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一行人很快离开蜀汉城,在他们离开后,一道青色的身影出现在别院周围,站在秦落衣曾经呆过的地方,良久才叹息一声,轻笑着离去。“秦姑娘的师弟,就是那简公子,你们当时没有看到,他只轻轻那么一挥手,就将柳家的老祖还有上官家的家主挥出了数百米,啧,那气势,霸道啊!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说谁敢打搅了端木前辈和他师姐,他就绝对不轻饶谁,哈哈,两个世家的家主,都不敢让自己族中的人再轻举妄动了。”“不会吧?既是秦姑娘的师弟应该比秦姑娘入门还晚吧,能一人独战两个紫府巅峰修士,怎么可能……你吹牛也吹得太厉害了。

”“什么吹牛,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吹牛了?告诉你,当时不只我看见,还有许多人也看见了,简公子设下的结界,柳家和上官家那么多修士都朝那上面使力,硬是没有修士能够攻破。”“昨天晚上,柳姑娘和上官公子那伤受得也蹊跷得很,听说那刺客到现在也没有踪影,简公子好象没去府里,若是他去了就好了,昨天那刺客哪里还跑得掉。”“听说秦姑娘和柳姑娘一直不和,现在大家都知道柳姑娘会被逐出飘渺宗,跟秦姑娘有关系,我听说柳家和上官家的都怀疑是秦姑娘派人对柳姑娘动了手,之前还在想,怎么敢有人在紫府巅峰修士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如果是简公子……”“这话你可不能乱说,那简公子修为莫测,若是被他听到了,你还有命在啊。

”“嘿嘿,不只我在说,还有许多人都在怀疑,我不过就跟你私下说说罢了。”“若真的是简公子动的手,柳家和上官家这次怕是只能吃个哑巴亏了,人家可是两个紫府巅峰修士也没放在眼里。”……秦落衣一行人回到祈龙城里不久,蜀汉城别院外发生的事情便很快传了开去,毕竟当时跟着去的,除了几大世家的人,还有些散修的紫府修士也赶了过去,还有蜀汉城别院里的打斗太过激动,早惊动了周围不少的修士。秦落衣听了那些传言,冷冷一笑,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居然怀疑到了简玉衍身上,这些传言是谁放出去的,她心中很快有了数。

简玉衍也是一脸的不以为意。柳倾城的神色比之昨天晚上好了许多,甚至已经能够下地自由行走了,只是看到秦落衣,她眼中却难掩一掠而过的阴狠。上官南齐的伤势原本就比她重了许多,更何况他为了博得美人芳心,疗伤的时间太少,又拖着那伤痛的身体去献殷勤,乍一看,神色苍白得跟昨天没什么变化。上官战看着儿子的样子,那张脸黑得能拧出墨汁来,亲自去府中刺客出现的地方看了许久,得到端木锦玉承诺一定会找出凶手后,这才带着儿子出了府,住进了上官家在祈龙城的一所别院。

七大世家都是玄天大陆上的顶级强大家族,都是些不缺钱的主,许多世家在一些极繁华的城市,都买了府邸作为自己偶尔的落脚之处。柳子玉和端木锦玉两人单独去了片刻书房,然后也带着柳倾城离开了,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秦落衣和简玉衍一眼,柳倾城冷着脸还想对她说什么,却直接被柳老祖阻止了。端木长青和凤飞漓受伤都不轻,端木锦玉安排他们去疗伤。院中很快只剩了端木长英和端木锦玉父子两人,端木锦玉派人远远的守在院外,又下令院中不管发生何事,所有人都不许进来,也不许放人进来。

秦落衣跟着端木长青和凤飞漓过去,见端木长青和凤飞漓伤势虽重,却没有伤到根本,不过却也得尽快开始疗伤了,便一人给了他们一颗疗伤丹,两人看着她,目光灼灼,似乎都有话想跟她说,秦落衣却只当没有看见,很快出了端木世家的府邸,只是刚走出大门,她的脚步又慢了下来。回头看着巍峨的府邸,她想到了端木长英,微一沉吟,她示意简玉衍先行回去,自己又倒回了府中,来到了端木锦玉所在的正院,避过守在外面的众侍卫,很快掠了进去,隐在一边。

端木锦玉站在屋中,原本优雅俊逸的脸上一片阴沉,那丝经常挂在唇边的笑容早已隐了去,看着端木长英的目光之中充斥着森冷之色,里面有汹涌的风暴在凝聚。端木长英垂着手立在他的面前不远处,眸子微睑,俊颜逆着光,看不出来他此时在想什么。“为什么?”良久之后,端木锦玉开口了,只是声音低沉沙哑,带着说不出的失望和压抑的痛意。端木长英抬起头来,眸光中有微光闪烁,没有说话。他知道解了摄魂术的父亲,什么都想起来了,包括自己以前一次又一次对他下的暗示,那些他曾经忘记的东西,甚至还包括当初和自己一起下暗示的金东颜,他都会想起来。

