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凤飞漓和秦落衣更是看到过白衣直接吞食混沌之源……白衣的修为,深不可测!秦落衣明艳的脸上绽开灿烂的笑颜,招呼白衣过来坐下。她的身旁一左一右坐着端木长青和凤飞漓,白衣坐在了她的对面。秦落衣亲自为他倒上了一杯灵茶,递给他的时候,只觉得有一道异常炙热的目光落在了她手腕上。那里是装混沌之源手镯。秦落衣脸上的笑意不减。白衣伸手接过。优雅的抿了一口,终于克制着收回落在秦落衣手上的炙热目光。秦落衣明眸流盼,若有所思的看着白衣。肌肤光洁无暇如同白玉,睫毛黑翘浓密,眉目淡然,高贵,此时的他又恢复了以往的优雅和清冷,只静坐在那里,便觉他浑身上下纤尘不染,透着一股超然的气质,让人见之忘俗……她越来越好奇白衣身份了。

用言语旁敲侧击了一番,知道白衣仍然没有恢复记忆,心中顿时五味杂陈。“这个给你。”白衣放下茶盅,看着她灵动的转个不停的眼珠子,递给她一个十分古朴的储物戒,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亮光。秦落衣狐疑的接过。大黑一脸羡慕的站在旁边。甚至是黑帝都隐隐动容。它们都知道这里面装了些什么。秦落衣将神识探进去,也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晶石,甚至是灵果,灵植,全是极不易得的稀珍,光是晶石,就有数百颗之多。凤飞漓和端木长青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过看秦落衣还有大黑和黑帝的神情,便猜了个**不离十。

上次到飘渺宗,白衣就拿来了近百颗晶石。两人若有所思的相视一眼,漆黑深邃的目光都落在秦落衣的手上。凤飞漓瞥了白衣一眼,倾身微微靠近秦落衣身旁,桃花眼微眯,掩住了眼中的锐利,俊颜上含着妖孽的笑意。直觉这个白衣,对衣儿好得太过份了些。因为离得太近,他身上幽幽的龙涎香味道,飘入了秦落衣的鼻尖。秦落衣瞥了他一眼,妖孽的俊颜入眼,心中便狠狠的一荡,即使已经朝夕相处许多天,对这个男人的魅力,她还是没有办法抗拒。眉头轻扬,含嗔带怒的睨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对白衣道:“你上次给我的晶石,我还没有用呢。

”抬手要将储物戒还给白衣。这东西太贵重了,她真怕白衣哪天不再失忆,要让她把这些东西还给她,她要真用了……即使她是十二阶炼丹师,凑齐这些东西也够她吐血一番了。凤飞漓桃花眼中闪过一抹愉悦的笑容,心情好了不少,端木长青神色也柔和不少,衣儿要晶石灵植,他们完全可以满足她。白衣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她明明很喜欢的,为什么不要?“你不要就扔了好了。”他的声音淡淡的,俊颜清冷。这些东西于他无用,若不是知道她喜欢,别人送他他都不会要。

秦落衣眼角抽了抽,想起上次也是这样,他毫不客气的就将那些价值连城的晶石扔了。云天小筑走廊中一个放置在汉白玉石柱上的头大水晶球突然亮了起来。端木长青俊颜上的神情突的一变,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那是什么?”秦落衣不解的问身旁的凤飞漓。这水晶球她以前也注意过,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装饰物罢了。凤飞漓神情也变得凝重:“这里有阵法覆盖,无痕他们进不来,有紧急事情,就用水晶球通知,水晶球是阵法的阵眼。”秦落衣心中一动,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和二师兄不和的端木长英。

她听二师兄说过,这半年来,他们的人已经数次交锋,端木长英有不少的得力属下都被灭了。“少主,端木家被袭,有数名长老重伤,还有不少核心弟子遇难,家主有令,请您立即回去。”无痕高大的身影显现在水晶球上,神情肃穆。端木长青身体一震,脸色剧变:“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声音里透着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是一股新近在天玄大陆崛起的势力,不仅端木家受了重伤,拓跋家也受了重创。”无痕说出他得到的消息。端木长青眼中的寒意更浓,还有难掩的担心,原本他还以为是端长英捣的鬼……如果拓跋家也被重创,那就不应该是端木长英,端木长英没有那么大的势力。

