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师兄个个太无良全文阅读 > 番外(十五)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湘波绿 书名:师兄个个太无良

简玉衍的屋子在千岚山的南面,一间起居室,一间修炼室,还有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外长着漫山遍野的竹子,风一吹来,便哗哗作响。屋子不大,屋子里的摆设更是简单至极,椅子,桌子,都是就地取材,用的就是山上的竹子,样式简单大方,一切都以实用为主。宋淮山,袁龙海,洛梓君三人的屋子离简玉衍十分的近,最近的袁龙海只隔百米左右。他们三人虽然也住在千岚山上,却不是飘渺宗的记名弟子,早已正式拜了师傅。“你们加入飘渺宗的时间比我们们两人都久,好好跟我说说,这同门之间私下打斗,真的就要被罚入狮虎崖下去?”秦落衣坐在竹椅子上,支着下巴向宋淮山几人问道。

“飘渺宗里面,对私下打斗,确实处罚得很严,有了恩怨,一般人都会到斗场上去,那里有修为强大的师兄师叔看管着,大家可以竟技,却不能要同门的性命。”宋淮山站在秦落衣的面前,有些郁闷的说道。那萧天一来就将简玉衍叫走,原本还以为他能好好说话,哪知道没几句话,就动起了手来,他们当时脑子一热,再加上那山谷里很少有人去,也便没有阻止,只想着狠狠的教训一番玉清颜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也怪他们的运气实在不好,明明打胜了,却被柳师叔他们撞了个正着。

“私下打斗了就一定得罚下狮虎崖去?”秦落衣微拧着秀眉又问道。狮虎崖她那天听大师兄偶然提过一下,知道有人曾因为私下打斗被罚下去过,所以刚才柳倾城提起要把简玉衍他们都罚下去,还用话激她的时候,她才没法反对,现在想想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更何况错的是那玉清颜,凭什么要让简玉衍陪着他们去那么凶险的地方受罚?宋淮山和洛梓君三人相视苦笑。“打斗了并不一定会罚下去的,柳师叔说的那事,是因为他们斗出了人命,那次的事件十分恶劣,对飘渺宗的影响非常大,所以他们才受了重处。

”秦落衣闻言,心中一跳,倾过身望向他们,沉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仔细给我说说看。”简玉衍潇洒的坐在一边,漆黑的目光也望着他们。洛梓君微一沉吟,便道:“叶师叔和陈师叔门下有两个弟子,修炼天赋都十分出众,叶师叔门下的罗师兄,偶然得到了一个修炼法宝,被陈师叔门下的林师兄知道了,林师兄就动了心思,想夺过来自己用,哪知道罗师兄也早看上了他身上的一件异物,两个都别有心思,有一天在飘渺宗东南方向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偶遇,周围又没人,两人都觉得是个机会,都朝对方动了手,而且是下了杀手,不过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杀死对方,却被偶然经过那里的方缓师姐和齐宏师弟看到了,他们也知道私下打斗要受罚,而且他们是想夺对方的宝贝,是想要对方命的,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曾私下打斗的事情,免得出事之后别人联想到他们的身上,他们洗不清嫌疑……然后两人就同时动了心思,下杀手将方缓师姐和齐宏师弟杀死……只是事有不凑巧,这事还是被人知道了,所以最后两人都被罚下了狮虎崖。

”“那两人最后怎么样了?有人上来了吗?”秦落衣问,这件事情,跟简玉衍他们今天这事,应该不能相提并论吧?“没有,两人都没有上来。”宋淮山苦笑。他们这一下狮虎崖,怕是也不能上来了。简玉衍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都怪我……是我连累了你们。”语气里充满愧疚。他刚到飘渺宗不久,又是记名弟子,其它人对他自然是不屑一顾,只有这三人,一直是真心而热情的待他。今天若不是怕他吃了萧天他们人多的亏,他们也不会跟上去……“怎么是你连累了我们们?”袁龙海是个大个子,说话声音极为响亮,皱着眉头不愤的道:“要怪也得怪玉清颜那个臭女人,太不要脸了!还有那萧天,完全就被那女人迷得昏头转向,她一句话出来,他居然就敢在飘渺宗里朝我们们动手!”宋淮山和洛梓君点头附和,说这事不能怪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萧天的胆子那么大,而他们今天也头脑有些发热了,明知道简玉衍刚来,有些规矩还不知道,他们也没有阻止,反而一起动起了手来。

