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首席千金全文阅读 > 191 完美大结局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重生 作者:酒兰 书名:重生之首席千金

章节名:191完美大结局云年带着茜茜来到了别墅小区,茜茜看着云年带着自己来到这边露出了一抹疑惑,小嘴灵动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址:。”看着茜茜说出来的话,云年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拍着她的脑袋说道:“喔,原来茜茜家是住在这里啊,原来我们是邻居啊,我竟然都没有发现,哎……”听着云年的话,茜茜明白了怎么一番回事,对着云年说道:“你说,你家也住在这里。”“怎么,想去爹地的家嘛。”云年蛊惑似的说道。茜茜嘴角上露出了一抹探究的笑容,对着云年说道:“好呀,好呀。

”云年看着茜茜如此动作,对着茜茜说道:“去也可以,你要叫一声爹地给我听听,我家只给我家人进的,你不叫可不能进。”云年漫不经心的,无赖似的说道。看着云年的动作,听着他的语气,茜茜的嘴角抽了抽,心里暗暗的想着,反正本来就是自己的爹地啊,这人怎么那么的黑,哼哼,不过她喜欢,茜茜对着云年说了一声:“没有见你这么坑自己的女儿的,而且还是我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云年听着茜茜的话,笑了笑说道:“我可没有坑自己的女儿,你不是我的女儿嘛,既然是我的女儿那么当然也就是正常咯,叫我一声爹地。

”看着茜茜的表情接着说道:“而且,我可没有看见你是可爱的啊。”茜茜听着云年的话,嘟着嘴说道:“哼,那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可爱嘛。”云年摇了摇头说道:“不可爱,不可爱,有的只有腹黑,淘气,调皮,”云年看着茜茜一点一点的说出来,说实在的这个小宝贝是挺可爱的,但是他偏偏就不顺着她的意思,而且这可是他和虞儿的小孩怎么会不可爱呢,笑话。茜茜听着嘟囔着嘴,小手叉腰的走到了一旁:“我也不稀罕去,你的忙我也不帮了,既然到这来了,我就自己回家了,拜拜,哼。

”实际上茜茜完全有很多的办法,只是对象是她这个感兴趣的爹地,她就不想用来对付他了。云年看着茜茜的样子,浅浅的说道:“哎,那就可惜了,我家可是有很多的好玩的啊,上次辰辰来可也还没有玩够呢。”茜茜背对着云年的那张小脸上露出了一抹欣喜,然而接着就慢慢的憋了下去,转身看着云年谄媚的说道:“爹地,嘿嘿,你带我去吧。”看着茜茜叫出来的两个字,云年的心里得到了十分的满足,要知道辰辰也是说她妈咪没有同意就不喊,还要喊自己叔叔,看着茜茜的样子,看着她那么会用毒,他知道也许有些东西还是会吸引住她的,果然他赌对了。

云年牵着茜茜,看着她说道:“怎么,还要回家嘛。”“回呀,当然回。”接着又说道:“但是也要带着你一起回去啊。”这一回云年算是满足了。来到了云年的别墅大门,茜茜看着门口鄙夷的说道:“没有我们家高档。”听着茜茜的话,看着她说话的样子,不由的蹙了一下眉头,对着茜茜说道:“那茜茜可以和我说有什么区别嘛。”“那是,我们家那门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就可以进去的喔,而且那可是只有被允许的人才能够碰,其他的人都会被惹祸上身。”听着茜茜的话,云年的眉头皱了皱,虞儿肯定不会这些才对啊,然而他也的确不相信这些是这两个宝贝弄出来的,随即又对着非虞这些年到底生活是怎么样很是敢兴趣,他真的很想知道虞儿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他相信很快他就会知道了。

云年看着茜茜,清幽的说出:“原来是这样啊,那茜茜就觉得爹地的门很好进吗。”听着云年很自然的说出爹地两个字,茜茜在心里诽谤着,接着说道:“我没有看出什么特点。”云年看着茜茜,对着茜茜一笑:“那茜茜可就要看仔细了喔。”云年走向了那门前,对着旁边的一个点轻轻一按,上面竟然显示着:“请输入密码。”随即还那门慢慢的被推开了,然而这门竟然不像那些门是往一旁,而是往上,茜茜顿时露出了一抹欣喜。实际上这门也可以是直接输入密码往后推开的,上次辰辰来就是直接就进去的,但是刚刚云年听着茜茜的话,当然要换个法子逗乐自己的女儿咯,这个门当初设计就是有两个程序,如今只是有更好的用处罢了。

茜茜惊奇的看着这个自动门往上一瞧,对着云年说道:“咦,为什么这门上去了还看不见了踪迹。”云年只是露出了一抹笑容:“茜茜,一会还有更加好玩的东西哦。”茜茜听着云年的话,露出了一双亮眼:“真的嘛。”随即便跑了进去,看着里面的格局露出了一抹惊喜的表情:“哇,这个格局我喜欢。、”听着茜茜的话,云年顿时觉得自己当初的这么设计果然是正确的,他第一次为这个设计而感到了满足,要知道云年一向也是喜欢这个风格格局的,但是现在得到女儿的喜欢,心里竟然像吃了蜜一样甜。

茜茜顿时上窜下窜,十足的一个天真的儿童,看着茜茜的样子,云年顿时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这是他的孩子,自己曾经的童年不美好,但是他一定会让辰辰和茜茜的童年都充满欢声笑语,他一定会让他的儿子,他的女儿都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孩子。茜茜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云年的旁边,满脸的欣喜的说道:“这个别墅我喜欢,嘿嘿,爹地这是你设计的。”云年摸着茜茜的脑袋,嘴角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轻轻的说道:“是啊,这是爹地设计的,茜茜如果喜欢,爹地以后再给你设计一些其他的。

”“好呀,好呀。”忽然看着外面竟然那么黑了,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哎呀,那么迟了,我也没有和妈咪说过今天到底要去哪里,妈咪估计会担心了,走走走,我们快回家去了。”茜茜着急的说道。云年看着茜茜的样子,看着茜茜说道:“好”心里却想着,虞儿,我要回来了,你会生气嘛,虞儿,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即使你有再大的秘密瞒着我,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虞儿,任何困难我都会和你一起,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会让她们永远的幸福快乐,我会给你一个幸福的生活,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早在他让墨索去宣传那个消息的同时,他还吩咐了墨索去准备一个最完美的婚礼。

俩人来到了晨曦阁,云年看着这个别墅,站在那里,心里有着很大的波动,当初他说过要好好的惩罚虞儿,结果他不忍心看到虞儿伤心,如果虞儿因此而受伤了他是不会饶过自己的,曾经他只是远远的望着这里,如今却马上就要踏入这里了,曾经看着这个女孩,还以为是别人的孩子,却不知这个竟然也是他的孩子,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茜茜走到了门前轻轻一按,转过来看见了云年正露出了一抹笑容,心里满是惊讶,俏皮的说道:“你在笑什么。”“笑我的宝贝那么的可爱。

”听着茜茜说的话,云年甜笑的说道。茜茜嘟囔着嘴说道:“哼,刚刚还说我不可爱呢。”“那茜茜觉得爹地现在说的是假话还是刚刚说的是假话。”云年抛出了一句话。茜茜看着云年,小嘴灵灵的动着:“茜茜,本来就可爱,就连宝贝也很喜欢我,哼,”“对,茜茜是可爱,但是也是一个小恶魔。”“小恶魔?我是小恶魔,你就是大恶魔,要知道我是得了你的精子来的。”茜茜双眼看着云年轻悠悠的吐出一句雷人的话。云年看着茜茜嘴角抽搐一番说道:“茜茜啊。”不由的拍着她的脑袋,嘴角笑了笑,的确他是一个恶魔,茜茜是她的女儿,这话说的虽不中意但是怎么就那么的中听呢。

茜茜牵着云年的手,云年顿时满是惊讶,但是很快就是心里暖暖的……茜茜牵着云年走进去的时候,非虞正巧不在,然而辰辰却一脸悠哉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进来的两个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这,爹地怎么会来,还有姐姐不是去教训他的嘛,怎么会带着他出现在这里了啊。茜茜看着辰辰一直盯着他们看,双手叉腰,狠狠的说道:“小辰辰,看什么呢啊,是不是看上老娘了啊。”云年听着茜茜对着辰辰说出的话,嘴角抽动了一番,这个茜茜的话到底学了谁的啊,要知道啊,虞儿肯定不会教她说这些话才对啊,嘴角隐隐的抽动着,岛,那个岛上到底是存在着什么的呢,再看向小辰辰,一脸的憋屈,看来这辰辰被这位姐姐可是一直压榨着啊。

辰辰看着云年,再看向了茜茜:“姐,你不是带着任务出门的嘛。”听着辰辰的话,茜茜顿时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临时改变了计划不行啊。”辰辰听着茜茜的话,顿时嘴角扬起说出:“可以,当然可以,嘿嘿,姐,我说的正确吧。”茜茜仿佛在思考辰辰的话,接着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只是朝着辰辰瞪了瞪。辰辰朝着云年冷冷一看,云年看着辰辰对自己射过来的眼神,顿时一震,要知道辰辰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面容,而且他刚刚的那抹眼神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孩子可以发出来的呀,云年笑着说道:“辰辰,怎么不认识我了。

”辰辰却是鄙夷一声:“哼。”要知道妈咪因为他受伤了,他怎么会轻易的饶过他呢。看着辰辰的表现,茜茜在一旁看戏,云年却是越看越怪,但是转而看着茜茜,想着茜茜来到的目的是什么,就知道了辰辰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在云年想要说话的时候,从楼上传下了一个声音:“辰辰,茜茜回来了。”话语仿佛是反问句,但是实际上却是一句肯定句。辰辰看着楼上隐隐约约的身影,要说话,却被一旁的茜茜给说了出去:“妈咪,我回来了。”而云年早在听到了那个灵动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看向了楼上,看着那个他心中那个一直存在着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在公司他一直可以看见她,然而却是易装之后的她。

非虞笑着走了下来,当看到了在大厅里的人之后,眼中是惊讶,也是淡淡的透露着一抹抹的冷酷。然而云年在看着非虞露出的那一抹惊讶的表情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然而在看到那一抹抹的冷酷之后,整个人都是充满了心伤,他知道虞儿这样都是自己的原因。非虞看着茜茜和辰辰,想着他肯定也看到了辰辰,那样肯定就知道了自己就是辰辰的母亲了,那么……非虞还没有开口说话,云年就开口说话了:“怎么,不请我坐坐嘛。”听着云年的话,非虞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却是那般的刺眼,对着云年轻声说道:“坐吧,茜茜去泡一杯茶。

”茜茜接到了自家妈咪的命令,马上就去准备茶了,当飘香满溢的茶端到了眼前的时候,茜茜和辰辰两人相视一目便一起的说道:“妈咪,我们要去楼上讨论功课了。”两人就一同离开了。非虞看着离开的两个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讨论功课,她难道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嘛,他们还有什么不懂的内容嘛,笑话,非虞看着云年正悠然的喝着茶,这个样子,完全就看不出来他有没有恢复了记忆,不管他有没有恢复了记忆,但是他的传闻却是真的,要知道能够从墨索的话里传出来,又怎么会是假的呢。

心里顿时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云年看着非虞淡然的坐在自己的对面,完全没有露出半点的意思,没有露出半点的表情,顿时说道:“难道你不想要解释刚刚的那一幕嘛。”非虞看着云年,听着他的话,很想探究这厮到底有没有恢复了记忆,但是想到如果他真的恢复了记忆恐怕会恨自己吧,更加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了,要知道自己曾经可是伤害了他呀,想到自己曾经对他做的,又是一阵的伤感。要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主,在知道了自己伤害了他之后,怎么可能还会露出那么淡定的表情呢。

非虞淡然的说出:“刚刚那一幕,不知你说的是哪一幕,而且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嘛。”“我是已经看见了,但是你不想解释吗。”云年继续的抛出话。“解释什么,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啊,我们认识嘛。”非虞淡然的吐出,既然他是忘记了她,当然就不会知道自己是谁。看着非虞的表情,听着她的话,云年的眉头皱了皱,说道:“认识不认识?难道我们不认识。”看着云年继续抛出来的话,非虞浅浅的吐出:“不认识。”他都不记得她了,他们当然不认识。听着非虞说出来的话,云年顿时来了一股怒气,不认识,她竟然说她不认识自己,顿时语气冷了下来说道:“不认识?竟然会有我的孩子,我还真不知道我什么会和不认识的女孩同床共枕了。

