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第68章白衣威猛“公子,原石你不能就这样拿走,先给银子!”在一个售卖晶石和原石的铺子门口,两个身着青色劲装体形高壮修为很是不弱的男子拦住了一个白衣青年男子,冷冷的伸出手道。白衣男子手上正拿着一个黑不溜丢的石块,神情漠然的看了拦住他的两人一眼,顿了顿,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银票,薄薄的银票无风而动,自动朝着青衣男子的手上飘落,他抬脚继续朝门外走去。“一万两?”拿着银票的青衣男子看清楚银票上的面额后,脸色倏的一沉,怒极的冲着白衣男子的背影就抓了过去。

“我雷家石坊的石头,不管是切出来的晶石,还是没有切出来的原石,一律明码标价,这石头是还没有切出来的原石,价值五万两银子,你却拿一万两银票,当我雷家石坊是什么地方?把原石给我放下!”“哼,没有银票,就别进我雷家石坊,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居然这么卑鄙,还想强买不成,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撒野你找错地方了!”另一个青衣男子也扑了出来。周围街道上的行人眼见不对,都飞快的闪了开去,不住的拿眼打量白衣男子,不知道这白衣男子是什么身份,居然敢惹雷家石坊,要知道雷家石坊在蓬莱仙岛上可不一般,在他的后面为他们撑腰的是实力强大,弟子众多的太昊门。

“砰!”“砰!”两个青衣男子,修为并不弱,一个是武圣巅峰,一个是玄府修为,结果还没有接近白衣男子的身边,就被一股无形的劲气弹了开去,重重的摔了出去,发出一声惨叫。白衣男子神色淡然的看了他们一眼,脚下未停,又继续向前走去。围观的众人窃窃私语,原来来者不善啊,不仅拿一万两就想拿走石坊中价值五万两的原石,不经意间又将石坊中看门的两人击成重伤,看来这主今天是存心要惹太昊门了。“敢在我们们雷家石坊撒野,简直不知死活,去请萧前辈!”随着一声怒吼,雷家石坊中呼啦一声,冲出了好几个身形矫健的男子,一脸狠色的将白衣男子团团围住,其中两人把倒在地上不停呻yin的两个青衣男子扶了起来。

白衣男子清冷的目光在他们的面上一一扫过,轻启薄唇:“让开。”“让开可以,把你手中的石头放下!”雷家石坊的掌柜开口,眼中精光闪烁。白衣男子看了看手上,断然摇头道:“这个我要。”围在周围的石坊众护卫怪笑:“要?要你得拿银子来啊!真是太好笑了,要都遇到你这种人,看上眼的东西就拿走,咱们雷家石坊还做什么生意,直接关门算了。”“银子给了。”白衣男子轻拧了眉头,清冷带着一丝疑惑的目光望向最先追出来的两人中的一个。“不够!”掌柜的也黑了脸:“公子,你是存心耍着我们们玩是不是?一万两银票,就想拿走我们们价值五万两的原石?”虽然那是一块极小的原石,没有开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有可能一分不值,也有可能价值连城,标的是五万两,要想拿走,自然分文不能少。

买原石其实就是赌石,敢买原石的人一般都对石头有诸多研究,想以小博大,而他们石坊中有很大一部分石头,都是经过鉴石师傅看过的,有把握的就开出来直接售卖晶石,没把握的就不开,放在石坊里面,标出一个适合的价格,若有人想赌石就直接会去切原石,有眼光毒辣的人,常常会因此而一夜暴富。白衣男子拿走的那块原石并不大,两个拳头大小,坊里的师傅早已看过,估量里面没有什么东西,所以一直没有切开,又因为石头太小,他们标出的价格也不高,就五万两而已。