“这事自然是不能怪你的,这次那玉清颜也没有讨得了好,她自己也得下去……现在事情已经出了,先不去管他们,我们们得好好的想想对策才行!”秦落衣抿了抿红唇,望着简玉衍的俊颜道。简玉衍点头,想了想问宋淮山:“那罗师兄和林师兄两人都是什么样的修为?”“罗师兄是大宗师八阶,林师兄是大宗师巅峰。”宋淮山微微苦笑道。他们四人,都是尊者修为,没有一个大宗师,实力摆在那里,连罗林两人都没有成功的上来,他们上来的机率更小。秦落衣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抿了抿红唇,她俏颜微怒:“要不然干脆就把这事捅到刑律堂去好了。”他们还有人证,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去狮虎崖丢性命……说不定拼力一搏,还能脱开身去,好吧,就算不能脱开身去,让责罚变轻,也值得的。“不错,这法子可行。”简玉衍眼前一亮,满脸赞同的道。宋淮山三人却相视苦笑,斟酌一番后,洛梓君道:“若是别人还好说,可这次说出这话的是柳师叔,飘渺宗都知道柳师叔说话,从来是说一不二的。”“她说一不二?”秦落衣撇了撇唇:“她不是刑律堂的人吧,凭什么她说一不二?”柳倾城是她师姐,见她如此说话,宋淮山几人的胆子大了点,又道:“她虽然不是刑律堂的弟子,不过她是掌门师弟的弟子,和刑律堂的方师叔关系极好,方师叔极喜欢她的,所以她说的话,方师叔都极为重视,再加上她的修炼天赋极佳,在飘渺宗内说话很有份量的。

”“说话极有份量……也不能是她说了算吧?”秦落衣拧了眉头,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柳倾城轻易的就能决定他们的命运,而这些人明知道下去是死,也不去刑律堂争取一下。“哎,秦师叔,咱实话跟你说了吧!”袁龙海咬了咬牙道:“反正咱们去那狮虎崖下,也是九死一生了!您知道以后,心里也好有个数……那柳师叔,在咱们飘渺宗内,崇拜她的人可多着了,她说让咱们去狮虎崖,咱们还捅到了刑律堂去,那就是不给她面子……飘渺宗内,虽然禁止私下打斗,可是去了外面,打杀一个人,可是极容易的,就是不去外面,以后只要咱们去了斗场上,也必是有许多人来挑战我们们……”秦落衣恍然,原来是这样!与其面对以后永无止境的杀招,他们是准备选择此时拼出一条血路来,一了百了。

“难道就只能这么着?不能让她主动改口?”秦落衣咬着唇道:“她主动改口了,她那些崇拜者应该就不会故意找你们麻烦了吧?”宋淮山听了,突然眼前一亮:“要想让柳师叔主动改口,除了掌门和邬师祖,便只有一个人。”“谁?”秦落衣眼前也是一亮,忙问道。她师父和邬师叔都在闭关之中,是不可能出来的。“凤飞漓凤师叔。”说出名字之后,宋淮山眸光又很快又黯淡了下去:“只可惜凤师叔这几年很少在宗门里,就算是在……咱们也不认识凤师叔啊。”秦落衣高兴得拍起手来:“哈哈,太好了,大师兄昨天刚刚回宗门,这事我找他商量一下。

”“真的?凤师叔回来了?”宋淮山等人也高兴起来,眼中闪过一抹希望之光。“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秦落衣想到大师兄很好说话的样子,只要自己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一说,说不定愿意帮这个忙,顿时心思飞扬起来,朝他们挥了挥手,就朝玉青峰掠去。端木长青的洞府紧闭,不过她刚到门口一站,还没有出声,端木长青修长的身影就突然出现。清冷的目光望着她举起准备敲门的手,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你来做什么?送解药的?”“你做梦呢!”秦落衣轻哼一声,瞥了他一眼道:“我说了,等我的修为比你高的时候,我才给你解。

”“不送解药,那你来做什么?”端木长青脸色一变,唇角的笑意敛去,寒着脸看着她。“不送解药我就不能来了?”秦落衣冲他灿烂的一笑:“大师兄在你这里吧,我有事找大师兄。”说完也不等他开口说话,快速的朝着里面跑去,以这个男人小肚鸡肠的性子,说不定会把自己关在门外不让她进去。“大师兄,大师兄……”端木长青寒着脸从她身后跟了上来,双手负在身后,倒是没有说话。“小师妹,你来了。”一身紫色锦袍,显得高贵优雅又妖孽无比的凤飞漓从亭子里走了出来,桃花眼含笑望着她。

“哎,大师兄,原来你在这儿啊!”秦落衣笑着跑了过去,蓝色的裙角,因为奔跑而上下翻飞,就如落入凡间的精灵一般。端木长青眸光暗了暗。“出什么事了?你跑这么急做什么?”凤飞漓眨了眨桃花眼,看着她白皙额头上细小的汗水,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大师兄,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也顾不得先坐下,她立即将简玉衍和玉清颜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焦急的道:“大师兄,他并没有主动去惹事的,是因为别人动手逼他,他才不得不被迫还击的,难道这样,也必须得罚到狮虎崖下去吗?”“狮虎崖吗?”凤飞漓目光一闪,勾了勾唇点头道:“那确实是一个极危险的地方,五师妹确实罚得重了些。

