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而当他再次醒来时,整个世界都变了。古铜镜前,坐着个十一二岁的清秀少年,一袭白袍素淡干净,长发柔软过肩。少年相貌清爽秀气,削脸薄唇,眉眼清透无物,看着极是舒服,就是淡然的墨染眸子里却生生看着清越微寒,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耳背,清凉冰冷,好似少了血的温度。该不会是个病秧子吧?他的眉头紧锁着,侧头看着窗台的位置,一盆兰花植物清香扑面而来,想是这个主人也是爱花之人。房间是那种很古老的样式,满满的古朴淡雅气息。 这应该是内室,木质风屏上还挂着一件轻薄的衣物,应该是他换下的亵衣,长长的腰带一路垂落下来。

隔着雕花檐墙,也看不到外面,珠帘长长,此时也是放下的,静下那颗心,也能听见悉悉索索的声响。床榻也是奇奇怪怪的,样式有点像小型的罗汉床,但仔细看却又不是,罗汉床要是摆在这里,也是不大合适的。纯白的纱帐挂在银钩上,风一吹,轻悠悠的飘动扬起。房间内整齐干净,布置大方,纤尘不染,还飘着淡淡的植物清香,他一下子便喜欢上了。书帖字画,笔墨纸砚,高砌的一面墙的书架,无不渲染着书卷气,旁边还悬着个木笛,他拿着轻轻吹了吹,调试着音,手感质地还行,卷起袖子擦了擦,仍旧返回去悬好。

而另一边的墙上还挂着弓羽,长剑,长长的流苏垂落。看来这个屋子的主人却是个文武兼修的主儿,还喜欢花草,喜欢花草的人性子必定也宁逸。想着就迷迷糊糊的脑袋发胀,阵阵的发痛,循着在床边坐下。“呼啦”一声,珠帘被挑起,“你醒了啊?霜少爷。”一阵清爽的笑语传进来,引得他回头去看。门边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少女,相貌平凡,身形瘦小,穿着明黄色的衣衫,手里端着托盘进来,自顾说着,“快些喝药吧!喝完了这些药,你的病就会好的。 ”少女发现了他的直视的视线,回过甜甜的一笑,过来扶他。

这小女孩子和他儿子差不多岁数,长相也和善稳妥,他一眼就放下了刚刚提起的心,暗暗的长舒一口气,毕竟只是个小孩子。秦易点点头,轻微的一笑,也就顺从的让她扶着,一时还是不了解情况,想问也不好大意的开口。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但是,从她机灵的神情中,也是明白不能鲁莽的。被扶着在圆凳上坐定,他也就是微微点头道:“麻烦了!”一道清越的声音传出,他也是愣了愣,何其陌生的声音?却是从他嘴里说出,感觉很怪异。 好在这个声音清越温润,他听着也舒服,想着慢慢就会习惯的。

因为不知道这身子主人原来什么性格,也不好太展露情绪,冷冷淡淡的。而他表现的这样,小姑娘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依然面带着笑,想是,这个身子的主人原本就是个话不多冷情的。他心念这小女孩叫自己霜少爷,就是说自己这身子的主人还是一位少爷,少爷对于婢女,自然不能太亲厚。也不再去和小姑娘说话,自顾瞧着屋子里这样的家私,想也是有钱人家。以后,自己可以不必为了生存饭票而去四处看人眼色了,一想,就是心里欢喜。 他在职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受够了那些冷淡势利,心也乏了。

他其实,就是想过着衣食无忧的平淡生活,有时累极了也想,下辈子就算是当猪那样先养着,之后让人刮了也就罢了!但是,也就是想想而已,那人能真的活得像头猪?“霜少爷,你这些天病重,帮主都担心死了。”小姑娘收拾着药碗,动作利索,说话也是小大人一样,温温柔柔的,瞧着以后也是一位极为贴心的丫头,“您有时间…”她正说着,就听见门外“嘻嘻哈哈”几声尖嗓门,来人穿着异类,头顶戴着一明黄色形状奇特的无常高帽,上面镶满了珠玉宝石,两侧飘着两条飘带长至腰间,一身淡黄的袍子很是耀眼,就见他左手翘着兰花指,右手拿着白羽扇,轻忽忽快速的扇着。

此人脸颊削尖,眉眼细长,长相极是好看,就是满脸涂粉太白,小嘴胭脂太艳,满脸堆着很假的笑容。秦霜本来被此人装扮吸引,同时,也觉得有些眼熟,只是看着笑容,就知道那人带着一张世故的面皮,又是一个为了生存而掩饰真性情的可怜人,只是别有那么一天,藏匿的自己都找不到了才好。那人打着扇子,一挥就扑过来,“喔,太好了,霜少爷终于醒了,您这一病,天下会内外都担心死了,帮主也是日不能食、夜不能寐,还好可算没事儿了,霜少也您先好好休息,丑丑这就去告诉帮主去,嘻嘻,霜少爷,丑丑一会儿再来看您。

