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开阳城门口,柳寒情还有柳家的人正满面笑容的和周围也要离开的人话别。柳老爷子已经提前离开了,这段时间,玄天大陆上的高阶修士辈出,且一个比一个厉害,柳家身为玄天大陆七大世家之一,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感,秦老爷子寿诞一过,他便准备回去中域闭关修炼惊龙诀。柳寒非也有白玉台。柳倾妍,柳玄奕兄妹两人站在柳寒非身边,柳倾妍望着秦府的方向,眼中很是不舍,她知道凤飞漓还没有离开开阳城。柳寒奕却远离了柳家人,拦在了夏青芫身前,含笑和她说话,眼中有让人肉麻的绵绵情意,夏青芫寒着脸不想理他,眼中尽是不耐。

拓拔元诩原本正跟姑母说话--也就是夏青芜的娘,见状眸中闪过一抹冷厉之光,快步走了过来,找了个借口便将夏青芜带了开去。柳寒奕脸上的笑意不变,看着拓拔元诩和夏青芜的背影,眼中却快速的闪过一抹阴鸷之色。柳倾城也被柳寒情带在身边,昨天一整天,柳寒情都特意让人紧跟着柳倾城的身边,就怕她头脑一热,做出过激的事情来,到时候不好收场。将白玉台祭了出来,柳寒非招呼众人上去,他的白玉台足够将这里的所有秦家人都带走。原本柳玄奕也想再在开阳城呆几天,之后再自己回去就是,不过这次柳寒非态度十分坚决的要将他们都带走。

“爹。”柳倾妍也不想离开,看了看他的神色,不死心的再度开口,语声中带着一丝动人的娇嗔:“我还不想走,您和叔叔哥哥他们先走就是,我还有事,过些日子再回去。”“走!”柳寒非瞪了她一眼,背过人看着她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冷厉:“你快点过来。”周围的虚空已经开始扭曲,瞬间出现了一个虚空洞口,他率先踏上了白玉台。柳玄奕早已察觉到了他爹今日的不对劲,不……不是今天,是几天前就有些不对劲了,甚至他还察觉到了柳寒情整个人也明显不对劲,往日来了秦家,他都会在开阳城里住上一阵子,跟秦家的人好好联络一番感情,这次居然也急匆匆的要走了。

他没有言语,紧跟着跃了上去。柳寒情亲自将柳倾城拉了上去。“妹妹,快点。”看柳倾妍还在磨蹭,柳玄奕有些不耐了,正准备跃下来将她也拉上去,突然远方出现十数道神虹,速度极快,眨眼就落在了城门之外。柳倾妍的脚下一顿,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喜悦的光芒。凤飞漓……她刚刚正在想着他,没想到他就来了,这是不是就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白衣出手,快速而优雅的将白玉台扭曲出来的虚空洞口抹去,柳寒非的白玉台更是直接从空中跌落在了地上。这一突然的变故让得城门口聚集的修士都是一怔,原本有不少人的地方,居然突的就安静了下来,静得诡异。

柳寒非更是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跟着白衣一起来的,除了秦落衣还有凤谨,端木锦玉等一干人,甚至周围还有如此多的修士,白衣这样的举劫,无异于当场狠狠的煽了他一道耳光。甚至秦家的老祖秦老爷子也来了。他想当场发火。不过终是震慑于白衣的强大,不敢明目张胆的挑衅,暗自深吸了几口气,这才终于将心中的火气压得下来,心中暗忖,今日之事白衣若是不能给他一个说法,他就算打不过他,也必让天下修士鄙弃于他。“白公子这是什么意思?”白衣神色淡漠的看着他,双手负在身后,白色的衣襟随着轻风微微飘荡,一股君临天下般的强大威压便朝着他扑面而来。

柳寒非承受不住,整个身体被从白玉台上逼退了下去,脸色白了白,眼中是难掩的震惊……面对着白衣,他居然连一丝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其它几人也同样被那股威压逼下了白玉台。不过白衣显然将那股威压控制得很好,除了柳家的人,周围其它的修士都是毫无所觉。秦落衣微微一笑,看着他开口道:“原本昨天就有话想问问柳寒情道友的,不过昨天是秦老爷子的寿诞,是大喜的日子,觉得那话还是改日再问的好,没想到柳寒情道友居然这么急就要离开开阳城,倒着实有些意外了。

