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言情小说 > 能否再爱一次全文阅读 > 41 完结!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言情 作者:雾婕 书名:能否再爱一次

“哎,真可怜啊这么年轻就失去了孩子,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呢?”眼睛突然睁开,她想确定自己听到的。她们说的是真的吗?是在说自己吗?她的孩子没了?正在换药的一个护士看到碧瑶醒了,关心的说:“你醒啦?昨晚有没有睡好?”另外一个矮护士微笑的说:“高太太,你可真是把你的朋友们都吓到了”说完伸手去关紧窗户,阻止了雷雨肆意的涌进。碧瑶根本听不进去她们关心的话,电击一般从床上惊跳起来,用一种极不愿意相信的眼神望着她们:“你们刚才说什么孩子,是说我的?说我的孩子吗?”矮护士接过另外一个护士递过来的液瓶,有些惊讶她的问:“啊?高太太不知道啊?你流产了,孩子没保住不过你不要担心,医生说你还年轻,过不了多久就能怀上的。

”护士没有隐瞒,直接告诉她。碧瑶下意识的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不相信的猛摇头,她流产了?心又再次疼了,喉咙干涩涩的,声音模糊:“你说我流产了?你说我流产了?”护士听出她的情绪有些不稳定,立刻安慰她:“你不要激动高太太,其实这怀孕第一胎都是这样的,不太稳定。所以你不需要太介怀,你还年轻着呢,日后还有很多时间的。”说完,推着药车退出了病房。她心底的刺痛在扩大,扩大悔恨的怆恻的情绪。听着窗外雨声淅沥,雷雨已经转成了小雨点,一阵一阵的扫在玻璃窗上,发出簌簌飒飒的声响。

她的心情也像这雨点一样冰冷到了极致,梗在胸口的懊悔即刻升华,太过震惊而沉默,屏住呼吸,垂首再次抚摸那曾经是孕育温床的地方,她真的失去他了,就这样的在她的肚子里夭折了?她所有的幻想瞬间惨遭雷亟。头脑里浮现出那伤心欲绝的画面。她被狄秋叶这个狠毒的女人推倒在地,而他就这样带着她走了自己呢?心痛得连声音都喊不出来。他走得好干脆啊他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字句全是责备她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做过啊,他为什么不相信呢?他宁愿相信那个曾经被判他的女人,却不愿意相信她?当真是爱狄秋叶爱得发狂么?爱得可以无视她的存在了?她真的在他心里没有一点的位置吗?她曾经希望他能对自己说;我爱你有了这句话她会毅然相信他,可是,这就是事实啊,他没有说过这句话,也许他一辈子只对一个女人说,那就是狄秋叶。

她早该想通的,走到这样的结果,她该认了,更该死心。她无力的躺回床上。人的心是不是在被伤到一定程度后就不会流泪了?她现在好想哭,但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好像脆弱的眼泪也找到了尊严,再也不轻易出来扰乱了。她还需要坚持什么呢?她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再去坚持?醒醒吧,放过自己吧门把轻轻的被旋转开了,高御风拿着一个保温杯装着热鸡汤出现在病床前,看到碧瑶已经醒了有些意外。昨晚他终于能放心的睡了,她的再度醒来让他有了希望,有了赎罪的希望。

他现在真的很后悔,后悔以前的一切一切,他千错万错,他就算是死也弥补不了对她的愧疚。“碧瑶,你醒了?”放下手中的鸡汤,他坐到她身边。她不理他,眼睛找到一个存放点就开始发呆。他看她不语,以为她没有休息好,立刻紧张起来,关心道:“碧瑶,你不舒服吗?”她不语,也不看他。他拿出碗,把鸡汤小心的倒到碗里。他从来没有下过厨房,今天一早就开始给她熬汤,虽然不知道味道如何,但是他真的明白了她每天早上为他做早餐那种爱。他把倒好的烫端到她的面前,柔声说:“碧瑶,吃点东西,你肯定饿了吧?”她依然不说话。

