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这是天山门外最后一道关卡,有精锐重兵把守。此时,一个年若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正拿着那把粗铁打造的廉价长剑指对着把守的弟子,孩子傲慢无礼,目中无人,脾气火爆的很,“你们因何不让我进去?我要见你们帮主,你们这些看门狗,从一个月前,就一直要阻拦我,今日,我断浪一定要闯进去,识相的就快滚开。”孩子身穿棉布的红衫,一头枯黄的头发也略显微红,身材模样虽小,但是气势俨然很大,小脸蛋长得也很是漂亮,足以配上那傲娇的火爆脾气。

这也不知道哪一家的落魄少爷,看着脾气也不是简单的,只是穿的却极破烂,还拿着把破铜烂铁装模作样。看守的本自然不会理会他,一个小屁孩儿,丢下山去便罢,但此时见这小子出言无状,也有些小火了,心说他大爷的老子从早站到晚,来个比自己大的高的还点头哈腰,这多半时候让个孩子瞧不起,想着实在是火,随后预备提起剑好好教训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但一望断浪身材,也就准备赤手空拳了去,卷了衣袖就伸手去抓,心说:小东西,看你大爷不拔了你的皮。

但嘴上却一板一眼的道:“天下会重地,不得在此生事,快滚!”他这边大手一伸,准备抓对方的肩,一捏。谁知他这一伸抓,倒正合了断浪的心思,就见他嘴角一扬,右肩一缩,小狐狸似的一闪躲从对方的腋窝穿过,剑柄也没下力的一敲,只击得对方脑门一花,晕晕乎乎。后几次出击,都连对方衣袖都没摸到,就被连击了十几处,面皮一时下不去,憋得脸通红。其他人见了,相视一眼,后面有人偷偷来说,这小子一个月来独闯了好多次,别看他拿着破烂,剑法却挺厉害的,前面的人脸色一沉,“哪里来的闹事的小子?敢问令尊令堂,师承何处?”断浪抱着剑,冷笑,高傲的像只孔雀,“你小爷姓断名浪,我爹就是‘南麟剑首’断帅,今天就让你们有幸见识了我们断家蚀日剑法的厉害。

”原来是断家蚀日剑法第十二代传人,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手法,众人一时拿不得主意,但却都知道这断帅已经消失了。话说,那日断帅受到一封秘书,却是“北饮狂刀”聂人王下了战书,由乐山六大寇之老五亲手交予,要其去“乐山大佛”一较高下,殊不知之前断帅花了多少精力,也没能让那个人出现。只要是动了脑子就应该知道不对劲,但是,于断帅来说,聂人王乃是为父毕世难求之好对手,就是有天大的诡计,他也要去一探究竟。水淹大佛西,火烧凌云窟。

岷江,青衣江,与大渡河汇集之处,水流湍急。那一日,却正好是水位上涨的旺季,大水直冲上顶。聂人王没有出现,却出现了那头身带烈火的巨兽火麒麟。在那一瞬间,将断帅吞噬。那柄与雪饮刀齐名为七武器之一的剑中邪神火麟剑也消失不见。好在,他爹留下了那本蚀日剑谱。眼瞧着断浪傲娇的模样,着实有些看不惯,众人各自衬着你爹是“南麟剑首”,又不是你,你且又没有火麟剑,得意神气什么?想着同是名家之后,他们风少爷就很有礼,待人也好。 哪像这个小子?“管你爹是谁,这里可是天下会的地盘,容不得你撒野。

”不知谁说的一句话,断浪怒了,“谁撒野了?是你们不许我进去,难不成我还进不得天下会的大门?”两边眼看着就要打起来,那边林间道子里传出轻悠悠的笑语:“有榜文告示自然放行!”断浪抬眼去看,却见林间碎石道内走出一个青衫俊秀少年,细腰以布带勒紧,更显得纤细。衣着修身简单,手腕处绑着浅色的护腕,显得极是干练清爽。黑亮的发丝高高盘起,插入木质的长簪,只额前侧边散下几根绒细的短发,眉目细长,鼻尖小巧,嘴唇薄而微翘,脸削尖精致,皮肤苍白却有丝淡红,身子羸弱,看着整个就若病弱,不谙世事的美少年,但那人的眼神,动作看着淡淡柔柔,平平无奇,却又似个隐得极深的,俨然不好对付。