凤飞漓桃花眼微眯,手指轻轻的扣着桌面,眼瞳中精光一闪而逝。端木长青抿紧薄唇,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眉梢眼底尽染霜色。他看了一眼凤飞漓,目光落在秦落衣的身上,心中十分不舍,却强自压下:“我要马上回玄天大陆。”“二师兄,你千万要小心。”秦落衣忍不住握住他的手,眼中难掩担心。她已经从大师兄口中知道端木长英这几年极得端木家主的偏宠,就怕是端木长英设下的圈套,只为诱二师兄回去。“我跟你一起去吧。”凤飞漓思忖片刻,站起身来道:“玄天大陆居然有新势力崛起,能连伤端木家和拓跋家……我很好奇,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

”端木长青眸光一闪,唇角轻轻的勾了勾,知道大师兄这是想去助自己一臂之力。“我也去吧。”秦落衣眼中一亮,虽然她现在的修为只有青府,不过她有丹药,体内有混元天珠,在哪里修炼都是一样。二师兄回端木家,她跟着去不太合适,不过有大师兄一起去就不一样了。凤飞漓和端木长青同时反对,毫无转折的余地:“你回宗门修炼!”若是以前也就罢了,他们巴不得她跟在他们的身边,现在知道她体内有混元天珠,玄天大陆比之蓬莱大陆大了无数倍,那里奇人隐士众多,秦落衣去太过冒险。

秦落衣气馁。也知道他们的担心,终究是自己的修为太弱,只得放弃。端木长青要将宋无痕留在她身边,凤飞漓则要留下莫寒。秦落衣坚决不同意:“我回飘渺宗闭关修炼,师父师祖他们都在,不用他们保护。”又把手镯中的混沌之源,分给了他们一人婴儿头颅大小,供他们修炼之用。大黑和黑帝眼红不已。凤飞漓和端木长青离开之后,秦落衣将剩下的全部给了白衣,她看得出来,白衣十分渴望得到这混沌之源。白衣诧异,含笑挑起眉头:“你不要?”他看得出来,除了给凤飞漓和端木长青的,剩下的混沌之源全在这里了。

“你比我更需要。”秦落衣微微一笑,凤眸中闪烁着潋滟的光泽。白衣清冷的眸子闪过一抹亮光,眸光变得柔和不少,伸手将混沌之源接了过来。大黑和黑帝差点吐血。黑帝喃喃:“这么多混沌之源,也不怕自己会被噎死!”白衣似笑非笑的看了它一眼,当着它的面,将庞大的足有半个人高的混沌之源全部吸入嘴里。太变态了!秦落衣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黑帝也闭了嘴。跟在白衣身边好几个月时间,它早已见惯了白衣的变态,可是它现在再一次被震撼了。

这个男人,强大得或许只要一个意念,就能让它们魂飞魄散,永世难以超生。秦落衣雪白的柔胰支在下巴上,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白衣俊逸的脸庞。白衣拿起桌上的茶盅,饮了一口,又优雅的放下。“你不去闭关打坐?”秦落衣凤眸如天上的星辰一般明亮,灼灼的望着他。以前是拇指大小的混沌之源,可是这次不一样,近半人高的混沌之源啊,他也不用去修炼?她忍不住向他靠拢了些。夕阳的霞光照在他的身上,为他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光风霁月,俊逸不凡。

白皙俊逸的面庞依然如旧,丝毫没有因为强大能量入体而产生炙热的绯红……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么大一块恐怖的混沌之源,根本还没有达到他身体能吸收的极限。白衣笑着摇头:“不用。”“难道他的体内也有混元天珠不成?”大黑脑中灵光一闪,突然低声叫了起来。黑帝眼中也是一亮。若是白衣身上也有混元天珠那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混元天珠那可是逆天的宝贝,有再多的混沌之源都能够吸收,而且他还有无相**,专门控制混元天珠!秦落衣眼中也是一震,目光火热的看着他。

