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单雪莲一连两天未归,瑶池仙境单洪心中隐约有了不对劲的感觉,两天之前和妖兽大潮大战,可战死了不少的修士。心中担心女儿,便让自己的弟子出去打听一番,这两天有没有人曾经看到过他的女儿,他的几个弟子出去了不久便回来了,脸色都很难看,手上还拿着一把黑色的长剑。“师父,师妹出事了!”把打听到的情况如实的告诉了单洪,单洪当时就气得吐血了,他活了几千岁,就这么一个女儿,居然死了。而且还有夏紫辰有关……而后更认出了那把黑色的剑居然是已经消失了数万年的魔剑--诛心剑!怪不得女儿临死之前一直喊着夏紫辰害她。

只要不是剑的主人,只要谁滴血驱动这把剑,剑就会自动吸食体内的灵力,不死不休!夏紫辰居然得到了这把剑,当时的妖兽大潮……定然是夏紫辰和他女儿同时被妖兽包围,无法突出重围,夏紫辰用他女儿的命想为他自己打开一条血路!“好狠毒的心肠啊。”他仰天怒吼,双眸血红,夏紫辰……那可是他一直当成女婿在看待的人啊。没想到他单洪也有看错人的一天。虽然听到说夏紫辰最终还是没有逃出来,也死在了妖兽潮中,不过他心痛女儿身死,更咽不下这口气,带着瑶池的一干弟子长老,浩浩荡荡的就冲着洞天福地而去,誓要为女儿讨个说话。

秦落衣听说了这事,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也没怎么在意,冷冷一笑,等着看单洪能不能给自己一些惊喜。从那天她喝酒到现在,已经过去几十个时辰了,每每想起二师兄的话,她都几以为自己是在梦中。两个师兄已经搬入了她的小院。当初季玄师兄提供的这所小院,共是三间,一间厅堂,一间修炼室,一间便是她住的屋子。通锦城修士众多,同一师门的弟子挤着住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奇特的事情,更何况四师兄那里宅子虽然大,住了他还有三师兄,还有楚逸风甚至是楚逸风带来了那几十号人,已经没有了空余的地方。

所以对于两个师兄选择住到她的院中来,并没有人在意。除了厅堂,只有一间空余的屋子,看似大师兄和二师兄是挤着一起住的,实则那屋子里每天晚上都只睡了一个,而另一个人自然是在她的屋里挤着。三人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云天小筑。她知道要两个天之骄子的师兄说出不反对楚逸风留在她身边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管她和楚逸风之间最终有没有结果,她都很感激两个师兄的成全。心中感激,自然加倍的对他们好。如是几天之后,两个师兄眼底隐藏的阴霾渐渐散去,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甚至有一次晚上双修的时候,凤飞漓好奇的用神识查看她灵台穴内的混元天珠,她偶然发现混元天珠里面的星辰之力,居然可以通过欢好的方式,进入对方的体内。

原本大师兄和二师兄已经将身上的混沌之源,放了一部份在宝蓝战船的祭坛里面,祭过祭坛分解混沌之源里面的灵力,修炼速度快了不少。不过再快,也比不上吸收从混元天珠里面释放的星辰之力,而且这种星辰之力特别的纯净柔和。有了无相**,混元天珠里面星辰之力释放的速度和多少,完全是由她自己决定的,不说本来混元天珠里面有多少混沌之源,就是在冰域里面吸收的混沌之源也够吓人了的,所以她毫不吝啬的将星辰之力渡给了两个师兄。两师兄身上都有不少天材地宝,甚至是灵丹补充灵力,本来就已经在突破瓶颈两人几天时间,居然又飞快的晋了一阶。

大师兄是玉府六阶。而二师兄则是玉府四阶。她本身的修为也是大增,晋阶到了玉府七阶。三人为了巩固境界,跑到十几万里的海域寻着妖兽,大战了几场,夺了数十颗妖丹,这才又回来再继续修炼。秦落衣两年时间,从青府修炼到了玉府,其实是压制了自己的修炼速度的,她身上不缺少补充灵力的灵丹,而星辰之力因为体内有混元天珠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从第一次发现自己体内的府邸上面有些异样开始,她每晋一阶,都会将府邸打破重铸一次,这便得耽搁不少时间。

