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爱莫能弃全文阅读 > 第23章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月非娆 书名:重生之爱莫能弃

林浅语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脸上的伤口渐渐痊愈,虽然乌青红肿还没有褪尽,但比起先前在脸上看到的那个猪头脸要好的多,只是身上的伤口比着脸上的却是严重的多,一翻身子就疼得厉害,走路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先前脸上的伤口没有好,也吃不了东西,林浅语只能喝些粥水和牛奶充饥,说起现在取之不尽的牛奶还真的感谢叶楚杰,那天叶楚杰见到护士从牛奶上拿下的管子可以帮林浅语喝水,转头买了好几箱牛奶送来,要不是林浅语不能说话,肯定要好好嘲笑一下叶狐狸,他怎么就会认为管子除了可以在牛奶盒上拿还可以整袋整袋的从超市里买呢。

今天因为伤口恢复的好,林浅语可以小幅度的使用嘴巴进行一些活动,吃完一碗肉松拌粥,林浅语还意犹未尽,好几天没有吃肉了,真想好好吃一顿,只是自己的胃口实在是太小了。看了看外边正灿烂的阳光,林浅语动了想要到外边走走的念头,于是叶楚杰请来的看护就替自己到医院里借来了一辆轮椅,将自己抱到轮椅上正准备推自己出去,正好叶楚杰来看林浅语,见此,就打发看护回去,亲自推了林浅语往电梯处走去。乘了电梯下来,到了医院的大厅,叶楚杰正要推着林浅语往医院的花园处走去,突然眼前出现的一个熟悉的人影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叶楚杰也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秦承域依旧是穿着一身的西装,俊美倜傥,在人群之中一眼便可望见,只是今天的秦承域却是不如先前的有气势,脸上掩不住的疲惫。住进了医院,林浅语只顾着自己养伤,没有空去关注秦承域的事,叶楚杰则是因为先前的事情对秦承域失望了,也没有那个念头再去关心他。没想到才几天不见,秦承域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叶楚杰有些疑惑,虽然吴娇犯下的罪足够她在牢里住上好久,但是依着秦承域的本事,替吴娇将事情掩下也是轻而易举的,怎么会弄成这样。

而且今天秦承域来医院也绝对不是来看苏诗诗的,如果真有那份心,早几天干嘛去了。苏诗诗都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了。虽然有些距离,但是秦承域也一眼看见了从电梯口推着林浅语出来的叶楚杰,心中不觉有些奇怪,先前小张和自己说苏诗诗被叶楚杰送到了医院,自己倒是没有注意,因为叶楚杰做事想来都出人意料,只是看着今天的叶楚杰心中却有些止不住的讶异,以他对叶楚杰的了解,不可能会浪费时间在女人身上,特别是这个女人还不是他的。两人的眼神一交回,皆极有默契的向着对方的方向走去。

林浅语夹在中间还真有些不好受,特别是见到今天有些怪怪的秦承域。叶楚杰推着林浅语在秦承域跟前停下,林浅语抬头之间便可以看到秦承域倨傲的下巴,不觉有些尴尬,幸而秦承域和叶楚杰说话,没有理会她。“承域,你来医院干什么?”虽然说是不再管秦承域的事情,但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真让他不关心他还真有些不习惯。“娇娇住在医院里。”秦承域叹了口气说道。叶楚杰有些好奇,那吴娇怎么会住在医院里,难道是警方抓捕她的时候受的伤,当时秦承域不是上去处理了吗,依着对两人的理解,吴娇应该会听秦承域的话才对啊。

还想再问但是见到秦承域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自己倒是住了嘴。“对了,你怎么会在医院里……”和苏诗诗在一起。当然下面一句是没有说出来。叶楚杰见到秦承域问此问题,却是恢复了以前的笑容,道:“谁叫那天某人将某个可怜的人给舍弃了呢,可怜的人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不管能行吗?”秦承域听了叶楚杰的话,想到了那天自己的确是因为吴娇的关系而忽视了受了重伤的苏诗诗,毕竟在他心里苏诗诗虽然最近引起了他不少的兴趣,但是比起吴娇这个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而言,地位的确是轻了许多,但是想到苏诗诗的伤也是因为吴娇的缘故才会如此,心中却是有几分歉意,于是弯下腰对林浅语道:“诗诗,等我处理掉这边的事情就来看你,你好好养伤,缺什么想要什么就打电话让小张给你买来。