“没有。”白衣狭长凝视着她的俏脸,眼中带着奇异的半明半晦的笑意。他体内没有混元天珠,但是他对混元天珠却十分熟悉。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也很狐疑,可惜他因为失忆,什么都忘记了……记不得自己为什么会记得混元天珠,甚至还有无相**。“真的没有?”秦落衣眨了眨眼,有些不相信。“要不你亲自看看?”白衣看着她的俏脸,俊逸的面庞突然绽裂开来,眉眼弯弯,眸子漾出深深的笑意。他还特意将手伸出来,放在秦落衣的面前。秦落衣眨了眨眼,终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她将手覆止了白衣的手腕。

神识从他的手腕遁着经脉而入,直入他的灵台穴。白衣垂下眼睑,深邃的目光落在她放在自己手腕的手指上。肌肤细腻,毫无瑕疵,手指纤细完美,似青葱一般,指甲是粉红色的,散发着莹莹的光泽……被她手指按住的地方,带着异样的灼热触感。目光轻轻的从她手指上移开,落在她的俏脸上,眉眼弯弯,凤眸潋滟,特别是那红唇,粉艳艳的,十分诱人。眼前浮现当初在飘渺宗里,端木长青搂着她狂吻她的一幕。当时他就是远处的树上,心跳得厉害,甚至不住的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那么抱着她就好了。

不知道那里尝起来是什么滋味……甚至在宁武城,他也见过凤飞漓那样亲她。那时候的秦落衣脸色也绯红得似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般,美艳得惊人。大黑瞪大眼。白衣看向秦落衣的目光它可不陌生!圣龙大陆的楚逸风,简玉衍,还有现在的凤飞漓和端木长青,还有那个花蝴蝶一般的男人晏南天,看着秦落衣时都是这样,恨不得一口把她吃掉一般。心中恍然……怪不得白衣走到哪里,都不忘记看看有没有晶石,没想到这个修为高深莫测得有些诡异的男人居然也陷了进去。

良久之后,秦落衣终于放开了白衣的手,神情怔怔的看着他。白衣看着她松开的纤手,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怅然。心中突然有一个念头,如果她能一直这么握住自己就好了。“怎么样,有没有混元天珠?”大黑好奇的催问,神情十分兴奋。如果白衣也有混元天珠,那是不是说,以后强大了的秦落衣,也能象他那样?混沌之源就不说了,关键是那看原石的手段。可惜它和黑帝跟着白衣大半年,也没能够看出什么门道来。“没有。”秦落衣摇头,凤眸中充满疑惑:“没有混元天珠,也没有府邸。

”“没有府邸?”黑帝瞳孔一缩,也突然想到,难道白衣根本不是人?人类吸收天地灵力和星辰之力修炼府邸,以府邸为承载体,不断晋阶。而妖兽和它们灵兽则不一样,生来体内就有血脉传承。随着修为的增加,他们就能接收体内的各种传承,修炼各种秘术。只是……不管是妖兽还是灵兽,在这片大陆上,还没有能够化为人形的,甚至过去十几万年,也没有听说过。它和大黑面面相觑。眸中光芒亮得惊人。若白衣真是兽族所化……那么它们有一天是不是也能化为人形?秦落衣却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一直以来,修炼大陆上的人都止步于紫府巅峰,再也难以寸进,不管修为多强大的人,用了何种逆天之法,寿元最多万年,难道白衣是已经破了紫府巅峰的存在?想到这里,她看着白衣的目光变得异常火热。这世上有没有人成仙,有没有人突破紫府巅峰,进入另外一个迥然不同的领域,没有任何人知道,因为各种天史野史上面都没有记载。如果白衣是的话,那么白衣就能够为她提供一个真实的借鉴,以她的修炼速度,最多几百年之后,她就能够修炼到紫府巅峰,那时候她也要面临师父,师祖他们不能突破的瓶颈!“你的体内已经没有混沌之源了……白衣,吸收了那么多的混沌之源,你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秦落衣凑近他笑嘻嘻的问道,璀璨的凤眸中尽是好奇之色。她心中难掩激动,十分庆幸自己将混沌之源全给了白衣,才能发现白衣如此大的秘密。“不一样的感觉?”白衣微眯着眼,双眼熠熠流光,有种让人惊心动魄的艳丽。“是啊。”秦落衣笑得异常灿烂:“身上有没有什么发热的感觉,你是用什么炼化混沌之源的,还有你的混沌之源去哪里了?”白衣深邃含笑的眸光闪了闪。他唯一的异样感觉,就是看着她的时候。每每自己看着她,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跳会加快,他喜欢看她笑,特别是她对着自己笑,那时候她的眼睛里就会闪闪发亮,光泽潋滟,分外的漂亮诱人。

