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玉山与天山之间的距离自然是远,但去时劳顿的心,回来却略显得轻松。心情一好,宛若距离也近了许多,倒是欣赏起路边的景致来。聂风也是常年奔跑惯了的,跑起来很快,但却并不会骑马,所以,和着秦霜同坐一匹马,他身子小,正好够秦霜圈在怀里。其他人都很喜欢他,除了杨真,瞪得眼珠子都出来了,向来的好性子这时却没有了。后面鬼自从回来,就一个字没说,宛若真是一头鬼魂,阴测测的跟着他们。再也不是那个面向丑陋,不敢见人的丑丑陋,而是成了一个普通的男子,皮肤滑嫩苍白,若女子,脸部轮廓削尖棱角分明,在这群人内,不说多么英俊,但绝对不会难看。

只是先是留下的性子里对人的惧怕胆怯心理还是有一些的,还是怕别人的目光,躲藏着注意他的人。都知道鬼虎是个善良的可怜人,所以,众人也可怜他,对他也是极好的,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去接受那样的好,他潜意识里只愿意和聂风亲近,对于秦霜,倒是有几分敬意,又有几分惧怕。阿离是个热心的,还是有些担心那个异样的人类,摇头晃脑来问,“少爷,你怎的不给他换了心。”秦霜皱眉,这人心岂是能换的?“我需要他心底的忠诚、良善,长情。 这样的心本就难得,为何要换?”鬼确实是个极好的仆人,如果他认同了你,他就会心甘情愿的为了你牺牲一切。

一路上,秦霜都在给聂风说着帮内的人事,环境。例如:师父是个很好的人,就是面上有些严苛,却也是为了你好。你若是乖乖的,他也一定会很疼你的,师父喜欢懂事的孩子。每当说起孩子这个字眼时,聂风总会龇牙咧嘴,皱眉强调,“我不是小孩子,秦霜哥哥,我已经九岁了。”实际上,这个九岁的孩子经历的比他都多得多,母亲弃他而去,爹爹疯魔了向他挥刀,冰天雪地,沙漠沧海,这三年,他什么没见过。 就是没有见到谁来爱他,谁来帮他一把。秦霜知道,可就是因为知道,他才愿意把他当孩子,像个大哥一样的疼他。

没有家的人就愈是希望有个歇息的港湾,这个总强调自己不是孩子的孩子,内心却也只是渴望能做个孩子。例如,又说:你还有个二师兄,叫步惊云,嗯,是个冷冰冰的家伙。他也和你一样,是个不幸的人,你以后应该和他多亲近亲近,对他,嘴巴要甜一点。“秦霜哥哥,你对他很甜吗?”聂风好奇的张大眼睛。秦霜闻言,难以想象的拧眉,不满道:“我是大师兄,他应该要对我甜一点。 ”“哦!”聂风恍然大悟,点头之,“嘿嘿,风儿对秦霜哥哥,肯定比他甜。

”“…”心道,你要瞧见他对我的态度,就知道这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例如:师父身边还有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素喜欢穿身黄衣,带无常高帽,拿着羽扇,嘻嘻哈哈,性格怪异,叫文丑丑。此人,你可以近但不要亲。例如:还有个侍女叫孔慈,长得很可爱,性格也温柔。只是那人和你二师兄好上了,你没事不要去招惹她,她找你,你也别太理她。不然,你二师兄会生气的。聂风人还小,他也不能说的太过,但已经够明白了。 还有师父的女儿幽若,住在湖心小筑,你也离远些。

一串下来,聂风总算明白了,笑嘻嘻道:“秦霜哥哥直说是女孩子,我就都不能理好了,不用一个个说,风儿听着就是了。”“…”秦霜无奈的一笑。其他的七七八八的人就一下子带过了。后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聂风倚靠着他睡着了,他就开始拿出许久没吹的木笛,开始悠悠的吹起曲子。眯起眸子,依稀可以看见高耸入云的山巅。日近垂暮,黄沙土丘,满天烧红的霞彩,若是要燃尽那片苍穹。两匹马站在这山巅之上,马匹上的人背身而立。 映着夕阳的光,可看清一高一矮,一个男人,一个少年。

