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通锦城原本是一个小镇,位于蓬莱仙岛的东面,临海而建,因有许多修士要从这里出海斩杀妖兽,夺取妖丹,久而久之,便渐渐繁荣起来,成了一个人口多达几十万的大城。修士在海里杀妖兽夺得妖丹之后,自然要寻人交易,临海的通锦城借地利之便,又衍生出一个极大的坊市,每日人来人往,极为热闹,人多了,自然又会带动整个城镇的繁荣,酒楼,茶楼,钱庄,丹药铺,灵植铺,还有各种出海必须的定位法器,符箓等等,在这里都能买到。秦落衣和窦长英花了八天时间,终于御着神虹从海中荒岛飞到了蓬莱仙岛临海的通锦城。

他们刚刚从空中落下,就有许多衣着打扮很是不俗的人热情的迎了上来,要收购他们手上的妖丹和在海上得到的宝物。窦长英锐利的目光在众人群中一扫,挑中了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跟着他来到了通锦城中名叫汉江楼的铺子里。其它人见状,便散了开去,继续在海边等待从海中归来的修士。秦落衣一身浅蓝色衣裙,面庞白皙明艳,凤眸顾盼生姿,窦长英则是一身白色锦袍,腰束玉带,头发用一块蓝色的玉冠束起,显得俊逸华贵,两人走在一起,男的俊,女的俏,引得路上不少修士都将他们偷偷打量。

汉江楼离着海边不过两千来米,两层小楼,装饰得十分古朴典雅。从荒岛上回来的时候,窦长英在路上斩杀了八只**阶的妖兽,得到了他们的妖丹。因为妖丹品阶较高,只一颗就换得了近十万两银子,他把八颗妖丹全卖了,总共得了七十八万两银。汉江楼除了收购妖丹,也有晶石和灵植售卖,窦长英没收银子,当即又补了一百二十万两银票,得到了一颗鸡蛋大小的紫玄石。出了汉江楼,他当即提议用白玉台送秦落衣回飘渺宗,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知道秦落衣是飘渺宗的弟子。

秦落衣笑着谢绝了他的好意。一颗紫玄石两百多万两银子,飘渺宗离着通锦城还有百万里,启动白玉台,一颗紫玄石显然是不够了,至少得三颗,那可就是六百多万两银子,她和窦长英非亲非故的,专门为了送她而再耗数百万两银子,她心下难安。还有窦长英送她这话,八成也是客气话,她要真的顺着竿子向上爬……别人心底里还不知道怎么想她呢。那天晚上,窦长英一次横渡虚空足足跑出了八十万里,三颗晶石里面的能量全部耗尽了。自从知道那天他们一下子横渡出了近百万里之后,秦落衣心下很是吃惊,因为横渡虚空的距离,不仅跟晶石的能量有很大的关系,跟操纵白玉台修士的符纹造诣也有极大的关系。

想当初她师父带着她和简玉衍从圣龙大陆到蓬莱仙岛,一次也只能横渡出三十万里左右,当然这距离跟那条路线有关系,海中妖兽太多,要走最安全的路线,不过后来据她旁敲侧击了解到,她师父横渡虚空最远的距离,也不过**十万里罢了。她师父可是活了数千年的古董了,是紫府巅峰修士,而窦长英却只是青府修士而已,看起来又很是年轻,照她估算,最多不过几百岁而已,他的符文造诣如此之高,倒着实叫她意处。既然来了通锦城,秦落衣自然要去通锦城中远近闻名听坊市中逛一圈。

坊市中有给修士准备的出海用的定位法器,不过拳头大小,价格也不贵,八百两银子一个。秦落衣买了一个下来,以备以后不时之需。她出去斩杀妖兽夺妖丹那几天,跑得也够远了,要不是有大黑和黑帝在一旁,它们对方向又极其敏感,她很可能会迷路,找不到窦长英停留的那座小岛,所以这定位法器是必须要有的。在通锦城里看到相家石坊,秦落衣就想起了白衣,可惜白衣不在这里,要不然她们又可以大干一笔了。已经二十多天没有见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失去的记忆有没有想起些什么来。

