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死亡笔记全文阅读 > 终结篇:亲爱的女神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魔卡君临 书名:重生之死亡笔记

今天工作较忙,所以更新晚了1个多小时,见谅啊大家~————————————————这时,阳台上混乱一片,随着“糟啦!”“从这么高的阳台上摔下去会不会死啊”之类的喊声,不少人已经从屋里冲了出来,伸头向楼下张望。“啊!”有几个模特放声尖叫,因为她们已经看到躺在楼下的松田的尸体。而艾伯、薇迪这两个原本被龙崎安排好在地上演戏的人也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艾伯问薇迪。“我……我也不知道啊。”此刻海砂的家中,四叶集团的人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他们都是经历过大场面的生意人,但如果明早的报纸上登出四叶集团的高层都出现在死亡现场,可能会立刻引起轩然大波的。

“天哪……”已经有人开始呻吟了。海砂显得有些慌张,虽然她不知道是否出了差错,但还是说道:“各……各位四叶集团的朋友,这下不好了……”随即她又作出镇定的样子:“这里交给我们吧,大家快点回去。四叶集团的人听了这句话仿佛得救般连忙拿起衣服往外走,自然也少不了有人假客套:“那我们就……”可说这话的人头都不回的快速走出房间。屋内的海砂还不忘记工作的事情:“放心吧,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好说好说……”话音未落,四叶集团的人已经走光了。

在几座楼外的下面,一辆救护车停在那里,车内的人看了下表,说:“好,已经过了五分钟了,我们去吧……”另一个人打开救护车顶端的灯,将车开到了海砂家楼下。从救护车里下来的两个救护人员拿出担架,给尸体蒙上白布,便将尸体抬进了救护车。“怎么了?怎么了?有人跳楼了吗?”此刻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居民。在喧闹的人群之外,四叶集团的人也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结果不用我们动手就死了,这不是很好的事吗?”“混蛋!我们不是已经告诉杀手要他因事故而死吗?"“反正他死在我们眼前,不是很好吗?"“……”已经开动的救护车内,刚才搬运尸体的一个人把医护帽一摘,帽子下面露出了龙崎的脸。

他一改往日的平静,愤怒地说:“基拉,你居然在我眼前杀人……可恶,松田这蠢蛋!"他身边同样带着医护帽的月没有吭声,其实月也这么想。影说道:“龙崎,那么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四叶的基拉存在,而且可能拥有第二基拉的能力。”“是。”龙崎的回答非常简短,虽然没有刚才的那般失态,但是沉默中的怒火往往最可怕。作为L,世界第一的侦探,他有点不能忍受自己的剧本被这么篡改。“我一定会抓住你的。”——————————————————第二天,搜查总部。

海砂拿着当日的报纸,努力地搜寻着跟昨天的事情有关的新闻。在大篇幅报道某明星婚外情被发现的角落中,写着这样一则不起眼的新闻:“弥海砂经理人松井,酒醉从高处坠楼死亡。”“昨天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总一郎低着头说。“不,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伯父。”影拍了拍总一郎的肩膀。“应该尽快抓住四叶的基拉才对。”龙崎蹲在椅子上,平静地说:“既然松田警官牺牲了,那么,艾伯你作为海砂的经理人,去接近四叶的人……”“不。”艾伯断然拒绝了龙崎的提议。

“我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做。”对于艾伯的拒绝,龙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么,海砂小姐的经理人就由模木先生担任。”模木在后面点了一下头,表示接受任务。“总而言之,松田的失败……不,应该是我们托松田先生的福,我们知道了,在这八个人中至少有一人和基拉有联络!”说着,龙崎把目光投向大屏幕,“以后大家一定要更加小心。”影接着说道:“如果松田的话是真的,那么在这八个人当中,很可能有人和基拉有关联,甚至有可能基拉就在他们中间。