”同床共枕的字眼加重了语气。非虞听着他的话,听着他话中的语气,眉头皱了皱,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继续说道:“只是一个意外罢了。”“意外。”云年对着非虞的话很是有怒气,但是想着她之前的举动,想着是因为自己,顿时暗暗的压着怒气,想起了另一个方法,对着非虞说出:“你是这样的人嘛。”对着云年忽然的话,非虞握紧了拳头,她是这样的人嘛,她当然不是,但是她现在……如果不是她克制住了自己,此刻她真的很想甩一个巴掌给他,然而质问他,但是现在她只能在心里想着却做不出来。

非虞眯了一下眼睛,嘴角扬起一抹嘲讽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就是这样的人,怎么了。”听着非虞这样漫不经心的说出来的话,云年真的怒气来了,他马上冲到了非虞的身旁坐下,抓着她的手:“你说什么,你敢给我再说一遍嘛。”云年的手握着非虞的手,顿时让非虞感到了一丝丝的疼意,非虞顿时感到了一抹疑惑,他为什么会发出那么大的火,但是心里仿佛想到了什么,是因为茜茜和辰辰嘛,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是。”这一刻,云年顿时扣住了她的双手,对着那一张薄唇深深的吻了下去,看着眼前放大的脑袋,非虞顿时惊住了,想要挣扎,但是自己的双手被他扣住了,顿时就想用脚去踢,然而云年仿佛早就意料到了她会这么做,马上用腿压住了她的腿,非虞整个人就被圈在了沙发和云年之间,云年还是意犹未尽的吻着非虞,非虞顿时卸掉了一切,专注的投入到了云年的吻中,云年看着卸掉了伪装的非虞,扬起了一抹笑容,然而技术生疏的他经常磕到了牙齿。

非虞顿时也皱了一下眉头。楼上顿时露出了两个小脑袋,露出了一抹笑容,两个人同时的想着:“看来妈咪还是打不过爹地啊,看妈咪竟然被爹地吃的死死的。”看着非虞慢慢的进入了状态,俩个人竟然就这样的吻的天荒地老,直到云年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慢慢的放开了非虞,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看着非虞,非虞看着云年,想起刚刚的那一幕,眉头一皱轻轻的吐出:“你……”云年看着非虞,笑着吐出:“虞儿,是介意我的吻技嘛,要知道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可没有办法去学习啊。

”听着云年吐出来的话,非虞瞪大了眼睛看着云年,支支吾吾的说出:“你,你,你恢复了。”云年看着非虞看着非虞的表情,一脸的忧伤加上悔恨的说道:“虞儿,对不起,那么多年我竟然忘记了你,竟然让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那么多年。”顿时拥住了非虞。非虞看着云年的表情,看着他的举动,也没有推开他,顿时眼角流出了一抹眼泪,云年放开了非虞,看着她眼角的泪水,顿时闪过了一丝的疼惜说道:“虞儿,怎么了,不哭。”顿时疼惜的用唇去吻掉了她的泪水。

看着云年的举动,他那柔情的举动,非虞心里某一块地方顿时就软了下去,非虞看着云年轻轻的吐出:“你什么时候恢复了记忆的。”“在某一天看到了你和一个男的还有两个小孩一起的时候,我让墨索去调查这边住的人的时候想起来了,说实话还是被你刺激起来的。”云年漫不经心的说道非虞听着他的话,想起来那是自己从上那边回来之后带着小木回来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想起来了竟然没有和自己说,甚至在之后还传出来了他要结婚的消息,而且自己晕倒的时候被他带去他也没有说,非虞嘴角扬起了一抹嘲讽,看在云年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刺眼,非虞浅浅的吐出:“你要结婚了啊,恭喜啊。

”云年看着她吐出来的话,加上之前的语气,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看着非虞调侃似的说道:“是啊,我要结婚了。”说罢眼睛看着非虞,只见非虞正一脸的悲伤。非虞心里想着想要听他说,然而当他正在吐出来的时候,心里却又是十分的难受,比刀割一样,整理了一下情绪笑着看着云年:“祝你幸福。”云年听着非虞的话,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就礼尚往来也祝你幸福。”听着云年的话,非虞只是嘴角浅浅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云年看着非虞的话,语不惊人的吐出:“那么多年,我们也是时候办婚礼了啊。

”“啊”听着云年的话,非虞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刚刚自己听到的话,云年装无辜的说道:“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嫁给我,那我还结什么婚啊。”非虞听着云年的话,浅浅的吐出:“什么意思。”“咦,虞儿难道不知道嘛,我结婚的对象当然就是你了,不是你还会是谁啊,难道是鬼啊,那样你舍得嘛。”云年再次的吐出。非虞看着云年,盯着他,想起之前的一切,眼眸眯了一下:“所以说之前都是你故意的。”“我可没有故意啊,我是的确想让你知道啊,可是谁知道我的小宝贝那么的笨,竟然会不知道我表达的意思竟然还会曲解我的意思。

”非虞听着云年的话,皱了一下眉头,特别是他说出来的小宝贝,顿时心里一暖,然而表情却是怪异的。接着瞧着云年俏皮似的说道:“你怎么不告诉我。”“因为我想惩罚我的小宝贝,谁叫你当初不和我说事情的真相,为什么不和我说你的苦衷,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去承担所有的事情。”云年一口气一一的列举了一切。非虞听着云年的话,小心的说出:“你,你都知道了。”非虞以为是茜茜和辰辰和他说了,但是一想到应该不大可能,茜茜和辰辰再怎么样也不会去说桃花岛上的事情,那么就只有……顿时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云年看着非虞,嘴角露出了一抹笑脸:“我应该要知道什么啊,你是不是要和我说一些事情了啊。”一边说手已经环上了非虞的腰。看着云年的举动,非虞的眉头皱了皱:“这些年你一直和女人一起,果然学会了这些勾人的手段了啊。”云年听着非虞的话,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意了,对着非虞浅浅的说道:“没,没,我怎么敢和其他女人一起啊,再说了勾人的手段,这不都是形容女人的怎么可以形容我呢。”非虞看着云年的表情,淡淡的瘪了瘪嘴,悠悠的吐出:“真的没有嘛,我怎么听说了隔三两天就换女友啊。

”话语中带着那丝丝的醋意,但是非虞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包含了如何的醋意,然而云年却是听了出来的。云年看着非虞,听着她的话:“原来虞儿一直有关注着我啊。”“哼,如果不是听说你一直换女友,我才不会出现呢,没想到我在心里那么的不重要。”“虞儿啊,你也知道我失去了记忆的呀,我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啊,我的脑海里一直存在着一个身影,然而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只有隐隐约约的有着一丝丝的印象,之所以找那些女的,只是因为那些女的身上有那么一丝丝的印记和脑海里的那个人相似,虞儿,现在你说我是不是还一直在外面寻花问柳呢。

”虞儿听着云年说的话,如果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呢,虞儿看着云年小心的说道:“你,真的这样子,我当初伤了你,难道你不恨我嘛。”“恨,当然恨。”非虞听着云年的话,顿时心里淹了下去,然而云年后面的话却是让非虞顿时很是感动云年看着非虞继续的说道:“\但是我知道我的虞儿不会伤害我,甚至还无缘无故的带回了一个男人,我的虞儿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才会这样,在出事的前一个晚上,我中了魅毒但是后来挑出了录像却发现那个女人是你,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兴奋,因为我相信我的虞儿,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和我说出她的困难。

”非虞看着云年,听着他的话如果说心里不感动那是不可能,非虞淡淡的吐出:“对不起,我不是愿意和你说,而是……”云年看着非虞的表情,听着她的话,知道当初的她真的是有什么苦衷,然而他还想听为什么会不说。非虞对着云年继续的说道:“云年这些事情我可以以后再和你说嘛,以后我一定会和你说,只是现在还不可以。”她还不能和云说这些事情,她要和父母商量过可以,当然她肯定会和云年说出来的,要知道以后她还要带着云年去桃花岛,一起居住在桃花岛上面呢。

云年看出来了非虞眼里的那一抹犹豫,那一抹无奈,看着非虞浅浅的说道:“好,那就以后再说,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说,不能一个隐瞒着,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和我商量,即使是死我也和你一起,知道嘛。”听着云年的话,非虞的心头一颤,他愿意为了自己去死,然而自己却怎么会忍心让他去死呢,非虞冷冷的蹙了一下眉头,对着云年说道:“好,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和你说,我们一起同身共死。”听着非虞的话,云年才算是圆满了,接着说道:“这些年你都生活在哪里啊,你看你不和我说事情,你看我连自己有孩子都不知道,甚至整整错过了自己的孩子七年的养育。

”非虞看着云年,嘴角洋溢起一抹笑容:“我错了,以后不会了,辰辰和茜茜不会在意的,而且你看我都养育了他们七年,他们竟然和第一次见的你就那么的亲密。”云年看着非虞有着吃味的说道,浅浅的说道:“他们是我的孩子,和我亲密那是应该的。”非虞却是哼的一声:“哪能这么便宜你,你骗的我那么的苦,”看着非虞顿时转变的脸,云年蹙着眉头,一脸哀怨的说道:“虞儿,我哪里骗你了,呜呜,虞儿,你身体怎么样了啊。”后面的话担忧的说道。非虞听着云年的话,疑惑的说出:“身体?”“你不是身体不好了嘛。

”非虞垂下了眉头说道:“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当然了,你的宝贝女儿茜茜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喔,我怎么会身体不好呢。”非虞轻悠悠的说出。云年听着非虞的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真的没事了,你说过不瞒我的,还有这些年你到底怎么生活的,茜茜的本领是……。”“我没事,这些年我生活的很好,茜茜的本领是和高人学的。”说道高人的时候还带有了一丝丝的神秘。“是嘛,是哪个男人教的啊,听说你身边一直陪伴着一个男人啊。”云年吃味的说道。

听着云年的话,非虞的眉头皱了皱说道:“谁和你这么说的啊。”“难道不是吗。”“茜茜和你说的吧,这个死丫头。”非虞看着吃醋的云年,调侃似的说道:“我怎么闻到了那么酸的味道啊,”“酸,什么味道,我怎么没有闻到。”随即看着非虞的表情,注意到了什么,扭了一下非虞的腰说道:“死丫头,竟然敢调戏我,哼,我就是吃醋了,这些年竟然还有男人陪在你身边,是不是当初带走你的那个男人啊。”非虞看着云年的样子,俨然的一个孩子,轻轻的说道:“恩,云,那是我的哥哥,所以你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而且人家可是已经结婚了,甚至都有了孩子了哦。

”云年听着非虞的话,心里安慰了一下,接着想到:“那个男人?”“好了,别想了,以后你就知道了。”“虞儿,我们也选定日子结婚吧,”云年忽然的说了出来。非虞听着云年说出来的话,“好,但是不是现在。”要知道爹地妈咪都还不知道,她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为什么不是现在。”云年本来听到前面的好是有着兴奋的,但是听到后面的话却顿时就黑了下来,但是想着虞儿肯定有什么苦衷。虞儿看着云年,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放心好了,我又不会跑掉,再说了现在你还是我孩子的爹地,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要去和爹地妈咪说了才可以。云年看着非虞说出:“当初你不就带着我的孩子跑掉了啊。”、非虞听着他的话,顿了顿:“那时候不是不知道嘛,现在我错了,不会了啊。”“哼,那我要补偿。”云年无赖似的说道。听着云年的话,非虞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好,你想要什么补偿都满足你,不过你要什么补偿啊。”听着非虞说出来的话,云年顿时邪恶了,轻轻的吐出:“虞儿,你知道嘛,这些年来,虽然我有女友,外界也传闻我隔三差五就换女友,但是没有人知道我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和尚。

”听着云年的话,非虞有着一丝的诧异,“什么意思啊。”“虞儿难道不懂我的意思嘛。”随即双手就开始动了起来,非虞顿时明白了他那个和尚是什么意思,白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的无赖了啊。”“我只对你无赖。”云年看着非虞嘟着嘴说道,看的非虞一脸的无奈。非虞对着云年说道:“那你这些年都……”“是啊,虞儿,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要补偿补偿我啊。”说罢双手依旧没有停止的动作着。非虞看着云年的动作,感受到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动,自己应该拍掉的,但是自己却没有这么做,非虞看着云年:“你想要补偿甚么”虞儿再次的开口,虽然已经知道了,但是她还是不大明白。

