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柳青?上官林?秦落衣轻轻勾了勾唇角,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讥诮和不屑。应该就是在第八层火域中袭击自己的那两人了,没想到他们一个是柳字世家的人,一个是上官世家的人。柳倾城……她还等着柳青给她炼紫龙剑呢?嘿嘿,现在紫龙剑已经收在她的储物空间里面了,她就慢慢在这儿等着吧。知道拓拔元诩要去灵杭城,柳倾城丹凤眸中挑出一抹诡波,冲着他嫣然一笑:“我和柳青叔叔也是要去灵杭城的,他身上有飞行法器,若是少主不急的话,再等等我们们可以一起走。

”夏青芜撇了撇唇,谁稀罕那飞行法器啊。伸手拉了拉自家表哥的衣袖,催促他快走。她可不想和柳家人走在一起。拓拔元诩眼中闪过淡淡的笑意。客气婉拒了柳倾城的好意,转身带着一干人先行离开了。盯着秦落衣和他们一起离开的背影,柳倾城暗自咬牙,脸上故做娇柔妩媚的笑容更是差点挂不住崩裂开来。拓拔元诩虽是拓拔家的少主,身份尊贵,可她叔叔也是紫府八阶修士,又是玄天大陆上盛名卓著的炼器大师,走到哪里,都是人人巴结的对象。她原以为提起自己和叔叔都要去灵杭城,拓拔元诩怎么也会等着她们一起同行的,没想到他居然丝毫不动心。

花了一天多时间,秦落衣和拓拔元诩一行到了灵杭城。飞行舟还没有到灵杭城,不过城中已经开始在售卖飞行舟的船票。拓拔元诩和夏青芜要去霞光城,那里是拓拔家族的根基所在,也是整个北域的中心。刚进灵杭城,拓拔元诩就被得到消息很快赶来的灵杭城城主热情迎接,住进了城主府中。秦落衣则寻了一家清静的客栈,要了一间上房住进去。梳洗一番后,又吃了点东西,便去把飞行舟的船票买了回来。从灵杭城到咸阳城的船票并不贵,一千多万里的路程,一张票只要两万两银子。

买了票天色已近黄昏,她没有在外闲逛,很快又回到客栈,然后在屋内开始修炼她的丹火。进入火域时若不借用手镯空间,她最多只能呆在第七层火域,以她的实力,想要修炼丹火便只能吸收七层和七层以下火域中的火精,贪心吸纳七层以上火域的火肯定有焚体之虞。所以离开之前,她不仅收集了第十层火域的金色火焰,还收集了许多第七层火域的紫黑色火焰。不过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又是人来人往的客栈中,秦落衣也不敢全身心投入修炼中,修炼时都放了一缕神识在外随时注意周围动静。

天亮时她退出修炼状态。略略吃过些东西,她走出客栈,准备出去逛一圈。灵杭城不愧为是北域有名的大城,城里修士众多,足有十几万人,路上道路宽阔,两旁商铺林立,车水马龙来往不绝,十分的热闹。拍卖行,石坊,丹药铺子,灵植铺子……这里应有尽有,城东头还有一个巨大的坊市。在城里逛了一圈后,她就往坊市而去。坊市很大,此时是上午,正是坊市最热闹的时候。只是一圈逛下来,她并没有看中什么东西,便从坊市后门离开,坊市后门不远处就是巍峨的城东大门。

凝目望去,只觉青山如黛,银白色的薄雾终日像仙女的彩带一般环绕在山腰上,只露出尖尖的山峰,那是灵杭城外有名的引凤山。昨日从空中掠过的时候,她就看到引凤山不仅山峦清秀雅致,山下还有一汪碧绿的湖水,极是清澈明透,湖中还有人结伴划舟踏歌,忍不住就让她想起了在蓬莱仙岛时凤飞漓带她游湖时的情景。脚下一动,她御虹而去。眨眼时间就到了引凤山上,稍一驻足,便缓缓走向山下碧绿的湖泊。天空万条云翳薄薄,飘逸如雾霭蒙蒙。日光融融从薄云间洒落,铺满一地的浅白。

秦落衣信步走在树林中,不时有风拂过,绿枝轻轻摇曳,从叶缝间幽幽晃动投下的阳光竟斑驳似琉璃。湖边两岸夹道种了许多柳树和桃花,夹著片片桃花香味的微风,让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顿觉沁人心脾,让人精神为之一震。远处有凉亭。一道身着红色锦袍的身影站在凉亭中,玉冠束发,长身玉立,微倚雕栏,微风拂过墨般长发,丝丝缕缕飞扬而起,就象一幅妖孽的画卷。秦落衣微微一愣。一缕淡淡的欣喜在眼底快速闪过,急走几步,倏的又停了下来。凉亭中凭栏而立的人影已经听到了身后脚步声,回过头来,一双温润的眼中流光转动,瞥到站立在桃花树下的粉蓝身影时,清幽如玉的瞳仁中暗起波澜,随即浅浅的勾唇一笑。

