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白衣男子认出秦落衣,先是一惊,随即狂喜,因为他的神识已经探察到,这周围只有秦落衣一个人,并没有大黑和黑帝两只远古的异兽的踪迹。因为刘长老的惨死,他们师兄弟几人早已商量过,碰到秦落衣不能单独行动,须得发出讯号,立即通知所有人。不过,现在他改变主意了。秦落衣不过武圣巅峰修为,没有那两只异兽在身边,要对付她,自己一个人就绰绰有余,她是九阶极品炼丹师,身上自然少不了高品阶的丹药,又是飘渺宗葛掌门收的关门弟子,杀了她,肯定还能有意外收获。

他们师兄弟四人,加上刘长老,一共是五人,现在死了刘长老,还有四个人,若现在通知他们过来,少不得从秦落衣身上得到的东西,都要大家均分的……想到这里,他摸向信号弹的手指顿住,唰的一声,拿出一把锋利的长剑,冲着秦落衣便狰狞笑着狠扑了过来。“哈哈,不错不错,找的就是你,秦落衣,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受死吧你!”秦落衣眨了眨眼,随手扔出一张八阶风刃符,挡住他的进攻,凤眸中满是怅然的看着他幽幽的道:“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杀我呢?。

”白衣中年男子眼睛都直了,没料到秦落衣一出手,居然就是这么大的手笔。八阶风刃符啊,一张这样品阶的符箓,价值可在百万两银子之上。而她就那么轻轻的,毫不犹豫的扔了出来。不知道她的身上还有多少……细小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贪婪之色,意念一动,玄色的府邸从他身上浮现,罩在头上,耀眼的玄色光芒从府邸上垂落,丝丝缕缕将他整个人都护住,八阶风刃符化成的无数利刃全部被挡在了外面。“为什么会杀你?哈哈,你一会儿去地府问阎王爷吧!”话音一落,他头顶玄府,杀气十足的朝着秦落衣飞掠了过来。

秦落衣静静的看着他,明艳的脸上笑意盈盈,眼神讥诮不屑,等到他快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纤手优雅的一扬,青衣傀儡倏的出现,挡在她的面前,黑眸幽黑冷寂,面无表情看着白衣男子。白衣男子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阴鸷,扑向秦落衣的身体猛的顿住,微眯着眼狐疑的看着青衣傀儡,心中惊疑不定。只是那么眨眼的瞬间,这个男人就出现了,挡在秦落衣的面前,以他玄府的修为,他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现的!而且,在他的身上,虽然感觉不到丝毫的灵力波动,直觉却告诉他,这个男人十分危险!“抓住他,别打死了,留他一条性命。

”轻启红唇,秦落衣对青衣傀儡道。话音一落,青衣傀儡快如闪电的跃了出去,到了白衣男子面前,猛的就挥出一拳,狠狠的砸向罩在他头顶的玄府。府邸一阵颤抖,上面原本耀眼的光芒突然为之一暗。“该死!”白衣男子脸色大变,快速的向后疾退,他的直觉没错,这青衣男子果然危险,居然丝毫不惧玄府上的强大力量,用拳头硬抗,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玄府之上,不仅凝聚有浩瀚的灵力,还有强大莫测的星辰之力……就是修为如他,与另外的玄府修士对战,也不敢轻易的让对方的府邸近身,那强大的力量,会把骨头都给撕裂!“砰!”“砰!”“砰!”……白衣男子在不断的后退,青衣傀儡则快速的欺近,拳头接二连三毫不客气的击在他的玄府上面,不过片刻,玄府碎裂。

“你……你不是人,是傀儡!”白衣男子大惊失色,几次近距离jiē触,他总算是察觉出了对手的异样。秦落衣微扬着下巴,慵懒的站在一边挑眉浅笑:“你倒还有点见识,居然这么快就认了出来。”青衣傀儡面无表情,再度飞速的欺近,白衣男子脸色大变,再也顾不得什么,转身就逃。傀儡肉身无敌,整个身体都是用十分特殊的材质做成的,外面看起来和人一般无二的皮肤,更是用妖兽的皮经过极特殊的手法做成,不惧刀砍,不惧火攻。玄府都被他生生打散,那蕴含了强大力量的拳头,若是直接落在他的身上,他死定了!心中十分后悔,刚才碰到秦落衣的时候,就不该起那一丝贪念,她身边有这傀儡在,凭他一个人,哪里是她的对手。