云年听着非虞疑惑的再次说出来,顿时双唇紧紧的压着非虞,放开她之后说道:“我要你补偿我,”虞儿看着云年一笑,云年看到了非虞的那一抹笑容,心里的火热再次的上升,不管非虞的反应,便开始亲吻了起来,就在俩人想进行更深入的时候,非虞嘘气的吐出:“别,别在这里,茜茜和辰辰他们还在。”云年看着非虞说道:“他们不会看的。”两个宝贝有多聪明,短短的相处他也已经知道了。非虞却继续的说道:“别,我们,我们去房间,不要在这里。”看着非虞的举动,云年笑着说道:“好。

”接着就抱着非虞,听着非虞说出的房间所在地慢慢的抱着非虞走上楼。辰辰和茜茜早在两人亲吻的那一刻就已经溜进了自己的房间,进行对弈了。云年是一路上吻着非虞的,一直到房间,推开了房间的门,便放下了非虞,继续的亲吻她,门渐渐的在云年的推动下关了上去,非虞就被云年压在了墙壁和自己的胸膛之间,渐渐的感觉到了双腿的柔软,如果不是云年扶着自己,估计此刻的非虞就要软榻在地上了,顿时非虞觉得一阵娇羞,不敢看着云年,云年放开了非虞,然而看着非虞的反应,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虞儿,看着我。

”非虞听着云年蛊惑似的声音,抬眼看着云年,然而看着云年的那一抹眼神,就仿佛被照射进了心里一般,非虞浅浅的一笑,云年被这抹笑容一阵,再也忍受不住了,抱着非虞往着床上走去,说实在的,上一次是在没有知觉的时候发生的,然而这一次是在有意识的时候,非虞感受到了身上的清凉,不知不觉中身上的衣物已经被云年给扯光了。云年看着非虞说道:“虞儿,怕嘛。”听着云年的话,非虞的嘴角一笑,知道云年这是在征求自己的同意,随即起身吻上了云年在他的耳边亲亲的留下了几个字。

如果在听到那几个字和非虞的举动之后,云年还要等非虞同意,那么他就是傻了,云年顿时回应着非虞,想着刚刚她对自己说的话,心里就一暖。非虞对着云年的耳边亲亲的吐露着:“我爱你。”云年看着非虞俩人就这样……房间充满了幸福的味道……阳光洒落在床上,是如此的寂静美好,床上的人儿还依旧在沉睡中,云年渐渐的睁开了双眼,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原来那一切都是真的,虞儿对他说的话也是真的,接着转身看向了身边的女子,一脸的宁静完美,薄唇轻轻的落在了非虞的嘴唇上。

仿佛被这个吻被惊动了似的,非虞顿时扭动了一下身体,然而这个扭动却让云年顿时难忍无奈。非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在自己的眼前逐渐放大的云年,顿时惊了一下,接着露出一双眯着的眼睛,浅浅的吐出:“你醒了啊。”云年看着非虞吐出来的话,顿时一阵好笑的说出:“虞儿如果你再这样,我怕我忍不住了。”“啊”听着云年的话,非虞感到了一丝的诧异,顿时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说道:“这,这个我身体还痛。”要知道昨天晚上他一次一次的要自己,简直就已经让她承受不住了,但是却同样的让自己感受到了幸福,一想到云年就觉得心头上充满了一种幸福。

看着非虞的样子,云年顿时说道:“好了,我抱你去洗澡吧。”非虞听着云年暧昧的说出这个话,顿时说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去了。”一副小女人的妩媚,却让云年一阵紧张。云年在非虞的耳边轻轻的吐出了一串话,非虞的嘴角一抽说道:“你抱我去洗澡吧。”脸上满是无奈。就这样非虞被云年抱着去洗澡了,俩人在浴室里又是一阵春光弥漫……等到非虞和云年出来的时候都已经中午了,非虞还在梳妆打扮,然而云年却是一脸的春风洋溢,然而就在云年下楼之后,大厅上却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小宝贝此刻正不在,今天不是双休天,因此他们都去上课了,今天自己和虞儿由于昨晚的事情,他已经和墨索说过l……看着楼下出现的人,云年的眼睛半眯着,要知道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茜茜当时说他们的家是除了他们几个人就没有人可以进来的,那么这几个人。

仿佛注意到了楼上的动静楼下的男子轻轻的抬头看向了云年,眼神透露着一丝丝的冷冽,这股冷冽让云年不禁也是一颤,云年眼睛一皱,有多久没有这种眼神的出现了,这股男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云年慢慢的走了下去,站在了两人的面前,冷然的吐出:“你们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男子却是一脸的冷漠,脸上完全没有一点的表情,女子却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容说道:“那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云年听着女子说的话,才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女子,如果说虞儿美,这个女人竟然和虞儿不相上下,但是他心中最美的女子就是虞儿,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子那么的熟悉呢。

然而还在他思绪的时候,男子的话却打断了他:“如果还想要你的眼睛,就把你的眼睛闭起来。”听着男子的话,云年知道这个女子是这个男子的爱人,也知道这个人的占有权是绝对的霸道。但是想起自己对虞儿,那也是有绝对的占有权的,云年对着男子浅浅的说道:“放心,你的女人我没有兴趣。”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男子听着云年的话,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探究的意思,女子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朝着男子说道:“烨,好了。”听到了女子的声音,男子看着女子带着一丝的宠溺意味的说道:“轻儿,你看看如何。

”女子顿时点了点头。这个女子就是玉轻姿【玉梅香】,男子就是魔如烨,他们在桃花岛的时候,忽然感应到了非虞的身体状况,两人便赶了过来,要知道非虞的身体有经过他们的调养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出事了呢。于是他们就出岛来到了曾经的别墅,但是却感到了一丝的诧异,他们来的时候竟然感觉别墅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顿时就想到了非虞出来的时候是抱着找那个人的消息的,看来,于是两个人就坐在了大厅上等着质问两个人,两个人都想到了非虞的身体忽然之间出现了问题肯定和那个男的有关。

云年看着两人之间的举动和对话,心里有着一丝的疑惑,但是两个人的气质,神情不容他多疑,这两个人不简单,不是小角色。云年看着俩人淡然自若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你们到底是谁。”魔如烨只是轻声一哼,玉轻姿却是笑着说道:“这是我们的家,你说我们是谁,现在轮到我们问了,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说罢还抿了一口水。云年听着她的话,眉头一皱,接着看着这个女人说的时候完全就是从容自若的样子,完全就不像是在说谎,难道?虞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有房子,听说这个房子很早之前就已经被购买了,再看向这个女人的样子,云年越看越觉得很熟悉。

就在云年思绪的时候,楼上传来了一阵声音:“云,怎么了。”非虞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才出来的,要知道这栋别墅除了自己和两个宝贝就只有爹地妈咪他们了,但是两个宝贝已经去上课了,爹地妈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因此非虞才会有着疑惑。云年听到了楼上的声音,表情露出了一抹温和,魔如烨和玉轻姿听到了非虞的声音,两人才放宽了心,虽然知道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想确定一下非虞的安全。云年轻轻的吐出:“没事。”接着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非虞慢慢的走了下来,看到了大厅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身影怎么那么的熟悉,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的下了楼,看清楚了俩个人之后,激动的喊出:“爹地,妈咪,你们怎么来了。

”她本来还想和爹地妈咪商量一下她和云的事情,爹地和妈咪竟然就出现在了这里。云年听着非虞喊出来的话,忽然的震惊了一下,但是接着看着这个女人,怪不得刚刚他觉得这个女的很熟悉,原来她是虞儿的母亲,但是虞儿的母亲不是已经……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转而看向了那个男人,只一眼,魔如烨也看向了云年,云年朝着他恭敬的点了一个头,魔如烨只是淡淡的眯了一下眼睛。云年看着两个人,想着这些年虞儿的事情,和之前自己叫墨索去查关于虞儿的母亲玉梅香的事情,也许一切的神秘都会解开了。

玉轻姿看着非虞,关怀的说道:“虞儿啊,你怎么样了啊。”“妈咪,我没事啊,怎么会这么说。”非虞有着一丝疑惑的说道。魔如烨哼了一声说道:“没事,没事我们怎么会来这里的啊。”“啊,爹地,这个?”玉轻姿看着非虞摇了摇头说道:“虞儿啊,就是感觉到了你的身体的不对劲,我和你爹地才会过来的,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啊。”眼睛看向了云年,云年被玉轻姿这么一看,整个人就惊了一下,摸了摸鼻子。非虞看着玉轻姿,听着她说出来的话,心里一阵暖流闪过,爹地妈咪为了自己特地的赶了过来,顿时抱住了玉轻姿说道:“妈咪,我没事,只是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都已经没事了,妈咪,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吧。

”玉轻姿摸着非虞,笑着说道:“傻丫头,好了,妈咪知道了,”随即看向了云年说道:“如果不是这个人是你喜欢的,你爹地早就宰了他了。”如果不是这个人是非虞喜欢的,魔如烨早就把他粉身碎骨了,要知道魔如烨在知道了非虞之后,虽然说宠爱,但是也是很溺爱,但是这种溺爱是在心里的,只要有人危害了她,那么他绝对会让那个人粉身碎骨。非虞听着玉轻姿的话,心里一阵温暖,对着玉轻姿轻轻的说道:“妈咪,谢谢你。”云年虽然不似魔如烨他们,但是毕竟也是人人闻风丧胆的黑道之王,怎么会没有这点耳力,玉轻姿和非虞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同时感到很是疑惑,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要知道他可重来没有听说过黑道上出现了这么一号人物啊。

非虞看着云年,看出了他的疑惑,再看着自己的妈咪,心里也知道今天之后她就会让云知道这一切,虽然早就知道云会知道,但是没有想过这一天会过的那么的快。非虞对着云年说道:“云,这是我的爹地和妈咪,这些年来我都和爹地妈咪他们一起。”云年听着非虞的话,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此刻却是对付着眼前的景象,他知道有什么事情,非虞都会和自己一起,云年对着玉轻姿和魔如烨喊着:“伯父,伯母,你们好,刚刚多有得罪。”玉轻姿看着云年说出的话,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浅浅的说道:“既然之前你是不值得那就算了,加上你是我们家虞儿的朋友这件事情就算了。

”说罢看着魔如烨说道:“烨,你说是不。”“你说的就是。”魔如烨看着云年一脸的冷漠的说道。说实在他对这个云年还是有着那一丝丝的赞赏,要知道云年面对着他也有临危不惧,的确是个人才,但是他是一个父亲,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冷漠的人,当然对着云年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加上他的宝贝女儿竟然就是被这个人给骗走了,他更加没有好脸色给云年。云年看出了魔如烨对自己的一种敌意,只是隐隐的嘴角有这那一丝丝的簇动。非虞看着云年对着云年说道:“云,有些事情之前我不能和你说,但是现在既然有爹地和妈咪在,那和你说了也没有关系。

”云年看着非虞露出了一抹笑容,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魔如烨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冷意才算是慢慢的转变了,玉轻姿仿佛看到了他的脸色,低声的说道:“你呀。”魔如烨知道了玉轻姿话中的意思,浅浅的说道:“我不能让我的女儿交给一个无用的人,但是这个人勉强还算过关。”玉轻姿只是看着魔如烨笑了笑。云年对着非虞说道:“是不是和你的父母有关,之前你的母亲明明已经死了,而且苏家难道不是?”非虞看着云年吐出来的话说道:“云,你想的不错,之前我也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我遇到了外公,才知道原来妈咪并没有死,在见到了妈咪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生父另有其人,说实在的这一切还要感谢那个女人,如果没有那个女人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

”云年听着非虞的话,知道非虞说的那个女人是谁,不就是那个库丝乐町,只是也是因为那个女人害他和虞儿生生的分离了。非虞对着云年一一的说道:“当初我差点就要死了,但是却被清莫救了,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我和若若的交情,也许他也不会救我,因为感觉到我身上的气息不对,感觉到了我身上的那个熟悉感,他才救了我,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地方,这里的人和我们完全就是不一样,他们是独立的,没有任何人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那就是桃花岛,”云年听着非虞的话,露出了一抹疑惑,非虞看着云年的表情,知道他很是疑惑,轻轻的说道:“我知道你在疑惑,桃花岛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找的到,除了岛上的人,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也因为有那样的地方,我才活了下来,当初第一眼看见外公的时候,他露出了一抹惊喜的表情,表现出来的情绪完全就是宠溺,后来我知道了这个老人是谁,我也知道这个岛上的一些事情,知道了那个救我的人原来是外公的孙子,以及原来我的妈咪并没有死,只是那时候连外公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后来他和我说岛上的事情,说我不能离开,他也绝对不会允许我离开,说当初因为我妈咪的离开他已经很悔恨了,后来看我一直不答应,就给我看了桃花岛的历史,看了之后我才决定留下来,但是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因此就和外公商量好,让你死心,从此的忘记我,没想到后来你却出事了,而去却一直不知道,在回去之后的一段时间,妈咪就出现了,甚至带着一个男子,也就是爹地,当时岛上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这个男的就是当初毁掉了一切的人,而桃花岛上的使命就是阻止他做任何危害的事情,结果后来……。