其实自从有了无相**之后,吸收的星辰之力中的那种奇怪的感觉便没有了,只是她为了谨慎,还是每晋一阶便选择重铸一次,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她的府邸战力,比之同阶的修士强大了许多。上次她玉府六阶,战比自己高上两阶,玉府八阶的夏紫辰,就一点没有吃力的感觉,拿下他是早晚的事。她把自己每次都重铸府邸的事也跟两个师兄说了。凤飞漓和端木长青都仔细的看过他们自己的府邸,没有察觉到异样,不过秦落衣说的重铸府邸之后,战力可以增强,因为这个,在巩固修为的时候,两人倒是极有兴趣的都试了一番。

要知道修为到了玉府,修为每高一个阶别,身上若是没有逆天的法器,法宝,那就会受到绝对的压制。可以越两阶战对手,那可是极恐怖的事。而且在玉府可以越阶,若是到了紫府……别说越两阶了,就是越一阶,那也足够让人兴奋莫名了。十天后,楚逸风出关了。端木长青和凤飞漓第一个得到了消息。在他赶来秦落衣小院之前,凤飞漓和端木长青不露痕迹的离开了秦落衣的小院,独留她一个人在屋内。他们两人这些天白天经常要去总部,秦落衣也不以为意,他们走的时候,还笑着和他们挥了挥手。

走了不远,便看到远远的一道白色的修长身影快速的朝着这边掠了过来,两人相视一眼,眸光一暗,悄悄的绕了开去,敛住呼吸,隐在远处的大树上。等他离开后,他们两人才从树上跃了下来,回头望着那道离小院越来越近的身影,神情诲涩难懂。“咱们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凤飞漓低低的喃喃:“就那么让他们呆在一起,我总觉得不放心。”“至少咱们现在不能回去。”端木长青俊颜漠然冰酷,目光犀利:“咱们说了同意他留下来,若是现在回去,衣儿说不定会怀疑咱们别有用心。

”凤飞漓也知道他说得在理,冷哼一声,随即转身朝着的方向而去。他得去找点事情做才行,否则肯定会忍不住冲回去。端木长青回头深深的看了小院的方向一眼,漆黑眸中锐利的精光闪动,随即微微一笑,转身掠走。“衣儿。”两个师兄刚走,秦落衣正准备去修炼一阵子,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唤住了她,声音温润充满磁性。秦落衣猛的回头。一身白衣的楚逸风翩然落在院中,俊颜含笑,漆黑的目光邪肆中带着炙热,灼灼的望着她。“你好了?”秦落衣眸中一亮,灵动的目光将他身上扫了一遍,气色比起几天前,好了太多。

楚逸风笑着走到她的面前站定,看着她明艳的俏脸上难掩的欣喜,眸光变得温柔,伸出手一把将她的身子捞了过来,拥进了怀里,将头埋进了她的脖子里:“好了,你给的丹药很管用。”秦落衣任他拥着,伸手环抱住在他的腰上,他头埋在她的脖子里说话,吹出热热的气息,痒痒的,让她忍不住轻轻的颤了颤。楚逸风眼中的笑意变浓。他的衣儿……还是这么的敏感啊。完美的薄唇轻触她的脖子,然后顺热吻上了她小巧精致的耳垂,柔软细腻而美好的触感,他已经有整整五年没有碰到了。

秦落衣伸手推他。“衣儿,让我好好的抱抱你。”楚逸风不松手,反而拥她拥得更紧,就似想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中一般。“你这是抱么?”秦落衣咕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哈哈。”楚逸风清朗笑出声,终于松开了搂住她的手,然后又趁她不注意在她的唇上飞快的吻了下,稍触即离。秦落衣含嗔带恼的瞥了他一眼。娇艳的唇角却忍不住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然后把他拉到一旁的雕刻精美的玉石凳子上坐下。楚逸风一眼就认出这雕工精致,玉质上好莹润的玉石凳子是御赐之物。