但是,就算里面很有可能什么东西都没有,既然是赌石,也得按照赌石的规矩来,断没有让人就这样拿走的。白衣男子想了想,又从衣袖里拿出一张银票来,递到掌柜的手上。掌柜一手接过银票,瞟了一眼,又是一张一万两的银票,继续拦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还差三万两。”白衣男子神情清冷的看着他,淡淡的道:“没有了。”掌柜的脸都绿了:“还差三万两,这块原石,少一两都不卖!公子,还请将原石还来。”将刚才拿到的两万张银票一齐都塞到他的手上,黑眸中寒光闪烁。

“我要这块石头。”白衣男子没有接银票,只是拿着那块石头,声音清冷却带着一抹志在必得的执拗。“没有银子,想拿走原石,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随着厉喝声之声,一名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石坊门口,龙行虎步,眨眼就来到了白衣男子的面前。“是雷家石坊的萧宇前辈,他可是玉府修为!”“这个人的胆子还真大,居然敢来雷家石坊撒野,现在萧宇前辈都来了,嘿嘿,这白衣男子怕是要倒血霉了。”街上围观的众人看到萧宇出来,都窃窃私语起来,看向白衣男子的目光既有嘲弄,又有怜悯。

“踩着你的尸体过去就能拿走这石头?”白衣男子闻言,眼中倏的一亮。萧宇气结,差点吐血。他一个修炼到玉府的高阶修士,活了上千年,纵横蓬莱仙岛百万土地,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轻忽过,好似踩着他的尸体踏过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一般。“当然,老夫说话算话!”萧宇眼中的煞气一闪而逝,一座玉府倏的从他体内浮现,立在他的头顶,垂落万丈光芒,一股恐怖的力量从玉府上迸射而出。白衣男子优雅而轻缓的举着长剑,剑尖对着萧宇。看到那把十分普通的长剑,萧宇的脸更绿了,围观的众人更是一个趔趄,跌倒了一大片。

两人相对而立,蓄势待发,眼看着就要在一起打个你死我活,一道绿色的身影突然从人群外掠了进来,正是已经在外面站了片刻的秦落衣。“他的银子我帮他付了。”看着白衣清冷的面孔,秦落衣凤眸中闪过一抹异色,有些相信白衣怕是真的失忆了。拿出两万两银子,就想拿走人家价值五万两原石的,还一点不觉得理亏,甚至对别人说的踩着自己尸体过去,这种发狠的话他居然也当真。凤飞漓妖孽的身影紧跟着落在秦落衣的身旁,桃花眼若有所思的看向白衣男子。

他有一种感觉,若不是衣儿出来拦阻的话,雷家石坊的萧宇今日只怕是凶多吉少。这个白衣男子,明明看起来云淡风清,身上却有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连他都看不他的深浅来。秦落衣拿出三万两银票,递到掌柜的手上。“居然是飘渺宗的秦姑娘!”“还有凤飞漓公子!”“那白衣男子是什么人啊,秦姑娘居然要帮他出银子。”掌柜的拿了银票,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萧宇。萧前辈气得不轻,只怕不会就这样善罢干休,不过有秦落衣和凤飞漓出面补了银子,打却是不能再打了。

凤飞漓和秦落衣都是飘渺宗葛掌门的得意弟子,而且秦落衣还是九阶极品炼丹师,在蓬莱仙岛上现在声名鹊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凤飞漓更是玄天大陆凤家的人。这两人不能得罪,可就这么放过,他雷家石坊的今日可就落了面子了。这白衣男子的行为……今日完全就是存心想挑衅他们雷家石坊!“秦姑娘,你认识他?”萧宇收回玉府,来到秦落衣面前,面对着一个九阶极品炼丹师,他的眼中并没有高阶修士的傲然,而是和秦落衣平辈相称,给足了她的面子。

