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奇幻小说 > 只会禁咒的魔法师全文阅读 > 公告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奇幻 作者:黑默 书名:只会禁咒的魔法师

卡尔的条件确实很简单,简单到让人难以置信——他要司督传授妮娜魔法,而且是空间魔法。对此司督很不能理解。既然要妮娜学习魔法,为什么卡尔不亲自教授?而且还费这么多功夫?卡尔走后,艾米丽跟司督说了一个故事。三十年前,帝国曾出现一个天才,真正的魔法天才。如果仙贝儿也算是天才的话,那个人的天分更是远在仙贝儿之上。他从十五岁开始对魔法产生了兴趣,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就成功升级为高阶魔法师。那个人叫海德森.贝鲁奇。海德森是一个传奇人物。

他没有仙贝儿的魔法家世,甚至,祖上学习魔法的人几乎找不到,而且,他对所谓的魔法师很是不屑。他的魔法几乎都是自学来的。“我只是想告诉他们,所谓的魔法,也就这么一回事。”当有人问起他为什么要参加魔法等级测试,他如此回答。之后,他对系统最不完善的空间魔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出三年,一个完整的系统从他手中诞生。但他并不满足,他认为如果不能将空间魔法的极致挖掘出来,之前的研究全是白费。也就是他公布完整的空间魔法系统那年,他结婚了,妻子是帝国有名的美人儿。

一年后,他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小名叫妮娜。以他的魔法天分,参照既有的其他魔法体系的系统,发展出完整的空间魔法理论体系并不算很难的事。难就难在,空间魔法从第一个理论的诞生到如今也就三百多年,又属于精神魔法,能从元素魔法找到参照对象实在很费功夫。十多年前,他在研究空间魔法的时候,空间产生剧烈的扭曲,将他的家包括附近五十米方圆的范围全部摧毁,其中就有他美丽的妻子和活泼的女儿。然后,他失踪了。就算如此,人们还是给他冠上“空间之主”的名号。

空间之主?司督并没听过这个名号,但他不得不承认跟卡尔——或许应该叫海德森.贝鲁奇——比起来,他就像巨人脚下的人类婴儿,只能仰望,不能接近。卡尔的理论实在太深厚了,远不是司督能比的。“魔法在你看来是什么?”那天,卡尔把司督叫到一边,依旧是一个小山的山头,两人就这么坐在草地上看着星空。“与元素的互动。”司督给出的是标准的教科书式答案。“共鸣学说派的?”卡尔微微一笑,“为什么你不相信‘神赐’学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大多魔法师都属于“共鸣”一派的,因为神从未出现过。

“神赐”一派对此的解释是:你没见过神,但你就能否认神的存在?如果神不存在,最初的魔力种子是由谁继承的?有点类似于狡辩,“神赐”一派直接将魔力种子的产生归为“继承”;但如果否认“直接继承”,就成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卡尔没让司督回答这个问题,继续说:“不用去考究这个问题,那只是在做无用功。”紧接着,卡尔叙述了他认为的魔法是什么。在卡尔看来,魔法跟军队有很大的共性:魔法师是指挥军队的人,不同等级的魔法师对应不同等级的士官。

大魔导师是全军统帅,军团长则是魔导师,往下一一对应大魔法师、中阶魔法师和低阶魔法师,见习魔法师则是新兵。唯一不同的是,士官统帅的是士兵,而魔法师统帅的是元素。“相对于空间魔法,魔法师统帅的则是空间规则。”卡尔说。“你的意思是,”司督已经忘记了跟卡尔的矛盾,彻底被卡尔的话题吸引过来,“空间魔法没有元素,只有规则?谁能更好地掌握规则,谁的魔法能力就越强?”卡尔赞许地点头:“所以,空间魔法是纯粹的精神魔法。”很好地解释了卡尔施展魔法时,为什么司督没有感觉到元素的波动。

“你想学空间魔法吗?”卡尔随即给出了一个让司督心动无比的问题。“当然。”司督立刻回答,很快又想起了自己的体质,问,“空间魔法的最高级魔法是什么?”卡尔呵呵一笑,说:“你认为呢?”空间魔法是一个单独的系统,召唤术是其中的一个分支。这是司督对空间魔法唯一的了解。“严格说来,确实如此。”卡尔肯定了司督的说法,“在空间魔法上,最高级的魔法还没挖掘出来,但召唤术的最高级魔法却早已注定。”“召唤高级存在?”司督问。卡尔点头:“我相信,我们所在的空间并不是唯一的,在某个地方,一定存在我们不了解的高级存在,或许,他们比我们还高级。

”“就像神?”司督想起卡尔先前关于“共鸣”和“神赐”的问题。“或许吧。”卡尔回答得并不肯定。他拿出一个书卷,交到司督手上,“这是我多年的研究,我要你答应的条件,就是你找一个合适的时间,传授给妮娜。”司督吃惊之余,看到卡尔眼中的温情。***“之前你问过我,为什么大魔导师阿尔方斯能保持超然的地位,其实很简单,”艾米丽对司督解释,“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也不管他们是否自愿,达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几乎都是近似神的存在。就像人不会在理会一个或一堆蚂蚁的生存问题,他们对普通人的生存也不感兴趣。

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他们认为值得在乎的人或事。”艾米丽嫌解释的不够清楚,又加了一句,“谁都没办法改变他们的决定。因为他们有这个资格。”那么,妮娜就是卡尔在乎的人?司督在艾米丽说完后,看着枕在大腿上熟睡的妮娜,陷入深思:仅仅是因为妮娜跟卡尔的女儿名字相同?“如果妮娜今年刚好十岁,”艾米丽看出司督的疑惑,说出另一个可能,“海德森.贝鲁奇魔法试验失败那年,刚好是妮娜出生同一年。”司督转过头,定定看着艾米丽。***“为什么你不亲自传授给妮娜?”那个晚上,司督接过书卷,不解地问。

“我不想再让她受苦。”卡尔眼中的哀痛一闪即逝,“我想给她最好的选择。如果跟先前的邻居在一起能让她更快乐,我会让她留下来;如果她选择了你,我会给她一个她认为更好的环境。”这就是卡尔将自己带到险境的原因?很难理解。最难理解的却是卡尔的第一句话,什么叫“我不想再让她受苦”?而且,他是始终没回答司督的问题。当卡尔说的话,结合起艾米丽的分析,司督得出的答案让他狠狠吃了一惊,看向妮娜恬静的小脸蛋时,有种错乱的感觉:他好像看到了妮娜五年后的模样,漂亮、健康、快乐、无忧无虑,脸上是毫不做作的笑容。

前面的火堆爆起一个轻微的声响,火光瞬间亮了不少,眼前的妮娜,又变成可爱的小姑娘。睡梦中,妮娜好像梦到不愉快的事,眉头皱了皱,润红的小嘴也撅了起来,咂吧两下,翻个身继续睡。“呵呵,你还真是幸运的小家伙。”司督轻轻一笑,扫开妮娜额上的凌乱黑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长长的睫毛。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奇幻小说 只会禁咒的魔法师 全文阅读,只会禁咒的魔法师最新章节,只会禁咒的魔法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