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吉时医到全文阅读 > 云霓教主新书《掌家娘子》大家多多支持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id=3207576,name=《掌家娘子》]试阅第一章姚家的宅院,午后的阳光照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新发的叶子如同水洗过般发着灿绿的光。“啪啦,啪啦,”一双手飞快地在算盘上跳跃着,算盘珠撞击的响声清脆悦耳,足足打了半个时辰,沈氏才停下来笑着看卧榻上的女儿,“算出来没有?是多少?”旁边的妈妈有些不忍,“加一笔减一笔,奶奶打的也太快了,奴婢都看不过来,七小姐才六岁。”沈氏仍旧耐心地看着女儿。“出入之后结余九百八十三两。

”稚嫩的声音从婉宁嘴里传出来。“好婉宁,”沈氏脸上露出欣慰又欢快的笑容,用手去抚摸女儿的小脸,“只要有这个本事,就算母亲不在身边也能在这个家里安身立命。”婉宁怯生生地看着算盘,“可是爹爹不喜欢,爹爹说我们家是书香门第,婉宁该学琴棋书画。”沈氏的笑容顿时冻结住,怔愣了片刻,眼角落下来,目光中带着愤恨,“什么书香门第,十年前他是卖掉了祖产去赶考却名落孙山,若不是我父亲喜欢他满腹学问,他早就饿死街头,我一百多抬嫁妆,几年的悉心照料,才让他考取了功名,如今他倒嫌我一身铜臭?商贾家是算计在先,可凭的是买卖利益,我们是称斤论两,至少心里还有杆秤,他呢?良心都让狗吃了,若是还记得我们家从前的恩惠,就不会做出今天的事……”“奶奶千万不能这样说,要是被二爷听到了可如何是好。

”旁边的管事妈妈吓得面无血色,连婉宁也缩起了脚。“婉宁别怕,”沈氏蹲下身一脸的歉意,“娘亲不说了,娘亲给婉宁做好吃的桂花糕。”婉宁脸上刚要露出笑容,下人匆匆忙忙进屋,哆嗦着开口,“奶奶,不好了,沈家来领奶奶回去了,说是二爷已经写了休书……”婉宁只觉得母亲的手紧紧地将她攥住,半晌屋子里静寂无声,婉宁抬起脸只看到母亲脸上的泪水滚滚而下。“他下了休书。”“他要休了我。”沈氏瞪圆了眼睛,看着身边同样惊诧的管事妈妈,“十几年的夫妻,我毕竟辛苦持家又生下了婉宁,他就这样将我休了……”沈氏浑身颤抖着,厉声嘶喊,“说我善妒,就是因为我出自商贾之家,阻碍他的前程,什么正人君子,连畜生也不如。

”屋子里的人都呆愣在那里,沈氏几步上前将墙上的剑摘下来,“我不能就这样走,我要和他了结个清楚……”“奶奶,”管事妈妈吓得面无血色,忙抱住沈氏的腿跪下来苦苦哀求,“如今长辈已经拿着休书上门,已经万难挽回了啊!奶奶要为七小姐想一想,闹出事来以后七小姐要怎么办?”婉宁怔怔地看着沈氏。“娘亲,”婉宁战战兢兢地走过去拉扯沈氏的手,“娘亲怎么了?娘亲别生气……”“娘要走了,”沈氏半晌擦掉眼泪,蹲下身露出凄然的笑容,“婉宁要照顾好自己,”说着将手落在婉宁小小的肩膀上,剩下的话也要哽在喉咙里,“婉宁还这么小,她还这么小……”沈氏一把将婉宁搂在怀里。

听着沈氏哭泣的声音,婉宁愈发害怕,拼命地摇头,“娘亲要去哪里?”“回扬州。”“娘亲要去看外祖母?也带婉宁一起去。”沈氏摇头,“这次不行。”婉宁眼睛里泛起泪花,“我不,我不让娘亲走,我要跟娘亲一起走。”婉宁开始扭动身子。“婉宁,”沈氏皱起眉头,声音也大起来,“以后不能这样不懂事。”从来没有严厉过的母亲一下子变成这样的模样,吓得婉宁不敢再说话。沈氏的声音仍旧生硬,“婉宁要听乳母的话。”婉宁不肯松开沈氏的手,“听乳母的话就能见到娘亲了吗?”沈氏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声音也柔和起来,“等婉宁长大了,就能见到娘了。

”“真的吗?”“真的,”沈氏满眼哀伤,松开婉宁,又舍不得将婉宁抱在怀里,“若是爹爹对你不好,就去找你五叔,你五叔……一定会护着你。”为什么爹爹会对她不好,娘亲为什么一定要走?……“婉宁……”“婉宁……”娘亲的声音越来越远,别走,别走,呜呜咽咽的声音在她心里回荡。“娘亲别走,娘亲别走,娘走了之后他们会像对付娘亲一样对我。”滚热的眼泪沿着她的眼角流进鬓间,姚婉宁想要大喊却豁然惊醒,映入眼帘的是葱绿色半旧不新的帐子。

