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校园小说 > 邪少的初恋情人全文阅读 > 第103章 大结局(完结)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校园 作者:荷西子 书名:邪少的初恋情人

“男。 。。”苏小沫刚想要解释,王子言却先开了口:“你好,我叫王子言。”杨阳立马殷勤的伸出手跟王子言握握手:“你好,我是小沫的朋友,叫杨阳,他叫夏晨曦。”杨阳拍拍夏晨曦的肩膀,心里却乐翻了,这种情况实在是太精彩了,夏晨曦现在心里一定是气疯了,又碍于两位长辈在面前不能发作,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起。“啊~?”王子言故意拖长了尾音,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你们不就是报纸里最近经常在报道的名人吗?没想到我今天出来还能遇到大名人。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王子言又转头不解的看向苏小沫,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小沫踢了一脚,苏小沫简直要被王子言气死了,平时没有见他话那么多,怎么这一会儿话匣子都开了。夏晨曦将苏小沫的这些小动作都收在眼底,眉头一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叫王子言的男人,长得颇为清秀,可是穿着却跟他的气质特别的不符,宽宽大大的卫衣套在身上,头发有些乱,发尾微微有些上翘,像是睡觉的时候压出来的。“我们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你们继续。”苏小沫拉着王子言的胳膊就想往外走,刚一转身就被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撞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摔倒,还好王子言及时扶住了她。

“晨曦哥哥,你居然真的跟这个女人过来买戒指啦。”王海琼小脸跑得通红,眼里闪烁着泪光,纤手指着杨阳不可置信的微微颤动着。“你又来凑什么热闹啊?”杨阳没好气的说道,跳起来推开挡路的王海琼,走到苏小沫的面前,故意大声的说道,“小沫,你没事吧,被只母猪撞到,一定很痛吧?”苏小沫尴尬的看看杨阳又看看气得直跺脚的王海琼,只能摆摆手说道:“不要紧,没什么事。”王海琼叉着腰回头准备跟杨阳好好的理论一下,却一下子惊住了,乌黑的大眼瞪得滚圆:“二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声二哥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王子言,夏晨曦更是有些吃惊的站了起来,他从来不知道王海琼还有一个二哥,若是这样,那他接近苏小沫的用意是什么?是王骏已经发现了什么吗?夏晨曦琥铂色的眼眸微微的眯起来,仔细的观察王子言此刻的表情变化,脑中慢慢回忆着王子言的一举一动是否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咳咳。”夏峰用脚踢了一下夏晨曦的鞋子,心里忍不住叹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孙子只要一扯上这个叫苏小沫的女人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真怕夏晨曦一时冲动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把自己的底都暴露出去了。“杨阳啊,我看着你从小长大的,怎么我不知道你还有一个二哥?”夏峰的问题才让王海琼惊醒自己是闯了多大的祸,王子言在王家的地位根本就没有被承认过,王骏也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提起过还有王子言这么一个儿子,任何家族聚会之类的王子言都没有出现过。

因为王子言是王骏的私生子,本来王骏就很看重门第和血统,一直认为王子言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污点,所以一直都没有把王子言这个私生子曝露到众人面前,连王海琼都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才发现这件事情的。“这。。。。这个。。。。夏爷爷,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我爸,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就好了,我爸知道我把二哥的事情说出来,非打死我不可。”王海琼的话像一把利刺穿入王子言的心里,虽然脸上依然是堆满了笑容,可是心里却像是开了一个洞,血红的浓稠液体在不断的往外冒,他的存在从出生开始就是不被待见的,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过笑容,也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他,无论他多么努力,都只是枉然,好像他就是一个避之唯恐不及的病毒。

苏小沫看着王子言眼中闪烁的哀伤,终于知道那种熟悉感是来自哪里了,王子言跟她一样,付出的感情都是必须隐藏在黑暗里的,没有人知道他们心里的痛和伤,只能隐忍着,用微笑和坚强来伪装自己,若是可以,谁愿意故作坚强,没有人不希望在难过伤心,迷茫无助的时候依赖别人。即使他掩藏的那么的好,但是人不是铜墙铁壁,总是会有累的时候,总是会有疏忽的时候,总是会有最脆弱的时候,尽管王子言什么都没有说过,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那种深深的孤独感。