”居然是冲着柳寒情来的!周围众修士恍然。不能在大喜的寿诞问出来的话,自然不是什么好话了,难怪刚才白衣居然会那么毫不客气的直接动手。柳寒非闻言,心中倒是一松,瞥了一眼身侧的兄弟柳寒情,柳寒情神色未变,眼中甚至还带着一丝疑惑,似乎是不知道秦落衣要问他什么一般。眼角的余光又瞥向柳倾城,柳倾城和秦落衣的恩怨现在玄天大陆上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难不成是她又不知死活的惹出了什么事来不成?柳倾城却比不得他的父亲神色镇定,眼中有一抹隐隐的慌乱,虽然很快就敛了去,可是还是被柳寒非甚至还有周围不少的修士捕捉到了。

众修士也都猜测肯定是柳倾城惹恼了秦落衣,甚至连秦沐也那样以为,暗自摇了摇头,柳寒情如此谨慎低调的一个人,没想到居然生了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女儿。“秦姑娘有话尽管问我便是。”柳寒情看着她道,似乎并没有觉出什么不妥一般。秦落衣漆黑的凤眸看着他,勾了勾唇:“其实说来也不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问一问,秦道友为什么知道我体内有混元天珠的事,而且还让人传得天下皆知的。”柳倾城猛的抬头,瞪着她。柳寒非也皱了眉头,事关混元天珠这还不是什么大事那什么才是大事?秦落衣凭什么说那混元天珠的传言是他弟弟放出去的?他转头看向柳寒情。

柳寒情也皱紧了眉头,满眼不解的道:“秦姑娘这话从何说起?”柳寒非看他神色不象作假,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也觉得秦落衣这话说得没有道理,然后突然又想到已经被灭的上官世家。秦落衣看不惯他柳家要给他柳家使绊子是极有可能的,难道她今日是想仗着自己修为强大,又有白衣的支持,想随便找个借口就收拾了他柳家不成?白日做梦。他柳家可不是上官世家,没做下那些天怒人怨的事情,秦落衣若想随便扣个屎盆子在柳家身上想逼他们承认,简直是异想天开!“秦姑娘,你说这话可得要有证据才行!”他的声音低沉,眼中含着凌厉的光芒看着秦落衣。

神色间更是带着明显的怒意。“证据自然是有的。”秦落衣笑意浅浅,不过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冷得厉害,被他目光看着的柳寒非和柳寒情两人心中俱是一凛。她朝人群外招了招手。一道青色的身影从远处疾掠而来,身形高大,动作疾如闪电,很快落在秦落衣面前,他的手上提着一个男子,中年人的样貌,八字胡。青色的人影正是青衣傀儡。因为吸收了秦落衣结出第二朵灵花时引来的雷劫,白衣全身已经变成了银色,甚至连脸也变成了银色。他直接将那八字胡男子扔在了地上。

有不少人认出了他是秦落衣的人,而且是一个傀儡,却奇怪他怎么会变成了银色,而被他扔在地上的男子也被周围的人认了出来。“周青……他不是上官世家的人吗?还是紫府修士,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没死在那天的大战之中。”“那天在忘忧山突然撕裂虚空朝我动手的人就是他,也是他放出传言说混元天珠在我身上,上官南齐会知道我身上有混元天珠,也是拜他所赐。”秦落衣微眯了凤眸,淡淡的解释道。“周青是上官世家的人,他放出的传言跟我弟弟有何关系?”柳寒非彻底的冷了脸道,声音很大,已经带着明显的怒意了。