”秦落衣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有戏!“可是五师姐话已经说出来,那怎么办呢?”她抿了抿唇,满脸焦色的在那里团团转,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他道:“大师兄,要不,你帮我跟五师姐说说吧。那简玉衍是我朋友,我自己去说,五师姐会误会我徇私的……”“我去帮你说?”凤飞离坐了下来,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玉石桌面,桃花眼中的幽光一闪而逝,勾着唇角,盯着她缓缓的道:“小师妹,你确定要我去给你说?”秦落衣凤眸一亮,用力的点了点头:“大师兄,拜托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端木长青微微拧了眉头,薄唇抿紧,盯着秦落衣的目光冰寒中带着一丝隐隐的担心。

“没事,这事小事一桩。”凤飞漓看着她明妍的俏脸,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小师妹,这事我帮你去说,你以后可不要后悔怪我啊。”“我怎么会怪你?”秦落衣眼中闪过一抹不解,随即笑弯了眼:“我感谢大师兄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那么忘恩负义怪你呢。”“哈哈,不会就好,我一会儿就去找找五师妹。”凤飞漓饮了一口桌上的香茶,姿态优雅,让人见之赏心悦目。秦落衣得了他这一句话,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唇边的笑意更加的灿烂。大师兄果然是好人啊!“大师兄……”端木长青抿了抿完美的薄唇,颇不赞同的道:“这事你去说,恐怕不太好吧。

”秦落衣心中一跳,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端木长青,那目光,似要将他千刀万刮一般。该死的端木长青,果然是个混蛋!他们恩怨归恩怨……他凭什么阻止大师兄?他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早点给他解药?做梦!凤飞漓听到他反对,也颇有些惊讶,妖孽的面孔含笑:“我去说不太好,难道你想去跟她说?”端木长青脸色变了变,他才不想跟那女人打交道,他不看凤飞漓,目光落在秦落衣的身上,淡淡的道:“其实这事也简单,既然他没有做下那些事情,直接去找刑律堂就好了,你来麻烦大师兄做什么?”秦落衣气结。

大师兄都没说麻烦,她又没有找他帮忙……他凭什么这么说?咬了咬牙,她不想理他,目光转向凤飞漓,颇为歉疚的道:“大师兄,是落衣给你添麻烦了吗?”“哈哈,没有,不过小事一桩罢了。”凤飞漓看着她眼中的歉疚,不由得挑了挑眉头,她刚才怒目瞪向端木长青的样子,他可没有错过。“那就好。”秦落衣听他这样说,眼中一亮,放心的拍了拍胸口,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凤飞漓眸光一闪,觉得这小师妹,果然是个有趣的……那冷心冷面的二师弟,居然会阻止自己,也让他奇怪得紧。

看来这次他回飘渺宗,倒是回来得正是时候啊。凤飞漓走后,秦落衣坐在椅子上喝茶,看也不看一侧的端木长青,若不是还得在这里等着凤飞漓知道事情的结果,她才不想在他这里久呆。端木长青站在她的面前,久久之后,才寒声道:“你让大师兄去找五师妹,以后你会后悔的。”这个女人,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敢这么做!以后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后悔那也不关你的事!”秦落衣白了他一眼,继续喝茶,眼睛看着茶杯也不再看他。端木长青心中一怒,想到她每次一见自己,都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而见了大师兄,却笑得跟朵花儿一样,心中就十分的不是滋味。

伸出手,飞快的夺下了她手中的茶盅,寒着脸道:“怎么会不关我的事?等你后悔的时候,连命也没有了,那时候谁来给我解毒?”秦落衣皱起了眉头,满脸讥诮的道:“你是说大师兄去给五师姐说了,我就会没命?哼,你以为我长这么大,是被吓大的?真是!”“吓你?我可没那么无聊!”看到秦落衣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端木长青心中变得郁闷得紧,端起手中的茶盅便一口饮尽了里面的茶水。“喂,那是我的杯子!”秦落衣指着他的手上,有些目瞪口呆的叫道。

端木长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尴尬,又想到刚才秦落衣的唇也凑在这杯沿上……嘴里就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早上吻着那张娇嫩嘴唇的感觉,也浮现在他的心底,忍不住就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茶渍。秦落衣张了张嘴,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心跳微微加速,抿了抿唇,她干脆把目光移开,望向别处……端木长青冷是冷了点,又可恶,可是他的俊美,也是不容否认的,刚才那样的动作做出来,还真是该死的诱人无比。端木长青原本也是很尴尬的,不过看到秦落衣那副懊恼愤怒还隐隐带着一丝羞涩妩媚的样子,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题外话------谢谢aping66亲亲的钻钻(2钻),还有亲亲们的票票,今天时间更得晚了,应该没有二更的,亲们不要等了哈(二更了,明天的更新肯定就会迟了滴),群么么早上机房升级,有几个小时打不开网站,实在不好意思。现在恢复正常。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师兄个个太无良 全文阅读,师兄个个太无良最新章节,师兄个个太无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