“你这个小丫头,说话没个谱,你爸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就怪你。”夏峰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眼神还是一样的锐利,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神却闪着精光,他跟王骏的父亲王长胜是一起共患难的结拜兄弟,王长胜在世的时候也没有提起过王骏有私生子这件事情,他了解王长胜,跟他的儿子王骏不一样,没有很大的野心,如果知道有这样一个孙子不可能不把他领进门,看来连他的老朋友都不知道有这个孙子的存在。“夏爷爷,你不知道,我二哥不是我妈生的,我都是前两年才知道我有一个二哥。

”王海琼本来就是娇滴滴的大小姐,对人情世故都不清楚,这种敏感的事情,当着当事人的面就肆无忌惮的说出来了,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让王子言受伤。“对了,二哥,你回来爸知道吗?爸不是不准你回国的吗?”王海琼想起最关键的问题,她都没有听王骏说过王子言回国的事情,而且王骏一直不希望王子言回国,如果王子言是瞒着王骏回来的,那事情就闹大了。“这个。。。”王子言趴趴头,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好像刚才他们谈论的主人公并不是他一样,“你先不要跟爸说,我自己会跟他谈的。

先帮哥哥保密吧。”王海琼点点头,觉得王子言说的对,要是现在把这件事情告诉王骏,王子言肯定要被扒了皮了:“放心吧,我嘴巴最牢靠了。”杨阳差点没有因为王海琼的这句话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瞪大眼一幅不可置信的看着王海琼说的自信满满的样子,心里嘀咕着,要是王海琼都叫嘴巴牢,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大嘴巴这个词了。“二哥,这你女朋友吗?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回国来看女朋友的对不对?”王海琼一幅完全了然的样子,杨阳翻翻白眼,想着:看吧,三八病那么快就范了。

却忘了王海琼还没来之前,她才刚刚扮演过这个角色。苏小沫俏脸微微一红,尴尬的一笑,怎么每一个人都说这样的话:“你误会了,我是。。。。”王子言上前一步,挡住苏小沫的视线,把手放在王海琼的肩膀上将她转过身:“海琼,现在哥哥的事情不是最重要的,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来干什么的了?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最想要嫁的人是你的晨曦哥哥,可是为什么,现在他要和别人订婚了?”王子言慢慢的裂开嘴角,眼睛直视着夏晨曦,看到他眼里骤然激起的暴风雨,满意的转过身对苏小沫说道:“你不是还有事吗?我们走吧。

”“啊?哦。”苏小沫愣愣的点点头,转身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夏晨曦,他好像瘦了,可是不是准备订婚了吗?应该高兴才对啊。有好好照顾自己吗?或者,是否有的时候会想起她呢?微叹口气,苏小沫强迫自己收回视线,既然已经决定了这条路,就好好的走下去,接下来的人生中,她会努力把夏晨曦当成最美好的回忆尘封起来,即使心会痛,但久了,就会习惯,有什么事物能够抵抗的了时间的力量呢?夏晨曦攥紧拳头,他可以肯定刚才那个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是挑衅,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叫王子言的男人绝对不简单,接近苏小沫的目的也一定不一般。

那个男人浑身上下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夏晨曦蹙眉沉默了一会儿后,收回视线,恢复了一贯的慵懒眼神,对着王海琼灿烂一笑说道:“海琼,你一会儿没有事吧?跟我吃个饭吧,我想跟你谈谈。”“没事,当然没事。”王海琼立马点头如捣蒜,继而得意的看一眼杨阳。“晨曦?”夏峰有些不满的蹙眉,当着杨武的面,还要跟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单独出去,太不像话了吧。“杨老,我有些话要跟海琼谈谈,你也不希望到时候有麻烦的事情发生,是吧?”杨武虽然对夏晨曦一直跟王家的女儿来往有些不快,但听他这么说,也觉得应该把话说清楚,要不然孙女以后嫁过去,还要成天看着这个女人来缠着自己的老公,岂不是很委屈。