”大屏幕上打出了四叶集团八人的照片和他们的详尽资料。鹰桥锐一4O岁已婚有一子材料企划部部长兼管理一职,毕业于庆应大学商学系,爱好冲浪,全国经济报社社长鹰桥藏造的儿子。照片上的人已经因沉浸酒色而开始中年发福,一点看不出是爱好体育运动的人。纸村英36岁单身人事部人事科科长,京土大学法学院系毕业。高中曾被选为日本橄榄球选手,与母亲生活。和同样爱好运动的鹰桥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依然保持着一个橄揽球选手所应有的身材。三堂芯蔷32岁单身经营战略部部长兼四叶财政管理一职,东应大学法学系毕业,兴趣是剑术,参议院议员三堂荣吾的儿子。

照片上的他带着眼镜,一副斯文秀才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参谋型的人物。天河银32岁单身新技术开发室室长,早稻田大学政治学系毕业,剑道五段,重工工业社长天河二郎的儿子。天河身体硬朗,神情冷漠,眼神特别尖锐、给人以不好接触的感觉。树多正彦32岁已婚企化部部长,毕业于东应大学理工学,兴趣是收集眼镜,双亲都是生物解刨学教授。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树多头发梳得整整济齐,看起来是那种做事一板一眼的人。尾尾井刚43岁单身事业部部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法学系,父亲是防卫总厅的勤务。

单从长相来说,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光头的尾尾井更像是个黑社会成员,而不是商人。叶鸟新义33岁已婚有一子宣传战略部部长,二桥大学文学系毕业。兴趣是陶艺,现在是四叶社长四叶台之助的儿子,但是,他是情人的儿子。头发染成黄色的叶鸟目光很是锐利,但是怎么看也没有艺术家的气质。奈南川零司30岁单身第一营业部部长,哈巴特大学经营学系毕业,将棋四段,父亲是四叶美国分社社长。曾在美国居住六年。如果用“成熟版木村拓哉”来形容奈南川一点也不过分,相貌英俊的他在女性中很受欢迎。

月轻声念着他们的资料,龙崎拿起一块法式摩卡蛋糕放进嘴里,边吃边说:“这些人就算能随意使用杀手的力量,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八个人是开会后再行动。那就是说他们一个人的话是什么也干不了的。这些愚蠢没用的人。”说完话,最后一口蛋糕也咽了下去。影补充道:“或者说,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造成这样一种情况:即使有一天四叶被怀疑,也会因为疑点会被集中在个人身上,而不会怀疑他们全体。”“那八个人的会议是在周二召开的,从周二晚上到周六下午四叶正好发生了死亡事件。

”总一郎说,“我想先以此作为证据。”紧盯着大屏幕的龙崎说道:“现在艾伯专注于接近这八个人之中的某人,薇迪专注于破坏安装在会议所在东京总公司的监视器,如果进行顺利的话……”龙崎有些意犹未尽地舔舔碟子上蛋糕的残渣,接着说,“这个周二可能就会有好戏看了。”——————————————四叶集团企化部部长办公室内,一阵手机铃声让树多正彦停下了手头工作,他拿起电话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他带着疑惑接通了电话,电话另一端传来带着美式口音的日语:“请问,是四叶东京分社企划部部长树多正彦吗?”“是。

请问,你是那位?”“我是艾拉尔·高依。”听到这个名字,树多一惊:艾拉尔·高依!我们委托的侦探!为什么直接找我?几粒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法国巴黎某高级旅馆内,艾伯躺在沙发上,双腿架在洛可可风格的桌子上,神情自若地对电话另一端的人说:“是这样,我想我得到了一个任务。”树多没有吭声,拿着电话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他暗自想:他确实委托了别人来办这件事。可是不知道委托人的样子,到底这个家伙是不是艾拉尔·高依,不对,除了艾拉尔·高依之外,只有中介才知道委托调查L这件事。