秦落衣笑着点了点头。“既然是秦姑娘的朋友,又有秦姑娘代给了银子,拿走石头本也没有什么,不过还请这位道友好生解释一下,今日为什么来我雷家石坊闹事。”秦落衣眼角忍不住抽了抽。闹事?其实这话也没有说错,白衣的行为,落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存心挑事,砸场子来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看了看神情一直冷冷清清的白衣,然后对萧宇道:“今日之事,确实是他不对,我这朋友前段时间炼功,一不小心走火入魔了,现在虽然好多了,可那脑子一时清楚,一时糊涂的……这会儿他是又犯糊涂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白衣男子居然是脑子有毛病啊,怪不得会在雷家石坊做出这样强买的事情来。萧宇脸上的神色也好看了许多,看向白衣,五官俊逸,气宇轩昂,眉目淡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优雅之气,他在别人窃窃私语说他脑子有毛病的时候,脸上也是淡淡的,漆黑的眸中更是波澜不惊。更加相信了秦落衣的话。掌柜的也暗自长松了一口气,和萧宇闪换了一个眼神,又把三万两银票递到了秦落衣的手上:“原来如此,差一点误会了,姑娘的银票我们们断不能收的,既然是姑娘的朋友,这原石我们们打个折,就两万两银子给他好了。

”只收白衣男子的两万两,算是半买半送,那块石头成本也就几千两,两万两其实他们也赚了不少。不过若不是秦落衣出面,又得知那白衣男子脑子有些糊涂,两万两是断不能让白衣男子把原石带走的,不然此头一开,以后的人都这样来砍价,他们雷家石坊还不得郁闷死!秦落衣摆了摆手,并没有收回银票,拉着白衣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中很快离去。“你真的认识他?”走远之后,凤飞漓问秦落衣。秦落衣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头:“见过两次罢了,他失忆了。

”凤飞漓拧了眉头,只见了两次,衣儿居然会为他出头,着实让他有些意外。失忆……难道是因为同情怜悯他不成?走到人迹罕至处,秦落衣瞪着白衣半天,暗叹了一口气,知道他身上恐怕没有银票了,却也没有掏银票出来,不可能每次相见,她都做个散财童子,给他撒银票,他失忆了,又不是真的变白痴了,修为那么高,要找银子还不容易?现在最关键的不是给他银子,而是要告诉他一些常识,免得又犯刚才那样的低级错误。就算看上了人家的石头,没有银子,凭他的修为,也可以想别的办法吧,这样公然强抢,早晚会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很鸡婆的对他解释了一番银子的用处,告诉他要拿别人的东西,一是得要银子,别人说多少可以砍价,砍不下来,你就得照给,否则就只能放弃。实在想要的别人不愿意给的可以抢,但那要偷偷摸摸摸的抢,不过风险有点大,夜路走多了,迟早有撞鬼的一天,没有银子可以去山里采灵植灵果还有找晶石去拍卖行换,还可以去蓬莱仙岛外的深海处杀妖兽夺妖丹,当然,每个城市的城门上,也有许多人悬赏出来的任务,去完成任务也能挣银子……虽然不知道白衣是正是邪,看在他救了她一命的份上,她不想让他在失忆的时候,四处树敌,他是很强,可是这片大陆上的强者很多,不可能每次他都比别人强。

凤飞漓神情怪异的看着秦落衣,片刻后妖孽的俊颜上露出一抹揄揶的笑容。秦落衣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这来自己居然说漏嘴了,居然当着大师兄的面,教白衣去抢。耳根子顿时有些发红,不看他,有些困窘的目光落在白衣的身上。“你知道这石头里面有什么东西不成,干嘛非要这块石头不可?”白衣正一边听她说话,一边不住的打量手中的褐色石头,秦落衣忍不住好奇的问。白衣清冷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手指却是一紧,褐色石头上的石皮一层层的破碎开来,石头越来越小,等石皮全部被捏开,里面露出一团只有拇指大小的光团来。

“混沌之源!”秦落衣神情一震,那光团她十分熟悉,跟她在冰域之中得到的混沌之源一模一样,只是小了许多。凤飞漓妖孽的桃花眼中也是一亮,混沌之源虽然很小,可就是那么一块,也是价值连城,雷家石坊居然把一块含有混沌之源的原石,用五万两银子就卖了出来,这次亏大了!看到混沌之源后,秦落衣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她灵台穴内的混元天珠,又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飞速旋转起来,和在冰域之中发现混沌之源时的反应一模一样。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秦落衣知道混元天珠这是想把混沌之源再度吸过来了。