“这是我亲自做的,你尝尝好吗?”勺子里盛了一勺汤,温柔的递送到她嘴边,她轻轻的别过脸,避开它。身子有些僵硬,他怕她这种无声的惩罚,这比拿把刀子杀了他还要难受。他仍然坚持劝着:“碧瑶乖,张嘴,你需要吃点东西。”勺子顺着她别过去的脸,依然盛放至嘴边。双手在空中停留了两秒。他收回碗和勺,把他们放回桌上,然后拉起她的手,发现她仍然冰凉。心疼着,张口为她呵气取暖,大手温柔的搓揉着她僵硬的小手,希望能带给她一点点的温度。抬起头,他直直的看着她,眼里涌现多种复杂的神情。

他害怕她的这种反应,他宁愿她起来使劲的打他,骂他,揍他甚至可以杀了他,但是她没有,她就这样躺在那里不看他也不说话。他的心反搅着疼,落寞的幽幽的开口:“碧瑶,我真是一个十足的大混蛋,我居然不知道你给我的惊喜就是我们的孩子,我居然可以冷酷到摆开你的手,然后在你面前拉着另外一个女人离开,我简直罪大恶极但是碧瑶,你要相信我,我跟狄秋叶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不告诉你她的事情是怕你多想,我怕你多心所以才决定不告诉你,她的存在不值得扰乱我们的生活。

我们本应该沟通一下的,可是我完全无视你的要求,你恨我吧碧瑶?你可以打我,骂我把你心中的怨恨通通的发泄到我的身上。可是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跟我说句话啊”碧瑶眼角流下一滴无声的泪,他的话真实的强有力的刺破她仅有的那一点点防线。她曾经是多么想听到他这么说啊?可是,当一切的事情发生后,当那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在被他残忍的抛弃后,所有的事都变得不重要了,她不想再看到再听到他说的每一个字,那总是会让她想起好多悲伤的画面,她真的累了她无力的闭上眼睛,决定先封闭能看到他的器官高御风拿起她的手,慌乱的在自己身上乱打一通,他真的害怕了,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让他感到恐惧。

书一一跟思含一进病房门就被高御风的举动吓到了,思含冲上去拉开高御风,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再次被他点燃了怒火:“你干什么?你不知道她现在有虚弱吗?”思含奋力的推开高御风,轻轻的把碧瑶的手圈子自己的手里:“碧瑶,我是思含,你终于醒了”她闭上眼睛,最后又张开了,就这样淡淡的扫了一眼思含怒气残存的脸,继续闭上眼睛。思含被她的反应吓得倒抽一大口凉气,她的眼神为什么这么空洞?她根本看不到一点生命的意志。思含焦急的看了一眼书一一,他立刻迎上前,他也无助了:“碧瑶,你不要这样,说句话,我们都好担心你”现在好像没有什么人什么话能让她有丝毫的反应,她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脑海里空白一片,就像处在那个不断奔跑的梦境里一样。

书一一惊讶的看着高御风,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像座雕像,脆弱的神色因为她的反应而崩溃,随即,他走上前,垂首注视那个想把自己隔离出他世界的女人。古兴洋、高宏生、一健的到来也没有让她有些许的反应,医生说她是自我封闭,是一种心里上的疾病,她应该是属于逃避性。自我封闭行为与生活挫折有关,有些人在生活、事业上遭到挫折与打击后,精神上受到压抑,对周围环境逐渐变得敏感和不可接受,于是出现回避社交的行为。古兴洋狂怒的朝高御风大吼,完全不顾已经乌云一片的每个人:“你是凶手,你把她逼疯了”高御风就像死了一样安静的坐在她的身边,眼神温柔的注视着她。

是啊,他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凶手,他把她逼疯了,他连跟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他还能做什么?医生说她只能自己醒过来,从心里醒过来,旁人根本就帮不了她。高御风突然笑了,那样凄凉却有那样坚决:“碧瑶,我会陪你一辈子你永远不会孤独我永远在这里为你点燃一盏属于你的灯火,它将永不熄灭。”他把碧瑶的手放到自己因失落而不断起伏的胸口处……碧瑶已经不吃不喝三天了,每天只靠生理盐水维持着微弱的生命。他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一样滴水未近,他居然没有感到饥饿,整个身体全系在她毫无意志的眼睛上,他好渴望再看到她充满快乐的笑,好期盼她再次闪烁的眼神,可是她依然把自己关闭在自我的心房里,她再也不会走出来了狄秋叶的出现引发了一张战争。

