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南山颠上火麟烈,北海潜深雪饮寒。此话说的便是火麟剑与雪饮刀这两件武林至宝。近来,天下会盛世浩大,广收门徒,一来,为了争□□势,吞并一应的大小帮会,表面说的是要一统天下,顺应天意。实则,是想要借此机会消灭不服他的人,更要占尽他们的所有,还有一层,是想要乘机寻访消隐的奇珍异宝。像是什么武功秘籍,宝刀神剑。雄霸权力地位声望都有了,于是便心往神驰于那些地铸宝刀,天降神器,其中,火麟剑与雪饮刀就是难得的宝贝,也是他多年来想要得到的东西。

这雪饮刀乃是聂家家传宝刀,刀长三尺七寸,天下间至寒之物,据说原是为女娲补天所余之物“白露”铸成,铸造者正是聂风先祖聂英,此剑是个难得的珍宝,配合聂家祖传刀法“傲寒六诀”,便能更加发挥无尽的威力。说起这聂英,秦霜苦想着,这人好像是砍伤火麒麟误吞麒麟血,因怕控制不了体内疯狂血,自锁凌云窟内死的,而后,这把宝刀于聂风困于凌云窟后无意夺得。而这火麟剑为断家世传之神兵,为断正贤所铸,因为鳞甲镶于剑身之故,助握剑之人提升功力,但持剑愈久,反会产生剑控人心之象,魔念丛生难以自拔。

这火麟剑后来传给了断帅,而自从他消失之后,火麟剑也就不知所向了。如果没错的话,现在火麟剑可能还和断帅的骸骨一起留在凌云窟内,找个时间,他定要把剑弄出来,要是让断浪先拿走了,又不知道生出多少事,只是,那里面有个火麒麟,他现在去,怕是多半给吞了。火麟剑消失了,但是还有个北饮狂刀。自从昨日雄霸于竹林和聂人王一战,把聂人王的妻子颜盈带回来之后,雄霸便命天下会的弟子们一起在城内宣告着一件事,癫狂大笑着嘱咐务必要叫人尽皆知。

一个月后,天下会帮主雄霸将与北饮狂刀聂人王决战于“乐山大佛”之巅,务必一决高下。这一战势必又会传出不少事。“北饮狂刀聂人王,南麟剑首断帅”一同齐名江湖。想着当初断帅千方百计的想要和聂人王一决高下,谁知聂人王早已厌倦江湖的打打杀杀,甘愿带着妻子颜盈儿子聂风归隐江湖,不再过问武林之事。所以,断帅始终是难以如愿。谁想雄霸却一出就成。到底还是因为那个武林第一美人颜盈,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红颜祸水,祸起萧墙吧!也是因这条线,而导致聂人王命丧,也把小聂风席卷到这混乱的江湖。

也许,这就是命理。秦霜想着聂人王一出,小聂风也就要来了,自己的清净日子也快尽了。而雄霸的野心也开始慢慢表面化,初现血腥端倪。随着权力疆土的扩大,声势也一度达到不可抑制的地步。秦霜却不愿去看那样的腥风血雨,更是无法阻止,只好数日来都抽身在收复众徒的事情上。他向来怕麻烦,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若是因为自己的多管闲事,救他人性命,大抵还是件好的。师傅雄霸近来也无心思管束他,专心开始闭关修炼三分归元气神功,倒不是因为担心和聂人王之战,依他现在的武功造诣,聂人王早就不是他的对手,他不过是想借着比武的契机夺取血饮刀。

纵观现之天下,能与雄霸相媲美的怕是只有“南无名北剑圣”,传说武林神话无名已死,现在就剩下一个无双城的剑圣。此间,让他雄霸担心的一战,正是和剑圣之战。不过,现在剑圣的那套剑二十三式未悟出,所以,还不是雄霸的对手。而且,好像他们之战并不是在这个时候。也是在那一战,剑圣命丧,虽然,他并不是死在雄霸手中。不管怎样,剑圣与师傅雄霸之战,他肯定是希望雄霸赢的,一来剑圣也并不是什么好的,二来雄霸现在也算是自己的后台靠山。 以后,他要么离开天下会,要么就伺候好雄霸,两则都不是什么好差事,但是,相比于流落天下,浪迹四海,也许,他更喜欢清净平稳的生活。

种种花草养养鸟,吃过午饭凉亭懒懒睡一觉,日落将西,后院小山走一走,生活岂不好?不过,想法虽是好的,他也不必太执着。要是真到了非离开不可的话,他也得先保证自己足够能力,武功钱财都是必须的,或是,找个能力的,可以一同走天下的人,相伴左右也是可以的。秦霜正想着,就听见敲门声,软糯轻细的声音响起,“霜少爷,我是孔慈。 ”他收敛起紧绷的神色,一笑,这小姑娘每次来都是这句话,规矩的叫人没法子,“进来吧!”他轻悠悠的道,清越的嗓音微有些沙哑,这几天嗓子有些不舒服,哑哑的难受,可能是一连数天的游说留下的后患。