”听着非虞一件一件的说着,云年从刚刚开始的惊讶到了后面的冷然,看着非虞轻轻的吐出:“即使当初你和我说了所有的事情,我们也可以一起去面对,如果当时的事情反了一下,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在知道了你不在的之后,我肯定也不会一个人面对一切的,虞儿,那时候你可以为了我放弃所有,难道我就不行嘛。”听着云年的话,非虞顿时眼睛露出了一丝丝的泪水:“以后不会了。”云年看着非虞的样子,看着她眼角闪现的泪水,轻轻的说道:“傻丫头,以后有我在,可不许流眼泪了啊。

”接着看着玉轻姿和魔如烨,眼中满是佩服,对着两个人说道:“我希望可以娶虞儿,我保证我一定会给她幸福,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魔如烨依旧是冷冷的看着一切,玉轻姿却说道:“这样也可以,但是你还要经受我们的考验,要知道我们才第一眼见你,可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玉轻姿看人的本领可谓是一绝的,虽然知道这个男的的确不错,但是她还是想要考验考验他,谁叫他让她的宝贝女儿受了伤害,这个伤害还是要讨回一点的利息的。

看着玉轻姿的样子,云年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说道:“那是必须的,岳母既然如此说我肯定会照办。”云年云淡风轻的吐出了岳母俩个字。非虞看着云年,听着他吐出的话,慢慢的说道:“乱叫什么呢。”“难道不是嘛。”玉轻姿看着云年,听着他的话,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魔如烨眼睛一斜,哼了一声。两个宝贝放学回来,看到了玉轻姿和魔如烨也在,顿时一阵的惊喜,两个人一人一个的跑进了他们的环抱,兴奋的喊着:“外公,外婆。”玉轻姿摸着跑进自己怀了的茜茜,说道:“怎么,我的宝贝谁欺负你了啊。

”听着玉轻姿的话,茜茜叉腰说道:“哼,谁敢欺负我,外婆你可别小看我啊。”玉轻姿看着茜茜的样子说道:“哈哈,是啊,我的宝贝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人欺负呢,要知道你可是魔女啊。”茜茜听着玉轻姿的称呼,不满似的说道:“外婆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玉轻姿看着茜茜一脸宠溺的说道:“好,好,好,我的宝贝不是小魔女。”辰辰听着玉轻姿的话,靠在了魔如烨的身上,调皮的说道:“外婆说的不错,姐姐就是小魔女,姐姐如果不是小魔女岛上的人怎么一个个都不敢惹她呢。

”茜茜听着辰辰的话,浅浅的说道:“哼,小辰辰我看你皮又痒了。”辰辰听着茜茜的话,顿时整个人抽动了一下,魔如烨看着辰辰,冷冷的吐出:“辰辰,外公交给你一个法宝。”冷冷的话中又带着一丝丝的宠溺。辰辰连忙拍手说道:“好呀,好呀。”茜茜却不满的说道:“外婆,你看外公他偏心。”玉轻姿去说道:“你外公可不偏心哦,要知道茜茜你的本领可是有外公传授的,而你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能外公都不是你的对手哦,但是你可不能一直欺负辰辰哦。

”玉轻姿语重心长的说道,茜茜只是嘟着嘴说道:“知道了。”玉轻姿笑了笑,眼睛却看着辰辰,看见了辰辰也正看着自己露出了一抹笑容。玉轻姿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女不是容易的人,然而这个孙子也不是一个容易的人,要知道只有在茜茜和虞儿的面前他才会如此的安稳,虽然说辰辰怕茜茜,但是实际上辰辰的本领可是比茜茜更甚一筹啊,虽然茜茜的毒术很厉害,但是辰辰的解毒也是很厉害的,但是他却不经常在外人面前透露。因为他爱自己的妈咪,也爱自己的姐姐,但是他的确怕茜茜,因为虽然茜茜的毒能够让他受苦,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辰辰是一个背地里的小恶魔。

辰辰看着茜茜露出了一抹笑容。之后几个人一起生活在了一起,整个晨曦阁充满了欢声笑语,甚至连魔如烨都有时候露出一抹抹的笑脸。而非虞也同样的在云染国际上班,因为她不想忽然间就离开了让所有人都疑惑,而云年也满足了她的这个要求。这一天,云年对着非虞说道:“虞儿,既然我们都要结婚了,我也带你们去见一些人。”经过这些天的相处,玉轻姿和魔如烨已经答应了云年和非虞两个人婚事了。非虞看着云年说道:“好,是你的那些朋友嘛。”云年看着非虞说道:“是呀,我的丫头真聪明。

”说罢在非虞的额头浅浅的留下了一个吻。夜晚的“暗吧”依旧是那么的激情和热火,云年带着非虞来到了包厢,包厢内的人已经一个个都在了。今天的非虞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给人一看就有着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包厢内的人看着云年带着一个女子出现,一个个都惊呆了,竹青阳看着云年带着女人出现,顿时一口水喷了出来,今天是云年这小子召集他们说给他们看一个人,但是并没有说谁,此刻看着他领着一个女人进来,顿时一口水喷了出去。竹青阳缓了一分钟,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哟,这妞是谁啊,我说云大总裁怎么认识这么一个美女也不说啊。

”非虞看着说话的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她就说一个人明明那么的出色怎么会一直呆在销售部,想起颜小青,估计这家伙就是为了小青才会出现在云染国际吧,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竹青阳竟然会是云的朋友,随即看着云年,见到了云年露出了一抹笑容,心里也就一目了然了。竹青阳注意到了俩人的举动很是惊讶。云年却抛出来:“阳,这是我媳妇。”这一句话顿时让竹青阳刚刚抿的一口水又喷了出来,非虞看着他的举动顿时笑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个竹青阳肯定没有认出自己,如果知道了自己是谁估计他会更加的惊讶吧。

而一向冷漠的叶冷绝也在此刻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奇的表情。叶冷绝轻轻的吐出:“年,这是真的。”云年看着叶冷绝说道:“这是真的。”所有人中只有亦陌上是最冷静的,因为他本来就知道了非虞和云年的事情,但是显然的云年还不知道,云年看着亦陌上冷静的一面,但是这个场景连绝都惊住了,上竟然没有反应,眼角扬起了一抹疑惑。云年对着非虞说道:“过去坐吧。”“好。”非虞浅浅的说了一声。竹青阳顿时说道:“年,没有想到你那么的快啊,竟然会真的绝对结婚了啊,难道这个女人就是你那个孩子的母亲,啧啧,原来是奉子成婚啊,不过这不像你啊。

”竹青阳一字一句的说道。云年看着竹青阳说道:“怎么,你是皮硬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把那个叫什么小青的人调给我当秘书。”“你,年你不怕你这媳妇吃醋啊。”竹青阳在说了一个字之后又恢复了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一回不是云年开口说话了,而是非虞说出来的:“放心好了,他就算找了我也不吃醋,大不了我甩了他呗,再说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也要看看他的皮还在不在咯。”云年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竹青阳却是淡然的继续说道:“哈哈,原来我们的年是妻管严啊。

”而一旁的亦陌上却顿时的笑了出来,这一笑不仅是竹青阳惊奇,就连云年也奇怪,刚刚他说非虞是他的媳妇的时候,上都没有露出一丁点的表情,但是此时此刻他在听了非虞的话之后竟然就笑了,再看向非虞,然而就在他在思绪的时候,陌上就吐出了:“姐,你就别逗阳了。”一个姐字让所有人惊了一下,云年也看向了非虞,只见非虞只是朝着自己笑了笑,而阳则看着陌上说道:“上,你说什么,她是你姐。”陌上看着所有人的表情,淡然的说道:“对啊,她是我姐啊,只是没有想到姐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和年一起了。

”想起之前姐还和自己说他忘记了自己,难道现在年已经恢复了记忆了嘛。竹青阳看着非虞的目光也变了,当初上可是说了海蓝集团本来就是他姐的,要知道能够将一根集团发展起来可是不简单啊,看来这个女人也绝对是配的上年了,看年的样子,看来以后自己可以好好的嘲笑他了,嘿嘿,想到了这个顿时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非虞看着云年浅浅的说出:“回去再和你说。”云年看了一眼非虞对着陌上说道:“上,没想到你竟然是虞儿的弟弟。”陌上看着云年浅浅的说出:“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成为我的姐夫,如果不是姐来找我,看到那个孩子我还不知道呢。

”而陌上的话显然让云年皱了一下眉头,陌上顿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了,云年咬着牙说道:“上,你是说你早就知道了,你竟然没有和我说。”陌上看着云年的表情,浅浅的吐出:“嘿嘿,你,你别怪我啊,这可是我姐说的,让我不要告诉你的啊。”云年看着非虞,只见非虞正憋着嘴,而其他的几个人也各做各的事情,云年顿时蹙了一下眉头:“我们那么好的关系你竟然也瞒着我。”听着云年的话,陌上嘟囔着:“那个还是我的姐呢。”竹青阳看着几个人的互动,顿时出声:“哈哈,原来都是一家人啊,啧啧,上啊,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姐姐啊,早知道就应该早点介绍给我的呀。

”云年看着竹青阳咬着牙说出:“阳。”要知道当初阳还说把办公室的那个女的也就是非虞介绍给绝呢,现在想起来云年忽然就想整整这个阳。竹青阳听着云年的声音,顿时瘪了瘪嘴说道“嘿嘿,年我说笑呢,”接着对着非虞说道:“嫂子啊,你可要好好的看住他啊,要知道我们公司的美女可是有很多的哦。”非虞听着竹青阳的话,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喔,是嘛,就是那个颜小青啊,你不说我也知道,云,我觉得你可以和这个人多接触接触的。”云年听出了非虞的话中意思,浅浅的说道:“看来是要多接触一下了。

”而竹青阳连忙说道:“喂,你们一对夫妻欺负人啊,嫂子啊难道你不怕啊。”一旁的亦陌上和叶冷绝却是一脸的淡然,看着竹青阳的表情露出了一抹笑意。非虞淡然的说出:“我可不怕啊。”想着竹青阳的表情就觉得好笑。云年却是说着:“阳,你惹谁不好要惹她。”竹青阳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夫唱妇随的,顿时脸一黑,闷哼了一声。几个人就这样的聊着,喝着,就这样的度过了一晚。翌日,云年和非虞一同来到了云染国际,而此刻的非虞已经不是前一天的模样了,而是已经乔装过了的,两个人基本是前后脚的出现,而在这个时候竹青阳和颜小青也出现了,竹青阳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前后脚的走着,眉头皱了一下,反而颜小青欢喜的喊着:“茉雪。

”非虞听到了后面的叫声,转身过去,却看见了颜小青正在朝着自己打着招呼,非虞也朝着她笑了笑,接着眼睛看向了竹青阳,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云年也听到了后面的声音,同样的感觉身后的人儿已经转身过去了,过了一会他才转身看见了竹青阳正看着自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便往前走去。非虞看着竹青阳和颜小青,故意开口道:“小青你怎么和他一起啊。”竹青阳听到了非虞的话,连忙说道:“喂,喂,喂,茉雪什么叫怎么和我一起啊,怎么就不能和我一起啊。

”“没有啊,我只是这么一问而已啊,你干吗那么的激动啊。”竹青阳顿时看着颜小青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颜小青看着非虞浅浅的吐出:“茉雪,我们只是半路碰到的。”“喔。”看着竹青阳露出了一抹笑容,三人一起来到了销售部,却没有销售部正在传着一则消息。“喂,你们有没有听到了啊,李锦儿被辞职了,啧啧,真是活该。”员工甲轻轻的说道。“还不是她仗势欺人啊,不过她不是上面有人嘛,怎么还会被辞退啊。”员工乙疑惑的问道。“听说这一次是墨特助下达的命令,听说是查到了一些什么信息,公司挺多的人都被辞退了。