“对不起,父亲。”除了这一句,他没有再说话,目光反而望向了窗外,此时正是正午刚过,窗外阳光明媚,知了儿叫个不停,绿树成荫,鲜花盛放,到处是一片勃勃生机。“孽障!”端木锦玉气得七窍生烟,瞪着这个自己一直宠爱无比的小儿子,胸口剧liè的起伏着,咬牙低喝道:“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合着外人来算计你的父亲,为什么要对你的哥哥一次又一次的下毒手?那是你哥哥啊,唯一的亲哥哥,你这个畜牲!”想到自己之前一直还因为他的暗示而怨怪大儿子,觉得是大儿子容不下小儿子,他心中的怒火就更炽。

怪不得长青这两年对自己越发的疏离起来,在他的心中,自己肯定就是一个是非不分,不顾他的安危完全向着他弟弟的糊涂人了。端木长英笑得苦涩。他当然知道那是自己的亲哥哥,只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对哥哥下杀手,一次又一次的将他逼到绝地,只怕在他的心中,早不当自己是弟弟了,早已恨极了自己了吧。想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为什么?父亲,这还用问吗?我也是你的儿子,我不过比他晚出生几年而已,要说修炼的天赋,还有处li事情的能力,我哪一点不如他?就因为比我早出生几年,他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端木世家的少主,整个家族的继承人……我自然不想让他活着,只要他死了,我就是少主,以后整个端木世家都是我的。

”端木长英挑了挑眉头,看着面前愤怒不已的父亲,有些无良的哂然一笑道。秦落衣惊得差点从隐身的树上跌落下来。抿了抿红唇,看向端木长英的目光变得异常复杂,诧异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她就明白端木长英如此做的原因了。他知道自己生命已经不久,居然宁肯让人误会自己是因为野心而联合外人对自己父亲下手,甚至要害自己的哥哥,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他中了毒,知道他曾经一个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端木锦玉看着他一脸吊儿朗当的样子,一掌狠狠的朝他挥了过去,端木长英脚下一动,十分惊险的避了开去。

见他做错了事居然还敢闪躲,端木锦玉更加生气了。原本只是想着教训他一下,毕竟不管他之前做了什么,这次却叫了秦落衣来给自己解摄魂术,自己的儿子他自己知道,只怕他也认识到自己做错了,才会这么做,这也是他在蜀汉城当着那么多人没有发作的原因,不然他早一掌拍死他了。此时见他闪躲却气极了,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一股一股强大的灵力攻击连绵不绝的朝着端木长英袭去,整个院中飞沙走石,噼里啪啦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外面的侍卫早被惊动了,只是之前得了端木锦玉的吩咐,此时动静再大,却没有人敢违令冲进来看出了什么事。

端木锦玉是紫府巅峰修士,端木长英到不过是玉府初阶修士而已,那修为差了不是一点半点,愤怒之下的端木锦玉即使没有尽全力,端木长英还是避得很狼狈吃力,想干脆趁机跑出府去,端木锦玉哪里会给他机会?片刻之后,端木长英就挨了自家父亲几掌,唇角逸出了一丝鲜血来。秦落衣眉头拧了起来。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思忖着自己要不要跳出去帮他解释一番,只是这一解释,端木长英中毒的事情肯定会暴露出来,若是不说……照端木锦玉这样子,今天不把他狠狠打趴下,只怕不会甘休。

好在端木锦玉下手还知道分寸。就在她微微犹疑间,端木锦玉终于停了手,端木长英身上的衣衫很是零乱,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你娘呢?”抹了汗正在整理衣衫的端木长英手上一滞,眸光闪了闪,然后挑眉看着他笑道:“她不是修炼去了吗?这还是你告诉我的,父亲,你怎么现在倒问起我来了?”“她去修炼之前,最后一个见的人是你。”端木锦玉冷冷的看着他:“告诉我,她去哪里修炼了?”以前他不觉得什么,被秦落衣解除摄魂术后,他才发现很不对劲,妻子临走之前,望着他欲言又止还有那依依不舍的目光,就似他们不是暂时分开,而是生离死别一般。

“等她修炼好了回来,到时候让她告诉你好了……我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端木长英耸了耸肩,仍然一口咬定不知道自己娘去了哪里。“她出事了是不是?”看着端木长英没个正形的样子,端木锦玉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沉声问道,漆黑深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你对我用了摄魂术,你对你娘又做了什么……这此年她也护你护得厉害,你是不是也对她下了摄魂术?你这个逆子!”“我没有。”端木长英有些无奈的道:“父亲,你就放心吧,娘她没事,她真的是去修炼了,等修炼好了自然就会回来了。

