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这里是金瑞凰当年亲自设下的结界,为了防止有人打扰她修炼,她谁也没告诉,魔晨不知道这里,应该找不到这里来。”魔枭看了看四周,唇角逸出一抹笑意,然后没耽搁时间,直接坐在了地上,再度闭了眼开始疗伤。秦落衣看着四周的天材地宝,每一样在上界都是价值连城的,快速的用神识扫了周围一遍,可惜东西虽好,还是不能凑齐魔枭之前服用的天品补元丹。暗自叹了一口气。其实就算能够凑齐,那天品补元丹药没有几年的时间也根本无法炼制出来。不过既入宝山,就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这些天材地宝,虽然不能炼制天品丹药,用来炼制圣品丹药和玄品丹药却是完全可行的。

魔枭说在这里面暂时没事,秦落衣便放心的在周围转了一圈,离开前把青衣傀儡放了出来,让他守在魔枭的身边,万一有什么意外,也能拖延一下时间。她将里面成熟的灵植灵宝都摘了下来,放入了储物空间里面,没成熟的虽然能量也十分强大,她都了下来,不管是以前的修真界,还是现在的魔界,修士都奉行凡事留一线的原则,绝不能将事情做绝。转了一圈之后,她满载而归。重新又回到魔枭身边。魔枭闭着眼,安静的坐在那里,身上少了平日的邪气和妖孽,由内而外散发的是更多的优雅和贵气,身材精瘦而不瘦弱,器宇轩昂,如玉山之立昆吾,兰芝以香瑶池。

他的容貌其实偏于俊美,跟他相处得越久,越发现这男人其实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时而邪肆妖孽,时而冷酷无情,时而风流无拘……想到在水魔城两人相逢,他对自己的戏弄,秦落衣又忍不住咬了咬牙,漆黑的凤眸中华光流转,难掩嗔怒。不过看到他略显苍白的脸,想到他的受伤,也是因为护着她,因为她被魔晨所劫……心底那股嗔怒彻底的消了下去。因为她而受伤,魔枭这可不是第一次了。若不是跟她结成了本命契约,他怎么会受这样的罪?这男人嘴上不说,心中肯定后悔死了吧,也不知道暗地里吐了多少升血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外面也没有什么动静,果然如魔枭所说,这里十分的隐秘,魔晨并没有找到这里来。一直留意着外面的秦落衣终于稍稍放下了心来,她也开始闭目修炼,青衣傀儡还是留在了处面,随时注意外面的异动。“你在做什么?”秦落衣修炼不久,突然被魔枭叫醒,她眨了眨睛,望着离自己很近的魔枭。“我在修炼啊。”“我知道你在修炼。”魔枭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秦落衣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自己顿悟了时间的真义,以为他是诧异这个,弯了弯唇,笑着将自己在日照山上顿悟了时间真义的事情告诉了他。

“可惜时间太紧,我原本准备去找你,结果碰到了魔晨,我现在对时间流速的把握还不太稳定。等我将时间流速完全掌握了,到时候你的伤势就能快速恢复了。”她也能快速的修炼晋阶,到时候他们两人联手,杀魔晨个片甲不留,何愁不能离开北魔界?“真是个好消息,恭喜你了。”魔枭嘴里说着恭喜的话,手指却抚上了额头叹息出声。秦落衣眨了眨眼,总觉着他的神情不对劲,狐疑的看着他。“落衣,在你彻底的掌握时间流速之前,咱们有大麻烦了。”魔枭将手从额头上放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什么麻烦。”秦落衣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于他们现在来说,最大的麻烦就是魔晨。她放开神识。发现魔晨居然在向这里掠过来,而且居然找到了有结界覆住的洞口,脸色猛的一变。“这里是金瑞凰秘密的修炼之地,有结界能掩住这里异样的能量流动,不过,时间流速变化形成的波动,这里并不能遮掩,特别是你的时间流速不稳,波动太大,魔晨显然察觉到了。”秦落衣此时懊恼无比,得,她居然把那魔头给吸引来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希望金瑞凰弄出来的这世外桃源的结界够强大,不会被魔晨发现才好。