”一个人更加奇异的说道。“真的假的啊,”“当然是真的呀,而且很奇怪呢,这和李锦儿关系密切,有关的人都被辞退了。”“啊……”就在几个人在议论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办公室:“怎么,工作都已经干好了啊,没事干了啊。”这个人就是销售部的经理。一个个听到了这个话都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岗位。非虞当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当初自己在洗手间和李锦儿的对话可是被云年给听到了啊,而颜小青却是拍着说:“哼,那女人走了也好,这就是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而竹青阳却是一脸的疑惑,虽然他很想这么做,也想和云年说,但是一直以来他都还没有和云年说呢,他怎么就这么做了呢,难道?想到了他难道真的是因为小青,眼睛看向了小青。非虞自然是注意到了竹青阳的表情,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三人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然而几个小时之后,销售部出现了一个大人物,墨索和云年来到了销售部,云年的嘴角半扬起,而竹青阳在看到云年出现的这一刻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顿时想起小青,眼睛狠狠的瞪着云年,然而云年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所有人都因为总裁的到来而大气都不敢喘。云年巡视了一番说道:“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合适的秘书一人,你们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我只要观察就好了。”然而在云年抛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竹青阳顿时站了起来,云年却是对着他一笑,竹青阳慢慢的坐了下去,眼睛却是瞪着他,好像是在告诉他什么似的,云年接受了这个眼神,只是朝着他轻轻一笑。云年转了一圈,停在了颜小青的位置上,竹青阳很是激动,仿佛如果云年说出颜小青的名字,他就要和他打一架一样,接着云年走到了非虞的旁边:“整理一下,一会就和墨特助报道。

”非虞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云年浅浅的说出:“是。”接着云年便和墨索离开了……非虞看着离开的两人眼眸闪现一丝的笑容。反观竹青阳在云年说出这个话的时候,顿时眉头一皱,年是怎么样的人他是知道的,上次见了那个叫苏非虞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怎么会容许有人真的在年的身边呢,再说了年根本就不近女色,这,真是奇怪啊。竹青阳甩了甩头,颜小青看着非虞,轻轻的吐出:“茉雪,没想到我们才工作没有多久,你就被调职了,不过去总裁办公室做事诶,那也算是升值,茉雪,以后可不许忘了我哦。

”非虞看着茉雪,看着她眼中的羡慕,还有她眼中的对自己的一种情谊,笑着说道:“当然不会忘记你咯,你要记得我们可是好朋友啊,又不是去其他地方,我们还是在同一个公司啊。”再说了竹青阳可是一直在追着颜小青啊,要知道颜小青肯定会被竹青阳追到手的,而竹青阳和云的关系又是那么的话好,以后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会是好朋友的,那么她又怎么会忘记了她呢,再说了这个颜小青还是很对自己的眼的。非虞再次的看着竹青阳,朝着他轻轻一笑,没有想到这个竹青阳也正打量着自己,忽然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对着自己笑着说道:“以后可要小心啊,听说总裁大人从来不会让女人靠近他,你可别打什么坏心眼喔,不然以后可没有人保得住你呢。

”竹青阳是对非虞有着一种友好的态度说出,加上颜小青对自己的情谊,才会说出这番话,因为他心里知道如果有人真的和云年勾在一起了,那个嫂子大人肯定不会饶过的,可惜的是他不知道这位所谓的嫂子大人就在他的眼前。非虞听着竹青阳的话,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说道:“谢谢,但是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嘛。”听着非虞说的话,竹青阳顿时无言语对说道:“额,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颜小青却狠狠的说道:“竹青阳,你别诋毁我们茉雪,茉雪是谁,肯定不会被别人轻易的迷惑,再说了茉雪可不是一般人,即使总裁再怎么样的俊美,也未必会迷倒她。

”听着颜小青对着自己说的话,竹青阳的嘴角瘪了瘪,看了一眼两人,最后对着非虞说道:“好好保重吧。”非虞在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毕竟是呆在这里一段时间了,非虞来到了经理办公室对着经理说道:“杨经理,这段时间真的打扰你了。”杨经理看着非虞浅浅的说道:“你并没有打扰我什么,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也的确是挺认真的,”非虞看着杨经理一副淡然自若的说出来,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还是要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自己。”非虞明白什么人对自己是真心的,这个杨经理虽然对自己是冷淡的,但是非虞自己心里知道这个杨经理曾经也有找过李锦儿,也对自己有过帮助。

杨经理只是笑了笑,非虞也转身离去,然而在踏出门口的那一瞬,杨经理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总裁并不是简单的人物,你以后要小心做事。”说这个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情是带有了一丝丝的佩服。非虞听着这个话,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转身朝着杨经理笑了笑……非虞来到了总裁办公室的时候,云年正背对着看着外面的景色,非虞进去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对着墨索说道:“你先去忙吧。”墨索听着非虞的话,点了点头便离开了,要知道非虞在墨索的眼里已经就是主子了……非虞轻轻的走了过去,浅浅的说道:“怎么了,在想什么啊。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云年渐渐的转过了身,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虞儿,来了啊。”非虞看着云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恩恩,刚刚在想什么呢。”“在想你啊,”云年调侃的说道。非虞听着云年的话故意嘟囔的说道:“是嘛,我怎么没有感觉有人在想我啊,”云年听着非虞的话,悠悠的说着:“虞儿就是乱说,我时时刻刻的都在想你呢。”“喔,是嘛。”非虞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云年。云年看着非虞,浅浅的说道:“你呀。”非虞说道:“怎么回事啊。

”“虞儿,我在想我们的婚礼要不要叫我那个弟弟。”云年看着窗外轻轻的说着,话中还带有了一丝丝的忧伤。非虞听着云年的话,眼中有着一丝的疑惑:“弟弟?”“虞儿,还不知道嘛,当初害了你的人就有他,当初我杀了那个女人,破了那个女人的家,甚至还解决了那个父亲,然而却没有对这个弟弟赶尽杀绝。”非虞看着云年眼角流出的那一抹情绪,她知道云年的事情,当初云和自己说了他的那些事情,自己就已经决定了要一辈子和他一起,却没有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变故。

接着又看向了非虞说道:“虞儿,你会怪我嘛。”“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再说了那是你的亲弟弟,相信母亲一定也会希望你好好的,婚礼的时候,如果他会来就叫他来吧。”非虞看着云年一字一句的吐出。云年看着非虞:“虞儿,当初母亲说叫我们好好的相处,然而他却因为利益一直和我作对,如果不是因为母亲也许我也会留下他,这些年来,他也改变了很多,不过现在也好,以后还得要他呢,我们要一起,英国王室也要人顾着。”非虞听着云年的话说的:“相信他一定会改过,一定也会好好的照顾着那个国家。

”云年看着非虞露出了一抹笑容:“虞儿,有你真好。”紧紧的把非虞抱在了怀中,要知道他一向都是心狠手辣,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了他在乎的人,然而他一想到当初母亲抓着他说的话,他不想让母亲失望,虽然那个弟弟一直和自己作对,然而自己也一直忍让着他,但是欣慰的是经过那件事情,他看到了他的改变,也知道了这个弟弟也许真的会变好,而这些年他一直被自己安排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进行着锻炼。非虞也怀着云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刚刚我看着那阳的表情可是很精彩喔,他可是让我一定要谨记不雅勾引你呢。

”云年看着非虞说出来的话,“让你不要来勾引我我来勾引你就好了。”非虞顿时就笑了起来,然而不到一瞬,非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听着对方的话,不由的一颤:“你说什么。”接着便挂断了电话,冷静了一番。云年看着非虞的举动,对着非虞担忧说道:“虞儿怎么了。”“学校的老师来电话说茜茜和辰辰不见了。”听着非虞的话,云年眉头顿时一皱:“谁会抓了他们,墨索。”墨索听到了喊声,马上就进来了对着云年恭敬的说道:“殿下。”“马上给我调查辰辰和茜茜到底怎么不见了,调查学校附近的所有事情,胆敢有人敢绑我的孩子。

”云年的眼神露出了一丝丝的冷意。非虞虽然说知道辰辰和茜茜的一身本领但是此时此刻心里还是有着一丝的担忧,随即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小姐,对不起,属下失职了。”这个电话正是小木打来的,非虞对着电话里有着歉意的小木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就给我想想附近出现了什么人,”小木听着非虞的话,仔细的想了一下说道:“今天上午这边的确出现了一辆车,之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而且如果属下我没有看错的话,这辆车应该是兰博基尼加长限量版。

”非虞听着小木的话,嘴角轻轻的念着,对着小木说出:“你在那边,我一会就到,注意四周的情况。”茜茜和辰辰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人绑架呢,如果不是他们自愿应该也不会有人能够带走他们吧。云年看着非虞的样子说道:“虞儿,怎么回事。”“云,你去查一辆车,在华夏的兰博基尼加长限量版,用这车来绑架,哼哼,可真够有胆。”随即眼睛肆意的看着云年,眼角带着一丝丝的探究。云年注意到了非虞偷过来的眼神,看着非虞说道:“我马上就叫人去查,不过虞儿你可不要这样看着我。

”“我来这里还没有多久怎么会有仇家呢,多半就是你的,”云年的眉头一皱,墨索也接到了云年的消息开始去查找了。云年和非虞也一同的赶往了学校,向老师询问了一些情况,据学校的小朋友说茜茜和辰辰是被一个女人给叫出去的,那个女人自称是他们的阿姨,茜茜和辰辰出去没有多久就跟着他们走了,而且也没有回来过了,看了那么久没有回来过,老师才想到打给家长确认一下情况,却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非虞看着云年,眼神很是明显,云年也是一阵怒气,哪个人竟敢这么做。

墨索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云年的耳里,云年顿时握紧了拳头说道:“纪嫣儿,真是有胆。”非虞听到了云年的话,浅浅的说道:“纪嫣儿?请问这是云大总裁的哪号情人啊。”云年听着非虞的话,顿时就说道:“虞儿,你就不要再调侃我了,就是在茶馆时你也见过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呵呵真是胆大啊。”非虞和云年两人对着茜茜和辰辰被抓走的事情虽然心里有着一丝丝的着急,然而他们却也完全的放心。反观茜茜和辰辰两个人,此刻正露出了一双小嘴在嘟囔着。

在他们还在上课的时候,外面忽然说有人找,两人疑惑的走了出去,却看到了一个妖怪似的女人,对,没错,在他们的眼里这个女人就像是妖怪,一点的靓丽的都没有,画着浓妆,还一头的波浪卷,在他们的眼里一起就觉得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在糟蹋这个发型,如果让那女人知道此时自己的形象在这两个小孩面前是这样的,恐怕她早就抓狂了。茜茜和辰辰两个人看着女子露出了一抹嫌弃的表情,两个人看着她小嘴灵灵的吐出:“你找我们啊。”女子听到了声音,才转过了身,看着这个云年的缩小版,整个人顿时就停在了那边,整个人都抽动着,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接着就是一脸的谄媚说道:“这位就是辰辰吧,这位就是茜茜吧,长的真好看,我是你们的妈咪的朋友,你们就叫我纪阿姨好了,你们妈咪出了一些事情,我来接你们去看她那里。

”女子也就是纪嫣儿一脸的妖媚的说道。茜茜和辰辰听着这个话,两人相视一目,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茜茜忙说道:“阿姨,我妈咪说了什么事情啊,那你快带我们过去吧。”辰辰也是一脸焦急的说道:“妈咪一定不会出事的,姐你别太担心了。”两个人就好像是自己的母亲真的出事了,露出一脸的焦急的模样。看在纪嫣儿的眼里却明显的就是计划已经成功了,纪嫣儿笑着说道:“阿姨马上就带你们去见妈咪啊。”想她纪嫣儿也是华夏有头有脸的人,然而偏偏就爱慕着那云年,只是那云年却对自己爱瞧不瞧,虽然说外界一直以为他们的关系很好,然而却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假的,然而她却依然顶着那一头的虚荣向别人炫耀着。

那一天她来学校接侄女,却看到了一个和云年有着一样容貌的孩子,如果不是小孩的话,她都要以为就是他了,就这一点她就知道了这个孩子肯定和云年有关系,顿时就一脸的怒气,自己跟着他那么多年,知道他重来就不碰女色,但是怎么会有孩子呢,看着那孩子顿时就是一处怒火,问向了自己的侄女,然而她的侄女看着辰辰,脸上露出了一抹倾慕之意说道:“姑姑,你认识他吗,他是我们学校的bet36365网址呢,叫玉辰儒,旁边那个是他的姐姐叫玉茜寒,一直没有见过他们的父亲,好像听说他们是单亲家庭。