一边跑一边将信号弹拿出来,用力的掷向空中,看着耀眼的红色光芒在空中爆裂开来,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跑得更快了,只盼着能尽量拖延一点时间,到时候几位师兄就赶过来了。秦落衣望向空中绚烂的烟花,冷哼一声,傀儡的强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再加上她身上的符箓和乾坤钟,别说一个玄府修士,就是他的同伙一起来,她也有全身而退的信心。“啊!”白衣男子逃出不到数千米,就被傀儡从空中击落,重重的摔在地上,惨叫出声,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青衣傀儡神情漠然的拎起他的衣领,将他如拎小鸡一般的拎到了秦落衣的面前。“我们们走。”秦落衣微微一笑,转身就往幻阵的方向掠去。青衣傀儡无声无息的跟在她身后。片刻后,三道御着神虹的身影,从远方疾掠而来。落在秦落衣刚才站立的地方,神情严肃的环顾四处。“刚才的信号弹是从这里发出的,怎么没有看到五师弟的踪影?”“咦,这里有打斗的痕迹!”“难道五师弟刚才碰到了秦落衣不成?秦落衣跑了,所以他等不及我们们自己追上去了?”“应该不是,没有那两只狴犴的脚印……跟他动手的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老四怕是有危险,我们们分开找!”……三道身影在周围仔细找了一圈,一无所获后神情变得更加凝重,又站在空中,居高临下的四处张望,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商量一番后,又分别向不同的方向追去。端木长青身着白色锦袍的修长身影立在空中,看着他们离开,然后放开神识,也四处寻找,墨黑的眸子冷肃中含着一丝焦灼,片刻之后,也是失望离去。“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兄!”“我在这里啊!”幻阵里,被青衣傀儡打落地上,摔断了不知道几根骨头的白衣男子,看着外面天空上且看且走的三道熟悉身影,眼中闪过狂喜,冲着外面嘶声大喊。

秦落衣唇角勾起淡淡的讥诮:“别白费工夫了,你就是喊破喉咙,他们也听不到,没人会来救你的。”白衣男子不死心,在青衣傀儡手上用力的挣扎着,一边挣扎一边大吼。秦落衣撇了撇唇,也不阻止。傀儡拎着他,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立,无声无息,眸光冷寂漠然。片刻后,空中的三道神虹远去,白衣男子绝望的闭了嘴,耷拉着脑袋,满脸颓然。走进空旷的洞府里,大黑和黑帝都在修炼之中,秦落衣示意傀儡把白衣男子带到洞府深处放下,然后在他面前站定,黑眸中闪着精光,开口问:“谁让你来杀我的?”白衣男子体内断了好几根骨头,刚才又被傀儡不管不顾的拎着,有的骨头已经错位,刺入了内脏里,疼入骨髓。

他额头上冷汗直冒,强自挣扎着站了起来,手扶在墙壁上,咳了几声,才嘿嘿冷哼道:“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秦落衣眸中煞气一闪,勾唇笑得意味深长:“放心,在你没有告诉我之前,我是不会杀你的。”意念一动,一根细小的银针出现在她的手上。白衣男子心中一跳,只觉得身上更痛了,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瞪大眼看着她哑声道:“你想什么?”“不做什么,只是想你告诉我,究竟是谁派你来杀我的罢了。”秦落衣淡淡的道。扬起手,用银针快速的在他身上数处穴位上刺了几下。

吸取了上次慕容绝的教训,她可不想这一次问话问到一半,眼前这人也给她来个爆体而亡。她刺下银针的手既快又准,白衣男子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提起的心放下了不少。秦落衣见了,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狡黠之色。“最后再问你一次,是谁让你来杀我的?再不说,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白衣男子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一脸傲然的望向一侧。“机会我可给你了……既然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我成全你。”秦落衣也不在意,对一个受了重伤,又被她用银针封了穴位毫无还手之力的人,她现在有的是时间慢慢陪他耗。

拈着银针的手指转了转,漆黑灼灼的凤眸望着他的胸口位置,微微一笑,而后迅速的一针扎了下去。“哈哈……”白衣男子顿时仰天狂笑起来。秦落衣优雅的立在一边,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他笑不可抑。“谁让你来杀我的?”直到白衣男子再也支撑不住,笑得倒在地上,浑身抽筋,脸上冷汗直冒,原本还算端正的脸庞扭曲得吓人,秦落衣才开口再度。“哈哈……不知道……我不会告诉哈哈,你的,哈哈哈……”秦落衣眼中闪过一抹暗光,也不怒,拿着银针的手再度举了起来,在白衣男子面前晃了晃。

