会更美好些。“那欢迎调查。”他倔强道。以往,有朱由略罩着,他平安地度过了几次调查。

如今如果要翻案,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他也没做什么特别违法的事情,何况,那些事件,他做得比较干净,没留下什么明显的手尾。 “如果你执迷不悟,终有一日你会蹲监。”朱馨文严肃道。“谢谢你的好意,如果调查结束了的话,那我可以走了吧?”王小兵摊开双手,耸了耸肩,礼貌地问道。朱馨文挥了挥手,叫他出去。出到派出所大院里,见洪东妹在那里等着,她轻声问道:“问你什么?”“一大堆废话,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容易打交道,可能很难跟她做朋友。

”王小兵如是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洪东妹点头道。随即,她驾驶桑塔纳,载着他回到夜城卡拉ok厅,两人又缠绵起来。正在快活的时候,接到张芷姗打来的电话。 他压在洪东妹的娇躯上,老二深深地卧在她的神秘山洞里,伸出一根食指放在她的红唇上,示意她别出声,然后问道:“姗姐,找我有什么事呢?”“我找过我表姐,叫她一起吃夜宵。”张芷姗柔声道。“哦,今晚吗?”他犹豫道。毕竟,刚才见了朱馨文没多久,待会又去见她,那倒有点不好意思。何况,他感觉到朱馨文对自己有点偏见,见了自己不知会不会给脸色看,如果之前没有与她在派出所里相见,那倒还好点。

“是啊,我表姐好忙的,我花了不少口舌,才请动她呢。 ”张芷姗邀功道。“哦,那好吧。”他也不想拂她的好意。毕竟,是他恳请她叫朱馨文出来吃饭或吃夜宵的,如今,她办到了,如果又说不去,那会伤她的心。挂了电话之后,洪东妹问道:“哪位美女约你出去快活呢?不许你去,今晚陪我,好吗?我俩就在这里好好发睡一觉,不要去找其他美女了。”“老婆,我去见朱馨文。”他轻轻耸动老二,道。“啊∼啊∼,你朋友介绍你认识她?”她娇`喘着,柔声道。“是。

现在有机会与朱馨文结识,那就要尽早,在她还没有对我们有偏见之时,能打好交道,那就最好。 ”他如是道。“那你晚上回来吗?啊∼”她俏脸红潮乱舞。“尽量。”他开始大动起来。她在一片“啊啊”声中登上了**,同时也晕了过去。只有将她送上**,才可减少许多纠缠,他下了床,用被单盖在她的身子上,然后穿好衣服,戴齐物品,便出了房间,下了楼,骑着自己的摩托跑车去找张芷姗。一路上,他暗忖见了朱馨文会是什么一种场面。他向来比较擅于观察人,据他的观察,想要与朱馨文交朋友,特别是在两人立场不同的情况下,就更难以做朋友。

但世事无绝对,如果不去试试,又怎么肯甘心?他现在是蝴蝶帮的帮主,蝴蝶帮的溜冰场还需要他罩着,如果不能与朱馨文打好关系,那溜冰场可能就要被迫关闭。 因为溜冰场发生过多次打群架事件,是白道关注的重点对象。不但蝴蝶帮需要他结识朱馨文,洪东妹那里也照样需要这重白道的关系。不说别的,单说洪东妹的地下赌场,就够棘手。黄、赌、毒是公`安机关严打的对象,地下赌场这种场所,如果没有人罩着,那很快会被端掉的。以前,洪东妹依靠朱由略的关系,才能顺利地做下去,如今,朱由略被调走了,如果不能与朱馨文打好关系,那迟早会被端掉,只不知是一个月内还是三个月内而已。

何况,如果与朱馨文建立了好关系,那也相当于重创三个老古董。 鉴于种种的原因,他不得不尽量结识朱馨文。但朱馨文愿不愿意跟他做朋友,那又是另一回事,毕竟,她对他有点偏见。不知不觉间,便已到了张芷姗租住的楼下,在下面叫了两声“姗姐”,她便应了一声,不消五分钟,她便下来了。“走吧,我约了她九点钟在星记大排档吃夜宵。”张芷姗打扮得非常迷人。“我晚上见过她。”他笑道。“哈?诶,原来你早见过她了,那还叫人家介绍给你认识呢∼”她坐上了摩托后座,伏在他宽厚的背上,娇声道。

“我在派出所里见到她,跟她聊了十几分钟,不过几乎是她发问,我回答。 你表姐不是个容易打交道的人。”他伸手回去祭出太极掌,爱抚她的美`臀,淡淡道。[建了几个群:228596195,245954872,121434529,119301706,105915253,3118045,314453657,273787761,314464346,喜欢激情的请进,共同探讨h剧情和泡妹经验。人生苦短,享乐须快。]。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风流小农民 全文阅读,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风流小农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