魔枭也不闭关了。两人都注意着外面魔晨的动静,魔晨不愧为是北魔界的大魔王,现在又称了帝,修为确实强大,神识也很强大。很快找到了这座洞府,在洞府的前方转了一圈,又很快来到了后方,转了一圈之后最后竟停留在了桃源结界的石门之外。用了将近一个时辰,魔晨又成功的将石门打开,看到里面居然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香气沁人,灵力浓郁无比,即使他身份尊贵,见惯了各种宝物,也实着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趁着他震惊的一瞬间,一条黑鞭无声无息的袭了过来。

魔晨冷笑一声:“魔枭,我终于找到你了,看你还往nǎ里藏!”黑色的光芒瞬间弥漫全身,形成了一层强大厚重的防御罩,手上执着一把黑色的长剑,朝着魔枭和秦落衣劈去。“啪!”那一只黑鞭重重的抽在了魔晨身上,虽然隔着那层黑色的防御,也差点将魔晨的骨头给抽散!防御也生生被抽裂了开来。“啊!”他不可置信的大吼一声:“怎么可能,你明明受了重伤!”幽冥宫的护宫阵法有多厉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这也是他在见识了魔晨的厉害之后,还敢一路追过来的原因。

没想到见面受伤的又是他!那一鞭他居然没能躲不开。魔枭也不恋战,伤了他趁着他震惊的瞬间,拉着秦落衣再次快速离去。“该死!”魔晨反应过来,立即追了上去。他没有料错,魔枭果然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在这时候走?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魔晨也顾不得疗伤了,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朝他们追去。眸光阴鸷而冷酷。魔枭带着秦落衣在洞府里面快速的穿梭着,也不向洞口跑去,魔晨进来的时候,早就已经把洞口重新封住了。凭着魔枭对这里面的熟悉,再加上这座洞府里面的机关阵法也不少,很快魔枭便将魔晨暂时甩开了,带着秦落衣进到了一间石室之内。

那间石室里面随意的堆放了不少的东西,还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炉,不是炼丹室,是一间炼器室。秦落衣不明白魔枭这时候把她带到这里来做什么,看到他更加苍白的脸,抿紧了红唇,没有说话。“太好了,果然还在这里。”魔枭的目光在那片杂乱丢弃的炼器材料之中转了一圈,突然眼中一亮,目光盯在其中一块黑不溜丢的东西之上,拉着秦落衣便冲了过去。片刻之后,魔晨紧跟着追了进来。阴鸷的目光在室内不停的扫视。秦落衣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咳!”魔枭忍不住咳了一声,脸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你放心,别说你出气的声音,就是咱们大声说话,他也听不见。

”说完这句话,他又忍不住咳了一声。唇角还有一丝血迹逸了出来,看他这样子,秦落衣心中异样的难受,他本就受了伤,刚才那一鞭他分明是用了秘法提升修为,不然哪能一鞭出去就将魔晨打伤啊。没在意他的戏谑调侃,她默默的抬起衣袖,十分轻柔的为他拭去了唇角的血迹。秦落衣的动作让得魔枭十分意外。更有一股幽幽的体香从秦落衣的袖中扑面而来,魔枭心中一荡,有瞬间愣神。秦落衣为他拭去血迹之后,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在外面的魔晨。魔晨还没有离去。

目光犀利无比的在室内不停的看来看去,手上握着那把黑色的长剑,有恐怖的气息在长剑之上流转。片刻之后,他找不到人,干脆挥舞着长剑在室内乱劈了一通,墙壁上出现了巨大的裂痕,还是没有发现魔枭两人的踪影,室内东西被那股股剑气劈得到处都是,不少被劈上半空,又重重的落了下来。这里是金瑞凰修炼用的洞府,这炼器室自然也是金瑞凰的,能被她看上的东西,自然不凡,居然没有一样被魔晨的利剑劈坏。“哼,魔枭,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不管你躲在nǎ里,我都会把你找出来的,到了现在你还想从我手里逃出去?做梦!”魔晨得意的道,不过之前吃了魔枭的亏,他不敢再托大,身上一直有加持强大的防御罩,将自己的身体护得滴水不漏。