从沙漠中醒来的第一眼看到她,看到她的眼睛,然后他不知不觉的就跟了上去。看到有人要对她动手,他忍着身体内异样的疼痛和难受,就冲了出去。“混沌之源入体即化,星辰之力全部散在了身体和经脉之中。”对着秦落衣那双眼睛,他没有丝毫隐瞒,更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以隐瞒的。秦落衣却有些微的内疚。这应该是修炼的秘密,她居然趁着白衣失忆对人没什么防备的时候问他……只是问一问,又不会害他。她在心中不断的对自己念叨着。“入体即化……”大黑一个踉跄,差点平地跌倒,这是什么诡异功夫?黑帝已经震惊得有些麻木了。

白衣却突然抬头望着空中,伸手对着空中就是轻轻的一点。“砰!”“砰!”“啊!”……数道黑色的身影突然从虚空中跌落了下来,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之声。“刚才凤飞漓和端木长青两人离开之后,这几个人就在附近转悠,他们在找你。”白衣的声音带着清冷,俊逸的面庞却含着一丝讥诮:“是洞天福地的弟子。”秦落衣和洞天福地的恩怨,大黑经常念叨,所以他对洞天福地的弟子也分外留心。秦落衣挑眉。她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俏脸冰寒,眸光锐利如刀。

掉下来的共有三个人,两个中年男子,一个年轻男子,那年轻男子她也见过,正是在金顶山上跟在慕容绝身旁的那齐云。两个中年男子的修为稍高,受伤不重,而齐云就不同了,不过武圣巅峰修为,被白衣硬生生的一指点落在阵法里面,顿时受了重伤。两个中年男子很快站了起来,一脸警戒的看着她。“秦落衣,你要做什么?”没想到这里面居然有厉害人物,他们前几天发现凤飞漓秦落衣还有端木长英在这一出没,就一直有留意,今天端木长青和凤飞漓离开,秦落衣却没有离开,他们便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杀秦落衣的机会。

周天长老和掌门可都说了,能杀死秦落衣又带回紫火炉的,宗门有重赏,还可以在秘地之中去修炼五年。这样的诱惑可是极为诱人的,在秘地之中修炼的速度比之平日的修炼速度,至少快了十倍!目光飞快的瞥了一眼大黑和黑帝,还有站在秦落衣身旁的白衣男子,心中十分后悔。“我想做什么?”秦落衣挑眉,冷冷一笑:“你来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手掌一抬,甚至青府都没有祭出,一掌就将齐云拍死。“秦落衣,飘渺宗和洞天福地可一直都是友好的兄弟门派,你这样滥杀我宗门弟子,究竟是想做什么?你想挑起两个宗门的大战吗?”看着她毫不犹豫的就向齐云出手,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色厉内荏的喝道。

“呵呵,你以为抬出洞天福地和飘渺宗的关系,我就不会杀你了?”秦落衣轻笑:“洞天福地我迟早要去的,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追杀,我怎么也得上门讨个公道不是?现在我要杀你了,你就说两派是友好的兄弟门派了,当初杀我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想过?就是挑起两大宗门之战,那罪魁祸首也是你们洞天福地,而不是我!”话音一落,她迅速的将体内青府召出,冲着他便狠狠的砸了过去。对洞天福地的弟子,她根本不须手软。“青府修士!”中年男子大惊失色:“你居然修炼到青府了,怎么可能!”还记得一年多前,她还是武圣巅峰,现在居然是青府修士了,这是什么恐怖的修炼速度?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个中年男子眼角也狠狠的抽了一抽,然后两人相视一眼,也祭出青色的府邸,齐齐朝着秦落衣冲了过去。