少年一身暗黑的长衫,侧脸冷硬刀裁的精致,山风强劲,青丝顺着方向贴在他的侧脸上,隐隐的就见长翘的睫毛下,微微眯起的眸子。那双手紧紧的勒住缰绳,缠绕在掌心,似要把细软劲道的绳子揉入肉里。不久后,又有一匹马嗒嗒的奔来,却是大少年几岁的秦坚,这小子心高气傲,却愿意跟着他。“少爷。”不知他对着步惊云耳语了什么,他等待的半天,步惊云也没有什么异样。正要再去说一遍,那人却摆摆手。 “聂风。”他回想着三年前,那个一身灰白衣衫,披头散发,精神水灵的小男孩。

秦霜却是那样喜欢,那种笑容,是自己从来也没有的。又绕了一道缰绳在掌心,“他倒是有心。”说着,咻的拔出秦坚的佩剑,神速的向着山谷内出现的马匹飞出,一声惊呼,马背上的应声倒地,落下了去。“割下他的首级,给人送过去!”声音依旧冰冷,却莫名多了些情绪。“是,云少爷。”黑衣少年勒马回转,掀起一阵黄土沙尘,转瞬便下了坡,隐没不见。翠绿的森林,蜿蜒无尽,密密的塔松底下盘绕的灌木蔓藤,重重叠叠的枝桠,各色花红清香的野花,青的红的野果子。

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一骑快马穿行于林中,惊醒四处停歇的鸟禽。经过一流溪水,只听马蹄踏进,溅起漫流过岩石的溪水。林海深处,鸟雀也很少飞来,几声鸟鸣。密林中便更加的显得幽静。天山的天很蓝,一碧如洗,衬托着高耸的雪峰,葱郁的青松。太阳底下,几块白云在那一骑出林的骏马身上投下云影,那黑衣便更显得墨染。步惊云一勒缰绳,停下马。对面那片林子里,秦霜一行刚好赶回来。聂风略略显得有些兴奋,东张西望,却望到那正注视自己的黑衣少年,莫名的一抖,竟像是打了个哆嗦。

他伸手去拉扯秦霜的衣袖,“秦霜哥哥,醒醒!”秦霜微眯着眼睛,迷糊着对着他一笑,“你又怎么了?”聂风指了指马厩那边,步惊云已经下马,把自己的马把牵进自己私人的马槽内。秦霜也下了马,拉着聂风下来,把马匹交给跑过来的马夫。后面“死囚双奴”赶紧跑过去行了礼,“少爷。”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到步惊云身后,雪暗天也紧接着站过去。这阵势有些微妙,聂风都莫名的觉得紧张,尤其是那个少年冷冷的目光。“云师弟。”秦霜刚要开口介绍聂风和他认识。

步惊云刚好系好他的“云踏”骏马,在马脖子上温柔的顺了顺毛,随立起了身,先他一步,听不出情绪的道:“霜师兄,一路可好?”“嗯。”秦霜点点头,轻微一笑。有了对方的这句问话,先前心底升起的不安别扭也冲淡了些。拉过聂风,推到自己身前,“风儿,叫云师兄。”他低着头,却没有瞧见步惊云望着他时,嘴角勾起的那一抹冷笑。聂风却瞧得清楚,心下不爽,嘴里却记得秦霜的交代,很乖巧的模样,甜甜一笑,“云师兄!”“…”步惊云本来就没有什么表情,此时倒显得有些无语言说。