她这是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八仙桌上放着一只药壶,热气蒸腾中,浓烈的药味跟着传出来。周围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姚婉宁茫然眨着眼睛,她开始仔细地梳理着自己的记忆,努力回想到底是怎么从家里来到族中又睡在这个床上。父亲休了娘亲不久就新娶了张氏,有一日她去张氏屋里问安就看到张氏坐在地上,裙角满是鲜血,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下人就奔跑着大喊,说她推倒了张氏。张氏虽然顺利临盆,她却仍旧被送来族里受教。前几日族中姐妹一起去采莲,她欠身看湖里的锦鲤,不知被谁从背后推了一把落入湖水中。

被人从湖中救上来,她就发起了高烧,姚家里里外外都觉得她要死了,没想到她却这样挺了过来。这几天她一直梦见小时候的事,那些情景清清楚楚就在眼前,每一次看到母亲的背影她都想要撕心裂肺的大喊。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后,她脑子里竟然还多了许多别的记忆,她来自几百年后,是个小有名气的临床心理学家。姚婉宁抬起手,阳光从五指间透过来,想起前世,这算是老天给她最好的补偿。多了一份前世的心智,就像给她的人生推开一扇窗,从前看不透的事顿时豁然开朗,回想起从前的事,记忆中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在她眼前,那么的清晰,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她一眼就能看透别人的所想。

她不再是那个柔弱的小姐。多么庆幸她还活着……第一章“那痨病鬼躺多久了?”“有个三五日了,粒米不进。”“莫不是要死了?”“要死就快点死,这样拖着让我们也不得安生,死了我们也好各自回去,免得在这里跟着沾晦气。”下人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悲愤的声音传来。姚婉宁认出是童妈妈,童妈妈伺候过母亲,母亲走了之后童妈妈被调去庄子上,她舍不得童妈妈因此大哭了一场,没想到张氏这时候肯让童妈妈过来她身边。 婆子抬起眼睛,“是七小姐自己犯了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娇贵的少爷、小姐出去采莲,怎么就七小姐掉进湖里,福薄命短谁也不能怪,主子走了没关系,你还是想想自己日后该怎么办?我见过的忠仆殉主可多着呢……”婆子话刚说到这里,转头随意一瞄吓得差点坐在地上,门口站着一个人影,仿佛是从屋子里飘出来,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脸,一双眼睛发着幽幽的光,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瞧着她。

这是……婆子张大了嘴。七小姐……谁都知道七小姐要死了,寿衣装殓的物件都准备好了,只等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要死的人,怎么可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周围诡异地安静下来,悉悉索索的树枝摇摆声显得格外的清晰,太阳也藏进云朵里,整个小院说不出的渗人。眼前这个到底是人还是鬼。那张惨白的脸上除了阴森没有别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婆子开始打哆嗦。大白天的,见鬼了。鬼啊。鬼……“啊……”终于有人压不住心头的恐惧,大声尖叫。“闹鬼了。”下人惊呼着四散逃跑,那婆子也想要逃,却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婆子眼看着七小姐向她飘过来,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让她浑身的汗毛竖起。婆子打了个冷战,半晌才想起救命的法子,跪着磕起头来,“七小姐,是奴婢错了,奴婢不该说闲话,七小姐大人大量饶了奴婢吧,奴婢给您磕头,”婆子双手合十作揖,“饶了奴婢吧,饶了奴婢吧!”婆子哆嗦成一团,就怕那双绣花鞋来到她面前。 不要来索她的命,不要来……面前的绣花鞋动了动,婆子全身的血液顿时冲到头顶,她伸出手开始不停地掴脸,“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额头叩的满是青紫,看起来狼狈不堪,边喊边躲,连滚带爬地冲出院子。院子里只剩下童妈妈怔怔地看着姚婉宁。“七小姐……七小姐……”童妈妈也带了颤音,不由自主地也向后退一步。心里有愧疚的人才会怕鬼。太阳从云朵里钻出来,姚婉宁迎着阳光舒服地喘了一口气,不过是站在这里就能看到所有人真实的表情,和她从前坐在心理诊室里一点点地开导病患相比太容易了。 为别人着想不易,为自己着想却是最最简单的事。姚婉宁将目光落在童妈妈身上。童妈妈眼睛泛出泪水来,“七小姐,您的病好了,您还活着……”她当然还活着,“只有活着才会让人害怕。

”童妈妈将姚婉宁搀扶回床上,连忙将桌子上的粥拿来,眼看着姚婉宁张开嘴一口口将粥吃掉,童妈妈这才相信七小姐真的好起来了。童妈妈从袖子擦着眼睛,“太太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要,只是想要老爷好好待小姐,没想这才几年……姚家有今日都是因为沈家,冲这一点老爷也该护着小姐,”童妈妈越说越伤心,“我的小姐,从今往后我们该怎么办?”“把给的东西……都拿回来。 ”童妈妈听不明白。姚婉宁宛然一笑,“连本带利的……收回来,让她们……看看什么才是沈家人。