这是杀魔枭的好机会。千古难寻。只要杀死魔枭,他也就彻底的统一魔界了,还有混元天珠……想到以后的魔界将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他可以在自己的领域里面呼风唤雨,魔晨再度得意的狂笑出声。“真没想到,你魔枭也有今天,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已置身险地,为了她就敢独自闯我暗黑界,甚至连她身上的混元天珠也不取,哈哈,怎么,你想把魔帝给她做?你愿意我可不愿意,这魔帝还是我来做吧……这样吧,看在咱们相识了无数年的份儿上,你自己出来,只要你主动出来,把混元天珠交出来,斩了大魔王修为,我就饶你们一命,让你们从今往后却做一对神仙眷侣如何?”秦落衣和魔枭此时却没有任何人顾得上听他说话,自动当他在放屁。

他们两人呆的地方,正是昔日金瑞凰炼制手镯空间时的废料,里面也是一个空间,可以供人进入,不过空间很是窄小,一个人呆着倒没什么,还能稍稍伸展开四肢,两个人就很拥挤了,原本两人是站着的,不过也是身体紧挨着身体的站着。魔晨乱劈的那几剑把他们呆着的那块废料也劈了下去,后又被抛入了空中,又从空中掉下来。这股力量太大,更何况魔枭早就受伤,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翻震荡之后,两人居然都跌了下去,跌成了一团,然后两人就呈抱在一起的姿势,秦落衣在前,魔枭在后,秦落衣暧昧的坐在了魔枭的身上。

两人离得极近,秦落衣的背更是紧紧的贴在魔枭的胸口,魔枭的手紧紧的搂在了秦落衣的腰上,在刚才摔倒的时候,秦落衣甚至清晰的记得魔枭火热的唇撞在了她的侧颊上。而且此时两人离得极近,姿势又暧昧,他呼吸时的灼热气息更是直接吹拂在了她的颈畔。秦落衣不动声色的想站起来。魔枭将手紧紧的搂在她的腰上不松手,不仅如此,他还把头放在了她的肩膀之上,轻轻咳了咳,颇有些无赖的道:“落衣,我心里难受,不想站起来,咱们就这样坐着好了。”说着又咳了两声。

这块废料里面的空间太过狭小,魔枭盘腿坐着所站的位置,就几乎将整个空间全部占据了,秦落衣若想一个人站起来是不可能的,除非像刚才进来时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或者是像这样紧紧的贴着坐在一起。“你放手。”秦落衣侧头看他,看着他苍白着脸的俊颜,心中一软,终是没有强行将他推开。魔枭自然不放。身体倚在空间壁上,手上反而将她搂得更紧了,将头埋进了她的脖子里,嘴唇触到了她滑腻温软的肌肤时,张嘴便狠狠的吻了一口。出其不意的一吻让得秦落衣身体猛的一僵。

“这里没有结界空间,nǎ里不跑,却偏偏跑到这里来?”结界外的魔晨不见人出来,轻哼了一声,墙壁已经被他劈得乱七八遭了,看着地上乱七八炼滚了一地的废料,眼中突然精光一闪:“昔年有传说,金瑞凰炼制遮天手镯之前曾经炼废过几块宝料,难道里面有的已经成功的炼出来了空间?”此话一出,被魔枭突然袭击的秦落衣心中一沉,一时倒顾不上魔枭了。神识落在魔晨的身上。偷吻得逞,心中正莫名兴奋的魔枭动作也顿住了。有些不悦的抬起了头来……秦落衣背对着魔枭,看不到魔枭脸上的表情,不过想来脸色肯定不会太好看了。