”纪嫣儿听着侄女的话,浅浅一笑说道:“好,姑姑知道了,我们回去吧。”转而眼睛再次的看着茜茜和辰辰,心里想着单身家庭,看来是哪一个女人瞒着年生下来的,如果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年,年会不会奖励她呢,但是想到有人竟然会生下了年的孩子,竟然和年一起过就一阵怒火,要知道年重来就碰自己,心里就想到了一个计策,年重来就不碰女人,估计那个女人也是一个侥幸罢了,我就先折磨折磨这两个小孩,接着再和年说,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茜茜和辰辰跟着那个女人上了车,眼上露出的满是兴奋的表情,两个人相视着,传音着:“辰辰,这回有好玩的了。”辰辰看着茜茜笑了笑:“这个女人真是菜,不过姐她为什么要绑架我们,甚至还说是妈咪的朋友。”茜茜却看着辰辰说道:“管她什么目的,反正就这种猪头,能有什么作用啊。”辰辰因为茜茜的这个话,顿时笑了起来,纪嫣儿看着辰辰忽然笑出来,那抹笑容竟然那么的迷人,想起了云年在自己的眼前重来就没有露出过笑容,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辣,但是还是依旧说道:“辰辰在笑什么啊。

”“没有,只是忽然想到了好玩的事情。”纪嫣儿见辰辰并没有说多余的话,便也就看了一眼。然而茜茜看着辰辰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俏皮的说道:“阿姨,你说是妈咪的朋友,带我们上车,但是我们要去哪里啊。”纪嫣儿听着茜茜的话,眼眸眯了眯说道:“等到了,茜茜就知道了。”“喔,是嘛,可是我们才刚刚来到这华夏,妈咪怎么那么快就有朋友了呢,为什么我们会不知道呢。”茜茜嘟囔着带着一丝的疑惑意味的说道。听着茜茜的话,纪嫣儿的眼角一闪:“我和你妈咪昨天才认识的。

”“喔,但是辰辰如果没有记错的,妈咪昨天一直和我们一起的啊。”辰辰附和着茜茜说道:“姐,对啊,妈咪昨天和我们一起的呀,而且我还记得妈咪带我们去向舅舅拿了礼物的啊。”两人配合的说道,让纪嫣儿顿时无言以对,纪嫣儿看着茜茜和辰辰,顿时越看越不顺眼说道:“哼,没想到你们两个小孩还挺聪明的啊。”茜茜看着纪嫣儿说道:“我们当然聪明啊,也不看看我们是谁,不过阿姨聪不聪明我们就不知道了。”纪嫣儿听着茜茜的话,顿时喉咙一噎:“你。

”接着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在我们手里难道你们这两个小孩还能够有什么手段吗。”茜茜看着纪嫣儿,听着她说出来的话,顿时就笑了起来,拍着辰辰说道:“哈哈,辰辰这女人果然是胸大无脑啊,手段,如果不是我们自愿跟你走你以为你可以带我们走嘛。”听着茜茜说出的胸大无脑,纪嫣儿是没有怒火也有了怒火,顿时就想给茜茜一个巴掌,然而这个巴掌还没有想起来,旁边就想起了一个声音:“小姐,等到了目的地,有他们受的。”纪嫣儿看着茜茜:“你们等着。

”茜茜和辰辰当然听到了那个开车的人说的话,眼睛露出了一抹深意“有好玩的来了。”但是茜茜还是想问问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挑上自己,直觉中他们根本就没有惹到谁啊而且妈咪肯定也不会惹到谁吧,茜茜看着女人说道:“我们那么可爱,这位阿姨为什么会选择绑架我呢。”纪嫣儿看着茜茜,听着她疑惑的自言自语,便笑着说道:“看在你们是小孩的面上就告诉你们,谁叫你们的妈咪乱勾搭,勾搭谁不好竟然勾搭我的爱人,哼。”茜茜和辰辰一听,眼角一皱,勾搭,妈咪会勾搭人,顿时两个人就共同的想起那个爹地,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茜茜在心里鄙视的说着,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的自信,爹地那是什么眼光,竟然会看上这个女人,真恶心,但是想到了这个女人竟然诽谤自己的妈咪,就决定了给她一个教训,顿时朝着她轻轻的弹了弹。

茜茜看着纪嫣儿说道:“阿姨,你这说的什么意思啊,妈咪怎么会勾搭人呢。”“哼,没有嘛,就凭那个女人,怎么会配生他的孩子,还有你们两个都是孽障。”“喔,不知道这孽障重何处来啊。”纪嫣儿看着茜茜说道:“就是你们两个,那个女人竟然敢背着年偷偷的生下了孩子,你们一定会被他教训的。”而茜茜和辰辰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两个人邪恶的想着,爹地要教训他们,笑话,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一定会让爹地吃不了兜着走,再说了,现在爹地和妈咪都要结婚了,想要教训他们还要看妈咪同不同意类,再说了爹地可是那么的疼爱他们,怎么舍得教训他们呢,这个女人看来没有好好的了解爹地的事情啊。

茜茜只是轻声一声:“喔,可是你带着我们来也没有用啊,他又不在乎我们。”“哼,这个你们就别管了。”纪嫣儿带着辰辰和茜茜来到了郊外的一个废弃厂,把他们两个绑在了椅子上,顿时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说道:“小孩,要怪就怪你们的妈咪吧,不看看谁就勾搭。”茜茜只是嘴角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摇了摇头,心里想着,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接下去的下场会怎么样。然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纪嫣儿就忽然觉得浑身发痒,皱着眉头:“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的痒。

”接着就不断的饶着,接着又对着那些属下说道:“给我好好的看着他们。”几个黑衣人齐声的说道:“是。”便转身离去了,茜茜看着纪嫣儿的样子,忽然的就笑了起来,辰辰看着茜茜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说道:“姐,你又邪恶了。”茜茜只是看了一眼辰辰。等到云年接到了消息和非虞一起赶到了废弃厂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茜茜和辰辰正一副老大的样子玩着那些手下。看着废弃场的大门被打开了,茜茜和辰辰两个人一起抬头,就看到了云年和非虞,两个人放开了正被自己折磨的人,欢喜的喊着:“爹地,妈咪,你们总算来了啊。

”非虞拍着两个人的脑袋:“怎么样,没事吧。”“哼,妈咪你那是小瞧了我们啊,我们怎么会有事情呢,有事情的是他们。”伸手点了点正趴在那边的几个人。非虞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却在这些人中并没有看到那所谓的纪嫣儿。茜茜看着非虞的眼神,轻轻的说道:“妈咪可还有一个人哦,不过这回她的痒应该也已经结束了。”“喔。”纪嫣儿疼痛了一番忽然就好了,但是身上却满是痕迹,马上就过来看这两个小孩怎么样了,结果就看到了另一番景象。看到了云年,激动的喊着:“年,年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他们通知了你啊。

”一想到肯定是手下的人通知了云年,但是她却没有想到手下的人怎么会忽然就通知云年呢。然而云年却是射出了一丝的冷意,看的纪嫣儿一阵害怕,颤抖的说道:“年,年这是怎么了。”“哼,别这么叫我,纪嫣儿谁给你的胆绑架我的孩子。”“啊。”听到了云年的话,纪嫣儿才看向了四周,却看到了自己的人一个个都躺在了地上,而那两个小孩却依偎在一个绝美的女子的怀中,正用一种挑衅的眼光看着自己,指着那个小孩说道:“你,你,你们。”接着又看向了云年,看到了他的那个冷。

云年冷冷的说道:“你既然敢做,那么你就要为你做的付出一定的代价。”接着墨索带着一帮人就出现了。然而没有等云年说什么,茜茜就开口说道:“爹地啊,听说这个女人是你的爱人呢,还说妈咪勾搭你,啧啧,什么时候爹地你也有这种可味了啊。”云年听着茜茜的话,眼睛一抽看着纪嫣儿,他没想到这个纪嫣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甚至在虞儿的面前,再次的看着虞儿,却发现虞儿正用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自己,看的他一阵寒冷。云年看着茜茜笑着说道:“茜茜觉得爹地的眼光是这样的嘛。

”看着纪嫣儿顿时有了一种厌恶的表情,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和虞儿相像的,现在看着一点那种感觉都没有了。茜茜看着纪嫣儿,看见了纪嫣儿正用一种仇视的眼神看着自己,茜茜轻轻的说道:“这位所谓的阿姨,刚刚的痒感觉怎么样啊。”听着茜茜的话,纪嫣儿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刚的瘙痒,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你,是你给我下的。”“哎呀,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啊,只是听见了你说我们妈咪的坏话给你一个教训罢了。”茜茜童真的说着,好像是在说一件简单的是全文,然而云年在听到这个的时候,眼神更加的犀利了,这个女人竟然敢说虞儿的坏话,然而非虞却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站在一旁看戏。

茜茜对着云年说道:“爹地,可以把她绑到凳子上嘛。”“墨索。”墨索接到了命令马上就把纪嫣儿绑到了凳子上,茜茜打量着纪嫣儿,嘴上还不断的念着:“啧啧……”纪嫣儿看着茜茜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小孩忽然是那么的可怕。茜茜对着纪嫣儿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我们的允许你怎么可能带走我们,之所以跟你走,是因为我们太无聊了罢了,本来我们也不想上学的,只是妈咪要求没办法,哎惹到我了,只能够算你倒霉了。”说罢不知道怎么的手上就出现了一个针,看着这个细小的针,本来不应该害怕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纪嫣儿就紧张了,嘴上颤抖的念着:“你,你要干什么。

”转而看向了云年喊出:“年,年,救我,救我,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我爹地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云年却是鄙夷一声,她爹地他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过,之所以会和她一起只是因为她的那一丝相似,然而如今正牌的女主都已经在了,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用呢。非虞听到了这个声音,凑到了云年的耳边轻轻的说着:“人家可是喊着你救她呢,你真的补救吗,这可是你爱人呢。”云年听着非虞的话,顿时眼角一皱,看着非虞,调戏的说道:“虞儿,你这么说就冤枉我了啊,如果你当初不离开我,怎么会有这种女人的出现了,虞儿你说吧,这一切都是你的原因,你要怎么补偿我。

”话中的语气,情调,非虞一下子就明白了,喃喃的念出:“不务正业。”云年听到了这个话,顿时笑了起来说道:“虞儿,我这哪里不务正业了啊,我明明就恨务正业啊。”纪嫣儿也听到了云年和非虞的对话了,顿时整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自己只是一个替代的,只是因为自己和这个女人相似而已,而自己之前竟然天真的想要惩罚这个女人,但是转而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我爹地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孩子的,如果我出事了,他们也会出事。”然而茜茜听着这个话却是一笑:“喂,你是在做白日梦嘛,你爹地是那根葱啊,想不放过我,我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让他归西。

”说罢把手中的银针往着纪嫣儿身上的某一处插去,顿时纪嫣儿就感到了一股疼痛,比刚刚的瘙痒更难忍,此刻就好像是千万只蚂蚁再爬,然而此刻的她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完全没有办法做出反击。纪嫣儿难忍的喊了出来,茜茜看着这个表现的纪嫣儿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尽:“真是的,一点也没有用。”然而就在纪嫣儿疼痛的喊着的时候,茜茜再次在那针上倒上了什么,让她死容易,但是她偏偏就不,让她受尽折磨才好,看着纪嫣儿的样子,茜茜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然而在一旁的墨索他们看着茜茜一个个都憋着嘴,心里想着: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个小魔女。

虽然他们不怕,但是这种事情如果是他们做出来就一点都不可怕了,但是是一个只有七岁的女孩做出来的那就不是一般的简单了。处理了纪嫣儿之后,茜茜和辰辰就被非虞和云年带回了家,四人回到家之后,身上的味道就被玉轻姿和魔如烨给发现了,玉轻姿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回事。”茜茜谄媚的说道:“外婆没事了。”魔如烨却冷冷的说道:“你们身上怎么会有血的气息。”要知道他是谁,这些味道怎么会瞒住他:“你们今天怎么一起回来了。”茜茜再次的说道:“外公,你怎么还是那么的敏感呢啊,就是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想要绑架我们,哼哼,结果外公不是已经知道了嘛。