他们只有两人,而这里居然有两只异兽--这两只异兽现在威名可是震天下,跟着一个白衣男子,宗门想暗地收服它们,结果却赔上了几个玉府修士。是他们失算了,没想到她居然跟两只异兽在一起,早知道这样,他们一定会离得远远的,他们两人都是青府修士,凭他们根本不是这两只异兽的对手。唯今之计,就是把秦落衣抓到手里,用它威胁那个白衣人和两只异兽,他们或许还能博出一条生路。秦落衣怎么可能会给他们机会制住自己?看着他们齐齐向自己冲来,便明白了他们的诡计。

青府去势不减,重重和一名中年男子的青府砸在一起,发出轰然大响,青光万丈,连大地都在颤动。而另一名青衣修士,她正要拿乾坤钟出来对付,白衣已经一指向他点了过去,黑衣男子的去势骤停,双眼不可置信的瞪大,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已经气绝。另一名青衣男子见状,心惊胆颤,终于明白这个白衣男子才是一行人中最恐怖的。他的修为并不高,跟秦落衣差不多,此时又慌又惧,战斗力大减,几招之下,就被秦落衣打成重伤,继续控制着青府,正要取他的性命,大黑突然嘿嘿一笑,拦了过来。

“洞天福地听说有一块混沌之源,留在秘地之中,供宗门之中的杰出弟子修炼。”它看向白衣,笑得兴奋:“你不是对混沌之源感兴趣么?要不咱们问出那混沌之源在哪里,你去洞天福地给它取了?”洞天福地虽然也有护山阵法,不过比起飘渺宗来,那阵法差远了,白衣既然飘渺宗都能进去,进洞天福地肯定更容易,拿了混沌之源,再杀它个鸡飞狗跳,看以后洞天福地还敢不敢这样不停的追杀。“这主意不错。”白衣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抬手就将仅剩的一个青衣男子抓了过来,也不问话,直接察探他的神识,从他的神识中读取自己要知道的信息。

青衣男子满脸惊恐,被抓住的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白衣很快放开了他,他已经从他的神识中知道关于洞天福地混沌之源之事。得到自由的青衣男子双脚打颤,十分后悔,又不敢跑,这里是阵法里面,他想跑也跑不掉。“洞天福地确实有混沌之源。”白衣眼中闪过一抹炙热,他对混沌之源有一股连自己都不明白的狂热渴求。只要是有关混沌之源的消息,就能让他心中的血液沸腾起来,他想得到那块混沌之源!“我带你们去,只要你们放我一命!”中年青衣男子此时为了活命,不惜背叛师门。

无论如何,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等出去之后,他再找机会逃走,若是逃不走,那放置混沌之源的秘地,机关无数,到时候他只要略施手段,逃出性命定然不是问题。说不定还能利用宗门的阵法,让掌门将他们全部诛杀!到时候他就是大功一件。大黑看着他眼珠子不停的转个不停,分明是不怀好意,不由得冷笑道:“你这性命留着没用,那路也用不着你带!”大爪子挥下,登时将他拍得气绝。秦落衣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看着白衣眸光炙热,他分明被大黑说动了。

“洞天福地可不比别的地方,那里肯定有最严密的防护。”她虽然也有些心动,能给洞天福地添赌,让他们大出血,她自然乐意,不过她的理智尚在。白衣唇角始终带着一抹春风般的淡淡笑意,令人一看便觉得心旷神怡:“放心,我们们先去看一看。”不管什么防御,都拦不住他。对混沌之源,白衣有着难言的急切,现在已经是黄昏,白衣甚至都不愿意等到第二天早上。秦落衣不由得好气又好笑,那混沌之源呆在洞天福地的秘地之中,去迟了也不会跑掉,着实不懂他在着急什么。

