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雄霸以为派天下会的人盯着步惊云就能找到秦霜,其实不然,且说那日,这人自楼子里出来,在天荫城墙下绕了老大一个圈,像是在沉思什么难题,一时郁郁。阳光照在他有些张扬的面具上,引得民众连连侧目,想是天荫城又要闹出什么风波来,仰着头看了半天,那人也不过就一直干站着不动罢了,众人猜测迷惑一番,这才摇头而去,只当无聊至极的少年在城门外耍帅呢。确实,步惊云这面具低调得过分张扬。第二日,他又复进城喝了几坛酒,委实贪杯,一直喝到日落将稀,醉醺醺的横躺在楼道里。

第三日,第四日,依旧。这般过了小半月,待得他整理衣衫,衣冠楚楚的咯噔咯噔从楼子里下来后,跟着他的天下会弟子终于舒畅一笑,有些激动难耐的相视一眼:他妈的,可该行动了。谁知,以往战场上风靡驰骋,从未让他们有一丝遗憾的步惊云这回可让他们大失所望,不住的打跌。这人居然不急不躁的照着原路回去了小渔村,专心他的一亩三分地,外加一艘生计渔船。这一大清晨,微风徐徐,门庭一开,他便肩膀搭着才刚修补过的渔网,低头沉闷的出海了。

几个人无奈,自觉很猥琐的紧紧跟着,一路上,他们便只希望步惊云能用排云掌把他们打回去,就算无意死了,那样也好过这般。只是,他们的云堂主又一次叫他们失望了。望着海中的孤零零的船只,坐在树上的一人迷起眼,一连砸嘴,“知道吗?我爹爹以前就是渔夫,步惊云下网的方法不甚对,我看着好生着急。”另一棵树上的人,冷冷的笑了一声,不接他话。他又咂嘴,很是认真对着另一个人道,“他今天怕是又要空手回去。嗨,不如,你去提拔些?”旁边的一人大叫,“滚你娘的蛋,你他妈没生嘴巴啊!”“是哈。

”他讪讪的摸摸嘴巴道,“可是我不敢去。”说完,自己又笑了。又一人道,“咱们怎的天天看他种田捉鱼带孩子啊?”有人接话,“不然,你去和他一起种田捉鱼带孩子?”这日子过的太平淡了,很难想象他步惊云居然能安安稳稳的过着这样单调而重复的生活。这天,上午。阳光很刺眼。几个人缩在大树上,有人睡着了,有人干发呆,有人尽职的看着步惊云慢慢走近,突地睁大眸子。“小心。”一句话没说完,就听哎呀一声,好几个从树上跌落。不及喊疼,几个人跃起,拔剑,微微一定神,又默默收起了剑。

就见步惊云站在几丈开外,一手拿着渔网,一手提着木桶,蹙眉看着他们。树上唯一没有跌落的人跳下来,一派潇洒的拱手笑道,“云堂主,多谢手下留情。”一声云堂主,叫的很是自然,态度也算恭敬,实际上,天下会少有人会对步惊云无礼,即使,是如今这般局面,但当初步惊云带给天下会的荣耀,没人能磨灭,就是他雄霸也不能。旁边几位见他态度无不恭敬的称呼步惊云为云堂主,俱都没有说话,因为无话可说,且步惊云才刚已算手下留情,不然,片刻之间,他们怕都已经成了死尸,想来步惊云的厉害残忍他们俱都是有目共睹的,谁也不愿那种厉害用在自己身上。

就只一个摔得最重的犹自在想:他算得哪一门子的堂主?如今天下会,只有风堂主和断堂主,这种背信弃义的人,还有什么值得恭敬的?恭敬个屁!眼瞟了身旁的几位,只道他们怕了步惊云的厉害。孤自想得快活,自己也乖乖的不敢开口。眼瞟见树枝桠上端一个微细的痕迹,像是硬物击撞的,眼看着树下,就见零碎着贝壳碎片,蓦然一凛,再不动了。步惊云委实厉害,一个贝壳便能发出那样力量,把他们几个摔落下来。一时思想,也怪他们这群技不如人。那边步惊云顿步,也靠近,也不走远。

只道:“我早已离开天下会,何苦又来扰我清静?”一个人道:“还请云堂主见谅,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其他几个人也一连附和:“正是。”步惊云视线从他们身上滑过,又看了看四周,料想雄霸绝对不会派这几个无用的人,复又把视线收回,“你们奉命行事,我自然不好为难你们。可既然是监视,是不是应该不要让我看见你们?也最好不要接近我儿步天,不然,我步惊云即刻让你们人头落地。”“是。”几人吓得不轻,只怪昨日谁出的鬼主意要抓了那小孩子去,好在,他们没有那么去做。

