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秦霜对于断浪并不如何注意,只听风儿说过他功夫了得,今日一见,果然非可小觑。 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这样的断浪若为自己所用,是为大将,若为敌人,是为强敌。正出神的思量,却被打断。“鬼鬼祟祟做什么?还不滚出来!”断浪蓦然发现门外有人,眉头一皱,一剑飞来,速度极快,声音里傲娇之意明显。没有雄霸的亲传,他一样能成为与风云齐平的好手,只待有一日,能一朝平步青云,叫世人知道,他断家并没有就此没落。

“怎的总是我惹到你?”外面飘出轻悠悠的笑语,这笑语叫断浪每每听着就生气,没由来的生气,气的想打人,又不敢。 估计聂风要在旁边,早一脚踹上去了。就见秦霜左肩一侧,单手接过长剑,正好夹在食指和中指间,手腕微一回转用力,把剑仍旧送回去,直直的插入断浪手中的剑鞘内,剑身来回动弹,嗡嗡的发出轻响。“少主。”断浪单膝跪地,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身份礼仪还是要顾的,无论他心里多么不愿意,无论在聂风面前怎么诋毁他,都改变不了自己向他下跪的处境,“断浪不知是少主子,冒昧侵犯,还望责罚!”虽然性子还是火爆傲慢,但他也不是少时那样的没有分寸,改了许多。

也心知,这天下会并不是他可以撒野的地方。这点他和秦霜都是明白的。“今日天下会上下同欢,断浪你为何一个在此独剑?”断浪紧抿着唇,不说话。秦霜走进去,用袖口擦擦石凳,坐了下去,静静的含笑望着他,“起来吧!”“是,断浪谢过少主。”茭白月,明浩浑圆,光影灼灼,树叶窸窸窣窣。断浪望了望坐在石凳上的男子,修身玉润,清秀白净,映着月白,青袍黑发依稀垂落,貌美而温温如水,干净的像个雪荷。性子就像炉子里的文火,不急不躁,哪里像自己?也难怪聂风一门心思喜欢他,要是换了自己,也会喜欢他。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断浪就是讨厌他,讨厌他的一切,包括他如水的性子。可气那人若是没有脾气,叫自己怎么弄都不生气,时间长了,断浪也觉得无趣,如今大了,反而没了那种幼稚的想法,当真把他当着少主子一般的对待。尽管心里时不时的感到不屑。秦霜目光在杂乱的院子里扫了一圈,仍旧回到断浪身上。“怎么不去喝一碗清酒?”断浪低着头,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也硬气,“本就是为三位少爷庆祝的,我去做什么?”秦霜轻声“哦”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断浪,你在这院子里住了多久?”秦霜侧头望着石桌,伸出修长的手指,曲折四指,单留食指轻划过粗糙的桌面,细嫩的指尖带过,划出点点血丝,在静谧的夜晚,发出刮痧的清越响声。断浪皱眉望着他轻悠悠的动作,手紧了紧,觉得自己指尖都有些轻微的刺疼。“回少主话,断浪在这院子里住了整整两年零五个月又十一天。”断浪心里清楚,他从一开始进来住的就比别人好,没有受过太多的苦难,这当然和聂风秦霜有关。秦霜侧过头,神情突然变得恍然,“倒是不长。

”他收起视线,把带着血珠的食指拢进袖子里,面对着他坐直,“想当初,云师弟进了天下会,苦苦熬了三年,才住进了飞云堂。这三年内,他出征不下十次,每次必有收获,一步步,一个脚印的往上爬,从最初的后备到前锋,直到主帅,却没有人帮过他,连我都没有。”断浪惊讶,他只知道那是风云,是一进会就注定要做主子的料,不想他也有那样历史,会中虽然有人也议论过,但自己也是不信的。想着又疑惑,秦霜对他说这个做什么?“少主,我…”秦霜忽地一笑,弹弹衣摆,起身,“你不用叫我少主,我也不是你的主子。

这天下会,除了师父,原就没有什么主子,我和你一样,也不过是为人所用的工具罢了!以后,叫我秦霜便是。”“那怎么使得?”断浪闻言,有些拿不定注意,只当秦霜玩笑他。秦霜想想,笑道:“没人的时候,那就和风儿一样,叫我秦霜大哥,我本就比你大,自然能应着。你若是不愿,那就叫我霜少爷便是,少主毕竟是外门的叫法,因何一直那般生疏?你是风儿的知己,因着他,你于我,也是不一样的。”这话也实在,要不是风儿,他也不会留断浪至今。 断浪眉头越皱越紧,捏紧拳,一时没话说。