此地离着洞天福地有近百万里,洞天福地在蓬莱仙岛的最南面。距离太远,白衣也没有白玉台,百万里以他们的速度,至少也要半个多月时间,秦落衣现在有了宝蓝战船,自然不用再没日没夜的御虹而行。她把宝蓝战船召了出来,大黑和黑帝眼中一亮,还不等她招呼,就跑进了战船,兴奋的到处看个不停。白衣眼中也有一抹惊讶。“这战船可真是个宝贝!”大黑喜得眉开眼笑,兴奋异常,没想到几个月不见,秦落衣身上又多了这么多的宝贝。大黑对战船十分感兴趣,飞上天后,就一直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她操纵战船,大有想一试身手的样子。

秦落衣见了,干脆将驾驭的方法告诉了它,自己乐得轻松。宝蓝战船的速度很快,又有大黑和黑帝轮流驾驭,不过五天时间,就到了洞天福地附近,离着洞天福地只有数百里了。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秦落衣收了宝蓝战船,大黑和黑帝的样子太过醒目,她将他们暂时收到了手镯空间里面。洞天福地毕竟是一个有着十几万年底蕴的强大门派,要潜入宗门的秘地,秦落衣自然不敢等闲视之。悄悄的取走了倒也好,若是运气不好,被洞天福地的人认出来,恐怕会给飘渺宗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洞天福地等她强大以后,慢慢收拾也不迟。白衣是去取混沌之源,她不能私心的利用他去给自己报仇。想了想,她拿出了几盒药膏,对着镜子一阵涂沫,没用多少功夫,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完全不相似的人。脸蛋微圆,相貌甚甜,一双大大的眼睛漆黑光亮,嘴唇变得厚了一些,颊上还有了两个酒窝。白衣优雅的坐在一边,好奇的看着她在自己的脸上摆弄,目光中荡漾着流星般的璀璨光芒。秦落衣摆弄完了自己的脸,又拿着药膏,走到的白衣的面前,笑嘻嘻的道:“你也得换一张脸才行。

”白衣望着她的笑脸,她这张脸虽然没有之前的本来面目好看,不过却十分可爱,眼中的笑意更浓:“我不用。”“不行。”秦落衣瞪他一眼:“洞天福地的弟子不少,在蓬莱仙岛上他们虽然私下里做了不少的龌龊事,不过表面上却装得十分正派的样子,在蓬莱仙岛名宗门之中,还是有不少的影响力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付这样的小人宗门,咱们得多留一手才行。”十分强势的伸出手来,将他的脸庞固定住,让他微微仰起:“就这样,不许动,我马上给你换一张脸。

”白衣眸光变得暗沉,眸底有异彩闪动,有些怔怔的看着她。脸上刚被她触过的地方,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怔然,居然让他忘了抗拒,真的微仰着头,就那么定定的凝视着她。秦落衣在一旁调配药膏,想像着要把白衣易容成什么样子。白衣俊美无双,飘然如仙,不能弄得太丑,太丑的话说不定白衣还以为是她故意捉弄他。她一边想着,一边偏过头来,看着白衣的脸,却突然和他闪着熠熠流光的目光撞个正着。眼角狠狠的抽了一抽。这是怎样的一幅美男图索吻图啊!俊逸得完美的脸庞,肌肤如玉,黑眸灼灼似黑曜石一般的耀眼,薄唇轻轻的抿着,下巴精致而完美,微微仰着头的样子,是那么的绝美动人,那完美的红唇,轻轻抿着,就似等着被人采撷一般。

“闭上眼。”被他那双眼睛看着,秦落衣突然有了一股想犯罪的冲动。忍不住心中低咒一声,早知道白衣很美,不过平日都被他的强大震撼了,每次见了他,倒没有太注意他的长相。现在这样静静的仰着头看着她,让她不注意也难。白衣眨了眨修长的睫毛,唇角轻轻勾起了一抹笑意,刚才秦落衣眼中的那一抹亮光她没有错过,以前他只在她看向凤飞漓和端木长青的眼中看到过。没想到她现在看到自己眼睛也会发光了,不是因为他吃混沌之源,也不是因为他找到了晶石。