思含不顾形象的冲上去对她一阵厮打,书一一好不容易才拉开她愤怒的双手:“你这个坏女人,来这里干嘛?看笑话吗?碧瑶都被你害成这样了”狄秋叶垂下头,她是来道歉的,她已经受到良心深深的谴责。每天她都是在恶梦中惊醒,在梦里看到碧瑶怒颜带泪痛斥她,她根本就睡不着。深夜的时候还能听见婴儿凄凉的哭声,她害怕了,抱着头深深的缩进被子里,她甚至还看到墙角有一个白白的身影在慢慢的挪动,她崩溃了,朝它狂喊,声音里充斥着恐惧:“你走开,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她不敢一个人在黑夜里待在屋子里,她拼命的跑出去,但是好像每个人都在骂她。

那个白白的身影总是跟在她身后,无论她走到哪她彻底崩溃了,她必须要挽回些什么,要做些什么,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的。她走到高御风旁,一下子跪在地上:“御风,你原谅我,是我把碧瑶害成这样的,你原谅我”高御风侧过冰冷的双眼,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狠狠的甩了她一耳光。响声久久的回荡在房间里,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但是心里多了一分快感狄秋叶被他打得眼冒金星,捂住脸,她扑到碧瑶身上,开始疯狂的忏悔:“碧瑶,碧瑶,对不起对不起,你原谅我,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每天都受到良心的谴责,我不敢关灯,不敢闭眼,只要一处在黑暗里我就会看你和你的孩子,你们都在呵斥我,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原谅我”她使劲的摇着面无表情的碧瑶,想听她说出原谅自己的话。

高御风愤的拉开她,对她暴吼出声:“你滚,不要来打扰碧瑶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要不然我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你滚”狄秋叶哭红了双眼,她的悔恨得不到原谅,她头也不回的冲出病房,疯了一样大笑的跑出了医院高宏生急促的步伐声让这个本来已经烟雾缭绕的空间变得更加凌乱沉重。他伸出手,把一样物品递送到高御风的眼前:“御风,你快看,在碧瑶房里找到的。”高宏生说话时无法克制自己郁气,就在刚才,他才发现原来他们的新房里居然还隔出一间小屋,他立刻明白了,原来之前他们都是在演戏,为的只是不想让自己伤心,那么当时碧瑶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去接受这一切的啊?高御风垂下无神的眼睛,身体却因为看到了高宏生手中的东西重新有血液流过。

是项链那个救她的女孩遗留的项链,他早已把它弄丢了∼他立刻接过它,仔细的在手中来回的端详,是的,就是它,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碧瑶的房里?高宏生重重的叹气,气愤此时脑子已经短路的孙子。“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高御风疑惑的看着他,他的思维正在努力的运转开。“碧瑶就是那个女孩,那个救你的女孩”高宏生终于说出了事实:“我已经证实了,我拿着你们的结婚照找到了当时负责护理的护士,护士一眼就认出了碧瑶,她非常肯定的说那个救你的女孩就是碧瑶,她对碧瑶的印象非常深,她是决不可能忘记的。

”每一字每一句都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高御风眼睛睁得大大的已经不能再大了,高宏生的话显然已经激起他快要追随碧瑶而封闭的心,他的身体剧烈疼痛,身体里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神经好像都在肆虐扩张然后爆炸,太过于震惊以致于身体强烈的抖动,握着碧瑶的手也聚满了汗水,他想张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说话都变成一件难受的事。她居然就是那个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人,他的身体里流淌的全是她的血,他们现在真正是血脉相连。可是,就是他,他杀死了她,他如此无情的夺走了她全部的生活意志,她的希望在他冷漠的背影后一次次的破灭,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境的心碎过程天哪,他好希望此刻时间能够倒流,回到出事那晚,他一定会睁开眼睛然后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再也不松开。