“秦姑娘。”站在凉亭中的是拓拔元诩。看清楚站在凉亭中的人影时,秦落衣漆黑恍惚的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落,眼中的欣喜敛了下去。刚才那一瞬间,她居然觉得站在那里的是凤飞漓。当初的蓬莱仙岛,也是桃花纷飞的季节,凤飞漓曾经一身红衣的站在凉亭里,眨着灼灼的桃花眼,朝她妖孽浅笑。宽大袖口下的如玉纤手不自觉的紧攥着,秦落衣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只是心里早已是变换了几重滋味。亭中只有拓拔元诩一人,不过她感觉得到周围还隐了两道颇为的气息。

“少主小心!”她刚刚走进凉亭边,数道青色的身影突然悄无声息的冲出,手持长剑,杀气腾腾直冲拓拔元诩而来。秦落衣瞳孔猛的一缩,忙快速闪开。在青衣人冲出来的瞬间,有两道黑色的身影也快速冲了出来,挡在了拓拔元诩身前,和偷袭的青衣人ji烈的战在了一起。拓拔元诩唇角的笑意敛去,站在两名护卫身后,温润的目光变冷,看着偷袭他的几人,四名青衣男子脸上都蒙了黑巾,看不出长相,不过他们下手极为狠辣,招招都是至人于死地的狠意。拓拔元诩的两名护卫是玉府修士,四名青衣人也俱都是玉府修士,他们四人不仅攻击两名护卫,想杀被他们护在身后的拓拔元诩,甚至连站在一旁的秦落衣也不放过。

拓拔元诩抽出了长剑,和其中一人战在了一起。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动手的秦落衣看着朝自己刺过来的剑,冷哼一声,悍然出手。玉府对上紫府,秦落衣占据绝对优势,还没有使出全力,甚至紫府都没有祭出来,不过眨眼时间,就将对手摞倒在了地上,肋骨也被她拍断了好几根,躺地上哀叫连连。秦落衣用剑尖挑开了他脸上的黑巾,很是陌生的面孔,至少她是不认识的。拓拔元诩一剑刺中了他的对手,他的两名护卫一番激战下来,也占据了上风,很快将对手重伤。

就在这时,从亭子下面突然又掠出两个青色的人影,两人同时出手,两掌重重的拍在了拓拔元诩的后背上。“噗!”拓拔元诩狂喷出一口鲜血,瞬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没有了声息。“少主!”两名护卫没想到周围还藏了偷袭者,神色异常震惊,一脚踢死受了重伤的对手后,怒吼着扑了过去,召出玉府,冲着两个偷袭者就攻了过去,阻止两人再向拓拔元诩下黑手。秦落衣掠到拓拔元诩身边,拓拔元诩受伤极重,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脸色苍白,只余一口气息,秦落衣飞快的拿出一颗十一阶疗伤丹喂进了他嘴里。

正和偷袭者斗在一起的两名护卫见状,长松了一口气,眼中不约而同闪过一丝欣喜,投向秦落衣的目光带着感激。“砰!”“啊!”这次来偷袭的两人都是紫府初阶修士,比之刚才倒下的四人修为强上许多,两名护卫只是玉府巅峰修为,分心看向拓拔元诩之际,两人身上都被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紫府击中,受了重伤。“秦姑娘,请救救我家主子,带着我家少主回灵杭城!”即使受了重伤,两名护卫也在咬牙支撑,不过对上紫府修为的修士,他们再坚持也不过是螳臂当车。

秦落衣盯着那两名偷袭者,快速站了起来,召出青衣傀儡,她和青衣傀儡一人对上了一名紫府修士。来人的修为甚至比她还略高一分,战了几个回合,难分胜负,青衣傀儡对上紫府修士就更吃亏了,不过片刻时间,身上便被打得凹凸不平,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指缝大的裂口。秦落衣很是心疼。青衣傀儡虽然只是傀儡,并没有真正的意识,不过她却因为它好几次转危为安,自然舍不得他被那名紫府修士打坏,手下的攻击更加毫不留情。两名受伤极重,满身鲜血血流不止的护卫想过来帮忙,不过紫府修士间的战斗,他们根本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拓拔元诩就倒在亭子中,为了怕只剩一口气的他被误伤,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拓拔元诩背到了亭子之外的桃花树下便再也没法移动了。其实秦落衣要解决这两人本是很容易的,她手镯空间里面有十层火域里的火焰,那连紫府高阶修士都能瞬间杀死的厉害火焰,拿来对付这两人,他们完全不够看。不过……她侧头看向一侧神色苍白如纸的拓拔元诩还有两个受了重伤的护卫,瞬间打消了这念头。她曾进入十层火域的事,一定得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拿出宝蓝战船,她示意青衣傀儡让开,用灵力炮弹对着两人狠狠的轰去,趁着灵力炮弹将他们身上的紫府防御轰开的瞬间,她的紫府化为成百上千道箭芒,直取他们的要害之处。

“啊!”两人惨叫一声,同时毙命,砰然一声,倒在了地上。秦落衣确定他们死透了,转身看向拓拔元诩。“该死。”身后的情形让得秦落衣忍不住低咒出声。守在拓拔元诩身边的两人倒在地上,神色灰败,脖子都被人扭断了,鲜血流了满地,昏迷得只剩下一口气的拓拔元诩被一个紫衣老者挟持着,正飞速的向着灵杭城相反的方向掠去。秦落衣满头黑线。拓拔元诩不是拓拔家的少主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要他的性命?而且还是在拓拔家的地盘上!她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