”“哼,竟然有人敢惹我的外孙女,简直就是找死。”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怒气。看着魔如烨的表情,非虞说道:“爹地,没事了,不过就是一只蟑螂罢了。”魔如烨却看向了云年:“小子,是不是又是你惹到帐啊。”要知道她女儿和外孙【女】可不会惹什么麻烦,那么久只有他的可能。云年看着魔如烨质疑的话,开口说道:“岳父,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误了,以后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放心好了。”看着云年,魔如烨冷冷一哼,玉轻姿却看着云年说道:“没事,茜茜和辰辰怎么会那么的容易就被人给绑架呢,肯定是这两个家伙玩心不够,好了。

”接着看向了魔如烨说道:“烨。”魔如烨听到了玉轻姿的话,整个人也柔软了一番。非虞看着玉轻姿说道:“妈咪,外公他们到时候会来嘛。”“妈咪已经和他们说过了,到时候他们就会来的,若若那丫头一听到你要结婚了就想马上就过来,但是被你外公给阻拦了,到时候他们会来的你就放心好了啊。”非虞听着玉轻姿的话笑着说道:“恩恩,若若,好久没有看见了也怪想念她的了。”玉轻姿看着非虞说道:“你呀。”接着又看着云年:“虞儿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可就要找你算账了哦。

”“恩恩,虞儿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和她受同样的苦。”非虞听着这个话,露出了一抹笑容。翌日非虞把欧炫叫回了这里,对着欧炫说道了一切,接着也调节了欧炫和墨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玉轻姿看着欧炫对着欧炫一阵的疼爱,想起当初和欧炫的母亲之间的事情,就决定要让好好的待欧炫……很快就到了婚礼的时候了……不过婚礼前夕还发生了一个乌龙事情。这一天非虞和云年正在办公室里,然而云年却调戏着非虞,两个人就正在接吻,结果办公室的门却被人给闯了进来,竹青阳本来是想要来问问云年婚礼的事情,结果就撞到了这个是事情,顿时眼睛一瞪,难以置信的说着:“这,这,年你。

”然而云年和非虞也发现了有人闯了进来,立马就把非虞给互在了后面,非虞顿时全身红了起来。而云年看着这进来的人说道:“怎么回事,进来也不敲门。”竹青阳听着云年这么严肃的话,顿时说道:“年,没有想到你也会这样,大婚当前,你竟然也这样做,敲门,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竹青阳进门是需要敲门的嘛。”非虞却在一旁听着竹青阳的话,顿时笑了起来,然而竹青阳也是不敢相信,茉雪是这样的人,就对着云年说道:“年,你给我一个解释,你这样对的起非虞嘛,如果让上知道了,估计还会弄的你们关系不和。

”接着又对着非虞说道:“茉雪,当初明明就和你说过,为什么你还会这样。”非虞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忽然从云年的身后忽然的说出:“但是我也不知道一个员工竟然可以闯进总裁的办公室。”竹青阳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怎么会不一样了呢,而且怎么会那么的熟悉呢,非虞从云年的身后走了出来说道:“你说非虞会怎么惩罚云年呢。”看着眼前的这个面孔,竹青阳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个面容,虽然没有非虞那么的精致,但是却是基本上一个轮廓,而且很是相像。

顿时说道:“你,你……”“怎么,阳不认识我了。”“你是非虞。”缓过了情绪看着云年,却看见了云年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竹青阳。“难道不是嘛。”竹青阳顿时想起了非虞的举止和茉雪的举止的确很是相似。云年却说道:“你在这里因为一个女人,虞儿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我。”竹青阳顿时无言以对。而这段时间内,竹青阳也成功的和颜小青一起了……桃花岛上的一众人物也都到来了……婚礼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云雪酒店【这是结合了云年和非虞的两个名字】顶层露天的婚礼,给整个婚礼带着那一丝丝的美感。

新娘休息室,若若正在为非虞装扮着,脸上满是兴奋:“虞儿,你终于要结婚了,”“若若,你应该早点过来的,那么迟才来,真是的,你知道嘛,我好想好想你啊。”“就是因为你想我所以我来了啊。”非虞看着若若笑了笑,若若对着非虞说道:“虞儿,记住一定要幸福的,不然以后我可就不会饶过你的哦。”非虞只是笑了笑。然而非虞还没有说话,进来的人就抛出了一句话:“虞儿一定会很幸福的。”若若看着走进来的人,嘴角一瘪说道:“哼,最好是,还有你这个新郎现在怎么可以进来呢。

”“我怎么就不能进来呢,我想我们家虞儿了所以就进来了。”云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虞儿顿时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而若若则愤愤的在一旁。非虞对着若若说着:“好了,好了,你别逗若若。”若若冷冷的看了一眼云年,云年只是受了委屈一样的对着非虞说道:“虞儿不帮我了。”非虞白了一眼说道:“你说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啊,还撒娇来了。”若若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外面又进来了三个小家伙,茜茜和辰辰还有宝宝【宝宝就是若若和清莫的孩子,小名叫宝宝,不过也叫宝贝。

】茜茜和辰辰甜甜的喊着:“妈咪,干妈。”宝宝也同样甜甜的喊着:“干妈,妈咪。”非虞和若若看着几个宝贝,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三个宝贝,茜茜和宝宝穿着一身泡泡裙,洁白的一身,简直就是两个小天使,辰辰却是一身的燕尾服,穿在身上确是别有一番滋味。这几个宝贝就是花童,这时非虞皱着眉:“这花童怎么还少了一个啊。”若若也看了一下说道:“对啊。”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声响:“来了,来了。”一阵强悍的声音传了进来,这个人不是胡一莲是谁啊。

胡一莲带着她的儿子也来到了新娘休息室,要知道当非虞和胡一莲说结婚的时候,胡一莲是一阵的惊讶,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之后会有那么惊喜的一面,同时强烈的要求要自己的孩子当花童。于是两个女孩,两个男孩,花童圆满的到场,四个小花童就是一副绝美的景象,一道精美的风景线,看起来是天真的她们却不知道的是她们一个个都精灵古怪。欧炫和墨旭两人也相携而来,看着到来的两个人,非虞浅浅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小炫子,来了。”眼睛却看着墨旭,在墨旭的身上扫描着,墨旭被非虞这么打量着忽然开口说道:“非虞小姐啊,你这样看着我就不怕殿下吃醋啊。

”“吃醋,那也要看看这个醋吃的对不对啊。”非虞看了一眼云年淡淡的吐出。云年顿时瘪了瘪嘴。看着云年吃瘪,墨旭顿时一阵好心情,云年看了一眼,瞪了墨旭一眼,然而墨旭现在可不怕云年啊,要知道现在云年可是妻管严啊,墨旭依旧是笑的那叫一个狂欢啊。不过笑也要有一个度,墨旭也慢慢的挂回了那一抹邪魅的笑容。这时玉轻姿和魔如烨也进来了,看着云年和一帮子人也在在这边,玉轻姿说道:“你一个新郎官现在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呢,快去外面招呼着,马上就要进行仪式了。

”这一次的婚礼虽然说容重,华夏基本上都知道云染国际的总裁要结婚了,少女们的心都碎了,但是没有人知道新娘是谁,然而接受了婚礼邀请的人也不多,因为非虞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毕竟她曾经是华夏首富的女儿,这一次的婚礼只邀请了黑手党的核心人物,当然有欧炫的父亲了,谁叫这欧炫的母亲和非虞的母亲是好姐妹呢,还有的就是帝血盟的核心人物,以及很多成员都来保卫今天的安全,还有的就是云年的那些朋友啊,非虞的朋友啊,还有那桃花岛上各位长老啊,不过这些长老到今天都还没有露面,硬说要到婚礼那天再出场,因此云年也都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样的。

颜小青因为是竹青阳的女朋友了也参加了这一次的婚礼,但是她却还不知道云年的新娘实际上就是非虞,刚刚开始知道了竹青阳的身份的时候她还是震惊了一下,甚至本来已经答应的事情也想反悔了,然而却被竹青阳的一片真情给打动了。休息室里,云年已经被打发到了大堂招呼宾客,竹青阳笑着说道:“哈哈,你小子终于结婚了,啧啧,真是的,没想到我们这几个人里你最早啊。”云年看着竹青阳笑着说道:“你不是也快了嘛。”随即眼睛看向了一旁的颜小青,今天的颜小青可谓也是出尘啊。

颜小青看着云年,轻轻的喊了一声:“总裁。”“既然是阳的女朋友了,以后就不要叫我总裁了。”云年淡淡的说道。竹青阳对着颜小青说道:“小小,你就不要理会他,这人啊,就是得瑟,你再看我家小小,信不信被你那母老虎非虞给揍了啊。”【因为两个人都有青,所以竹青阳就给颜小青取了以后就叫她小小,颜小青只能够瘪瘪嘴同意了】亦陌上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阳,你就不信这个话呗我姐听到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啊。”竹青阳一听,顿时缩了缩,但是一想到身旁的颜小青顿时锁的更紧了。

亦陌上看着竹青阳的表情,顿时就笑了起来,随即就对着云年说道:“年,你可不能欺负我姐,不然以后就有你吃的。”云年看着亦陌上,敲了敲他的胳臂说道:“好兄弟,放心,你姐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哇,好幸福哦,真的不知道是哪一个女人竟然会被总裁给宠爱着,我怎么就没有那么好的事情呢。”颜小青两眼冒桃花的说道。颜小青的话却被竹青阳给扁了扁说道:“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有我你不幸福嘛。”顿时颜小青的嘴角嘟囔了一下……这个时候冒出了一个声音:“如果这个小子敢欺负虞儿,那他就等着。

”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那所有人都惊讶,云年朝着声音看去,却看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云年顿时眉头一皱,但是想着非虞的那个所谓的外公。这个人就是玉如尘。云年看着玉如尘说道:“你是,外公?”“哈哈,小子有眼力,不错,不错。”玉如尘笑着说道。一向严肃的他在今天也是十分的兴奋啊,因此看到了云年的表现更加的开心……而一旁的几个人听到云年喊道外公几个字一个个都呆住了,外公,年什么时候有外公了啊,就连一向冷酷的叶冷绝也是一脸的疑惑。

再看向那个老人,虽然说他老,但是为什么看起来确是那么的有韵味呢,完全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年的外公早已经……这个人又是谁。云年看着玉如尘一眼,再看向后面,眉头一皱,虞儿说还有桃花岛的长老们,为什么他们没有和这个岛主一起呢。玉如尘仿佛看出了云年的表情,哈哈的笑了起来,顿时引起了周边的一些人的注意,玉如尘风轻云淡的说道:“小子啊,是不是觉得只有我老头子一个来你很失望啊。”听着玉如尘这么说,云年连忙笑着说道:“外公,你说错了,你能够来已经是晚辈很大的恩典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虞儿的。

”几个人在听到云年的这个话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个所谓的外公实际上是非虞的外公,同时对非虞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一个个人看着亦陌上,只见亦陌上只是淡淡的一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玉轻姿和魔如烨也进来了,玉轻姿额魔如烨虽然说是非虞的父亲和母亲,然而容貌却完全是一个少女的容貌,整个一风华正茂。颜小青看着走过来的一对男女,脸上满是惊讶,惊奇的说道:“哇,你看那边的那个女子,好美啊,我还重来没有见过那么出色的女子呢。

”满脸的羡慕,不仅仅是因为玉轻姿的美,更是因为她身上的那种灵气让她显得更加神秘。颜小青的话显然也让竹青阳几个人注意到了,几个人看着走过来的两个人露出了一抹惊艳,但是很快竹青阳就对颜小青说道:“羡慕什么啊,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美的。”这一句话很显然的让颜小青顿时脸一红。云年看着走过来的人,只是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就在几个人准备问这几个人是谁,云年就开口道:“岳父,岳母,你们怎么过来了。”玉轻姿看了一眼云年,以及身后的几个人,眼睛看向了陌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接着对云年说道:“感到了爹地的气息。

”接着看向了玉如尘。玉如尘看着玉轻姿,脸上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说道:“梅儿,怎么是不是想爹地了。”“是呀,爹地,我可想你了,”接着就靠近了玉如尘的怀里,然而没多久就被一个臂膀给拉了出去还瞪了一眼玉如尘,玉如尘看着拉走了非虞的魔如烨,脸上好笑的露出了一抹怒意。这个女婿简直就不像话。几个人在听到了云年的叫喊,以及几个人之间的举动就知道了原来这对俊男美女是非虞的父亲和母亲。陌上他们也是今天才见到了非虞的母亲,但是几个人同时也有疑惑,如果他们记得不错这个苏非虞应该是华夏首富的女儿,但是如今,几个人相视一笑,接着看向了走过来的女子。