听到树多没吭声,艾伯接着说:“啊!不好意思突然打电话给您,您一定感到很困扰吧?我打心底能体会您的心情。”“可是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这件事情的中间委托人,具体的委托内容我不是很清楚……”老奸巨猾的树多并没有证明承认。他一直在想该如何对这人解释委托的理由。“……明白了,我再等一天,如果树多先生联系委托人与我签合同的话,请明天这个时候与我联络,号码是10628049(书友群群号,做个小,呵呵)”艾伯并不着急,“想先说说我的条件,预付二百万美金,事成之后八百万美金。

”啊?八百万美金?这个混蛋!树多心中暗自骂道。艾伯补充说:“还有,如果取消委托的话,请付二百万美金的遮口费。”遮口费?说什么,这家伙……树多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请您三思之后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说完这句话,艾伯不等树多说什么,就挂上了电话。树多拿着手机,听着“嘟嘟”的声音,怔怔地站在那里。旋即他在键盘上按下号码。“什么?艾拉尔·高依来了电话?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我们?”接电话的是尾尾井。“不是,我们目前好像还没有露出破绽,他只不过提了条件,预付二百万美元,事后再支付八百万美元。

”“八百万?总共一千万?”尾尾井也被艾伯的条件吓了一跳。“的确是这么说了。”树多扶了扶眼镜,接着说:“还说明天要答复,至于要怎么答复,我想大家开会决定会比较好。”尾尾井同意树多的看法:“是啊,用电话谈这些不太好。今天九点过后,大家碰个面,我通知奈南川、鹰桥和叶鸟,其余三个人你来通知。”“好的。”晚上九点,四叶集团会议厅内。“现在开始召开临时会议,详细资料都在大家手上。”叶鸟第一个发言:“我想我和树多是采取了谨慎的行动啊。

”“是吗?”纸村发难了,“这个时候还要推脱责任?反正提出了委会被怀疑也是正常的啊。”“你们要知道,现在不是该讨论这些的时候。”天河的一句话让纸树停止了质问。“天河说的对,现在对方的调查,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L,都已经到了某种程度。”三堂冷静地说:“不然也不会提出什么遮口费了。”“某种程度是哪种程度?你说清楚一点。”有人问。三堂回答道:“你想,如果站在艾拉尔·高依的立场,是应该在接受委托之前和委托人谈清楚的。

现在这样突然暂停,想必不是因为干不了,对于那种侦探而言,肯定是因为发现了什么重要的情报。所以要遮口费,艾拉尔·高依显然在找人方面很有一手,如果他需要直接联系委托人,那么找到树多也就理所当然的。这些稍微想想就会明白。”奈南川用手持了一下头发,缓缓说:“艾拉尔·高依的调查,应该还是仅仅停留在委托人是四叶公司职员这一点上。否则就不会这么大意地直接打电话来。”尾尾井用双手支着下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总之,艾拉尔·高依应该不知道树多与基拉有关联,这样想就好了。

”“如果他知道了,那……那不是很棘手吗?"“如果被那个人知道了……”“所以说就给遮口费吧……”在这些讨论声中,一直表情很紧张的叶鸟终于忍耐不住了:“到现在,我还根本不知道谁是基拉。我受够了这种压力。我要退出,以免被当作罪犯抓起来。”他越说越激动。“呵呵……”天河一阵阴笑,“叶鸟,你这样做说不定明天就会死去哦。”其他人虽然保持沉默,但是他们的想法和天河的一致。叶鸟立刻一副赔笑的样子,连忙为自己解释:“等等,我是在开玩笑,干就干到底嘛。

”看到叶鸟的样子,奈南川说道:“这么一来,叶鸟就不可能是基拉了。”尾尾井却不同意:“那又如何?如果叶鸟是基拉,无论怎么说也不会死,相反就是他在演戏。”纸村连忙说:“总之,不能杀掉叶鸟,这里面要是有人死了,事情就更加难办了。”尾尾并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叶鸟:“你已经参加了这么多次的杀人会议,现在才想抽身,你的罪行也不会改变,不要在想什么放弃之类的事情了。”“是啊,对不起。”叶鸟似乎很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发言。树多转移了话题:“究竟怎么办?虽然只是知道与基拉有关联,但最低限度也不得不给遮口费啊。