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幸福的生活曾经那么近的围绕在他身边,他就这样把它抛弃了。“碧瑶,碧瑶,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我起来把我杀了吧?”他发疯的对她喊,她依然无丝毫动容,好像世间的所有事都再也不关她的事,她喜欢心灵空旷的滋味。其他人带着被震撼的身子慢慢的退出了房间,留给他们更多的空间碧瑶无心的听着看着这一切,她不是自我封闭,她是真的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支撑自己去想、去看、去说。她已经没有了饥饿的感觉,也许有一天她会连呼吸的感觉都没有了,这样挺好的,人累了就该休息,也许现在正是她休息的时候吧?但是不行,她还有好多心愿没有完成啊,她说过想要游览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的海滩,她喜欢海,喜欢海的宁静。

所以她不能这样下去,她要重新找回自己。轻轻的从他熟睡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动作轻柔缓慢,没有想像中的脆弱,她依然能站在平行的地上。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他,真的好舍不得,虽然心已死,但是为什么看到他,听着他在耳边深情的说出心里话时依然的感动呢?噢,不行,不能让自己再一次陷进这无底的沼泽里,轻甩动头,让思绪恢复之前的空白,转身离开了有他的空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知不觉的又走回这个他们共同生活的地方,说好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可是脑子为什么就不停的回忆这里的点点滴滴呢?家里好安静啊,今天为什么连赵妈都没在?也好,要走就走得干脆一点吧,看到熟悉的面孔自己可能会动容了。

走上楼,走进卧室,眼泪再也忍不住滴落下来,这里有太多太多的回忆,每一件摆在这里的物品都让她想起了他们的欢笑点滴,她真的就这样走了吗?哦,不行,她要带走一些什么,至少是她曾经拥有这段感情的一个见证。拿起床头的一张照片,她开心的笑了每个人脸色凝重,高御风更是眼神呆滞,谁要在此时不小心去触动那颗敏感的心就有可能引发一场山崩地裂。他冲出房门,古兴洋立刻尾随其后,他们没有交谈,现在他们不断重复出现在脑海里的只有一个念头:找到碧瑶找到碧瑶她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消失,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消失在他的生命里,他说过,没有他的允许她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呆在自己的身边一定要找到她高御风车没停稳就冲进家门,这里早已没了她的气息。

他箭步冲上楼,发了狂似的对着每个空旷的房间大喊她的名字,残弱的请求老天能给他一点的回应。可是……连老天都在惩罚他,他们带走了她,让她消失了噢,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他们没有权力这么做,他们不能这么做古兴洋跟着发了疯的高御风,没头没脑在空档的房里里寻找,他的焦急不亚于高御风,可是想再多没有用,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找到她。“碧瑶回来过”在对房间里的一阵翻找后,高御风终于激动的说话了。古兴洋不确定他的听觉,再次询问:“你说什么?”高御风指指床头一块空出的地方:“这里放了一张我跟碧瑶的照片,现在不见了,碧瑶一定回来过”似乎看到了希望,两个人无言的朝楼下奔走。

上了车,他们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驶开。分头找机率会增加一倍,虽然焦急但不糊涂,越是这种时候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高御风就这样穿梭在人群撼动的街道上,他找过所有她曾经到过的地方,问遍她最有可能接触的人,可是,天色渐渐黑暗,心情也低落沉闷,焦急的心从没放弃过狂烈的跳动,无数次的呐喊也得不到回应。她在哪?到底在哪?他已经穿行在花市的街道角落好久好久,久到街上已没了人的踪影,黑暗的夜寂静得吓人,好像在嘲笑他的一无所获。

他一定是遗漏了些什么?他一定要重新组装自己的头脑。停下车,静静的杵立在凉风中,开始搜寻有关她的丝毫讯息。眼光惊跳起来她一定是在那里踩足油门朝着心中已定的地点呼啸而去。她一定在绿水桥,那个他出车祸的地方,那个她救他的地方,那个他们相遇的地方碧瑶呆呆的站在路边,思绪万千,她真的好窝囊好没骨气啊为什么连走都这么不干脆呢?为什么会不知不觉的走到这里?也许所有的事都是命中注定的,一切从这里开始就应该在这里结束吧?这样也好,她要走也走得没有遗憾了。