”父亲嫌弃的没错,她说到底还是沈家人,她就用商贾的法子跟姚家算这笔账,给姚家的她要收回来,姚家现在有的她也要拿来。……姚六爷房里,六太太寿氏快打着算盘。“寿衣要四时衣裳,各色绸缎被褥一样也不能少,毕竟是官家的小姐,就算不能出殡,葬的时候也不能寒酸,”寿氏摆弄着手里的辣椒粉,“等沈家人来看的时候,我就用辣椒粉揉红了眼睛,替七小姐可怜几句,让沈家人再出一份银子给七小姐装殓。 ”寿氏得意地翘起嘴唇,她的眼泪也是要花钱买的,就让沈家出这笔银子。

姚六爷差点将嘴里的茶水喷出来,惊诧地看着妻子,“你真是疯了,这种银子也要赚。”寿氏顿时一脸愤然,“今年大旱,本来我想拿着这丫头和沈家一起做米粮的买卖,谁知道她偏偏这时候要死了,如今光靠发丧能赚几个钱?”寿氏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跌跌撞撞地进门。“不好了,”管事妈妈领着伺候姚婉宁的婆子进屋禀告,那婆子吓得魂飞魄散,手心里攥着一汪冷汗急匆匆地开口,“六太太您快去看看,那个京里来的七小姐诈尸了。 ”诈尸?那婆子目光直愣,姚六爷也跟着脊背发凉,刚要开口问清楚,寿氏已经按捺不住,“腾”地一下站起身,一巴掌扇过去,将那婆子打的原地转了个圈,“人还没死哪里来的诈尸?”寿氏怒气冲冲的表情让婆子清醒了大半,哆哆嗦嗦地禀告,“我们都看到了,七小姐自己站在门口……”寿氏冷笑,“我去看看一个要死的人还能闹出什么花样。

”……姚婉宁喝两口水,忍不住咳嗽几声。童妈妈抹着眼睛,“这可怎么好,小姐的身子太弱了,郎中不给请好的,药也不给吃好的,身子就算好了也是要落下病根的啊。 ”“慢慢来,”姚婉宁缓缓吸口气,“大病一场,哪会那么容易好。”童妈妈擦擦眼角,“那也得能将养才行。”话音刚落,只听有丫鬟试探着喊道:“七小姐怎么样了?六太太来了。”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淡蓝色木槿花的帘子被快速地掀起,露出寿氏尖尖的瓜子脸。姚婉宁抬起头打量寿氏的脸。

多年工作的习惯让她从一个人的举止看起,寿氏眼睛过于灵活,目光闪烁,这样的人机敏却欠沉着,虽然攻于算计,也有个弱点喜欢贪小便宜,只要抓住寿氏就能攥住她的命脉,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这个道理。 “婉宁。”听到姚婉宁应了一声,寿氏才走进来,“你这孩子,可吓坏婶娘了。”寿氏抹着眼泪进屋拉起婉宁的手,仔仔细细地将婉宁看了一遍,“我已经让人去请郎中,这时候要多吃几副药……”七丫头的手是热的,什么闹鬼,还是那个柔弱的丫头,什么都没变。

寿氏边说边看婉宁的神情,一双眼睛看着清澈却没有什么思量,只是任由她拉着说话,一副任她揉捏的模样。七丫头活过来,这是老天要让她发笔大财,寿氏心里想着,却叹口气,温和地用手梳理着姚婉宁的鬓发,“我已经让人捎信去京里,你父亲知道你身子弱定然会让人来接你回去,这段日子你好好将养,回到京里不要再惹你父亲生气。 ”姚家人都知道她想要回京,寿氏这样说,好让她乖乖地听话,不过寿氏这次打错了主意,新生的姚婉宁早已不依靠那个狠心的父亲。

姚婉宁摇头,“爹爹不会接我回去了。”寿氏的笑容僵在脸上,眼睛里不禁显出惊讶的神情。七丫头不是见到她就可怜巴巴地问,“爹爹什么时候接我回京。”今天这是怎么了?“别胡思乱想,”寿氏立即打断姚婉宁的话,“终究是父女,总是惦记着你的,送你来族里是为了让人知道你在长辈面前受过教,更懂得礼数,将来和陈阁老议好了亲事,你风风光光嫁进陈家,谁还能看不起你?”“婶娘骗我,”姚婉宁目光忽然锐利起来,“婶娘一直都在骗我。 ”接二连三的变化让寿氏惊诧,看着姚婉宁半晌才道:“这话怎么说?我怎么会骗你。

”“婶娘将我关在绣楼里,就是要我乖乖听话,多少天都不来看我,任由那些恶仆在旁边说我闲话,婶娘是不是就想让我死在这里?”童妈妈不禁惊诧,七小姐可真敢说,这样的话也能径直说出口。寿氏瞪大眼睛,“婉宁……”姚婉宁看向寿氏身后的下人,“婶娘如果不愿意我留在这里,就将我交给族里长辈,也免得麻烦。”C。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吉时医到 全文阅读,吉时医到最新章节,吉时医到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