“这院子乱了些,改天,我去和师父说,让你进‘神风堂’,和风儿一起住。”断浪受宠若惊,嘀咕道:“我哪里有那个资格?”秦霜环视四周,气定神闲,微微眯眼,似有些困,“我说你有,你便有。还有,下个月竞选堂主的事宜,你该放在心上,毕竟天下会不会埋没了人才。”断浪惊讶的不行,秦霜的话叫他一时有些恻隐,这么多年,他等的也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近来更是日夜的练剑,只是,“断浪谢过霜少爷赏识。 ”他心知秦霜是个大度的人,自然不会因为自己往日的冲撞而计较,但是,自己总是心里不舒服。

“走吧!”秦霜对他莞尔,“一起去后山场子散散心,如何?”断浪正在犹豫,聂风就推门冲进来,远远的断浪断浪的叫。“风儿,怎么如此冲撞?”秦霜故作严肃的模样。“秦霜哥哥。”聂风见了他,顿时扑过来,欢喜道:“我正和云师兄找你,哪里都见不着你,我说你定然去找师父去了,云师兄却说你来找断浪,这时却叫云师兄猜着了。”一通咋呼,伸手揪住秦霜的腰肢,往自己身上带,向后唤道:“云师兄,怎的不进来?”一声之后,却见步惊云从后面屋檐下飞身下来,冷冷的瞟了一眼秦霜,一言不发。

聂风已经不小了,这两年个子“噌噌”的往上冒,竟快与秦霜齐肩了,这时,搂着自己的肩,倒是有点拎起自己的意思。秦霜扒拉聂风抓住自己腰的手,就是扯不开。有些生气,绷着脸,“风儿,松手。”“哦。”聂风笑嘻嘻的松手,又改牵着他的手掌,手心贴着手心。秦霜无语,心说这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最好改掉黏人的习惯。好像他并没有注意,聂风谁也不黏,独独喜欢黏着自己。尽管他在外面却是个堂堂正正,玉树临风,不苟言笑的天下会三主子。 断浪却见不得他那样腆着脸,总是粘糕似的贴着秦霜,心下冷哼,狠狠瞪他,抱着剑很是不爽的咬牙。

聂风自然没发现,只道:“断浪,我正要去找你一起去喝酒。”“谁要和你去喝酒?”秦霜叹口气,似笑非笑,先行一步,步惊云跟着。然后,院子里就剩下聂风和断浪,聂风望着步惊云跟着秦霜的背影,瞧了瞧断浪,“你真不去?”“不去。”“那行,等会儿,我再来看你。”说着,快步跟上。院子里,断浪气的牙痒痒,后也跑上去,心说,秦霜让我去的,人家说到那个份子了,咱面子不能不给。 今晚的盛会,雄霸一直没有出现,说是身子不适,等泡过了药浴,穿着干净的紫袍便出了门,紫袍里面是雪白的中衣。

木隶低头,小碎步的乖乖跟着,一路并不敢抬头看一眼。就是偶尔转过拐角时,瞟一眼前面的男人。瞟着瞟着,眉头竟然皱了起来。他在无双城底下训练了十多年,甚少有情绪,可是,近来,情绪总是莫名的找上他。雄霸发觉他的目光,回身,上下审视他,木隶惊慌,赶紧垂下头。相比第一次,故作惊慌的撞墙,这次倒是真心的慌张。雄霸冷笑,想着他那时义无反顾撞墙的模样,倒是让自己刮目相看。 而自己只不过玩笑的戏弄他罢了!这人来,本就是无双城的计谋,但是,在独孤一方眼里,自己却有那么好应付?“你别跟着了,去吧!”“是。

”木隶很乖很乖的应道。雄霸疑惑,这人性子怎的如此和霜儿对盘?想着,便拧眉,走过去,抬起他的下巴。那双水润的眸子里,映出了竟是自己越发迷惑的神情,“你在学他?”“是。”和秦霜一样,在有些事上,他从不为自己辩解什么。“你学得再像,也不会成为他。”雄霸冷冷的看着他白皙的脸蛋,漂亮的手指下滑,虎口的位置掐住对方的颈项,慢慢收紧。 木隶被迫头仰着,忽地的冷静道:“木隶和帮主一起将近三年,霜少爷的一言一行,我都了然于心,细细研磨。

而今,却又一件,我永远学不会,那便是我会爱你,而他却不会。”四目相对,一冷静淡然,一紊乱不宁。“你找死…”雄霸气恼,扬手一翻,把人甩出去,瘦弱的身子重重的击落在石柱上,一股腥味上涌冲入口腔。雄霸冷哼一声,潇洒的转身离开,只是眉宇间有些不安。那次的事,霜儿一直放在心上,耿耿于怀,对于他的态度,由乖巧变得胆怯。 没有事的话,也从来不主动来找他,他也不再命令般的去让丑丑把人找来,有时,一个人坐在案几上,竟有些隐隐的头疼,实在是自己太过心急了吗?还是说霜儿根本无意和他在一起,一切只是迫于无奈。