“怎么没关系?不是你弟弟告诉他混元天珠在我身上,他怎么会知道?”秦落衣漆黑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戏谑。柳寒情被气乐了。“秦姑娘这话说得可笑了,你怎么就认定了是我告诉他的呢?难道是你们抓到他后他跟你说的不成?”柳倾妍忍不住轻笑出声。柳倾城也笑了,忍不住脸上浮现得意之色,目光紧紧的盯着秦落衣,等着看她的笑话。那周青被扔在地上之后,便再也没有动过,只有眼珠子能转动,显然事先被人动了手脚。听到柳寒情的话后,他眸光轻轻的闪了闪,随即快速的垂下了眼眸。

秦落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特别是柳寒情,他显然是笃定自己拿不出证据来,准备否认到底了,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你就猜错了,这事还真不是他说的。”柳寒情瞳孔猛的一缩。“诸位都认得他是上官世家的周青,其实他是周青,也不是。”秦落衣顿了一顿又继续道:“他的身子是周青,不过周青的灵魂早就已经被吞噬了,现在里面的人是蜀山山脉里的鬼修士邪罗!”杨连等人误入鬼修士的地盘,九死一生,遇到秦落衣这才有命从蜀山里面出来的事情,早已传了开去,凤家的老祖凤谨被鬼修士困了近千年也被沸沸扬扬的传了开去,昨日秦老爷子的寿诞上,凤老爷子可是亲口承认秦落衣对他有救命之恩。

听说周天身体里面住的是鬼修士邪罗,周围的众修士再也不能保持平静,甚至连秦老爷子等人的神色也变了。鬼修士是逆天的存在,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它们吸收天地间的灵力速度很慢,依靠掠夺人类修士的修为为已用,为天下所不容,人人得而诛之。“秦姑娘,你如何知道他是鬼修士?”有人愤怒无比,恨不得当场斩杀周青,有人却迟疑着提出疑问。毕竟从外形上看,这个周青根本不象是鬼修士,玄天大陆上的修士都知道鬼修士是红眼睛,身上更有难掩的尸腐气息。

面对众人的疑惑,白衣直接挥手,一道白光冲着周青而去。周青发出一声ji烈的惨叫猛的倒在了地上,身体更是剧liè的抽搐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眼睛都要秃出来了。片刻之后一道青色淡影从周青身上逸了出来,很是飘渺,不过却还是能看清楚五官,那双眼睛红得诡异。“果然是邪罗!”凤谨眯了眼睛,眸中厉光暴闪,被困蜀山山脉近千年,他自然恨透了邪罗,更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只是记得当初秦落衣说的邪罗已经死了,怎么它又活过来了?还有,据他所知,鬼修士没有灵魂,根本不能夺舍。

杨连此时也在开阳城,听闻到城门口出了事,他也跑了过来,也在第一时间将邪罗认了出来,想到那满山的傀儡,都是丧命在罗刹山的鬼修士手中,他就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目光狠狠的瞪着他。“杀了他!”周围有修士怒吼起来。空气中的邪罗身体越来越淡,只这片刻的时间,就似乎要消失在天地间一般,白衣再度打出一道银光,那道青烟又遁入了周青的身体里面,周青缓缓的张开了眼,脸色却比刚才苍白了许多,眼中闪过一抹深沉的绝望。凤谨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当初邪罗逃入虚空之中,被我们们追上之后选择自爆,照理说他当时就应该死了,不过实际上它却没有死,因为一小滴很不起眼的精血护住了他,在我们们离开之后,它利用一种诡异的法术又重新凝聚了身体,然后夺了周青的舍。”而她当时就察觉到了异样,白衣也察觉到了,不过两人都没有作声,就似没有发觉一般,径直离开了,邪罗却不知道秦落衣离开之后,一直有让青衣傀儡跟住他,留意他的行踪,所以很清楚她和白衣离开不久,邪罗就夺舍重生了。

“鬼修士怎么可能夺舍……他是怎么办到的?”众修士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般的鬼修士自然不可能夺舍,不过邪罗不一样,因为他和人类修士结成了契约,有人将他的灵魂卖给了他,而且他修炼过一种奇异的法术,依靠这法术,他最终成功的夺舍重生了。”当然,这中间他还是冒了不少风险的。结果也是美好的,若不是秦落衣今天点出他是鬼修士,白衣又出手坐实了他的身份,他就能顶着周青的身份自由自在的活上数千年,再不用受鬼修士修炼地点的限制。

