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其他小说 > 风云之成为秦霜全文阅读 > 番外:现代(二)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其他 作者:易书 书名:风云之成为秦霜

爹爹说,这个秦霜是他们用来对付雄霸的筹码,碰不得。 小说城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大哥故作严厉的神态瞪着他,点头表示:确实碰不得。盈姨沉默不语,一脸郁结,后拉着他去了外面,欲言又止,才说:绝心,断不可胡来。他笑嘻嘻,乖乖地点头,说,绝心知道。可从盈姨的神情看来,她断不会相信他这小子的话。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大人们越是千叮咛万嘱咐碰不得的东西,就越是好东西,就越是透着深深的诱惑力,然后心里痒痒的感觉便上来了,像是宝殿中案台后面那颗龙岩石,像是东瀛王子的男人,像是宫外的神秘世界,中原的包罗万物,像是盈姨的宝贝儿子,啊,说起那个鬼一样怕人的小子,倒是让绝心好不舒服,尤其是他随时随地还带着个傲娇漂亮的小男人,到处招摇过世,但是,他貌似也不是对那个断浪很好的样子。

听说,他是喜欢这个秦霜的。嘿嘿,这么一想,绝心搓着手,莫名全身激动起来,他从小就是这样,一旦激动起来,就不可收拾了,急急地笑容满面地往了那个后殿去了。爹爹和东瀛那个胖子喝酒聊天去了,大哥和嫂子出宫游玩了,盈姨今天要敲一天木鱼。于是,就剩自己了。宫殿着落在谷底,四季如春,花团锦簇。施展轻功,从一株株桃花下穿过,风一吹,就飘了一地,厚厚的软软的艳艳的。盯着床上,床上的人就似沉睡的玩偶,一直没有醒来。绝心含着笑意,动作慢慢地缓缓地掀起他的绸缎的衣衫,露出好大一片白皙的好吃的胸膛,胸前点缀着淡色的两点樱红,中心颜色很淡,周围一圈更淡,还长着一点细细的茸毛,绝心好玩的凑过去,伸手摸了摸,滑滑的好舒服,两根手指尖揪起一根细细的茸毛,一拉扯,便被拔了出来。

那人也不动,像个没生气的玩物,就是被自己拔了一下的地方快速的映出一个红点,像是血点。绝心一心疼,凑着嘴过去,轻柔的舔了一口,抬起眼,这回只干看着好一会儿。侍女们冷眼看着,又笑了。就见小主子跪在床沿,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男人身上东摸摸西摸摸,对着光着上身的男人发起呆来,他们自然知道,小主子傲气,喜欢别人迎合他搂住他亲着他娇滴滴地说他好,对于这样没有生气的如同死尸的男人,他,是兴趣索然的。从小跟着小少主,她们猜想的固然有些道理,那边,绝心也想着,聂风那小子果然是又狠又无情,每每望见那清俊的脸蛋,墨黑的眸子,明明是那样一个干净的少年,但自己都会觉得手足发寒,爹爹说自己尚且小,但实话说,在这普天之下,竟是像自己这般心狠手辣的同龄人也少有,他和聂风到有些相像,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心狠只是对那些不相干的人,如自己喜欢的人,自己的亲人,是决计不能出手的,可他不一样,他是对于他自己,也是一样的狠,莫说这个一直背叛他的男人了。

绝心叹口气,有些可怜手掌下摸弄的人。他的好师弟说,只要用他作为交换,雄霸便会答应任何要求,像是要他几方城池,像是断掉他的右臂,那便是再也无人能使甚么三分归元气了。料想他算盘打得够响,这雄霸果真要是答应了他们无神绝宫的要求,那么须得元气大伤,哦,不对,是完全是自寻死路,断了右臂的雄霸哪算个东西?绝心想,换着是谁都应该不会那么做的吧!这简直是傻子才会做的事,且,秦霜已经背离了天下会了。不然,他就不答应,这也好得叫秦霜对雄霸死心?聂风是这么想的?他是自然不知道,若在秦霜看来,自己是决计不会相信雄霸会为了自己做出那样的牺牲。