只见他手拿着一柄精致好看的长剑,走了过来。淡红的脸色,细密的薄汗,微喘的气息,当是从林内练剑才刚出来。他微微含笑的看着断浪,伸出手,“榜文!”断浪望着那双纤白嫩滑的手掌,抱着剑嗤笑,瞧都不瞧他,不屑一顾的道:“我没有那个东西。”心想一个软弱的小白脸,才懒得理你!“不得无礼,敢对我们少主这么说话,你小子…”刚有人冲出来,却叫秦霜一挥便乖乖退下,依然不急不缓的道:“天下会张文布告,有榜文者方可入会,这却是我定的规矩。

”断浪不免皱眉,心道,他便是雄霸得意大弟子秦霜,果真长得色如桃花,人若雪荷,还当那个男宠呢!不免皱眉,“没有榜文,就是没有。”秦霜也干脆,收回手,淡笑有礼,温文如玉,“没有,请下山!”说着,转身对着众人使了个颜色,拍拍衣摆,便要走。众人还不及上来,他便向着秦霜扑过去,怒道:“我断浪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秦霜身子微微一动,很轻松的躲过,没有笑意,蹙眉问道:“你说你是断浪?”“不错。”断浪仰头答道。“你爹便是‘南麟剑首’断帅?”“正是。

”小人望着对方神色肃穆的样子,也是心下暗道,他怎么如此惊讶?“这么说你会‘蚀日剑法’?”“当然。”小脸得意不可言说。秦霜面色慢慢恢复,依旧换上笑容,“既如此,你便下了山去,我们天下会不收带艺入会的弟子,且,你们断家‘蚀日剑法’名满天下,又何必往我们天下会来?”“你不用废话,我就要进你们天下会,你拦不住我。”实际上,他没有地方去,他浪荡了太久,而天下会网罗天下会武学,高手如云,若是自己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那么重振他们断家的威名就指日可待。

他们断家并没有没落,因为还有他断浪。“好傲慢的小子。”秦霜自然对他的想法了然于心,不怒反笑道:“只是你应知道,我们天下会不是你学武扬名的去处,我们要的只是会杀人,尽忠心的工具,要进来,可以,你便先把自己调教成一只不爱乱吠的忠犬。”这话说的却是秦霜的真实想法,想在这里生存,就是待那般,少说话,多做事,表忠心,而这个断浪生性傲慢,不可一世,并不适合这里。而断浪也却也如此,心思敏感,气傲的极,“我不需要一条狗来教我怎么做。

”说着长剑飞来,秦霜不闪不躲。后面黑影一闪,一双狠辣鬼手一般掐住对面断浪的脖子,黑衣少年黑发如墨,眸如点漆,眉眼冷的极致,薄唇冰凉如雪,呵气如霜。动作快如闪电,狠辣无双,点步飞身,把小小的断浪举身推倒贴在树桩,冷道:“我们天下会,不需要你这工具,在这里,最不缺的便是你这种乱吠的狗。”刚要拧断他的脖子,后面聂风飞身过来,慌忙无措的喊道:“云师兄,不要啊!”步惊云顿了顿,回过头去,皱眉望着聂风。聂风那小子早已飞扑过来,揪住他的手往下扒,“风儿,求求你,饶了他罢!他是我好朋友。

”“他对霜师兄出言不逊,得死。”步惊云并不理会,秦霜正犹豫,这个断浪怎么办?忽地听到步惊云的话,一愣,嘿嘿一笑,“无妨,云师弟,放过他罢!”“哼!”步惊云远远把断浪丢出去。“断浪。”聂风很是心疼的飞身过去,摸摸对方通红的小脸,卷起袖子擦擦泥土。“不用你理!”断浪虽然才刚瞧见是聂风,心里大喜,但是他向来心口不一,想着那时聂风弃他,硬道,“你离我远点儿,我才不想看见你。”“断浪,你咋了?”聂风可怜巴巴的眨巴眼睛,有些委屈,“我那么想你,你却不想见我。

”“你少骗人!我若是再信你,便是狗!”说着要爬起来,谁知腿上伤了,又倒了下去,好在聂风扶住,“断浪,别气。”小声细细劝慰一番。自然,有了聂风,秦霜自然还是让断浪进会去。秦霜见聂风十足倒贴断浪,便好奇问:“你和他那般好?”“嗯。”聂风点头,原来他们很久之前就相识,原因是聂人王和断帅,那两人各自钦佩,虽然把对方当真对手,但亦是知道,不时相聚贪欢,两个孩子便一起耍玩。“爹爹不教我武功,但是断叔叔却恨不得把自身武学全都传给断浪,他自小天资也好,很是厉害。