”林浅语正在想着那个打了自己的吴娇怎么会在医院里,该不会是住进了精神科吧,又觉得自己有些恶毒,虽然人家打了自己,但是咒她得神经病有些太过了。不过见到那天疯狂的吴娇还真有几分可能。突然见到秦承域低头和自己讲话,脸和自己靠的极近,温热的呼吸几乎要喷射到自己脸上的毛孔了,不禁吓了一跳。叶楚杰有些好笑的看着林浅语的反应,但是想到了她先前受的那些苦,也不觉开口替她解围:“承域,她现在不能说话,脸上有伤。”林浅语在一边听着有些翻白眼,虽然自己现在嘴巴是不能做出太大幅度的动作,但是说话还是可以的,叶楚杰那厮说的什么话,不过见到叶楚杰替自己解了围,嘴上倒是没有反对。

秦承域见到林浅语脸上的确是青肿着,都看不出原来的面目,想到那日在公寓里看到的素颜的林浅语,心中的歉意更深了。正要说话,突然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秦承域只能站起身子接电话,只见秦承域接通没几分钟,突然脸色大变,紧接着冲着电梯跑去,留下林浅语和叶楚杰面面相觑。“那个……该不会是吴娇出了什么事情吧?”林浅语小声的问叶楚杰。“呵呵,我想现在除了那吴娇的事情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让承域脸色大变了。”突然叶楚杰猫下腰小声的对林浅语道:“难道你不想吴娇出事,她那么对你,你现在应该是想把她千刀万剐才对啊。

”林浅语感觉到叶楚杰温热的气息在耳边徘徊,用的耳朵痒痒的,有些不适应的转过头,而后道:“我还没有那么恶毒。不过,那个吴娇照道理而言和你应该关系匪浅啊,你竟然还这么咒她,有些过分哦。”叶楚杰听了脸上依旧是满不在乎的微笑:“我当年不过是看在承域这个老朋友的面子上才把她当成妹妹来照顾,不过后来发生了那么些事情,让我对她有什么好态度是不可能了,算了不说了,你不是要散步吗,咱们到花园里去。”叶楚杰推着林浅语走到了外边的花园里,突然发现花园里的人都聚在一处抬头往高处看,不禁有些好奇,林浅语也是同样的心情,拉了拉叶楚杰让她把自己的车子推到了那边抬头看时,不禁有些愕然,最高的一层竟然有人坐在阳台上要跳楼。

“那一层是干什么的?”林浅语问叶楚杰道。叶楚杰想了一下,而后道:“好像是精神科,都住了一些精神病人。”看了看上面的情景,又道:“精神病人要跳楼,还真是有趣。”林浅语白了一眼某个没心没肺的狐狸,却是没有说话。也和众人一起观察着上面的情景,突然叶楚杰的手机响起,叶楚杰看着接起电话,说了几句,突然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挂断电话后,林浅语看了叶楚杰的神情,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于是主动说道:“你有事就去忙吧,待会儿让打个电话让看护把我送回去行了。

”虽然叶楚杰这厮平日里似乎很闲的样子,但是林浅语也知道做总裁的都是比一般的人忙。叶楚杰看了一眼林浅语道:“刚刚是承域打来的。”秦承域打来的?林浅语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那家伙不是去看吴娇了吗,找叶楚杰什么事情。叶楚杰见到林浅语的神色,继续道:“承域说让我带你上去一趟?”“去哪儿?”林浅语下意识问道,突然想到秦承域是去看吴娇的,该不会让叶楚杰带自己去看吴娇吧。叶楚杰看了一眼林浅语说道:“你看的那个要跳楼的人就是吴娇,她扬言要秦承域和你分手,不然就从那里跳下去,而且这回说的的确是很坚决的样子,估计不是像四年前那样作假。

”林浅语随口道:“那就让秦承域答应不就行了,干吗要我上去啊。”“吴娇说了,要你和秦承域当中她的面亲口保证,让你在她面前发誓说以后不再见秦承域她才肯从那上面下来。”“她该不会是神经病吧,就算是我当着她的面保证了又能怎么样,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能相信我就会遵守誓言,而且她也太自信了,虽然我没有厌恶她到想要杀了她,但是去救她,她是不是想的太美了。”林浅语本也就随便说说,但是却见到叶楚杰道:“她的确是得了神经病,医生发现吴娇有焦虑症,自虐症还有轻微的幻想症。