白衣男子眼中闪过惊恐,不知道她又要做什么,忍不住一边狂笑一边往后瑟缩。“啧啧,你的笑声真难听,越来越难听了,跟哭差不多,既然这样……你别笑了,还是哭好了。”秦落衣轻声自语,然后在白衣男子惊恐骇然的目光中,又在他胸口飞快的刺了一针。“呜呜……”尖锐刺耳的笑声停下,哭声响起,经久不熄。白衣男子哭了半个时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肝肠寸断,在秦落衣拿出痒痒粉,决定再换个方式折腾的时候,他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边大哭一边大吼道:“不要……不要再来了,你放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秦落衣勾了勾唇,在他胸口刺了一针,白衣男子终于解脱,停止了哭泣,他大口大口的喘气,看向秦落衣的目光,带着说不出的惊惧。

“是谁?”秦落衣看着他,冷冷的道。“是林管事……他找到我们们掌门,和掌门谈话之后,掌门就派我们们出来杀你。”白衣男子不敢再隐藏,快速的说了出来。“林管事?姓林么……”秦落衣暗忖片刻,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什么姓林的人:“名字。”“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听掌门叫他林管事,他好象是玄天大陆的人。”白衣男子深怕秦落衣不相信,急忙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秦落衣眯了眯眼,黑眸中闪动着犀利的光芒。白衣男子垂下了头,想到秦落衣刚才的手段,终是怕了,咬了咬牙道:“血煞门。

”秦落衣听说过这个名字,是金顶山附近的一个二流门派,门中弟子很多,却是龙蛇混杂。血煞门,掌门,玄天大陆的林姓管事……看来若要找到那林管事,再进一步找到幕后之人,就得去一趟血煞门了。血煞门虽然只是一个二流门派,掌门也是玉府修为,以她现在的修为找上门去,只怕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自己还会陷入险境。飘渺宗的幕后黑手,还有洞天福地……有了萧天和他的高姓师兄之死,她和洞天福地的仇怨是彻底的结上了,慕容绝在冰域之中没有出来,有很大可能,他们也会把这事算在自己的身上。

当务之急,还是得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能,实力才是一切,有了实力,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不惧。至于抓住的血煞门这人……秦落衣望着白衣男子,眼中的光芒明暗闪烁。白衣男子脸色一白,忙道:“秦姑娘,只要你放我回去,我一定帮你查出林管事的身份。”秦落衣看着他不语。白衣男子的脸色更白,他知道自己的生死,只在秦落衣的一念之间:“秦姑娘,那林管事的身份极其神秘,虽然我们们掌门没说,但是他应该是来自玄天大陆的七大超级世家中的一家,玄天大陆的超级世家,个个底蕴深厚,实力强大无比,你就是找到我们们掌门,他只怕也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若回去旁敲侧击,一定能帮你打听到。

”说完之后,他一脸期待的看着秦落衣。秦落衣端详他片刻,随即笑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暂时饶你一条性命吧。”她决定放白衣男子离去,给他半年时间,让他查清楚林管事的身份,当然,离去之前她没忘记喂他服食下一颗毒丹,若半年一到,还没有解毒,必会毒发。将白衣男子送出幻境之后,秦落衣决定修炼,大黑和黑帝都在打坐,短时间里自然是醒不来的。两天之后,她退出修炼状态,抿了抿红唇,轻叹了一口气。这两天她吸收了不少星辰之力,可是和之前一般,吸收的星辰之力,全部都化入了五脏六肺,还有经脉之中,丹田里面,空空如也,照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凝出玄府。

青衣傀儡站在幻阵之中,一动不动,眼神冷寂,望着阵外。秦落衣在修炼之前,特意吩咐让他呆在那里的,大黑和黑帝都在修炼之中,她也去修炼了,若有人意外闯过幻阵跑了进来,麻烦可就大了去了。走出幻阵,在附近转了一圈,没有看到血煞门的那几个人,远远的倒看到了端木长青身边的含香。含香可以御虹而行,自然是修炼出府邸了,秦落衣不想和她打照面,悄悄的又退了回去。刚刚坐下没多久,灵台穴内的混元天珠突然有了异样,原本静静呆在那里的珠子,突然毫无预兆的发起光来,更有许多星辰之力,从珠子里面释出,只片刻时间,她灵台穴内,便充斥着许多星辰之力,然后那些星辰之力,如她运功吸收时一般,飞快的遁入体内不见。

秦落衣心中一凛,不知道混无天珠怎么突然有了这样的变化,她觉得自己运起时,吸收星辰之力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而此时混元天珠释出的星辰之力,可以称之为恐怖。她不敢掉以轻心,忙跃上石炕,盘腿坐好,再度凝神静气,运起功法,想引导着无尽的星辰之力进入丹田。只是她的身体,就似个无底洞一般,不管有多少星辰之力,都吸收了个干干净净,没有半点能让她成功的导入丹田。连着几天时间,混元天珠里面的星辰之力似乎无穷无尽,一直毫不间断的释放着,秦落衣先是震惊,后来便淡定了,那些恐怖的星辰之力,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