魔晨想到那些废料,眸光也亮得惊人,拿起一块废物料,放入神识看了一圈,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极罕有的东西,又被金瑞凰炼制过,要将神识穿透进去辨认里面是不是有空间,极是不易,也极是耗神。魔晨用神识看了几块,就有些不耐烦了,看到一旁的炼器炉,干脆将地上数千块废料角料全部扔入了炼器炉中,啪的一声,引燃了炉火。这炉火是现成的,不是一般的火,而是一种炼器用的异种火,极是霸道,是昔日金瑞凰封印在此处的。引燃天火之后,魔晨得就意的负手站在了一侧:“不管你们呆在nǎ里,既然你们不想出来,我留给你们的路也不想走,那我只好将你们慢慢炼化了,还省了我动手的力气。

”话虽是如此说,他的整个身体却全力戒备着,就怕魔枭突然冲出来偷袭与他。“哎,没想到我魔枭最后居然是被火烧死的。”魔枭叹了一口气,喃喃抱怨道。如此境地,本来秦落衣觉得自己应该愁云惨雾的,听了他的话,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魔枭松开她的身子,直接就将她移了个位置,瞬间就变成了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了,而且是秦落衣骑坐在了魔枭的腰上,这姿势比起刚才更加的亲密暧昧了。“小没良心的……我都要死了,这时候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可怜我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是童子身。

”看着秦落衣的俏脸,魔枭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伸出手重重的点了点她的额头。秦落衣敛去了笑意,垂下了眼睑,神色似乎有瞬间的恍惚。在空间之外,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好在这块废料极为坚韧,火热之气现在一丝儿还都没有传进来,对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影响。“魔枭,跟我结成本命契约,你后悔了吗?”秦落衣幽幽的开口。“哈,我做事,从来不后悔。”魔枭轻笑一声,苍白的容颜丝毫不能遮掩他这一笑时瞬间散发出来的狂傲霸气和潋滟无双的风华,他抬手捏住秦落衣的下巴,望着她的眼睛,戏谑的笑道:“我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为什么死的时候,我还是童子身,就这样死了,我死了也不甘心哪。

”配合着他的话,他那张俊颜垮了下去。看着他耍宝的样子,秦落衣眼角狠狠的抽了抽。“不行,咱们不能就这样死……要死也应该是魔晨那混蛋死啊,秦落衣,我现在要跟你双修!”魔枭用两只手捧住她的脸,突然发了狠的道。秦落衣轻轻的睨了他一眼。魔枭被那一眼看得身上的狠辣之气尽泄,松开了手:“你放心,我说过没有你的同意我不会碰你,不过你得想想,你要真死了,可就再也见不到你那几个夫君了,昔年金瑞凰得到了混元天珠,野心勃勃,先是成了大魔王,统治了整个北魔界,后来野心更大,发动大战,魔界死了许多跟她作对的人,她的那些仇家也死得极惨,后来她更是统治了整个魔界,成为了魔帝。

”“因为有混元天珠,她的修为不断强大,野心也越来越大,后来居然还想统一妖魔仙三界,咱们现在就是合咱们两人之力,也别想将这个混元天珠毁掉了,到时候白白便宜了魔晨那小人,那混蛋的野心可不是金瑞凰小,哎,或许他得到混元天珠后,有朝一日也会想称霸整个天界,以前还有个轩辕擎,不过魔晨肯定会吸取金瑞凰的教训,不到必胜的时候不会轻易出手,他居然能将金瑞凰的灵魂契约解开,金瑞凰死后他还能独自活下来,这样的人对上轩辕擎,也不知道究竟谁胜谁负?想当初轩辕擎虽然没取魔晨性命,却重伤于他,魔晨肯定恨死轩辕擎了……”秦落衣神色微微动容。

魔枭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角,叹了口气又继续道:“哎,不知道到时候上界又会乱成什么样子。”“轩辕擎之前用了二十万年时间才重回仙界,不知道下次他跟魔晨对上,还能不能再活着回……”话还没有说话,突然他的唇就被人直接用红唇堵住了,当然,睹住他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秦落衣。魔枭眼中一亮,也顾不上再说话了,直接变被动为主动热切的吸吮秦落衣的红唇。------题外话------明天吃魔枭,原本是准备今天吃的,不过现在脑子写迷糊了,越写越没效率,汗,吃不了了…………谢谢2482亲亲的花花,谢谢晓小月亲亲的花花,谢谢天是蓝的123亲亲的花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