若真被它又吸了过来……亏她刚才还说了好大一通等价交换,遇到喜欢的东西不能明着强抢神马滴,这不是自已打自己的嘴巴吗?白衣会怎么看她,大师兄凤飞漓又会怎么看她!虽然是混元天珠做出来的事,不是她的本意,可是白衣和凤飞漓可不会这样的认为。眼角的余光瞥到大师兄凤飞漓正好朝她看了过来,眼中的异样的光芒闪动。秦落衣忙尽量做出一副正常的样子,不让大师兄发现自己的异样。正准备招呼大师兄一起离开,高速旋转中的混元天珠突然停了下来,珠上的光芒也渐渐的暗淡,而那混沌之源还好端端的在白衣的手上。

秦落衣一怔,心中诧异不已,难道这珠子还通灵了不成?知道白衣的修为强大,它夺不过来,所以主动放弃了?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而白衣盯着手中的混沌之源看了看,然后直接扔进了嘴里,咽了进去。秦落衣瞪大了眼,红唇微张。就这么吞下去了?果然够生猛!混沌之源虽然不多,只有拇指大小,不过里面蕴含的灵力和星辰之力,堪称恐怖!凤飞漓妖孽的桃花眼也是一暗。白衣吞下混沌之源之后,脸不红气不喘,身上毫无半丝异样,也没有丝毫要盘腿打坐的意思。

这更让秦落衣震惊不已。想知道白衣究竟有多强,敢那么当着她们的面直接吞服混沌之源,秦落衣便也不急着离开了,反正混沌之源已经进了白衣的肚子,混沌天珠显然也放弃了争夺的打算,静静的呆在她的灵台穴内。等了片刻,白衣仍没有出现什么异样,甚至他身上的气息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忍不住和凤飞漓对视了一眼,她在凤飞漓的眼中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眼中的震惊,而凤飞漓的的桃花眼中虽然没有震惊,却很是深沉,有奇异的幽光在眸中涌动。回到如意客栈,秦落衣直接回了房,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运起清心经法。

混元天珠对混沌之源虽然不再有企图,不过那热热的感觉,从和凤飞漓出去之后,便一直影响着她,让她看着凤飞漓那魅惑的眼神,妖孽的脸庞,只想扑上去将他压倒。这种情况太诡异了,和端木长青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也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却很少,只要端木长青不吻她,不引动她心底的*,只是相处在一起,珠子便没有什么奇异的反应。半个时辰之后,她睁开眼,眸光恢复了清明,运行了半个时辰的清心经,混元天珠总算是恢复如常了,静静的悬在了灵台穴内。

倚在床头上,秦落衣锐利的眸光望向房顶,冥思苦想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这样难以控制的反应,无可否认,这跟混元天珠是有关系的,那珠子只要一发热,她就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可是究竟是什么引动珠子发热的呢?为什么现在她只对端木长青和凤飞漓有这样的感觉,对其它人却没有呢。若说是因为接吻,她也只和端木长青吻过,和大师兄凤飞漓连手都没有摸过,为什么还是有那样的感觉?难道是和男子之间相隔距离的原因,因为离得太近了?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就被她否认了,她之前在山洞里,离着白衣也很近,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还有对秦墨……也没有。

左思右想,也想不通其中的关键。从床上站起来,她走到窗边,正好看到秦墨高大的身影潇洒的走进院中,目光扫到站在窗边的她,俊逸的脸上很快浮现一抹笑意,冲着她招呼道:“秦姑娘。”秦落衣也是微微一笑,打过招呼之后,就站在窗边,跟他聊了起来。秦墨站在桂花树下跟她说话时,俊逸上一直噙着笑容,漆黑的眼眸清澈而幽然,声音低沉悦耳。秦落衣一直有留意灵台穴内混元天珠的动静,聊了片刻,一直都没有发现混元天珠有异样发生。“你们在说什么呢,干嘛隔着窗说话,衣儿,你出来吧。

