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晚上,众人都宿在了楚逸风的别院之中。秦落衣睡着之后,白衣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她的屋子里,看着她沉静可爱的睡颜,唇角勾起一抹清雅的笑意,看了她的睡颜良久,又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探查了一番她体内的混元天珠,片刻之后才松开,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秦落衣在他离开之后,眼开了眼,漆黑的凤眸望着白衣离开的方向良久,之后才终于又再度闭上了眼,唇角逸出一声轻柔的叹息。片刻之后,又有一道身影从窗口跃了进来,不用睁开眼,听到脚步声秦落衣就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来人径直来到她的床边,动作极快的钻入了她的被窝里。秦落衣满头黑线,有些哭笑不得。睁开眼来,扯了扯唇角,看着枕畔突然多出来的一张俊颜,开口提醒道:“大师兄,你的屋子在对面,你走错地方了。”被她发现了凤飞漓也不急,唇角绽开一抹妖孽的笑意,一头青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了开来,一把将她的身子揽了过去,桃花眼在夜色中显得更加的魅惑:“我就知道你睡不着,正好,我也睡不着,咱们两个正好作伴。”两人此时面对着面,身子挨着身子,脸对着脸,凤飞漓的手揽在她的腰上,她的胸口更是暧昧的贴着凤飞漓炙热的胸口,头发也交缠在了一起,显得异常的亲密。

凤飞漓揽着她的腰直接低头在她的唇上香了一口。“我睡着了,是你吵醒了我。”秦落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既然睡不着,那也别睡了,正好,你上次不是说修炼无上经有疑惑的地方吗,你说出来咱们两人探讨探讨好了。”一边说话,她一边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在凤飞漓微微懊恼的目光之中将他推了开去,自己也从床上站了起来,优雅的将外衫穿在了身上。“咱们躺着说也是一样。”凤飞漓侧躺在床上,没有起身,冲着她笑了笑,凤眸之中流光溢彩,他来可不是来跟她讨论什么修炼的,而且哪里什么有疑惑?当时他为了跟她多呆一会儿,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罢了。

秦落衣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弯了弯眼睛,点了点头,含笑道:“也行。”然后就在室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慵懒的倚在身后的椅背上:“你说吧,我听着呢。”手指轻轻一弹,还拿出一块玉明石来,屋内瞬间大亮。凤飞漓看着她明媚的俏脸,郁闷得差点内伤,秦落衣眸光闪了闪,微微一笑,她自然是知道大师兄此时过来是打的什么主意。第二天一大早,凤飞漓在亭子里碰到端木长青几人,端木长青想笑,却强自忍住了,冲着他打了声招呼。“大师兄。”简玉衍眼中也有淡淡的笑意。

楚逸风却没什么顾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得有几分邪佞:“一夜探讨,凤兄的修为看来又将突飞猛进了。”凤飞漓桃花眼如刀,看了他一眼,眼角却狠狠的抽了抽。回到秦府,秦落衣先去看了看秦老爷子,然后又被谢如烟叫去了后院,从她院中出来后,隐隐听到远处传来悠悠扬扬的笛声。她脚下一顿,顺着笛声走了过去。吹笛的是秦天。秦天一身蓝色锦袍,衬得他本就俊颜明亮的容颜更加俊逸,只是眼角眉梢却带着一股掩不住的落寂之色。秦落衣隐在大树之后,默默的看着他。

心中却暗暗惊。不过短短两天时间而已,哥哥竟消瘦了许多。一曲吹毕,秦天停了下来,眼睛望向远处,分明是她在秦府居住的院落,然后叹息一声,目光落在他面前的面卷之上。伸出纤长完美的手指,慢慢的在画上游移,原本落寂的目光变得温柔明亮无比,眼中更有一抹掩不住的眷恋之意。秦落衣有些好奇,不知画上画的是什么。她身形轻轻一动,跃上了树梢,从上往下望去,赫然发现画面上的人居然是她,还有秦天……她闭着眼睛,睡卧在床榻上,秦天坐在一侧,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