”额,林浅语想到自己刚才咒吴娇的话,该不会这么灵验吧,看了看吴娇现在所在的精神科楼层,不觉有些后怕,想想自己当初竟然被一个精神病人抓住虐待,幸好自己运气好,只是被打了一顿,别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希望我去?”林浅语问叶楚杰。叶楚杰却是笑眯眯的道:“呵呵,什么时候我的意见如此重要,竟然能够影响到苏小姐你了。”见到林浅语翻白眼的眼睛,方停下打趣,“我无所谓,早说过我不再关心承域的事情了,而且那吴娇和我就更没有关系了,现在和你说只不过是问一下你的意见,毕竟我不好替你做主。

”正说着,突然叶楚杰的手机又响起,叶楚杰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又是秦承域的,接起电话应付了几句后挂断,叶楚杰对林浅语说道:“承域可是很希望你上去,你要去吗?”林浅语考虑了一下,虽然吴娇可恶,但是已经变成了精神病人也算受到了惩罚,看着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在自己眼前消失还真是不忍心啊,最重要的是,这可是自己摆脱秦承域的大好机会自己可不能放过。“我去。”林浅语对叶楚杰道。“什么?”叶楚杰有些吃惊,原来以为林浅语会一口回绝,毕竟和林浅语相处过一段时间也看出这个丫头绝对不是什么心善的茬儿。

“我说我去,叶先生还不快点推车,不然人跳下来就来不及了。”林浅语也知道叶楚杰是怎么在想她。叶楚杰见到林浅语也如此说了,自己也不好替什么意见,只能推着林浅语朝着大堂电梯处走去,电梯慢慢的上升,终于在十六层停下,早早就有医生在电梯口等着,见到重伤的林浅语脸色也是有些吃惊,但是如今人命关天,也由不得自己想些什么,连忙带着林浅语走到了吴娇的病房。吴娇的病房和林浅语的一样也是贵宾病房,门却是开着,林浅语从来没有来过精神病人的病房,不由有些好奇的打量,结果有些失望,和普通的病房也没有什么区别。

叶楚杰推着林浅语一路进了病房来到了病房的阳台上,阳台极大,只见吴娇跨坐在阳台上摇摇欲坠,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而秦承域和几名医生则是满脸焦急的看着吴娇,试图劝她下来,突然见到林浅语来了,脸上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吴娇见到了林浅语来了,脸上的笑容被一阵怒意取代,冲着林浅语道:“你这个贱女人还不快发誓,说不和我哥哥在一起了。”林浅语突然又被骂做贱女人,心中难免怒气上来,正要反过去骂回来,但是秦承域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对她说:“诗诗,你快点发誓。

”林浅语虽然也是很想和秦承域分手,但是在如此状况下,心中难免有些不甘愿,但是想到自己能够脱离秦承域和哥哥在一起,只能不甘不愿的照着吴娇的话说完。林浅语刚刚一说完,秦承域向前走了几步,对着吴娇温柔道:“娇娇,你快下来,你看我们都答应你了。”吴娇听了秦承域的话乖乖的从阳台上下来,但是见到林浅语还在秦承域的身边,却是停下了脚步,对着秦承域道:“哥,你让她走,我不要看见她。”林浅语有些愕然,这个大小姐还真不好侍候,要自己来的是她,要自己走的也是她,还真把自己当太阳了,什么人都绕着她转。

只是秦承域却对着叶楚杰道:“你带诗诗先下去吧。”我还巴不得早点走呢,我还不想被传染上精神病呢,林浅语翻了翻白眼,而后让叶楚杰将自己推走,叶楚杰有些失笑的看着林浅语如此模样,他当然看出林浅语不高兴绝对不是和秦承域分手的缘故。轮椅推进了电梯,叶楚杰好笑的对林浅语道:“被人忽视的感觉不好受吧。”林浅语对着叶楚杰又是一翻白眼,这只狐狸还真把自己当作自己胃里的虫子了,连自己想什么都知道。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重生之爱莫能弃 全文阅读,重生之爱莫能弃最新章节,重生之爱莫能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