记得秦天说过,当初他父亲镇南王因为她要来蓬莱仙岛,不仅为她准备了许多东西,而且还把他父皇上御赐给她的金银首饰一切物品全都装进了储物戒。秦落衣在他的对面坐下。楚逸风微眯了眼,有些不满。离得太远了。“衣儿,过来。”他朝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来。秦落衣故做没有看到。白皙润莹的手腕支着下巴,微微偏着头,漆黑的凤眸有些疑惑的盯着他道:“上次你说拜师了……你究竟拜的哪位高人?”几年时间,让一个尊者修为的人修炼到了玉府,虽然只是玉府一阶,可那速度也确实太恐怖了,是真真正正的高人哪。

“衣儿,你终于肯问我了。”楚逸风微扬着唇角,眸中似划过天际的流星般闪过一道璀璨的光芒,他将手放到玉石桌上,轻抚着大拇指上戴着的羊脂白玉扳指,动作优雅如行云流水,带着风流不羁的雅致。秦落衣眸光轻闪,讪笑了笑。“还记得当初你离开前,我跟你提过的仙师吗?”楚逸风望着她纯然绝美的娇颜,瞳仁乍现一道幽光,唇边的笑容却带了三分戏谑。“仙师……呃,你拜他为师了?”秦落衣凤眸睁大,诧异的道:“难道当初你不是随便找的一个人……”“当然。

”想到当初她做的事,楚逸风仍然有些咬牙:“你以为随便找一个人,能够瞒得过他……还有瞒得过我父皇?”“这倒也是。”秦落衣眨了眨修长的睫毛,笑着附和道:“他应该不是圣龙大陆的人吧?”圣龙大陆的灵力,比之她原来的星球虽然浓郁了许多倍,不过比起蓬莱仙岛来说可差远了,修士想结出府邸来都困难。那里修为最高的,就是她的父王镇南王了。“不是。”楚逸风凝视着她,摇了摇头,然后将这几年的事一一都告诉了她。“那个仙师居然是玄天大陆秦家的老家主?”秦落衣彻底怔住了,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吧,随便找个人,就是个绝对震憾的人物,秦家可是玄天大陆七大世家之一。

“嗯,以前和他见过两次面。”实则是他当初路过楚国的一个边陲小镇的时候,看着大雨里老头神色寂廖的站在一座危桥之上,神情悲呛,手搭在石桥上,身子往下倾,就误会他是要寻死,多事的跑去把他救了下来。然后他就被他赖上了。原本他是要立即赶回宫的,却被那老头拉着说了一天一夜的话--当然,都是他在说,自己听,想离开也不行,周围都布置了阵法,根本出不去。最后,终于一吐为快的老头把话说够了,看也没看他一眼,御虹而去,那时候他就知道这老头肯定很不简单。

后来他又路过了那小镇几次,又在那座石桥上碰到了他两次。“他没有收你……却让你拜了他死了的儿子为师?”秦落衣忍不住眼角抽了抽,神色奇异的道。楚逸风瞥了她一眼,不断的转动手指上的玉扳指,神色微黯,然后轻声道:“老头的儿子--我师父是被人杀死的,被一起杀死的还有师母,他们的孩子生死不明,这些年来,老头子一直都在寻找。”他师父生前没有收弟子,秦落衣走后,他带着人和镇南王一起先灭了赵国,不过几个月时间,就将赵国并入了楚国的领土,然后重新去找到了老头子,旁敲侧击的知道他来自玄天大陆,也去过蓬莱仙岛之后,就想拜他为师,软磨硬泡了许久,使了诸般手段,最后才拜入了老头子儿子门下,老头子名义上是他的师祖,实则相当于他的师父。

秦落衣心中一动。那个孩子是秦墨的妹妹。秦墨也说他们找了那孩子二十年了,找遍了玄天大陆和蓬莱仙岛却一无所获。想来秦家的老家主会出现在圣龙大陆,应该是不死心,所以去圣龙大陆找那孩子了。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她哥哥居然也去了玄天大陆秦家修炼……原来父王和母亲身边居然一个子女也没有了。她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怅然。“我哥哥他还好吗?”楚逸风却误会了,以为她只看到自己,没有看到哥哥,有些失望,便道:“他很好,你哥哥正修炼到紧要关头,我先出关,所以便过来找你了。