”凤飞漓走了过来,也来到了桂花树下,妖孽的俊颜带笑,桃花眼灼灼的望着秦落衣。秦落衣望着他的眼睛,心中倏的就是一跳,大师兄看人的眼神和秦墨完全不一样,本就长得妖孽,那双桃花眼每每看向她的时候,都似在放电一般,充满魅惑,让得她的心跳失了频率。秦落衣摆了摆手,笑道:“不了,你们聊吧,我马上要再打坐修炼。”凤飞漓灼热的眸光变得有些幽暗,优雅的朝她走了过来,一直想搞清楚混元天珠是怎么回事的秦落衣没有把目光移开,也一直看着他,微偏着头,脸上浅笑盈盈。

每次一接近大师兄,都被他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魅力迷得七昏八素的秦落衣,其实并没有很认真的看过他的眼睛,此时一直望着他,突然发现,凤飞漓望着她的眼中,居然有一抹火热得让她心悸的淡淡情意。盯着他的眼睛片刻,随着她心跳的加快,灵台穴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混元天珠,又开始有了异样。秦落衣暗自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明白了什么。“出来吧,我有话跟你说。修炼也不急着这一时片刻。”凤飞漓对她道,声音清越好听。秦落衣摇头,笑道:“怎么会不急?你们都修炼出玉府了,我才玄府而已,我当然要抓紧时间修炼了,不然我多没面子?大师兄,你和秦公子聊吧,我去修炼了。

”然后当着凤飞漓的面,就把窗子关上,跃回床上坐下,再度运起清心经来。望着紧闭的窗户,凤飞漓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薄唇紧抿。刚才她和秦墨说笑个不停,哪里有半分要修炼的意思,而他一出来,她居然就急着关了窗子。还有刚才出去逛街的时候,她都象是刻意的在和他保持着距离一般,只要他一靠近,她肯定会很快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好似他是什么毒虫猛兽一般,回到客栈,她更是丢下一句话,就回了自己的屋子。对秦墨和对他却是完全不一样,刚才他在一边看得分明,秦墨回来,她是主动笑着和他打招呼的,而且那双潋滟的黑眸,更是一眨也不眨的望着秦墨。

心中似有一把火在烧。转身回到桂花树下,他把秦墨从头到脚的打量。秦墨被他异样的还带着一股煞气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脸上的笑容也敛了起来。“你干嘛?”凤飞漓妖孽的俊颜沉得似乎能拧出水来,抿紧了薄唇,没有说话。回想着刚才秦落衣看向秦墨的眼神,越想越不是滋味,难道短短一天时间,衣儿居然喜欢上了他不成?“人你也见到了,你什么时候回玄天大陆去?”半晌,凤飞漓才阴嗖嗖的冒出一句话来。秦墨满眼震惊。让他回玄天大陆……凤飞漓居然在赶他走?他也是个极精的人,被凤飞漓看了这么久,也有了些恍然。

故意看了看秦落衣住的屋子的窗口,低声笑道:“不急,看到秦姑娘,我就觉得十分的亲切,反正也没什么急事,在这里多呆一段日子也行。”凤飞漓的脸色更黑了。“亲切?她是我的女人!”他压低声音警告道。秦墨无声的笑了笑,然后有些不怀好意的道:“你不会是怕她喜欢上我吧,所以才这么急着想我走?哎,我也知道我长得玉树临风,俊逸无双,是太招人爱了点。”凤飞漓越听越觉得刺耳,桃花眼微眯,瞪着他,不以为然的轻哼了一声。“哈哈。”秦墨毫无顾忌的笑出了声,没想到凤飞漓这么自信的一个人,居然也有如此患得患失的时候。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