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古之伤心人全文阅读 > 后记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温瑞安 书名:古之伤心人

我不想一步就跨到地球以外的地方去近年来,朋友、兄弟、故交、新知、读者、陌生人都半开玩笑的/认真的/谴责口吻的/不耐烦的/忍无可忍的/费鬼事理的/问我:你的那部×××××,到底几时才写完?或是:你那篇??,究竟还会不会写下去的!甚或:知道你的作品多未写完,所以我干脆等你出齐了才买。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骂得好。

斥得好。讽嘲得好。要是不爱看,你们的反应才不会那么激烈、那么激动、那么无奈、那么失望。谢谢你们,我说过:没有你们的鼓励/鞭策/容忍和激发,我早在廿五年前已写不下去了。大家可能不大了解作为一个写作人,尤其一个武侠小说作者的困扰,好不好大家也且听我解释一下我的苦处?我生平几乎写过一切类型的小说。不管爱情、科幻、文艺、诡异、心理、校园、侦探、纯文学、鬼故事乃至反小说小说,我都写过。武侠最难写得好,短篇武侠更难写得好。

原因很多,我已在析雪山飞狐、评鸳鸯刀和论白马啸西风里评述过。大凡武侠小说创作者,都希望/喜欢能写长篇武侠,这样才比较能有代表性的作品,也比较过瘾。可是,你过瘾是你的事,现实环境并不如何过瘾。现在不是还珠楼主的时代,那时并没有什么娱乐足以与看武侠连载并媲的。而今更不是金庸时代,金庸写他的巨著之际,用不着与电视剧、电影、录影带和众多电子媒介的娱乐节目争个朝夕、拼个寸金尺土。

如今亦不是古龙的时代,那时,武侠正好与电子媒介的娱乐性大结合,事半功倍。现在,就算他们也执笔写长篇武侠,你数数看,至少他们也得要跟多少更琳瑯满目、更活跃多姿的敌人争那么个小小的生存空间!除非你能不食人间烟火,老豆俾你七间金屋、六座金字塔、五箱金大福珠宝,否则,你要写下去,就得找地方连载。坦白说,我已算是中文作家里较侥幸的了:一,我发表的地区较多,一篇稿,有两三处甚或七八处登,是常事,所以稿费来源可以一再重复,积少成多。

二,近年来,我的稿费绝对可以,决不必脸红。对稿费,是我脑汁和时间的代价,我一向力争到底,不像话的稿酬是一种侮辱,我宁可不写。对不喜欢写的,我的条件也还能可以不写。三,除了发表之外,我的武侠作品也常被其他如电影、电视、录影带、连环图等不同的媒体改编,有额外收入。四,我的小说一旦完稿,皆可出书,而且不同地区是有不同版本,版税照收,连二十年前出版的书,迄今也仍可按月收版税,算是固定收入。

五,我写得快,写得愉快,写作对我,不大像是工作,比较似是娱乐,所以从不辛苦。六,平生别的没有,朋友倒是不少,他们不少都是主持报刊杂志,不论看人看稿,他们都极乐意赏口饭吃。不过,找刊物连载,是必然的。谁也不排除自己作品能多拿稿费/笔酬和争取多些读者先睹为快的可能性。要发表连载,问题便来了:一个武侠长篇,就说是三十万字吧,登个一两年,正常事耳,登三五年,亦等闲事。

三五年,如果主编忽然不要登了?上面施加压力/刊物倒闭了/杂志改版了诸如此类的天灾人祸,你怎么办?你把稿子已给人登了一大半,还能不能交给另外一家刊物重登?甚或是从未发表那一段开始接登下去?又或从头登起?这样做,就算编者0K,但对不对得起另外一本刊物的读者?就算主编首肯,杂志的老板会同意吗?人人都希望约得到新稿,甚至摆明车马、重金礼聘,也说明是新稿,你又怎能忍心给他旧稿、续篇、外外传?举个例子:我算是一篇武侠小说亘常有三、五处同时刊载的了,最多时还九个地区十八个专栏并写,可是那又怎样?例如:我写将军的剑法,几乎同时在香港中报、美洲中报、香港龙的一周、台湾风云榜周刊、武侠世界、韩国体育日刊列出,可是,偏逢香港中报停办,美洲中报路线相异,龙的一周倒闭,风云榜停刊连在韩国译成韩文在体育日刊的连载,也恰因我的作品韩文盗版本在韩国争相推出,致使该报只好终止刊载--那我有什么办法?加上其他小说约稿迫人,我也只好先应付其他的再说了。

我尚且如此,其他情形,可想而知:读者诸君子在怨责之时,可否也顾念苦衷、予以见量呢?况且,就算我把稿子一早写完了,也总要等报刊杂志都连载完才能出书的呀,这一等,两三年,寻常事。何况,有些出版社的出书行动,速度还迟在我行文之下,读者怪我,难道我去追斩出版人么?我的作品,一从不请枪手,不许别人代笔;二从不迟交、脱稿,落雨收柴。

当一个职业作家的道德,我绝对有。有时候,为读者看些真正过瘾的东西,我是一个小时三十个字也写,而且,甚至为了不求发表就出书--也就是说,不要钱都写!这种傻事,成名作家里,肯干愿干的,只怕决不算多了。三十五岁,一百五十二本书,还不包括至少数十本的手抄本的作品和十数种主编过的刊物,毕竟不是白撑过来的。我写每一本书都当自己未成名,用全副精力去写,以击败自己为乐。我说过要写的,一定会写,我守信,我有信用,我重视信义。

读者知我,他们也相信我,因为我老字号,而且金字招牌。十年前,我答应要写神州奇侠续篇唐方一战,后来坐政治牢,没得写,但十年后的今天,我仍遵守我的诺言,写完唐方一战。说起来,我进台湾警备总部军法处看守所坐牢的第一天,就已经在设法找纸找笔,要写答允过读者的那册大侠传奇。其他作品,亦如是观。我当然没有办法、同时也不想、一步就跨到地球以外的地方去。

不仅是我,谁也不能。一步登天,天理不容。但写作是条漫长路,一如蜀道难、难若上青天--不过蜀道毕竟还是人开出来的,可不是吗?耐心的读者,容忍我延误的读者、不怕行万里路攀千仞山的读者,决不会因这一点点没什么了不起的时间,就不与我/伴我/陪同我再创高峰的。我坚信。所以我坚持。而且坚定。--你呢?稿于一九**年八月十六日:与方娥真、冯志明、谢志荣、狄克、梁应钟、何家和、伍永新、严志超欢宴于翠享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古之伤心人 全文阅读,古之伤心人最新章节,古之伤心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