”秦天是他带去的。以他师父膝下单薄为由,说服老头子将秦天也收入了门下,秦天原本是有师父的,不过修士修炼,只要自家的师父同意,那是可以再拜师的,有的修士一生之中有两三个师父也不足为奇,不过这样的情况毕竟很少,若不是资质特别出众的人,一般的修士特别是高阶修士都不会收别人收过的徒弟。四年前他就去了玄天大陆。不过到了玄天大陆,老头子就把他们扔进了修炼室里,将他十年前在寻访孙女的途中偶然得到的一种可以伐髓易本改变体质的仙液让他们浸泡,又用了许多天材一宝,还有许多含有充沛星辰之力的一种奇异黑晶石,亲自监督他们修炼,并明言他们不修炼到玉府,休想踏出秦家一步。

所以耽搁到现在,他才能找来。若不是秦家如铜墙铁壁,那老头又厉害得紧,他老早就压抑不住思念跑来蓬莱仙岛了。好不容易出关,达到了玉府一阶,他也没有等秦天出关,径直带着人来了蓬莱仙岛。秦落衣手支着下巴,默然。她的额头饱满,下巴精致圆润、嫣红的樱唇微微地抿着,凤眼清若秋水,灿若朗星,只静静的坐在那里,便引出无限旖旎,惹得楚逸风心中微微一荡。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秦落衣却正在想着圣龙大陆的父亲和母亲。现在她有了宝蓝战船,再带上大黑和黑帝,寻着一个安全的路线,应该能够成功的穿越千万里的海域,回圣龙大陆看看了。

“等妖兽潮结束,我带你去圣龙大陆,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你哥哥了。”楚逸风柔声道。秦落衣抬眸看向他。“我想先回圣龙大陆一趟。”去玄天大陆,原本她就有那个打算的,不过等妖兽大潮结束了,她要先回圣龙大陆一趟。楚逸风会意,将她的手握得更紧,凝着着她清丽的容颜笑得愉悦:“我陪你……衣儿,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陪你,正好……这次回去,也把咱们上次没办成的事情办一办,衣儿,我会给你一个最隆重的婚礼,把你迎进东宫。”婚礼?成亲?秦落衣凤眸轻闪。

她轻轻挣脱了楚逸风的手。楚逸风眸光一暗,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衣儿?”他还以为经过几天前之事,她已经不会再拒绝他。“楚逸风。”秦落衣坐正身体,目光明亮的望着他,低低的道:“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楚逸风心中一松,笑了,眼中带着难掩的欣喜,声音低沉暗哑:“衣儿,我也喜欢你。”喜欢得心都发疼了,恨不能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我有双修伴侣了。”看着他欣喜的俊颜,秦落衣心中一狠,将这个事实说了出来。这事,他迟早应该知道的。

楚逸风神色一变,面无表情的瞪着她:“衣儿,不要跟我开玩笑。”秦落衣摇头:“上次我就跟你说了,我不会骗你。”“凤飞漓?”楚逸风胸口剧liè的起伏着,双眸似寒潭般幽深带着凌厉,身躯慢慢绷直。那个妖孽的男人,难道衣儿真的喜欢上了他?他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不仅是他,还有二师兄。”秦落衣豁出去了:“楚逸风,我喜欢你,也喜欢两个师兄,如果这样……你仍然还喜欢我,我就跟你回圣龙大陆成亲!”“噗!”楚逸风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翻腾了气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溅满了汉白玉桌上,秦落衣身上也溅了鲜血。

“楚逸风!”秦落衣顾不得看向自己身上,急忙转到他的身边,想伸手搀扶他,她知道他会伤心,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心中顿时又怜又痛。楚逸风一掌挥开了她的手,秦落衣一时没注意,身子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题外话------确实没有时间了,呃,绝对不是故意停在这里的,好吧,我顶着锅盖飘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