赶了好几天的路,体力消耗极大,当天晚上,秦落衣就在通锦城住了下来,决定休息一晚再回飘渺宗。她怕大师兄担心,说不定大师兄现在还在东阳城寻找自己,便悄悄的让大黑先行赶往东阳城。黑帝则被她留在了身边,以防追杀自己的人再度找来。晚上住在了兴隆客栈,她和房间和窦长英的房间比邻。吃了些东西,又要了热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便早早的睡下了。而她隔壁的窦长青则慵懒的坐在塌上,望着和她相邻的白色墙壁,薄唇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秦落衣。

哈哈……他觉得是越来越有趣了。那天晚上,看到自己在海边洗浴,她居然没有尖叫出声,也没有故做羞涩的掩面而去,第二天和她在阵法里呆了两个多时辰,他明明已经感觉到她也动情了,没想到她却强行忍住了,妖兽离开后迫不及跑到海水里去整整泡了一个时辰。怪不得……端木长青那么个冷酷的人,居然拼着自己受伤,也要护着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窦长英轻轻抚上了薄唇,漆黑邪气的眸光变得更加深邃暗沉。偶然的碰触,那甚至还算不上一个吻,可是那感觉却让他这几天十分回味,甚至还想要索取更多。

……第二天一早,秦落衣向窦长英告辞,并对他那天晚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行为,再次表现感谢,让他以后有空时,一定要来飘渺宗,让她尽尽地主之谊。飘渺宗在蓬莱仙岛的中部,窦长英则要去离东阳城不远的西秦,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知道窦长英是玄天大陆的人,来蓬莱仙岛是找一个住在西秦的朋友。窦长英笑着点头,叮嘱她一路小心,只是望着她的黑眸中闪耀着点点微光,如同无云的夜晚,隐隐带了几分惆怅。离开通锦城,秦落衣没有再耽搁,御虹向着飘渺宗而去。

以她的速度,估计得半个多月才能到达飘渺宗。五天后,她离开通锦城已经近三十万里了,在一个叫安埠的小镇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正准备上路,却在离开客栈后不久,遇到了数名黑衣青年修士。“她是飘渺宗的秦落衣!”“萧师兄和高师兄都被这女人杀了……咱们杀了她为萧师兄报仇。”“嘿,咱们没找到千紫花,没想到咱们运气居然碰到了这女人,她是九阶极品炼丹师,身上肯定有不少丹药,比那千紫花可值钱不少。”“还有咱们洞天福地的紫火炉……周天师叔可是说了,谁能拿回紫火炉,就可以进宗门的宝库里任远一件法器,若是炼丹师,还可以直接选择紫火炉使用!”……众黑衣修士一眼认出了她,便立即兴奋的将她团团围住,祭出体内的府邸想取她的性命,其中三名是玄府初阶修士,四名玄府中阶修士,还有一名是玄府高阶修士。

秦落衣冷笑。洞天福地果真没有几个是好东西。杀人夺宝?还要夺回紫火炉?简直是白日做梦!碰到她今天算他们倒霉。她是玄府三阶修士,凭她的修为,他们人多势重,和他们硬拼自己占不了上风,所以她直接将乾坤钟祭了出来,准备痛下杀手。只不过还不等她动手,一道玄色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身前,青色府邸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对着围住她的一干洞天福地弟子就是一阵猛攻。“窦长英?”秦落衣很快认出了玄衣男子,正是在通锦城与她分手的窦长英。

窦长英回头冲着她一笑,随即又回过头去,继续控制着青府,对着众黑衣修士狠狠攻去。他是青府修士,照秦落衣估计,至少是青府高阶甚至是青府巅峰修士,洞天福地的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一个玄府高阶修士而已,人数虽多,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片刻时间,就被他打趴了下去,受了重伤,在地上惨叫shen吟不已。“你怎么会在这里?”秦落衣含笑望着窦长英,眼中闪着狐疑,去西秦可不走这个方向。窦长英漂亮的眸子凝视着她,薄薄的唇瓣轻抿出一道好看的弧度:“你一个人上路,我不太放心。