“也好,戒指就下次再试吧,你先把这个事情办了。”杨武的话让在场的杨阳和夏晨曦都松了一口气,杨阳是高兴终于不用试什么订婚戒指了,反正试了她也不会跟夏晨曦结婚,完全就是逢场作戏。而夏晨曦,则是因为有太多问题想要跟杨阳问清楚了。----------------------------------------“王老师,我们现在是去哪里?礼物买齐了吧?”苏小沫看着有些沉默的王子言,从珠宝店出来后,王子言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就像苏小沫说的,人不是铜墙铁壁,总是有累的时候,一个角色扮演的久了,就会疲累,笑容背后往往都是苦涩。

“苏小沫。”王子言将车停在十字路口,看着前面跳为红色的信号灯说道,“没有告诉你我和王海琼的关系,很抱歉。”“老师,你为什么要跟我说抱歉?”苏小沫疑惑的看着王子言的侧脸,“告不告诉我是你的自由,更何况我也没有跟你说实话。而且,是不是王海琼的哥哥也都不重要。”苏小沫不明白王子言为何会跟她说抱歉,她看过王海琼和夏晨曦接吻的新闻,看过王海琼和夏晨曦拥抱,也知道这个叫王海琼的女孩子跟她一样爱着夏晨曦,可是她并不怨恨这个女孩子,他们又有什么差别呢?都没有办法得到夏晨曦。

而且当初王子言指着照片问她的时候,她选择了说谎来隐藏,现在想来王子言当时应该心里都在笑她的蠢吧。“说的也是呢。”王子言一怔,继而一笑。他居然有些期待苏小沫会对他发火,这是奇怪的感觉,她无所谓的态度反倒让他有些失落。王子言一踩油门继续启动车子,加快速度一个转弯就将车停入了停车场。“既然都陪我买了礼物,就跟我一起送完礼物再回去吧。”苏小沫疑问的看向王子言,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车开进来的时候,门上写的是疗养院,倒是没有想到王子言的母亲会住在这里。

苏小沫并不是多嘴的人,这是人家的私事她也不方便多问,只是跟着王子言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开的时候,她看到一个颇有姿色的中年妇女静静的坐在窗前,表情沉静,苏小沫看的出来,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女,即使到现在这个年纪,依然可以看出当年的美貌。“妈,我来看你了,快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阮静怡慢慢的转过头,眼神中没有多大的起伏,也没有应声,眼中一点都没有看到儿子的喜悦,只是冷漠的像看一个陌生人般的注视着王子言。

王子言好像也不在意,走到阮静怡的面前,拿出刚才在珠宝店买的玉镯子,蹲下身握着阮静怡的手,将镯子套在她的手中,然后仰起头满脸都是类似孩子讨奖赏般的笑容:“妈,你喜不喜欢我送的礼物?我是不是很会选?”可是阮静怡依然没有反应,只是用手抚摸着玉镯子。“中午了,我要回家了,我儿子还等着我回家做饭呢。”阮静怡突然笑着说道。“妈,我不是在这里吗?你忘记了,我长大了,不用再帮我做饭了,我自己也可以照顾自己的。”王子言握住阮静怡的说,耐心的说道。

“骗人,我儿子明明还在念初中,他要回家吃饭的。我要帮他做饭,他念书很辛苦的。”阮静怡一把甩开王子言的手,将手里的玉镯子拿下来,一把扔在地上,碧绿的玉镯子就这样摔成了两半,就像是王子言的心被碎裂成了两半一样。“妈,不喜欢没关系,我还买了新衣服哦,你穿上一定很漂亮。”王子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把袋子里的新衣服拿出来放到阮静怡的手中,没想到还是被阮静怡一把扔在了地上。“我不要衣服,我要我的儿子,我儿子去哪里了,我要见我的儿子。

”阮静怡突然大叫,声音尖锐而歇斯底里,更用拳头不断捶打着王子言的胸膛,就好像王子言是那个抢走她儿子的仇人一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校园小说 邪少的初恋情人 全文阅读,邪少的初恋情人最新章节,邪少的初恋情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