一阵沉默,秦霜倒不觉得尴尬,所谓习惯就好。就是怕聂风尴尬,又对步惊云补充,“他叫聂风,聂人王和颜盈的儿子。”“哦。”步惊云很冷淡的应答,并不看聂风一眼,就是点头对秦霜道,“霜师兄,我先去复命,晚上过去找你。”不等秦霜开口,他早已回身,几步踏上长长的石阶。“霜少爷,属下先去了。”雪暗天和着“死囚双奴”一前一后和他行了礼,便尾随着去了。后面阿离嗤笑,“少爷,这云少爷可够没劲的。”“少胡说!”秦霜瞪他,其实,大家都了解步惊云的性子,都没有怪他的意思。

他这“哦”了一声,点了头,已经很给聂风面子了,这会中上上下下,除了秦霜,还真没人能撑得起这个面子来。“秦霜哥哥,这云师兄是不是不喜欢我啊?”聂风望着那飞快消失的人影,有些明显的失落。阿离拍手,赞成,“哎,小聂风你这感觉对极,这个云少爷是谁都不喜欢,你也不用太介怀,这处的日子可还长着。”“别听他胡说。”秦霜拉着聂风就往上走,慢慢安慰,“你云师兄只是比较认生,多和他处处就好了。”“哦!”聂风习惯性的拉着秦霜的手。

天下会,石阶之上,侍女孔慈一个人托着下巴,了无生趣的坐着。大眼睛盯着会众的大门,发起长久的呆。如今,她是专门伺候云少爷的贴身侍女,其他人都不能使唤她,介于步惊云的性子,也没人敢使唤她。所以,云少爷一走,她便很闲很闲,闲的吃了睡睡了吃,不吃不睡就开始坐在此处发呆。“云少爷怎的还不回来?”都走了这么多天了。后面,黄衣的人拿着羽扇,轻着脚步走近,忽地想奸笑的想吓唬她一下。姑娘叹口气,换了只手,仍旧托着下巴,耷拉着脸,“霜少爷也不回来。

”黄衣人忽的一扑,谁知道那孔慈姑娘忽地惊喜的起身,“云少爷。”她奔跑了几步,后面就有个黄色的身影滚过来,吓得他大惊失色,向后倒去。“孔慈。”也幸好步惊云赶到,飞身过来搂住她,这才避免一场祸端。他们这边站稳,文丑丑却失重一般的从两人身边滚下去,哇哇的一路惨叫不休。孔慈想去拉,但是力不从心,而一边的步惊云却宛若没看见,看都不带看一眼,就是放稳孔慈的身子,不容置疑的道:“去飞云堂等我。”望着步惊云冷硬坚毅的背影,孔慈忍不住发出喜欢的笑声,对着那背影大声道:“孔慈这就回去给云少爷做些好吃的。

”秦霜站在石阶上,文丑丑刚好停在他的脚边,摔得鼻青脸肿。“丑丑,你这是怎么了?”“啊,霜少爷,您可回来了。”文丑丑霎时忘记疼,欢脱的揪着秦霜的衣袖,撒娇道:“可想死丑丑了。”秦霜忍不住一笑,“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去擦擦药水。”丑丑实在是疼,怕漂亮的脸蛋毁了,赶紧捂住脸,苦哈哈的去了。孔慈这时赶过来,有些自责的望着丑丑。又对着秦霜施礼,笑开了花,这心情一下子好的不知多少,云少爷前脚刚回来,霜少爷也回来了。 “霜少爷,我先回去飞云堂,再去天云阁帮你收拾一下。

”说着喜欢的提着裙摆跑开了,秦霜好笑,这姑娘压根儿就没瞧见聂风。“秦霜哥哥,这就是你说的孔慈?”“嗯。”聂风拧眉,“她没有我娘漂亮。”秦霜无奈,“你娘是武林第一美女。”小家伙晶亮的眸子眨啊眨,笑道:“也没秦霜哥哥漂亮。”“…”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漂亮不漂亮的,秦霜不愿继续理他。“阿离,先去带他洗个澡,换身衣裳。”他得要先去见过师父,聂风也听话,跟着阿离就去了。 鬼跟在他后面。“阿原,你去休息,回头把帮内的重要事务报备给我。