”秦落衣一怔,他不放心自己……所以刻意跟在她的身后没有去西秦?抿了抿红唇,她不是情窦未开少不更事的少女了,看着窦长英的样子,她似隐隐明白了什么,眸光变得有些复杂。窦长英静静的望着她。旁边青翠的柳枝儿随风荡漾,微风淡淡拂来,带来幽幽的野花香味。在周围洞天府地众弟子的惨叫声中,间或夹杂着数声蝉鸣,那名玄府高阶修士,觑了一眼站在一起的秦落衣和窦长英,忍着伤痛,悄悄的冲向一侧的树林。秦落衣冷哼一声,冲上去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

洞天福地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出手,她自然也不会对他们仁慈。窦长英望着被秦落衣杀死的黑衣男子,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邪佞嗜血的微笑,随即又很快掩去。秦落衣背对着他,并没有发现那一瞬间他脸上的异样,漠然的目光落在其余数名黑衣修士身上,唇角微勾,神情讥诮。众黑衣人被她看得心中一颤,连哀嚎的声音都变小了,见识到秦落衣毫不手软的斩杀了他们一个同伴,他们没有人再敢逃,毕竟还有一个青府修士在旁边掠阵。秦落衣持着滴血的剑朝他们缓缓走了过去,脚踩着地上的枯枝,发咔嚓咔嚓的声音,让他们绷紧的最后一根神经也突然断裂。

“秦姑娘,饶命!”众黑衣修士再也没有了刚开始的高傲和不可一世,争相开口求饶,只想活命。“饶命?”秦落衣冷笑,继续朝他们逼近,唇边勾起戏谑的笑意:“我若落到你们手里,你们可会饶我一命?”她可没有忘记,刚才他们叫嚣着要杀她为自家师兄报仇实则打着瓜分她身上东西的贪婪嘴脸。众黑衣修士面面相觑,本就因为受伤变得惨白的脸色更加惨白了。秦落衣举剑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黑衣修士挥下,黑衣修士瞬间毙命,鲜血溅到了她白色的裙角,很快晕染开来,似一朵朵妖异的梅花。

窦长英眼中闪地一抹愉悦的笑意,这些人他早就想杀了,不过是怕吓着她。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容易心软,见不得尸横遍野的样子,所以他才留了这几人一口气,任她处置。秦落衣……果然与众不同!他脚下一动,高大俊逸的身体飘然来到她身边站定,含笑对她道:“我来吧,别没得将你身上弄脏了。”目光在她裙角扫了一眼。秦落衣顺势望去,看到了那数滴晕染开的鲜血,在她白色的裙角上显得特别的醒目。再抬起头来时她的唇边漾着浅浅的笑容,没有说话,却向后退了数步。

窦长英眼睛一亮,眸中仿佛划过天际的流星般闪过一道璀璨的光芒,衬着一双水光浮影般的眸子,漂亮得让人心悸。他召出一把绿色的长剑,裹着强大的灵力冲着倒地的数人便刺了过去。眨眼时间,地上的数人全部被一剑毙命,因为他的动作太快,当他召回长剑,又拉着秦落衣再度向后退开数米,他们脖子上的鲜血才喷了出来。“他们跟上次追杀你的人是一伙的?”窦长英松开她的手,微拧着眉头问道。“不是。”秦落衣摇了摇头,没有隐瞒:“这些是洞天福地的弟子,上次那几人……我并不认识。

”窦长英虽然才从玄天大陆来蓬莱仙岛不久,对蓬莱仙岛上的几个强大门派还是有所耳闻:“你是飘渺宗的弟子,洞天福地和飘渺宗不是一向交好吗?他们怎么会对你动手。”秦落衣迟疑一瞬,看着窦长英关心的双眸,略一思忖,便将自己和洞天福地的恩怨说了出来。窦长英沉了脸,黑眸中带着怒意:“洞天福地居然如此蛮不讲理,自己弟子不对,居然还敢来找你麻烦,那天晚上袭击你的那两人,八成就是洞天福地的人。”秦落衣眸光闪了闪。她觉得是柳倾城派人来杀她的可能性更大。