望着亭台楼阁,花阶柳巷,竟然有些空虚。霜儿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还是不敢,不敢像对待天下那样对待他,不敢肆意的占据,雄图霸业之后,若然透着小心翼翼。一座山,可以夷平为地;一片海,可以填之以土。而秦霜却像极了一片树叶上,清晨的那滴甘霖,欲落未滴,让他不敢轻易动作。 山脚场地上,篝火一片,烧红了整座山川。雄霸慢慢轻轻的移动步子,走近。秦霜喝了好几碗酒,脸颊有些微微红,有些心不在焉,对着丑丑催促道:“师父怎的还不来?”文丑丑嘻嘻哈哈,挤眉弄眼,暧昧的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秦霜皱眉,小声嘀咕:“可又是在办事?”望着他挤在一起的眉,文丑丑轻咳,头仰着看天。聂风凑近,好奇道:“秦霜哥哥,师父在办什么事呀?”秦霜摇摇头,不话说,只喝酒,失落的模样叫众人一时无言。“走。 ”步惊云忽地抢过他的酒碗,拉着他去了场地中央,围着篝火,舞起拳脚来。聂风赶紧凑过去,挤在两人中间。孔慈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秦霜的古琴来,“霜少爷,云少爷说你上次在战场唱的曲子好听极,如今,我也要听。”“嗯?”秦霜微红的脸叫风一吹,顿时清醒了些,含笑的去看步惊云,“好听吗?”步惊云冷冰冰的脸这时却也启唇一笑,点了点头,正好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那好,难得云师弟说好听。”众人个个一惊。秦霜开心的抱着古琴,坐下去。 这曲子,他也是凭着印象记下的,就是觉得很好。轻悠悠的琴声,伴着清越的嗓音,涓涓细流而过,在这山川的夜里,尤其的空灵。无风云不动云动心如风狂风卷奔云飙情义相许生死相交豪情征万里豪气震九霄樽中月笑里刀莫问恩仇且把酒浇浮沉虽难事欢歌趁今朝名和利尽言笑英雄多情美人多娇千古多少事潇洒一声笑无风云不动云起心如风记得他初听这首曲子时,心里也是觉得震撼,随后,什么都记不得,这却记下了。

那时三人一同出征,聂风和步惊云关系还是止于师兄弟的寡淡感情,相互谁也不愿瞧谁。而今,这师兄弟俩莫名的却因为这“风云”二字,隐隐的觉得被联系在了一起。步惊云话很少,但那天他却主动对秦霜说:“你说风云,那便风云,尽管你是为了他,我却还是愿意听你的。”秦霜一直知道步惊云的想法,他总是以为自己一味的撮合风云,只是因为那句命批,只是为了师父能雄霸天下。但就是这样,步惊云还是愿意,他也是感动于心的。这人还是和少时一样的冷漠孤独,但是性子里的那种执拗倔强却少了很多,有些变得沉稳而忍耐,不再随便表露不满和质疑。

夜深了,下面的人都让散了去。就他们几个在肆意玩闹。步惊云一只手被孔慈拉着,另一只被聂风托着,围着秦霜转圈,偶尔被迫跳着出征的战舞,断浪默默的翻白眼,很不情愿的被聂风拉着跑。文丑丑也过来凑热闹。步惊云一直看着秦霜,终是脱开身,走过来。“你手怎么了?”一把抓住秦霜的右手,上面果真有些血珠,连带着琴弦上都挂着一丝腥红。“没什么。”秦霜刚要收回手,手指却被步惊云一口含进嘴里,轻啜着,眼里却有些责备的望过来。湿热的舌头轻柔的在他指尖打圈儿,痒痒的,秦霜真的笑着要收回来。

“帮主。”文丑丑大声一唤,挡在两人面前。秦霜听着“帮主”两个字,当下若受惊吓的小鸟,“嗖”的一下子把手指从步惊云嘴里抽出来,这动作不仅咯得步惊云下巴一麻,更是猛然在自己食指上刮出一道血线。他也顾不得疼,随便在衣角上把血擦干净。作者有话要说:哦耶,俺是代发,木有抓虫……记得不许霸王不许盗文必须留言撒花,哈哈哈哈……PS:鉴于盗文不可灭绝……请盗文的摔锅OR霉女延后三到四章……⊙﹏⊙b汗这是我替我家小七说的,她最恨盗文的了,小心她一气不更新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