”“如果给艾拉尔·高依二百万美金,反而会被他抓住我们的把柄,倒不如将他杀了。”天河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尾尾井也同意:“杀了他当然好,可是我们不知道他的脸,怎么杀了他?"“只要让他在我们面前露脸,找个人去见他,然后拍照就行了。”天河接着说。尾尾井问道:“他本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啊。”“在电话里听到了他的声音,不是吗?"“那个打电话的人说不定不是本人。”“会找别人来替自己谈遮口费的事情?你认为这是一个优秀侦探做的出的事情吗?”看着天河和尾尾井一句接一句的讨论,三堂有些忍不住了:"你就这么想杀掉他吗?天河,我觉得完全没必要杀掉艾拉尔·高依,他可是相当聪明的。

”看到大家都望向自己,三堂加快了说话的速度,“虽然分析出我们是委托人没错,可是从要钱的数量看来,对象可不是树多一个人,明显是朝着我们来的。”“这样啊。”奈南川说,“那么艾拉尔·高依便不仅仅是知道这些了,连基拉的想法都计算在内了。”“基拉的想法?”鹰桥不解地问。树多则冲着奈南川微笑:“基拉的想法是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奈南川。”奈南川平静地说:“我是推测了基拉的想法才这么说的,可是无么考虑都不合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确定所有人都在认真听着自己的发言,便接着说:“好吧,我觉得好吧,我觉得基拉想要的是智慧,因为这样所以才除了自己还召集了另外七个人。

”“这个不用说也明白,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发现。”天河觉得这是很显而易见的。没有理会天河的话,奈南川接着说着自己的想法:“去世上的邪恶,然后慢慢地把自己的理念渗透给世人。基拉想要除实际上就是在改变世界。而他作为个人的欲望,接下来考虑的当然就是金钱。不,通常金钱是首先考虑的东西。如果基拉只是在操纵人杀人来得到金钱的话就简单了。”看到其他人默不作声,奈南川勋口坚定地说,“可是,他想得到的是依靠社会地位得到的金钱。中奖券也好、靠股票赚大钱也好,对有钱又有地位的富人,意义可是不同的。

”一边说着,奈南川那俊俏的面容变得严肃,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如果这里面有基拉的话,那他就一定处在既能获得金钱,又能获的地位的处境中。”奈南川的一席话打动了尾尾井,他附和道:“的确,如果这个会议能够谨慎顺利地进行的话,四叶一定会成为在世界崛起并且获得相当利益的企业。还有,这八个人一定是干部没错,也很明白坐在这里的椅子上所拥有的地位。”“地位。”天河双手一摊。“是啊,地位。”鹰桥恍然大悟:“希望达到某种地位而召集人提供智慧,是这样的啊。

”“还有,艾拉尔·高依说‘我知道这些’,就是在告诉我们他有智慧,很明显,他想加人。”尾尾井肯定地说。“反正,艾拉尔·高依如果是比起金钱更愿意为愚蠢的正义感而行动的侦探,那我们可以说早就玩完了。”奈南川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和想象的一样,一切显示艾拉尔是个愿意为金钱于活的侦探。”三堂手托着下巴,说道:“艾拉尔对我们提到L只是作为侦探的触觉,让人觉得他是在寻找退路。他的意思是他知道我们在座各位的事情,想要接受委托。

总之,艾拉尔凭养合同的事,握着我们的弱点。”“付钱成为伙伴。”尾尾井冷笑了一下,“就是这样的事。”纸村好像很不满意这样的说法:“什、什么?对于我们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不,我也觉得艾拉尔很有头脑。”树多扶了扶眼镜,“可以让那个家伙成为伙伴,以后可能会帮得上忙。”“好吧,买下他。”奈南川一脸的轻松,语气却是无比的肯定,“出多少钱都行。”“好,这也是表示我们对他的评价。”三堂立刻接受了这个主意:“那样也好,他是被金钱牵着走的人,希他见识一下我们的能耐就安心了,给他钱我们也能安心。