脸上快速的烧了起来。那画中的情景分明是当初在天道宗两人住在一起时候的样子……难道秦天当初在天道宗就画了?他那目光……她那时可是她的妹妹!想到这里,她看向秦天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一道神虹从远处疾掠而来。瞬间落在秦天的面前。是端木长英。在察觉到神虹过来的时候,秦天便放下了笛子,将画卷拿了起来,优雅的卷了起来,端木长英落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卷好了。正准备放入储物空间,端木长英瞥了那画卷一眼,戏谑的嗤笑出声:“你又在看这画了?秦天,我一直很好奇,柳家出事之前,落衣可是你妹妹,你居然会喜欢上了自己的亲妹妹?”秦落衣屏住了呼吸,凤眸看着秦天。

“她不是我妹妹,我一直都知道。”秦天垂了垂眼眸,看了一眼手中的画卷,随即轻柔的将画卷送进了储物空间里面,神色坦然。“原来如此。”端木长英挑了挑眉头,哂然一笑:“你比衣儿大了十岁,想必那时候你已经记事了?”秦天点了点头,声音低沉,“我妹妹生下来不久就死了,这事我父王并没有瞒着我。”他将手负在了身后,阳光漫上他凝玉般精致绝伦的面庞,将那晶莹如雪的肌肤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晕,形成一种惊心动魄的清贵高雅。秦落衣从树顶轻轻跃下,静静的离去了,她不知道的是,当她离开秦天的院中后,秦天和端木长英都向她曾经站立的方向望了一眼。

出了秦天的院落,秦落衣漫无目地的转了一圈,又拿出那块仍然在她身上放着的仙玉看了片刻,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炼丹室。她现在已经是十五阶炼丹师,给端木长英他娘炼制十四阶的丹药完全不成问题,花了近五个时辰的时间,她就成功的炼出一颗十四阶的极品解药。她将解药拿去给端木长英看。端木长英虽然先前已经知道她能炼制解药了,而且对她的炼丹术也极具信心,不过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炼出来的解药又是一回事。“衣儿,谢谢你!”他再度忍不住抱住了秦落衣,声音有些沙哑,一股温热滴在了秦落衣的脖子上,秦落衣身子微微一僵,然后缓缓伸手抱住了他。

看到解药,端木锦玉也十分的高兴,很快叫上两个儿子准备赶回祈龙城。凤飞漓和端木长青不仅是师兄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本就极好,玉海棠对他也跟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听说他们要回祈龙城给玉海棠解毒,二话不说也要去祈龙城。端木长英又拉上了秦天。最后不只是秦天去了,除了白衣因寻思更稳妥的压制混元天珠的法子而闭了关,连简玉衍也跟了去,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也没有用白玉台,秦落衣直接撕裂虚空,很快就到了祈龙城。端木锦玉下到秘室之中,将冰棺拿了出来,被封印在里面的玉海棠跟几个月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端木长青动手,将玉棺打开,神色激动的看着躺在里面的母亲,随即又看向秦落衣,眸光温润柔和。秦落衣走了过去,将解药递给了他。端木长青亲自喂他娘服下。服下解药之后,玉海棠并没有立即醒过来,厅中人虽然多,不过却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目光俱都看向棺中的玉海棠。近一刻钟后,玉海棠的睫毛开始轻颤,原本紧闭的双眸睁了开来,看到伏在棺边的端木锦玉和端木长青,有片刻的怔忡。“海棠,你终于醒了!”端木锦玉激动的握住她的手,眼角有些湿润:“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

”“娘!”端木长青轻唤道。“锦玉,长青……”片刻的怔忡之后,玉海棠彻底的清醒了过来,看着围在周围的人,突然变得急切了起来:“我睡了多久了,长英呢?”她猛的坐了起来,就要从棺中跃出来,不过因为刚刚解毒,身子发软,若不是端木锦玉扶着她,她只怕又跌回棺中去了。“娘,我在这里。”端木长英从简玉衍身后走了出去,俊颜上绽开一抹炫目的笑容,扶住她伸过来的手,将她从棺中轻轻的扶了出来。秦落衣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刚才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着玉海棠,她却看到在玉海棠睫毛轻颤的时候,端木长英原本站在前面的,那时候他突然神色异样的退后了。

玉海棠紧紧的抓住端木长英的手,目光惊喜的看着他:“长英,长英,原来你在这里,刚才没看到你,吓了娘好大一跳。”“我自然是在的。”端木长英笑着开口,扶着她到一旁的软榻上坐了下来。“娘,你的毒已经解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说话的同时,手指早就切上了她的腕脉,没有中毒的症状了,便彻底的放下了心来。看着母子两人激动的握着手说话,端木锦玉暗自叹了一口气,心中颇不是滋味,除了最初醒来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他妻子居然只顾着小儿子长英了,再没有看过他一眼了。