高御风终于在寂落的街边发现了她的身影,他没猜错,她真的在这一个急刹车的停到她旁边,下车箭步冲上去,一把揽她入怀,娇弱的身姿在他强劲的怀抱里微微颤抖,他心疼她的不辞而别,他气愤她的断然离开,她哪里也不能去:“碧瑶,碧瑶,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辞而别?”他轻柔的托起她消瘦的脸,怕自己因为激动太用力会把她捏碎。碧瑶终于抬起眼睛看他,但是她却怕看他,因为可能就是这么一眼她就会放弃离开的念头,他总是能让自己这么不舍。

声音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变得干涩沙哑:“你用不着来找我的,你让我安静的离开吧”高御风紧紧的抱住她,怕她再从自己身边逃跑,他对她低吼:“你哪里也不能去,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你要是走了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她的心揪揪的疼,越想忽视他的话就越在乎:“你会有更好的生活,你可以跟狄小姐幸福的生活”喉咙有些哽咽。“碧瑶,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那些混帐的行为我的生命里要是没了你我又怎么会幸福?我谁也不要,我只要你”碧瑶轻推开他,眼神却出奇的坚定:“你说什么都是无用的,我已经决定了,我必须走,稍后我会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你”说完转身欲走。

他绕到她的面前,静静的瞅着她,哑声问:“你真的要离开我?真的要离开我么?”碧瑶垂下眼,点点头。他死死的盯着她,眼珠子一转不转,她用一种叛逆的眼光看着他,但里面却有着无比的坚决。他寻思她的眼光,去读她的思想。他垂下头,用一种含混的、模糊不清的声音对她说:“不要不要离开我”语气里充满着令她心碎的柔情和乞讨。她眼底浮上一层雾气,酸楚的看着他。他把头埋得低低的,站在这里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等待处罚的小孩,她突然好心疼,但却更害怕。

每次都是因为心疼让自己又重新回到痛苦的深渊,她不能动摇“我们离婚吧结束这一切”夜晚的空气变得好安静,安静得让人窒息。她注视着他,他依然把头深埋,好像受到严重的震撼所以肩膀开始抽搐,她张开嘴,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却惊跳的跑离她身边,嘴里一直喃喃自语:“那就在这里结束一切吧”他跳上车,开足马力发动车子。引擎声绝望的回响在夜色上空,听得碧瑶整个平稳的心开始心惊肉跳。她大惊失色,连忙扑过去,他的车子就从身边飞驰而去,直直的撞向旁边的护栏。

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她的心痛了、碎了、扭曲了。一切来的那么没有预言,她跌撞的跑过去,发疯的拽开车门。汽车的安全气囊把他顶在气软和座椅之间,额头开始流血。她慌乱的把他从车子里拉出来,早已泣不成声:“御风,御风,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比死了还难受”她紧紧的抱着他,像抱着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有原谅、有欣慰、也有感动高御风抬起泪流的眼睛,抬起快要骨折了的双臂牢牢的抱住她,用劲所有的力气在她耳边大喊:“我爱你”她在他的怀里震惊了,她终于等到了他的这句话已经死了的心被他深情的呼唤再次燃气了希望,所有的坚持在这一刻终于有了结果。

他看着她满是泪雾的双眼,再也不吝啬自己深情,发自肺腑的在夜空里撕吼:“碧瑶,我爱你,我高御风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人。”微风中紧紧相拥的男女,似乎到了这一刻才能见证真爱的永恒。真正的爱情需要经历磨练才能坚纫。他们彼此含泪相视,眼光紧紧交织着,他们相互包容着、吞噬着彼此,深情的相吻,任由时间静静的流逝。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言情小说 能否再爱一次 全文阅读,能否再爱一次最新章节,能否再爱一次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