步惊云想着雄霸是不是真的急糊涂了,居然想着跟踪自己来寻找秦霜,自己又如何知道那人去了哪里?那人怕是躲着自己还来不及,又怎会让自己知道?说起来,自己和追踪他的那些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回去的路上,步惊云一直在想着事情的来龙去脉,怎么有人跑了,就有人追去,那当初又为什么不努力留住他人,如今要这般劳累伤神,久久不得主意。雄霸想要他去找人,他却不大想找,等想找的时候,再去找吧!突然,想起了聂风,不知道前前后后,他又是在忙的什么。

说起找人,往往是有目标方向的。毕竟,这神州大陆并不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大不了把村头村尾翻个底朝天,不怕找不到人,但是,如果你势力够大,人数够多,也就不难了。这点,天下会无疑具备,可深深一细想就麻烦的紧。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最难找,那便是没有去处的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走去哪儿,你又如何去找?倘或,秦霜平日说过他喜欢哪儿,想去哪儿,不喜欢哪儿,不想去哪儿,这也好办了。可是,想想,那人说的又等于没说,先时只说过他哪儿都不去,就单单想要留在天下会;往后了又说,他哪儿都想去,就独独不想留下来。

这事,难办了。天下会的人派出去一波又一波,还是瞎忙活。日头渐渐向西,一天总是很快。“唔唔嗯嗯。。”门前摇篮里,小家伙伸胳膊蹬腿的快要从里面钻出来,隔壁陈妈正忙着在屋子里做晚饭。步惊云远远的背着篓子走近,推开院门,把篓子放靠在一边,便来抱起小家伙。“咯咯咯咯咯。。”小家伙笑的欢愉,小手伸过来就要抓他,步惊云躲了躲,还是在侧头时教他揪住了耳朵。步惊云态度还是冷冰冰的,像是拎小鸡似的把他从里面拉出来,动作简直可以用粗鲁来形容,伸手一摸小家伙的屁股,湿湿的一片。

望着晒得满院子的尿布,步惊云长叹,皱眉,并不知道这个小子为什么能笑得那么开心。膝盖一曲,手腕一翻,轻松的便把他儿子倒转一百八十度,俯卧趴在他膝盖上,拿起旁边的干布,便动手给他换起来,也许,是意识到姿势不舒服,小家伙吃了一惊,终于在憋了一大口气后,哇哇的哭出来。里面陈妈闻声赶紧跑出来,一见到步惊云,便拍拍身上的灰尘,笑道:“是阿铁回来了啊!”看清步惊云的动作,这才不等步惊云回话,便赶过来,“我来吧,我来吧!怎么又尿了啊,这坏小子。

”虚张声势的要打他屁股,便推搡步惊云进屋子去喝完水歇歇。步惊云答应了一声,进了屋子,喝了碗水。厨房内,锅内烧的热气腾腾,清粥的香气远远飘来。出来时,天边都叫云彩烧红了。就听陈妈说女儿这几日要生了,要过去瞧瞧,又说不放心天儿,要一起带去。步惊云木然的说了一声好,便卷起袖子,去井边池内洗去手臂上的灰尘。“阿铁啊,前几天,我说的事,你怎么想的?”“嗯?”“给你找个媳妇儿啊。”“嗯,不急。”步惊云也没有在意,陈妈年纪大了,每天都自言自语很多事。

他其实想说不用,但实在架不住她的说道。陈妈给步天换好尿布,结结实实的塞好,仍旧放回摇篮内,过去一边,把晒干的蕨菜内的干草剔除,因为眼睛不好,挨得特别近,步惊云放下袖子,走过去蹲下,跟着一起挑。“不是我老婆子多嘴,你们夫妻恩爱是不错,但是,这日子还是要过的啊,去了的人毕竟是去了,对不对?”“对。”步惊云低着头,慢慢扬起嘴角。“哎,雪缘倒是个好姑娘,只是命薄,福浅。你呢,也是个实诚孩子,知道想着念着她,但你也应该想想那小的,闹啊哭啊笑啊,等大一些,更是难弄,总是要有人照顾的,是不是这个理儿?”步惊云道,“我会照顾他。

”“你?不是我老婆子说,你哪里会照顾孩子啊。”陈妈微微笑着瞪他,低声道,“那天给你找的,倒是满意不满意?你若是点头,回头我去给你说去。”步惊云一笑,“陈妈,且也别忙,回头我去找个人,保管把我们家天儿照顾好。”“谁?哪家的?”步惊云只笑,不说话。起身进了屋子里去,端了桌子出来,在院子里摆上,陈妈说不过,也知道再说也无用,便进屋子一起去盛饭端菜。冬天慢慢的过去,积雪一点点融化,露出光秃秃的山川岩石。沿江以北,一方小镇子,因为是四通之地,人流还算大。