”聂风托着下巴,“他性子娇惯,常常把我弄哭,等我哭了,他却急得团团转,岂不知我原是装的,过后,总是他犯错似的跟着我道歉,我心里乐和,面上却不愿理他。”“…”“秦霜哥哥,你就收了他罢!想他实在没去处,才会来此。”聂风软磨硬泡。“你当真那么在乎他?”秦霜心说,你要是有一丝犹豫,我便即刻让他下山。聂风并不犹豫,认真道:“除了爹娘,如今叫我在乎的,只有秦霜哥哥。”“…”答非所问,但是倚着这个答案,秦霜说什么也不忍聂风失望。

“断浪只是朋友,和秦霜哥哥不一样。”“行了,师兄知道了。”秦霜摸摸他的头,思量着怎么处理断浪那小子。以那个人的性子,让他做个打杂的,自然不行。这事也不用支会师父知道,他做了主,让断浪去了秦霜手下,先留下观察。好在,有着聂风的帮衬,断浪小子活的日子也算还好。就是每每想起聂风能担当雄霸三弟子,而自己却是个小罗罗,便有些心里不似滋味。好像不知道从何时起,自己就总喜欢表现的比聂风强那么些,所以,自此,他便勤学苦练,想着终有那么一天,他能超群,被雄霸赏识。

可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聂风因为那套风神腿,早已不是昔日那个爱哭鼻子的小毛孩,而是能以一敌十的雄霸三弟子。大弟子秦霜,二弟子步惊云,三弟子聂风。拳、掌、腿三绝,一时间,名噪江湖。江湖都说,风云得手,武林必将浩劫难逃。可是一转眼,两年过去,江湖平安无事,风平浪静。并且由于天下会独霸一方,更是制约了江湖众数的不安因子。往日里,各大门派,正邪两道之间的战乱纷争,也因为天下会的盛世,不敢轻易动作。继而,百姓安居,邻里和睦。

正是,盛世天下。几年前,说天下会魔道,雄霸残暴无德的声音也渐渐小了。天下会的惨无人道的争斗,一时之间,已成往事。许多人竟已忘了那曾经的杀戮。而秦霜,步惊云,聂风却就是在每日勤练武功。三人的关系好了很多,原来步惊云没有那么冰冷,也没有那么讨厌聂风,原来聂风也没有那么单纯,也是有人讨厌的。就是秦霜,还是一样,深受两个师弟的厚爱。师兄弟三个,在后山一天天的练功。师父在,他们便严肃对待,一板一眼。师父一走,就有些倦怠了。 聂风是里面最小的,也是最爱偷懒的,坐在石头上,插着剑,大口喘气。

秦霜心知资质平平,需要苦练。而步惊云,从来就不知道累。一剑下去,剑身竖着插入乌黑的长发内,龙渊轻柔的带过,划落一缕青丝,落在手间。一边的聂风笑嘻嘻道:“云师兄,霜师兄的头发可香?”步惊云闻言皱眉,轻轻拿到鼻尖嗅了嗅。秦霜心知这两个小子一个似有意,一个似无意,总拿着他取乐,有些不高兴,想我盘着发,你拽我发簪,我散着,你又削我头发。摇摇头,不高兴道:“你们练吧,我先去了。 ”聂风喊了几声,也没喊回来,小声嘀咕道:“可该又叫你弄气了。

”步惊云闻言,一笑,继续练剑。秦霜每日练过武,便去捣鼓他的人皮,拿着看不懂的书籍,研究各种药物。这几天,他便开始着手一套修身养性的食谱。师父连日来都犯厌食烦躁的毛病,总是精神不好,丑丑都急得团团转。“师父呢?”踏进雄霸堂内,轻声道。丑丑扁嘴,指指里间。秦霜一笑,拍拍他的肩,便要进去,却叫拉了过来,丑丑小心的瞧瞧里面。轻声道:“霜少爷,可别进去,帮主正在办事呢!”“办什么事?”秦霜惊讶。 “我的祖宗,这么不懂呢?”丑丑轻声对着他的耳朵低语几句。

秦霜听闻,眉头一皱,有气无力的“哦”了一声。闷闷的放下纸张,“这是师父近日的食谱。”丢下东西,便匆匆的离开。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