能够夺舍重生的鬼修士,邪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出卖灵魂给你的人是谁?”知道不杀死出卖灵魂给他的人,邪罗就永远不会死,他永远能借助那一缕精血重生,凤谨走到邪罗身边,冷冷的道,声音里满是冰冷的煞气。从蜀山山脉出来近两个月时间,他疗伤并没有花多少时间,然后回到凤家之后,他便开始着手调查罗刹山的事。在罗杀山失踪的修士太多,柳家身为中域霸主,却一直没有察觉到,怎么看都有些不正常,查了不久,居然让他查出柳家的柳寒情居然跟罗刹山有些关系,可惜终是没有找到什么有利的证据。

只是想到秦落衣刚才说的话,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人。周青低着头没有说话,完全打算对周围的人无视到底了。不说出那人他还有一线生机,若说出来了,他便只有死路一条,傻瓜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丫头,你应该知道那人是谁吧?”秦老爷子突然开口问她:“说出来吧,咱们不能让这样的祸害继续为害天下。”秦落衣笑着点了点头:“知道,柳寒情道友跟他jiē触过,周青就是他引到邪罗身边的,他助他夺了舍,又交代他将我身上混元天珠的消息趁着您老生辰的时候悄悄放出来。

”“秦落衣,你空口无凭,就这么胡说八道我居然将灵魂卖给了鬼修士,你究竟是何居心?”柳寒情彻底的怒了。柳倾城更是怒目瞪视着她,想开口怒骂于她,看到站在一侧的白衣还有神色冰冷的凤飞漓等人,就怎么也不敢开口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他们随便一捏,就能将她捏死。“你还不想承认吗?”秦落衣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岂有此理!没有做过的事你要我如何承认?”柳寒情怒道。柳寒非也开了口:“鬼修士人人得而诛之,那周青既然是鬼修士,杀了就是,将灵魂卖给他的人,公告天下,大人一起寻找,总能找到真正的恶魔,我也知道你和我侄女儿倾城有些不愉快,不过你因此一口咬定我弟弟将灵魂买给了鬼修士,这却是太过儿戏!”秦落衣看也不看柳寒非,而是侧头看向白衣,笑道:“他们还不想承认呢。

”“放心,我会让他们承认的。”白衣看着她勾了勾唇角,手上快速的结出一道紫色的法印,直接打入周天的眼中。又将他的头定住,不让他垂下去。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甚至连里面的人的声音都有能听见,他们看到了邪罗被秦落衣等人从血池里逼了出来,然后又逃出去,在虚空之中自爆……“果然是柳寒情助他夺舍的!”“居然将灵魂卖给鬼修士,败类,杀了他!”当画面定格在此时的开阳城城门口方向的后,那些画面这才彻底的消失了。邪罗脸色灰败。

“不可能……你明明就只能追溯到一个月时间,现在怎么变成两个月了!”他对白衣自然是十分的忌惮,白衣只能从他的眼睛中知道一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记得清清楚楚,掐算着秦延之的生辰时间,特意提前将所有的事情办法,到了后来的一个半月,他几乎除了上官世家的人,再不与别人碰了。秦落衣自然不会告诉他是因为白衣在冰域之中那种奇异的状态,白衣的修为大增了,随便再往后看过一两个月都没有问题。柳寒情也一脸的灰败。柳倾城胸口剧liè的起伏着,差点昏倒。

面对着周围愤怒无比的修士,柳寒非快速的权衡一番,知道今日是保不住自己这个弟弟了,一个不好,他们柳家都会被他连累。“你这个混蛋!”他一掌过去,就将柳寒情拍飞了出去。------题外话------谢谢白色恋人彩彩的花花,谢谢雨中之莲亲亲的花花(2花),谢谢wh119029129亲亲的花花(10花),谢谢踏月寻香亲亲的钻钻,谢谢灵灵小鬼亲亲的钻钻,谢谢晓小月亲亲的花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