”装腔拿捏的嗓门惹得秦易一拧眉,心里却疑惑着什么似的,一直不得舒展。他这边正呆住了,那边自称文丑丑的娘娘腔早就欢喜的要去了,末了,又回身尖着嗓子道:“孔慈啊,你去西苑厨房去让准备些好的酒菜,让霜少爷好好吃顿好的,也补补亏损的身子,呼呼。”“是,文总管。”孔慈含笑点头,又对呆住的秦霜甜甜一笑,“霜少爷,我就在西苑,你有事就在门口叫一声,我就来。”“好。”他有些反应不能。孔慈走到门口,就顿住脚步,一步三回头,小嘴噘着,眉头锁着,总觉得霜少爷今天神色有些不大对,态度也冷漠,不似往日的那样温顺,难道是病的久了?她不解的凝眉。

里面的人和她一样不解模糊的神色。一遍遍在心底默念着,孔慈,文丑丑,霜少爷,秦霜?风云?他是那个天霜堂堂主秦霜。他有些接受不能,这算是猪的生活?这明明是豺狼虎豹的森林。失落过后,便开始回忆剧情,多多了解一下自己的状况,得先机才能知要领,他二度做人,不能太傻太苦逼了。这个风云,他只看过电视剧,还是儿子寒假时,陪着他一起看的,整整卧躺在沙发里看了一天一夜。本来这种冗长的剧情,他是没有耐心看完的,也就是迷迷糊糊的瞧了几眼,本想着,看过了也就算了。

但是,因为之后那段时间儿子天天围着他说聂风怎么帅啊好啊,步惊云又是多么酷啊冷啊!大致上他还是知道些的,但是说到具体细节上,悲痛莫名,绝世好剑,英雄剑,无双城什么的,他也就接不上来,看儿子实在喜欢,所以,又花了一段时间仔仔细细的看完了全部。看完后,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只是后来也会想,这个雄霸若真是让他当了天下之主,就算没有风云,也早晚都是要败的,太过锋芒毕露,杀戮涂炭,征战掠夺,也不过就是图的一时痛快罢了,如何走的远?他要不是过早的要离间风云,也不会那么快倒了,那些手段狠毒的步伐,也徒徒加快了风云成长的速度,当风云攀上一个高度,便能翻云覆雨,也就是他败亡之时。

也许,他要是真心待聂风,怕是以聂风醇厚善良的天性,也不会与步惊云联手。至于步惊云,要是没有雄霸连番的逼迫,他自己也不可能有那些连番的奇遇,短时间自然是杀不了雄霸的。实际上,作为一个局外人,他却是不好去评论什么,孰是孰非,又有什么一定的?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不是其他人能够肖像的,因为那些经历,你没有。就像是雄霸,他或许只是太渴望去向世人证实自己的强大,希冀那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了,又或许,他只是想要快速的摆脱心底隐匿的自卑,想要被人看到,看到他雄霸的存在。

只是,这种人,会活的很累!其实,他看电视剧时,就喜欢秦霜这个人,那样一个心地宽厚,气度淡雅的大师兄,好徒弟好兄弟好丈夫,多好的一个男人,天性里是何其的干净?可是,最后,也难免落到那样一个下场。他不像聂风那样博爱,他的眼里只有那些他真正在乎的。他也不像步惊云那样自私,为了自己私爱,便会不顾他人死活。他是那种不会为了己私背负天下,也同样,不会因为天下放弃己爱的人。他虽然不能如风云那样,能匡扶天下,覆手山河,但却是一直走在与风云同行的路上。

差不多,永远都是个不起眼,但任是谁也不能忽视他。必要时,就是拿来衬托主角的,拿来牺牲的。可是,若是没有他们这些配角,主角的世界恐怕也就不那么好玩了吧!他艰难的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房门,转到厅堂。门外是一片空阔的场地,典型的四合院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大理石铺成的巨大广场,期间几只花坛,栽种着西府海棠花,而前面就是院大门。站在他的角度,可以看见院门外那片长方的天空,被赤色围墙琉璃瓦片割碎的天穹,以及,那颗高大的树木,是颗很大的樱花树,只是还没到樱花盛开的季节。

院门外,是个更巨大的空旷场地,四方的石块磨得平坦,有规律的铺在地面上,每一块都像是精心测量过的一样,场地再往前,就是一条长长的石阶,蜿蜒向下,遮挡在葱葱郁郁的绿叶深处,而他的脚下,却是丈二高的墙壁。往下看,就有些寒人,尽是匍匐如蚁蝼的房舍,林林总总,半遮半掩的融入在这山林之中。默默吞口口水,回身,就见两条外金主内侧,那方黄金边红底黑字,飘飘洒洒的写着“天云阁”。不是天霜堂。依自己现在的年龄,怕是可能还没遇见那命定的风云。

只是,已经不太远了吧!他看着无边无际的匍匐山河,开始纠结。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