”“好。”雄霸堂,步惊云正站在底下。一一汇报着情况,紫衣人正悠闲悠闲的一个人玩着围棋。“帮主。”外面人来报。帮主下棋,吃饭的时候,周遭素喜安静,所以,那人掂量着,便很轻的道:“霜少爷回来了,在门外侯着。”下棋的人一顿,那苍白的拇指与食指间捏住黑子,在空中停顿了许久,终于落定。就见帮主嘴角难得露出会心的笑,坐直了身,对着门外轻声道:“霜儿,进来吧!”秦霜听得声音,这才走近,双膝跪地,“霜儿拜见师父!”面对雄霸时,秦霜那温柔的笑容便会霎时消散,就剩下温顺乖巧,着实像个担惊受怕的小猫,就怕什么时候就惹了主人不高兴,时时刻刻透着那股让人心怜的小心翼翼。

服服帖帖的跪在下首,也不曾抬头。雄霸倒是素喜见他这般模样,秦霜越是人前对他这样,他便愈加难抑欣喜。“霜儿,过来!”雄霸并不再看他,侧身对着棋盘,“陪师父下一局。”“是,师父。”他轻声应答,心里喊了声苦,并不迟疑的起身,坐在雄霸对面。步惊云依旧站在下面,并不曾看两人一眼。“云儿,你先去吧!好好休息。”雄霸落了一子。“是,师父。”瞟了一眼对坐的两人,回身退了出去。待到就剩下两人,雄霸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松懈了下来,那股不容侵犯的威严霸气消弭无形,显得有些疲倦。

疲倦又无奈的一笑,“霜儿,累吗?”“师父,怎么了?”秦霜提着白子,有些不解的皱眉,顿了顿。雄霸摇摇头,在对面呆呆的望了他许久,突然闷头道:“晒黑了不少。”“…”那沙漠来回两趟一跑,能不晒黑了吗?一局棋很快就完了,自然是秦霜输了。“先去吧!去歇歇,想你也是累了!”雄霸摆摆手,自己又夺过白子,左右两手一边一个,“晚饭时,过来陪师父吃饭。”秦霜点头,就是没走,有些犹豫。“师父。”“嗯?”雄霸有些诧异的抬头,询问,“怎么了?”“霜儿,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雄霸忍不住一笑,“哦?”“霜儿把聂风带回来了。”“嗯。”黑子落下,挑起白子。“他就是风云的风。”雄霸抬头,审视的望着面前的人,并没有想象的喜色,“霜儿,你不是不信命。”“霜儿说过,师父信,霜儿便信。”雄霸闻言,慢慢扬起笑容,利剑般硬冷刚气的眸子里柔了柔。“好,明天带他来见我。”“是,师父。”秦霜起身,“那霜儿就先去,一会儿再来。”“好。”雄霸思量着走哪一步,向着那个背影望了一眼,便定住视线。秦霜不及出了门,便见一个着青绸袍子的男子进来,是个极美的人。

穿着华丽高贵的长袍,梳着精致的发型,那张脸天然带着一抹怜人的忧愁,淡淡的皱眉,水润的深邃眸子里若是能渗出水来,施了朱红的唇色,却仍然掩盖不住底下那天然成型的苍白。周身是奇异的清香,那人启了唇,又犹豫的闭上。有些躲闪秦霜的眼神,垂下头去,欲要侧过身子,错开秦霜。秦霜见他对自己的态度,有些烦闷。好在,那人并没有多么像自己,顶多眉眼有一丝想象,哪有丑丑说的那样夸张?可能,是有人故意夸大言辞罢了,反正,他看着就不像。

“木隶,进来。”雄霸扫了愣愣站在门槛外的人儿,轻声道。“是,帮主。”那人提着衣摆,对着秦霜微微颔首,侧过他。秦霜有些反应不及,回身道:“师父,霜儿晚上有些事要处理,就不过来这边了。”“也好。”雄霸随后起身,进了身后的屋子里去。那青素的曼妙身影也尾随着进去。秦霜站在门边,许久,终是皱眉的抬脚出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