可她与柳倾城的事情,她并不想和窦长英说,毕竟他们现在还是一个宗门的弟子,在一切水落石出之前,还是谨慎些好,柳倾城每次做事滴水不漏,要让她恶毒追杀同门的真面目暴露出来,她还得多费一番功夫,好好计较一番才是。“我陪你一起回飘渺宗吧。”窦长英两眼灼灼的望着她:“洞天福地的人肯定不会死心,说不定还会来找你麻烦。”“我可不怕他们找我麻烦!”秦落衣微扬着下巴,一脸不屑的道:“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就杀一双,以后我还会上他们洞天福地,好好的找他们一通麻烦。

”窦长英先是一愣,看着她明艳又满不在乎的俏脸,突然就笑出了声:“你找他们麻烦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我也去凑凑热闹。”明明她只是一个玄府修士,还是玄府初阶修士,居然说出要找一个屹立了十数万年大派的麻烦,若是别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定然会让他反感至极,可是这话从秦落衣嘴里说出来,他却觉得特别的娇憨可爱,而且他也知道,她定然不会是说说罢了,肯定会说到做到,跑到洞天福地去。她身边那个青衣傀儡,可是连他身边身经百战的玉府修士司马玉都吃过大亏。

不过那傀儡……就是太耗晶石了些。但是她是九阶极品炼丹师,要凑来许多晶石,想来也不成问题。“放心,不会落下你的。”听得他毫不犹豫的就说要去洞天福地,秦落衣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凤眸潋滟,神情十分愉悦。窦长英执意要送她回飘渺宗,秦落衣怕耽搁他的事--毕竟因为自己,他原本应该早就去西秦的,拒绝了他的好意,仍然一个人上路。只是走了不久,她就发现有一道身影一直跟在她的身后,正是窦长英,一直不近不远的跟着她,顿时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只得和他一起上路。再度和秦落衣走在一起,窦长英显得十分高兴,一路言笑晏晏,跟她说着自己从玄天大陆到蓬莱仙岛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天黑的时候,他们到了一座颇为繁华的城市--贵平城,在一间看起来十分雅致的客栈里住下,一番梳洗之后,秦落衣先是修炼了一番,然后便睡下了。而住在她隔壁的窦长英等她睡下之后,悄悄从客栈掠了出去,他的速度极快,如轻烟一般眨眼就出了贵平城,落在城外的一座城隍庙中。“主子。”城隍庙中站着三个人,正是跟在他身边的司马玉,三角眼,还有陈霸。

“今天那几个人,是你们引去的?”窦长英锐利的目光轻轻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再过几天就要到飘渺宗了,咱们想给您多制造一点英雄救美的机会。”陈霸嘿嘿笑道。窦长英看了他一眼。陈霸是个鲁人,只知道用拳头说话,什么英雄救美的机会,凭他那脑子还想不出这些主意。“除了将那几个洞天福地的人引来,你们还做了什么?”他的目光落在司马玉身上。“今天晚上会有一个人去偷袭。”司马玉朝他行了一礼,有些殷勤的笑道。窦长英眸光一暗。“是柳家的人?”司马玉摇头:“不是,是洞天福地的弟子,是个青府中阶修士,修为不高,却着实有些手段。

”秦落衣身边有青衣傀儡,又有许多符箓,上次他在她手上也吃了不小的亏,这人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有些手段?”窦长英微挑俊眉,眼中有冷光一闪而逝:“这话怎么说?”司马玉笑得诡谲:“此人叫张继,虽然是洞天福地的弟子,却有些不入流的手段,对修士特别是漂亮女修动手的时候,喜欢用一种特殊的药物,让她们欲火浑身的任他摆布……”------题外话------谢谢物缘语亲亲的钻钻,谢谢fuwenjuan520亲亲的钻钻(2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