不过这犹豫只是一瞬间,刚才她喂给他吃的可是一颗十一阶的丹药,被两名紫府修士拍了一掌,拓拔元诩是真的只余了一口气的。她可不是随便浪费东西的人。给他吃疗伤丹药,一则是她看他还算顺眼,更重要的是他是拓拔家的少主。一个统治地域千万公里,领地里人口足有数十上百亿的少主!如无意外,他以后就是这个北域最高统治者,会统治这片地域数千年,让一个世家之主欠她一个人情,还是救命之恩的人情她非常乐意。扔下一张神行符,她御虹而行的速度更快,前方的紫衣老者似乎也怕人看到他挟持了重伤的拓拔元诩,一路尽挑着偏僻的地方而行,一路走来,居然顺利的没有碰到有其它修士。

看着老者飞快的进入一处山脉中,秦落衣唇边绽开一抹明艳的笑容。脚下速度更快了,很快拦在了紫衣老者的面前。紫衣老者脸上也用紫巾蒙面,显然也是不想让人看到他的面孔,见到原本追在自己身后的人突然拦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由得挑眉。“臭丫头,你敢追来,存心找死是不是?”紫衣老者开口,声音低沉暗哑,带着一抹阴冷,听得人很不舒服。跟上来又如何?他早已知道她是用了神行符才能赶上自己的速度,之前在湖边潜伏时,更看出来她只是紫府二阶修为,比之自己紫府五阶差了一大截,就是她刚才亮出来的战船,也奈何不了他。

刚才急着将拓拔元诩捉到手,倒放着这么一件好东西没动手,此时她送上门来,他自然不会再客气。“找死?你想杀我,还得看看有没有那本事!”秦落衣哂然一笑,没有错过他眼中的贪婪之色,知道他对自己的宝蓝战船起了贪心。“哈哈!”紫衣老者眼中冷光闪烁,大笑出声:“口气倒不小,今天就让你看一看老夫有没有那个本事!”直接将拓拔元诩远远的放在一边。他刚才已经用神识找过了,他要找的东西并没有在拓拔元身上,可不能因为呆会儿的大战误伤了他,只剩了一口气的人了,脆弱得很。

当然他敢将人就那么放在一边,也是笃定了自己必胜,不管是对面这女子还是已经只剩下了一口气的拓拔元诩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手上捏着法诀,祭出紫府,霎时天地间的灵力剧liè的翻滚起来,紫色的光芒照亮了半边天空,化为一只巨大而凶狠的豹子,张开大口朝着秦落衣凶狠的扑了过来。秦落衣先让青衣傀儡去把拓拔元诩抢了过来,一边闪避着那只凶神恶煞向自己扑来的豹子,紫府则化为千万道金色的箭芒,朝着紫衣老者射去。紫府老者眼中闪过轻蔑。

不自量力!紫府二阶修为化出的箭芒根本伤不到他!只有玉府修士,对战时才会用这样低劣的攻击手段,紫府修士对战,除非是修为比对方高,否则这样将府邸的力量分化开来,每一道箭芒上的力量太小,别说伤不了人,怕是连加持在身上的防御屏障都没办法破开。觉得自己稳操胜券的他对青衣傀儡去抢拓拔元诩也没有制止。一个连紫府初阶修士也对付不了的傀儡,不足为惧,他一会儿再抢回来就是。眼看着凶猛的黑豹就要攻击到了自己身上,秦落衣飞快的钻进了宝蓝战船里面,利用宝蓝战船的防御来对抗敌人幻化出来的强大黑豹。

砰的一声惊天巨响,战船的防御突然被攻破,不过就在黑豹攻破防御的一瞬间,黑豹消失了。紫衣老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怒目不可置信的瞪着秦落衣。嘴里喃喃:“怎么……可能?”他的胸前有一个洞口在燃烧,就在刚才,道千道金色的剑芒攻过来的时候,原本以为毫无杀伤力的剑芒,其中的一剑居然很轻易的射穿了他的紫府防御,洞穿他的胸口,然后快速的烧了起来。秦落衣含笑看着他。刚才攻击过去的金色剑芒中加入了她在火域十层中得到的火域,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用这杀人灭迹正合适。

紫衣老者胸前的洞口快速扩大,转瞬间整个人都化为灰烬,很快消失不见。收了宝蓝战船,她去看拓拔元诩。拓拔元诩还在昏迷之中,神色苍白,因为受伤太重,气息极为危弱,象是要随时断气的样子,比之上次宋无痕受的伤还要重得多了。看着他这样子,秦落衣倒为难了。此处山脉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以她的速度追击紫衣老者,这时间离弟灵杭城应该有一两万里了。是带他回灵杭城还是找个地方把他藏起来?------题外话------谢谢雨中之莲亲亲的花花(2花),谢谢晓小月亲亲的花花,谢谢天是蓝的123亲亲的花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