镇子的最尽头,有个酒馆。这酒馆的老板年纪不大,却是个奇丑之人,左眼眼皮微外翻,露出红白的疙瘩,两颊骨头忒大,但下巴却又出奇的很削尖,极是不协调,且嘴巴歪斜,据说是少时生病落下的后遗症,连说话也不甚利索,往往嘴巴动了半天,也说不完整一句话,再一着急,被人一问,便脸通红起来,像是很怕羞的背过身去,这模样要是美丽的女子定然是妙,但他这人丑的恶心,随瞧见的人往往直想吐,连动手打他的想法都少有。不过光看他的背影,宽肩窄臀细腰,倒是修长好看的一个人,只别看的脸就成。

因为自己的长相实在抱歉,这老板便总是缩在后厨内,帮忙洗菜做菜,闲时,就去算算帐目。这酒楼不大,请了一个厨子,一个跑堂小厮,一个后勤妈子,还有就是他,一伙子少说话多做事,生意倒也成。老板人是丑了些,但为人却是厚实善良的,就是话少的很,总是闷头做事。这一日,依旧和往常一样打开门做生意。后门一开,小厮突地叫了一声,老板慌慌跑出去,一伸头,就见一个贼可爱的小娃娃安静的躺在石坎上,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然后目光从小厮脸上看到后面。

“老板,这谁家的娃娃,躺在这石坎上,也不怕冻着了。”小厮看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开,表现很冷漠。这家老板人好,愤愤的闷声也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走过去伸手就抱起来,小家伙啜了一下嘴唇,一瞪眼在他脸上来回转了一个圈,嘴一扁,嗷嗷的陶陶大哭起来。小娃娃一直哭个不住,就听他们老板又小声嘀咕,斜了斜嘴,小厮捂住耳朵便去了。这人想着,谁家能这么大意把孩子放在这里,定然是丢弃了的,想着,丑丑的脸上抽搐一般的笑了,正好。 主意一打定,啪嗒关上门栓,坐在后院天井旁的石头上。

石头上滑溜溜的,但他却坐的极稳。小家伙一直哭,一直哭,只哭的满脸鼻涕眼泪,他料想是饿了,可是拿了东西来,这家伙也不吃。在院子里兜转几圈,好生哄着也不成,偏生老妈子还没来,急煞人也!“怎么一直哭啊?别哭了,再哭,我就丢了你。”他背着身子轻声道,声音很轻很细。这样的恐吓哪里管用,小东西卧在他臂弯里,哭的越发汹涌,泪水不一会就湿到耳后。他怎么弄都没用,突地想到什么,形状奇怪的眼睛一亮,更加怕人,伸手就把食指塞入娃娃大张的嘴里。

这人丑是丑,一双手倒是很漂亮,指尖细细的,因为很瘦,骨节凸起,显得越发修长。小娃娃嘴里被塞住,愣了足足两秒,他正想着管用之际,哪知含着他手指的小家伙哭的更凶,哇哇的唾液挂的长长的往下流,眼底尽是纠结的绝望。他眉头一蹙,脸一挤,更是可怖,可无奈的样子又显得有些可怜。“你若再哭,我也要哭了。”就听不远处嘿嘿一声冷笑,很是得意,吓得他一惊。“谁?”他突地起身,扫视四周,四周除了瓦房,石墙,大树,哪里有半个人影?他这一声惊呼,很大。

怀里的娃娃受不住一呆,不哭了,刚好走出来的小厮一顿足,也惊了不小,老板平日说话结结巴巴,哪里得这么利索,这么有劲?他见到受惊的小厮,忙换上一副笑容道:“你…你才刚…才刚可听见什么声音了?”小厮点头,“听见老板您鬼叫了一声。”他皱眉,“还…还有呢?”这时,娃娃再度亮开嗓子,小厮一努嘴,“还有娃娃滔滔哭呢。”无奈的对着小厮挥挥手,慢慢坐下,望着继续哭的孩子无法子,小厮扫了他的背影一眼,嘿嘿有趣的端着盆出去了。

就在他想着怎么才能让娃娃不哭时,就听身后响起一个轻佻的笑语,“瞧你把自己弄得那个鬼样子,我家宝贝这次可吓得不轻。”说完,他自己倒是嘿嘿低笑起来。丑老板木木的僵硬了好久,呆滞的表情丑的恶心,慢慢回过头,就见屋顶上侧倚靠着一个男人,黑衣墨发。那人俊朗的脸瞧见他的脸,噗的一声笑的好不欢畅。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