眼睑垂落而下,十分顺从的闭上了眼睛,修长的睫毛呈现扇形,在眼睑下投射下了淡淡的光影。“不许笑,你笑了我怎么给你易容啊!”秦落衣再度忍不住抽了抽眼角,闭上眼唇角含笑的白衣没有了平日强势清冷,居然更显魅惑了。怎么她碰到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妖孽啊!秦落衣将目光移到自己的手上,揉搓了几下,然后很快就将药膏抹到了白衣的脸上。脸上涂上药膏的白衣,总算是不再那么妖魅惑人了,秦落衣长松了一口气。皮肤稍稍抹黑一点,鼻子做大一点,脸庞稍稍做胖一点,很快,一张迥然不同的脸庞出现在她的面前。

只做了不多的改变,便让白衣看起来成熟平凡了不少,若不是她动的手,她自己都没有办法将白衣现在这张脸跟他的本来面目联想到一起。秦落衣很是满yi。拍了拍手,对着白衣道:“可以了。”“这么快?”白衣睁开眼,闪过一丝怅然。秦落衣翻出镜子,让他看看他这张新面孔,看到睁开眼的白衣,差点抚额。她明明已经尽量把他易容得不惹眼了,皮肤黑了,走出去应该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子,没想到他此时一睁开眼来,这张平凡的脸庞,却也显得那么耀眼,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高贵,让他即使顶着张平凡无奇的面孔也掩盖不了。

白衣凑过去看了看,再看了看她的脸,微拧了眉头:“你为什么把我画得这么老?”她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可他看起来却象有三十多岁,走在一起,十足象一对父女,这让他心中着实有些郁闷。秦落衣没想到他居然还要计较这个,不由得有些好气又好笑:“难道你想我把你易容成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白衣想着自己若是和秦落衣一般,也只有十几岁的样子……背上一阵恶寒,猛的摇头站了起来:“就这样吧。”他们两人走了出去,一成熟稳重,一可爱甜美,很普通的长相,在人群里并不十分起眼。

这里离着洞天福地已经不远,只有数百里,小镇城郭之中,有不少洞天福地的弟子。秦落衣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甚至还看到了一个张长老,微一打听,就弄清楚了张长老叫张天行。眸光一冷,当初张天行的儿子张继,居然用下三滥的药想将她又奸又杀。能养出这种儿子来的人,也定然不是什么好鸟!到了洞天福地附近一个叫东安的小镇,正好是黄昏,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们准备晚上再上洞天福地,便在一间客栈里面要了两间屋子。交了定钱上楼的时候,迎面走来数个说笑着的青年男子,其中还有一个熟人。

太昊门的宁仇。他们对面错身而过的时候,宁仇的目光飞快的在她身上瞟了一眼,淡淡的,然后很快又别开。算起来秦落衣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到他了,这宁仇她倒颇有几分好感,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跟洞天福地的弟子在一起。只是心中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太在意,很自然的走了开去。“宁公子,你可真会保密,咱们认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太昊门的掌门居然是你父亲。”年轻男子的声音飘来,带着几分调侃,夹杂着几丝殷勤的羡慕。“是啊,宁公子年纪轻轻,不过百岁,就修炼到了玄府八阶,又是九阶炼丹师,太昊门的掌门又是你的父亲,他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女子的声音,带着做作的娇柔。……转了一个弯,秦落衣轻轻的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远去的一行人,神色若有所思。宁仇。没想到他居然是太昊门掌门之子。------题外话------谢谢染7亲亲的钻钻,谢谢雨中之莲亲亲的花花(2花),谢谢灵灵小鬼亲亲的钻钻和花花(1钻2花),谢谢天是蓝的123亲亲的花花,谢谢北北兮兮亲亲的花花(2花),谢谢蓝色梦1986亲亲的花花(2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