太小气是不行的。”“那就这么签约吧,先给五百万美金,事成之后以一千万美金作为报酬。”“艾拉尔也是四叶的一部分了。”会议室紧闭的门终于打开了,八个人陆续走了出来。在最后的纸村叫住了尾尾井,小声对他说:“我明白三堂和奈南川说的。可是,艾拉尔是哪里的警察又或者是L的成员,不能忽略这种可能性。”看到尾尾井保持沉默,纸村接着又说:“日本警察很有可能已经在跟踪了,被基拉制裁的不仅仅是日本的罪犯,而且艾拉尔也不是日本人。有可能是哪个国家的调查机关。

而且,艾拉尔之前有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出卖给警察,这不是很明显吗?"尾尾井终于开口了:“纸村,你怎么总是尽想些坏的方面?”这句话让纸村受了不小的打击,他继续争辩说:“不是,我只是推断出所有的可能性。”“只懂得考虑坏的可能性,在会上不是说过了,你就给自己点信心吧。”尾尾井已经开始向外走去。纸村有些不甘心:“可是……”“行了,放心吧!”尾尾井打断了他的话,“一旦艾拉尔能顺利加人就没事了,四叶集团会强大起来的。

”“扼。”“开玩笑,呵呵……”搜查总部,龙崎接通了从巴黎打来的电话。电话中传来了艾伯的声音:“龙崎,我觉得还没有完全被信任,可用艾拉尔的名字已经和他们成功接触了。明天我也会去日本。”“你的办事效率还真是快啊。”“这么一来,对方向我征求意见,很快就会直接见面这个推论已成定局。”艾伯很自信。“在他们面前露面很危险,你无论如何要小心。”龙崎一改往日轻松的表情,认真的说。“我知道了,但是以前两次得到L的帮助,如果现在你交出我诈骗的证据,我就要乖乖地在刑务所呆着了。

”艾伯倒是很轻松,“比起那样的人生,我现在更加快乐,拼了命去干,也就是为什么不停止诈骗的理由之一。”艾伯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他对龙崎说:“我已经从四叶那里得到五百万美金,要不要分给在搜查总部工作的成员?我可以拿一百万吗?"“我知道了,我会想个更好的分配方法。”说着,龙崎挂上了电话。身为“贫穷公务员”的影很佩服艾伯的能耐:“哈哈,假冒L诈骗一百万美金啊。给我点,我正好买点鲜花犒劳南空小姐。”南空:“……”而龙崎则头也没有回:“不,这是搜查的一个环节。

”“作为艾拉尔潜入……”月有些惊讶于艾伯的行动。龙崎笑了笑:“擅自行动是有点……可是因为是个好点子,所以只有忍耐了。”与此同时,瑞典也来了联络。夜色中,身穿黑色紧身衣的薇迪正在向龙崎报告:“已经成功了,四叶总公司的保安系统和日本的公司一样嘛,看来是和同一家保安公司签的合同。”薇迪用手抨了持被晚风吹散的金色头发,接着说:“已经避开保安巡逻的时间,在开会的地方装了窃听器。很简单就成功了。”松田在一旁佩服地说:“什么?那么轻易就进去了?看来进展得很顺利啊。

”龙崎蹲在椅子上,回答道:“明天深夜准备好连接上,别忘了在会议前帮我把窃听器和摄像头设置好。”“OK”对于什么保安系统都难不到的薇迪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影看着龙崎,笑着说:“那么如龙崎所说的,周二的会议我们能看到精彩的画面了。”“是的。”龙崎回了影一个笑脸。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重生之死亡笔记 全文阅读,重生之死亡笔记最新章节,重生之死亡笔记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