”“你果然知道她去了哪里,带我去找她,就算是修炼,我也要知道她在哪里修炼!”端木锦玉沉声道,心中对这个儿子无比的失望。没想到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居然对权势如此的看重,甚至为了权势鬼迷心窍的不惜伤害自己最亲的人,以他的修炼天赋和头脑,他日定然可以晋阶紫府九阶巅峰,到时候他和长青两个兄弟同心,玄天大陆上还有谁敢窥视他端木世家?没想到他居然短视得嫉妒自家哥哥,要陷自己哥哥于死地……眸光一暗,心中叹道,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一个世家的强大,并不是一个人的强大就可以的,长青从小就护着他,难道还会让吃亏不成?端木锦玉再度逼近。

“你娘在哪里?”看着父亲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端木长英准备一直瞒着他的想法动摇了,他知道父亲的性子,既然已经怀疑了,不看到他娘,他是不会罢休的。告诉他也好,虽然一切他都已经安排妥当,在没有解毒之前,她母亲性命无虞,不过能多一个人照顾也是好的,最初他瞒着父亲的原因,一则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杀得了金东颜,二则就算是成功杀了金东颜,自己死了之后,父亲也会失去记忆,告诉他,不过是让他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白白担心而已。

“娘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她中毒了……”“逆子!”端木长青话还未说完,端木锦玉便打断了他,只觉得心中血气翻涌得厉害,两眸泛红,狠狠的瞪着这个小儿子,怒极道:“你联合外人给我下摄魂术,心狠手辣的对你哥哥赶尽杀绝,这也就罢了,甚至连生你养你的娘你也不放过,居然给她下毒,我打死你!”端木锦玉气得狠了,一掌狠狠的朝着端木长英身上挥过去,一直隐在暗处的秦落衣再也无法坐视不理,这一掌可不象刚才那些攻击,以端木长英的修为,肯定是躲不过这一掌的,若受了这一掌,不死也得重伤。

她从树上一跃而下,看似动作不快,却赶在了端木锦玉那一掌攻击落在端木长英身上的时候,拉着他避了开去。“轰!”端木长英虽然避开了,不过前方一大片屋子却被击中,瞬间轰然倒下。有两条人影快速的从后院树上掠了下来。是原本应该还在疗伤的端木长青和凤飞漓,见到他们两人,秦落衣也不意外,早在之前,她就已经发现他们来了,毕竟以她现在的修为和强大的神识,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完全逃不过她的感知。凤飞漓一脸的凝重。端木长青面无表情的看着被秦落衣拉开的端木长英,眸中寒光冽冽,有恐怖的风暴在凝聚,拢在袖中的手愤怒的紧握成拳,胸口剧liè的起伏着。

端木锦玉其实也早知道大儿子和凤飞漓都来了,只有秦落衣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外,因为他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气息,想到是她为自己解的摄魂术,看着她护着长英,端木锦玉暂时强压下满腔怒火,心底更有一丝后怕,刚才愤怒之下,他差点一掌杀了这个儿子!若不是秦落衣出现……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眼中浮现一丝苍凉。秦落衣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狠狠的瞪了端木长英一眼。平日多聪明的一个人啊,特别是使坏的时候,那坏主意是一个接一个的,今日怎么偏偏就犯了糊涂?说话也不说清楚,居然只拣着重点说,听了那话,谁都得误会他娘中毒有他一份,若不是自己倒回来了,得,他今天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本来命就不长了,找死也不是这样的!端木长英笑得涩然。他今天是太高兴了,而且承受父亲的怒火,早就在他意料之中。“衣儿,我以为你走了,没想到你又回了这里。”端木长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低低的笑道,眸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期待,他可不可以猜测,其实衣儿心底还是有自己的?秦落衣原本想拍开他的手,又有些不忍,只微微侧头,让他还想继续摸她头的手落了空。“端木前辈你误会长英了,那毒……并不是长英所下,因为现在还有一味灵植没有成熟,那毒又已经到了发作的时间,所以长英找了万年寒冰玉将她封印了下来,只等炼出解药,到时候再将人放出来就是。

”秦落衣不想他们再误会端木长英,便开口替他解释道。听到有解药,端木长青眼中的寒意退了一些,端木锦玉眼中的怒意也淡了不少。凤飞漓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秦落衣刚才对端木长英的维护,还有现在居然还替端木长英开口解释,甚至她看向端木长英的目光之中,常常带着一抹不忍……他真的很好奇,这几个月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得衣儿对他的态度,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题外话------谢谢luckelf亲亲的花花(100花),谢谢雨中之莲亲亲的花花(2花),谢谢qiuxi39亲亲的花花(5花),谢谢晓小月亲亲的花花,谢谢天是蓝的123亲亲的花花,谢谢白色恋人彩彩的钻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