玉轻姿看着陌上,对着他说道:“陌上嘛。”“阿姨,我是陌上。”看着玉轻姿,陌上亲切的喊道,这一次魔如烨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要知道虞儿也和自己说过这个陌上的事情。玉轻姿笑着说道:“以后就当我的孩子了。”陌上简直不敢相信玉轻姿说出来的话,玉轻姿看着陌上,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怎么,不答应嘛。”“没有,只是,只是,这个,我。”这个时候陌上竟然说不出来话了。玉轻姿看着陌上温柔的说道:“你是虞儿的弟弟,那么就是我的孩子,虞儿是我的女儿,她的弟弟当然理所当然要叫我一声母亲。

”陌上顿时眼角湿润,然而玉轻姿却继续的说道:“今天是虞儿的结婚,掉眼泪可是不吉祥啊。”陌上顿时笑了起来说道:“妈。”这一刻的陌上心里是无比的温暖,他一直没有感受到过温暖,自从遇见了非虞,非虞一直帮助自己,甚至给了自己从未有过的温暖,而如今他也有父母了,甚至感到了那无比的温暖,玉轻姿仿佛看透了陌上的心里,轻轻的抱住了陌上,浅浅的说道:“乖。”魔如烨也走了过来对着玉轻姿说道:“轻儿。”玉轻姿听到了魔如烨的声音,放开了陌上,看了一眼魔如烨,魔如烨对着陌上冷冷的说着:“以后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说罢双手握住了陌上的手,不由的一股暖流传进了陌上的身体内,这是为了给陌上加强体质,同时以后如果陌上出事了,魔如烨和玉轻姿都会感受的到。云年看着这一幕,心里虽然有一点的吃味,但是同时是开心,没错就是开心,非虞已经和自己说了所有的事情,刚刚魔如烨抓住了陌上的手,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肯定也是不简单的,要知道魔如烨一向冷漠怎么会忽然有这个动作。玉如尘站在一旁,脸上满是探究的眼神,接着就接到了玉轻姿的眼神,只见女儿正朝着自己轻轻的一笑。

玉轻姿看着玉如尘轻轻的喊着:“爹地,叔叔们。”“哈哈,他们一会就来。”玉如尘欢笑的说道。新娘的休息室一群人正打闹在一起,玉轻姿走进来对着非虞说道:“虞儿,马上就要进行仪式了。”非虞朝着玉轻姿轻轻一笑,玉轻姿接着说道:“你外公已经来了。”“外公来了,那么迟才来,不过。”眼睛又看向了若若说道:“怎么,清莫怎么还没有出现啊。”若若眼睛看了一眼非虞,无辜的说道:“虞儿,你可不要问我喔,我可不知道哦。”非虞邪魅的看着若若说道:“你会不知道他的下落。

”“是啊,是啊。”若若快速的说道。要知道若若本来应该是冷漠的,然而如今的她却是欢快的。非虞只是白了一眼说道:“吃里扒外了。”若若听了连忙反对:“喂喂喂,哪有,哼哼。”玉轻姿过来说道:“好了,要准备准备了。”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婚礼也在进行当中了,非虞顿时觉得心里有了一丝丝的紧张,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经历了那么的挫折,甚至连孩子都有了,而他们也完美的在一起了。非虞在玉轻姿的带领下来到了婚礼现场,这是一个露天的婚礼,然而却是在酒店的顶层,上面就是天空,非虞看着云年朝着自己走过来,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玉轻姿将非虞的手交到了云年的手上,对着他轻轻一笑,一对新人,万众瞩目,后面还跟着四个小孩,各有千秋,同样的一个个都很是惊艳。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惊住了,虽然知道这对新人的艳丽,然而此刻更加是惊艳,两个人缓缓的走在了红地毯上,婚礼进行到一半,空中忽然出现了五色彩的光芒,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丝丝的异样,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浪漫,云年和非虞也同时的抬起了头,玉如尘却是满嘴的笑容。华夏的人们看到了这一幕景象一个个只以为的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然而空中却忽然的出现了一些字,这些字忽然的又转变成另一些,直到了后来字上面洒下了各色各样的花朵,这些花都是从桃花岛出来的,很多人见到了这样的花都很是惊讶,现在的季节根本就不应该有,然而……非虞看着这个景象,惊住了,同时也知道了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在婚礼的门口出现了九个人,各有千秋,他们一脸的笑容走向了非虞:“丫头,要幸福。

”非虞顿时眼角泪水闪现,轻轻的点了一个头,接着便笑了,九个人就便陆续的进场了坐到了玉如尘的身旁,朝着玉如尘轻轻一点头,就在所有人为这个景象惊呆了缓过来了的时候,一个神一般的男子手举一束花,云年看着这忽然出现的男子,嘴角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这个男人他知道就是当初带走了虞儿的人,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看着他手里的花,眼睛露出了一抹不易看见的眼神,仿佛如果一会他做了什么事情,他就会让他下地狱了。几大长老他们看着玉清莫的出现,只是露出了一抹笑容,玉清莫来到了虞儿的身边,把花给了她,接着手轻轻的朝着空中一纸,周围便围绕了无数的蓝色妖姬,空中出现了一个心形的字:“虞儿,新婚快乐!”非虞看着这一幕不由的有了一丝丝的感动,云年看着非虞,看了一眼玉清莫,却看见玉清莫正看着自己在笑,云年也朝着他轻轻一笑:“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玉清莫却说道:“保护不了,你就不用出现了。”这一句虽然严肃,但是也看出了玉清莫对非虞的一种关心。云年看着玉清莫说道:“一定,你看着婚礼进行到一半就被你们给打扰了。”玉清莫瘪瘪嘴说道:“那我的这份礼好不好类。”“好。”一个字也代表了云年是真的认同了清莫。中间的这段祝福小插曲过了,婚礼也完美的结束了,竹青阳就是一个热场的主,激动的说着:“接吻,接吻。”在他的捧场之下,非虞和云年也接吻了,同时还做了一些搞怪的事情。颜小青忽然盯着非虞看,嘴里嘟囔着:“这个新娘我怎么在哪里看到过啊,怎么那么的眼熟呢。

”颜小青的话也引起了竹青阳的注意,但是很显然的竹青阳并没有和颜小青说,只是浅浅的一笑。婚礼终于结束了,云年和非虞也终于成为了一对被世人祝福的恋人。然而接下去就是一系列的闹洞房了。非虞和云年两个人被他们一个个的整着,然而今天这个场合云年当然不能够发火咯。墨旭这一回看着云年吃瘪那叫是一个兴奋,而墨索看着云年终于和非虞在一起,嘴角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心里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够这样呢,忽然一个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然而接着墨索就是讽刺的笑了笑,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继续的看着非虞和云年两个人,看着他们幸福的在一起,脸上也洋溢了一抹笑容。

竹青阳带着颜小青来到了‘洞房区’对着颜小青说道:“什么时候我们也结婚啊。”听的颜小青脸顿时一红。接着竹青阳就是一个宝,来到了云年的身边说道:“年啊,怎么都说是闹洞房对吧,快快快,搞活动,我可是有很多的游戏哦。”云年看着竹青阳瞪了一眼,然而竹青阳根本就是没理会他的眼神,还是一个人在自主自导,云年忽然的说出来:“虞儿,我们就满足他吧,反正他不是还没有结婚嘛,到时候我们整回来就好了。”非虞只是淡淡的一笑。接着颜小青还是盯着非虞一直在看,非虞注意到了颜小青一直看着自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颜小青忽然的嘟囔着:“我真的在哪里见过才对啊。

”听着颜小青的话,非虞顿时出声:“小青,怎么了。”听着这个声音,颜小青顿时一惊:“你,你,你,茉雪?”带着一丝丝的惊讶。非虞笑了笑:“小青,我就是茉雪。”“啊,真的啊,怪不得我感觉在哪里见过啊,原来你就是茉雪啊,但是你为什么不说呢。”颜小青开始一个人吧嗒吧嗒的说道。听着颜小青的话,非虞笑了笑说道:“小青你不怪我没有告诉你嘛。”“啊,对哦,不过你早就和总裁认识了,那这个孩子也是你们的,为什么上次遇到的时候你并没有说呢。

”颜小青疑惑的说道。非虞看着颜小青说道:“秘密。”“好吧,不过看你幸福我也开心,嘿嘿。”颜小青二百五似的说道。非虞听着颜小青的话笑了笑,这个小青是真的为了自己好,接着目光看向了竹青阳,带着一丝丝的同情。颜小青后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竹青阳说道:“你,早就知道了。”本来在注意非虞的目光他还在疑惑呢,然而颜小青现在忽然的问道他就明白了,竹青阳忽然笑着说道:“嘿嘿,小小啊,我也是想和你说的。”“哼,你竟然不和我说。”小青双手怀抱转到了一边。

另一边的墨旭和欧炫两个人站在一旁调戏着,墨旭忽然开口:“我们什么时候也举办一个婚礼吧。”欧炫听着墨旭的话,不由的蹙眉:“瞎说什么。”“怎么,难道你不同意嘛。”欧炫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了一抹笑容,小鱼儿可以幸福了,接着看着墨旭:“你觉得我们这样合法嘛。”“合法,哼,大不了我们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这里有限制,我们就去英国呀,英国可没有这样的制度,你可别忘记了殿下可是英国的王室哦。”欧炫听着墨旭的话,眉头一皱,也许他们也应该……还有一个人,查尔斯,他看着非虞和云年,脸上也是释怀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云年带着非虞来到了他的眼前,非虞只是看着他轻轻的一笑,云年却是轻轻的说道:“虞儿。

”查尔斯看着这个绝美的女子,淡然的说道:“嫂子。”现在的他已经想明白了一切了,已经淡然的看一切了。非虞只是淡淡的说道:“嗯,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看着查尔斯的表情,非虞轻轻的说道。查尔斯看着两个人喊出:“哥,嫂子,祝你们幸福。”非虞和云年两个人露出了一抹笑容,两个人相视一眼说道:“会的。”非虞看着查尔斯说道:“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另一边的叶冷绝看着云年和非虞露出了一抹笑容,手里拿着一杯酒在细细的品味着,嘴角却有意无意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亦陌上看着非虞和云年,心里满是开心,这是他的姐姐,姐姐终于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了,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一个好朋友,他由心的开心……非虞看着云年,墨旭看着欧炫,颜小青和竹青阳正在斗嘴,墨索嘴角带着微笑,查尔斯释怀的一笑,叶冷绝看着手中的酒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茜茜和辰辰,看着爹地妈咪露出了一抹笑容……玉轻姿和魔如烨看着非虞和云年,相视一目露出了一抹笑容……。笑容就是这样的传播到了所有地方,给每个人的心里留下了美好……几年后,一处花香满溢的地方一对男女看着眼前的景象露出了一抹笑容,嘴里念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着远方的景象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背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声音:“爹地,妈咪。”女子和男子转身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宝贝,轻轻的喊着:“辰辰,茜茜。”接着把两个孩子抱在了怀里。四个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幸福的露出了一抹笑容。风依旧在吹,周边的花儿也洋溢着幸福的味道;阳光照射在人儿的身上,带着那一丝丝的温暖……繁华下的你,可懂繁华处的落雨;寂静中的你,可知寂静中的芬芳,因为懂,所以了解。桃花岛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快乐,若若和清莫两个人带着宝宝去游玩了,而外面也传来了消息,墨索竟然已经有了孩子了,而帝血盟云年已经交给了墨索全权代理,欧炫和墨旭在某一年也结婚了,两个人虽然和世人不一样,然而心里的快乐却是没有人能够明白的,竹青阳和颜小青也结婚了两个人还生了一个孩子,胡一莲在非虞的帮助下和教练圆满的一起,叶冷绝寻找到了心目中的真命天女,而那陌上当初就已经和自己来到了桃花岛,甚至还和夏然有了一丝丝的眉目……j如今的几大长老一个个都和小孩子一样,一直和自己撒娇,玉轻姿和魔如烨两个人也不管世事回到了结界。

幸福还在延续,笑容藏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洋溢着那一抹抹的笑容……长达八个月的千金终于结束了,大家一直的陪伴酒兰心里都明白,感谢大家一路的相陪,春节马上来临了,兰兰先给大家拜岁了,最后祝大家永远的开心,心中永远藏着一抹笑容。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重生小说 重生之首席千金 全文阅读,重生之首席千金最新章节,重生之首席千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