推门声伴着一声轻笑,一张甜甜的笑脸顿显,尚显稚嫩的脸,头顶抓着两个小髻。你说这个秦霜和孔慈先风云那么久相识,可谓真正的青梅竹马,怎么就叫那两兄弟一个强行占有了人处女贞洁,另一个则不动声色的夺去了人小心肝,最好笑的是,那人还偏偏嫁给了他做妻子。 这一点孔慈姑娘确实做得不地道,游走于风云两兄弟之间,犹豫不决,却偏偏还嫁给了他,要是说她软弱顺从,委屈求全的话,却也说不通。不管怎样,女人始终是难以琢磨的动物。想起,昨天在第一楼看到那个娇滴滴倒贴雄霸的颜盈,心里就是一阵凉寒。

好在没有她孔慈,秦霜还是秦霜,他也依然是那个清冷镇静的大师兄。聂风可以为了孔慈的死伤心欲绝,宿醉不休,痛苦不知时候,自责不已,更是因此离开了天下会;而向来面冷心硬的步惊云更是几乎发狂,屠杀侠王府取冰魄,仇恨一发不可收拾。 而作为孔慈的丈夫,秦霜还是没能如他预料的那样伤心痛楚,他可以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消除心底的苦楚,隔日便可以去解劝风师弟,要其振作,不必神伤过度。人前依旧尽心尽责的做他的天霜堂堂主,依旧温顺的呆在雄霸身边,然后按照他的旨意去捉拿步惊云。

也许,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太在乎。孔慈死了,不过是在他原有的蓝图上平添一抹乌云罢了,终是会有云散天霁的时候。想当初他喜欢秦霜的就有这一点,这人是个不容易受到影响的人,对于情爱方面也没有强烈的执着心,明知道孔慈不爱他,但是他可以娶她,也同样允许她去保留她心里的爱;他爱孔慈,但可以不必拥有,所以,在孔慈死了之后,他并不会多么伤心不舍。 对于他来说,有固然是好的,但是没有,也无须强求。其实,这样一说,这个秦霜面上看似温如春风柔若秋水,是个爱妻子顾家好男人,但骨子里毕竟是有些寡情的,情感终是有些天性里的冷漠。

有时想想,相比于情爱,他或许更加珍惜兄弟之间的情意,所以,当风云一度离开天下会后,他也出奇的心底不再冷静,开始失落茫然,开始没有了安全感,甚至对于师傅的做法心生不满。他是忠于雄霸的,也许就是太在乎这个一手把他养成的师傅,太在乎他们三兄弟之间的感情,所以,对于雄霸的分裂,才会觉得是一种背叛吧!一种更加强烈的情感背叛。 这种背叛比起男女情爱的背叛更加不可饶恕,他可以容忍步惊云夺走他妻子的贞洁,可以容忍聂风被妻子所爱,但是,却不能容忍师傅对于他们三人的背叛。

说到底,秦霜是可怜的!甚至没有人能理解他心底的想法。师傅雄霸只想着天下,定要风云死,只要他做他的忠犬,做他怀里温柔,脚下匍匐的狗。而步惊云一开始就是怀着仇恨的心,他从来没有打算要什么师傅,也不要什么兄弟,更是没把他这个大师兄放在心里,他只想着报仇,只知道怀着嗜血的心情去破坏这个生长成人之地。 至于向来温吞的聂风,那些事后,也再也不愿留在这里,走的何其干净利落,洒脱的极。也只有他,还傻傻的在想,为什么当初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为什么他们三兄弟再也不能如当初那般聚首贪欢?就在其他人都在各自打着自己的盘算时,也只有他还依然留恋于曾经。

这样一看,也是傻子一个的。之前觉得秦霜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可是,看到后来,其实不然。“霜少爷,你这几天累的极吧!来,喝碗清汤,这是我刚做的。 ”每天一大早,孔慈便来到“天云阁”内,端来一碗汤水什么的。她确实是个心细温柔的姑娘,以小看大,可见,不用多时,她定是个温柔若水、善解人意的美人,也难怪能一举获得风云的心!“孔慈,师傅昨天回来,帮内众人可是说了什么?”他接过碗,又说,“师傅心情如何?”他一直呆在城内周旋,天下会帮内的动静,也没能及时知道,像是雄霸昨日与聂人王一战,他也是事后才得知的。

而且,确实,那人也并不是什么话都对他说的。 他去会战聂人王的事,除了文丑丑,竟然没人知道。小姑娘开始收拾床铺,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我听文总管说,帮主昨天一天心情都很好,大概是因为比武胜了聂人王的缘故,还有,得了个武林第一美女。”说着第一美女,小姑娘也是羡慕不已,要是自己以后能和她一样美丽就好了,想着转过身时,就下意识的瞄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秦霜淡笑:“什么武林第一美女,为了名利,抛夫弃子,薄情寡义,再美,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孔慈一愣,再不想霜少爷会轻柔笑着说出这样话来,在她眼里,那个人一直都是对人宽厚容忍的,从不会去评价别人的不是,并不像会说出这样话的人。

后也是一笑,“反正帮主很是喜欢她的样子。”别人怎样,秦霜自然不关心,也不执着于这个问题,就问,“帮内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没有?”孔慈想了想,才道:“哦,听说,帮主担心和剑圣之战的胜败,正派人四处寻访泥菩萨。”“什么时候的事?”秦霜手下一抖,放下正在把玩的碗碟。“好像才发出的布告。”吃过早饭,秦霜也没急着去忙,就是在院子里沉思。这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也是不好阻止的,命该如此,尤不可违。 泥菩萨的命批,只瞧着准是不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