端木长青脸上也有些微黯然。秦落衣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冲他灿烂的笑了笑,端木长青手中握着她白玉般的手指,只觉一股暖意瞬间逸满心底,冲散了他脸上的那抹黯然。“我很好,长英,你这孩子,居然不听娘的话,还把娘封印了……上次听你说过,要过几十年了才能给我凑齐解药,娘真怕毒解了,一睁开眼就看不到你了,还好,还好,你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你身上的毒也彻底的解了吧?”玉海棠眼中滑下了高兴的泪滴,摸了摸端木长英的脸,然后又去摸他的手。

端木长英脸上的笑容一凝,反射性的闪了开手腕:“娘……”余下的话却哽在了喉咙里,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不会让她伤心。“毒,什么毒?”端木锦玉错愣的看着他们母子:“海棠,你说长英也中毒了?”震惊的目光落在端木长英的身上。端木长青身体也是猛的一震。玉海棠却顾不得回答他的话,看着端木长英居然避开了她的手,脸色剧变,张口涩然的问道:“我沉睡多久了?”“不到一年。”端木长英沉吟了几吸,开口道,声音低沉,唇角扯开了一抹笑意:“娘,您的毒提前解了。

”玉海棠却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把捏上了他的手腕,端木长英毕竟只有玉府修为而已,而玉海棠却是紫府高阶,此时已经醒过来一会儿了,要制住一个玉府修士也是很轻易的事。端木长英挣了挣,很快就放弃了。片刻之后玉海棠颓然的放开了手,喃喃的看着他道:“金东颜……他还活着?”声音飘忽,带着浓浓的期盼。“他死了。”端木长英没有隐瞒,心中虽然不忍母亲伤心,可是就算是自己不说,她也会知道的,这事是瞒不了多久的。玉海棠脸色惨白,猛的将他抱进了怀里,紧紧的搂住他,看着他母子这样子,端木锦玉只觉得心中渗得慌。

端木长青紧抿了薄唇,眼中满是疑惑。“长英,你这孩子,中了毒为什么都不开口?”端木锦玉道:“你是不是跟你娘中了一样的毒了?没关系,虽然炼制解药的东西难寻,只要想办法,也一定能寻到的。”端木长青握住秦落衣的手忍不住收紧。秦落衣在冰域得到了许多灵果,还有狮虎崖,甚至还有死亡谷,别说炼一颗解毒丹了,就是炼制十颗也没问题,看她娘刚才的样子,长英身上中的那毒分明就没有解!他有极不好的预感,长英中的毒只怕并不是跟娘一般的毒。

“你中了什么毒?”他走了过去,目光紧紧的盯着端木长英,绷紧的声音泄露了他的紧张。他是拉着秦落衣的手的,他一过去,秦落衣也跟着走了过去。“不知道。”端木长英看了他一眼:“那毒没法辨出来。”随即又将目光转到他娘身上,笑道:“娘,你不用担心,落衣很厉害的,她不仅给你炼出来了十四阶的解药,还取了我的血去要识毒制作解药,过不了多久说不定我也跟你一样把毒解了。”他的手指向秦落衣。“你不要安慰我了。”玉海棠扯了扯唇角,仍然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当初金东颜就说过,那毒……除了他,没有人能认出来,也没有人能解,你这傻孩子,为什么急着要去取他的性命啊,娘没事的,不过就是一点毒而已,娘没事的……”“他中毒的事,你早知道的是不是?”端木长青忍住震惊和伤心,问秦落衣。

秦落衣点了点头。“能不能解?”他又问,声音沙哑得厉害:“还有多久毒发?”只是最后这一句,他用的是传音入密,除了秦落衣,没让任何人听见。“现在还没有找到解毒的方法。”秦落衣心中也不好受,安慰他道:“等白衣出关,我让白衣给他看看,说不定白衣能认出那毒来。”同样用传音入密告诉了他端木长英还有半年毒发。玉海棠终于朝着两人望了过来,当她看到秦落衣的容颜时,不由得身体猛的一震。------题外话------谢谢mao061028亲亲的钻钻,谢谢天是蓝的123亲亲的花花,谢谢紫苝天葵亲亲的花花,谢谢雨中之莲亲亲的花花(2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