手指再度摸上秦霜的胸口,这时从窗外飞进来一片殷红新鲜的桃花瓣,然后少年顿时丢开思绪,玩味起了,捡起那片桃花,对着那人胸前的凸起轻轻的研磨着,来来回回的,仔仔细细的,不一会儿终于颜色鲜艳欲滴起来,再一个轮回,便红肿挺立了许多,有些充血的出现小红点了。绝心嘿嘿一笑,凑过脸去,揪着小□,伸出舌头一圈圈的舔弄起来,味道还不错,尤其,是在他发现身下的人动了动之后,便愈加的努力动作起来。床上的人闭着眼睛,皱着眉,迷迷糊糊中就感觉有一团软软的湿湿的热热的东西在自己胸口来回舔着,不停的打转儿,又在中心地带狠狠咬一口,他睁开眼,就撑起上身,便瞧见一个极端好看的少年正在专心地用那红艳艳的嘴含住自己的颗粒,不时地发出甜腻过度的啧啧声响,他惊讶的非同小可,但很快平静下来,很淡然的看着少年的行为,显得很茫然。

少年顺着他的起身,也抬高了头,斜斜吊着眉眼向上看过来,眼一弯便眯成一条细长的线,更加大胆的伸出舌头自下向上一带,皮肤上,残留了一条深深的晶亮的暧昧的水线。床上的人让他一弄,有些面颊热乎起来,身体也潮红一片,略粗的喘息,终是觉得这少年对自己干得并不是什么好事。少年攀爬过来,笑嘻嘻地和他面贴着面,然后,在他闭上眸子的瞬间,在他唇瓣上蜻蜓点水似的亲吻了一下。“老婆,你醒了啊?”少年稚气的嗓音若是甜腻到嗓子眼儿了,身子不断地往他身上拱过来。

咦?迷糊的人瞪大水润的眸子,面露疑惑,却没有开口反驳,询问,就是很无辜委屈的看着在自己身上肆意动作的漂亮少年。少年在他腰间一楼,他便眉头一皱,像是某种生理反应似的,只要一碰,他便即刻做出各色反应,但在绝心看来,或是一皱眉,一颤抖,一抿唇瓣,一出声,便却显得极具挑逗性。这人若不是□的生手,自然流露的羞涩怕怕,那便是诱人的狐狸,懂得邀人进攻的法子。“你是谁?”想了好久,好久,被搂着的人还是轻声问道。绝心扬唇一笑,在他耳边舔了一下,笑道:“你真可爱。

”怀里的人有些不满这样的评价,皱眉低下头,他又说,“咱俩赤身**的躺在一张床上,你说我是谁?”他摇摇头。“是夫妻啊,笨蛋!”“是吗?”他将信将疑,觉得头胀胀得迷糊,然后,眼睛也很虚浮,全身无力。“当然了。”绝心哈哈大笑,心说,这人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夫妻是什么意思?”看着自己男人的身体,以及对方的样子,他觉得很苦闷。“夫妻啊。”少年一口含住他的唇,让他说不出话来,“就是脱光光的一起睡觉,一起努力做快活的事。 ”少年诡谲的笑容,让他尴尬了好久。

过几天,秦霜的身子好了许多,开始下床去四下里走动了。侍女们俱都不理他,宛若看他不见,他也不去叫她们来,总觉得她们看他的样子怪怪的,有的甚至有些莫名的敌意,这使得他很不安。绝心说是他老公,他甚至找不出法子来辩白,但也没有急着干夫妻之间那快活的事。听他说,自己生了好长一次病,许是病的糊涂了,于是,忘记了许多事情。绝心人虽然轻佻些,但对他也实在是好,每天来亲自喂他吃饭,坐床头陪他聊天,说着许久有趣的事,还说等自己的病好了,便带他出谷去玩。

原来这里是叫无神绝宫的地方,当真是在一条深谷里,这里照进来的阳光很温暖,弱弱的,吹进来的风也是湿湿的,一点也不干燥,仿佛还带着花瓣的水汁。谷底好像很神秘的一个地方,花很红很艳,草很青很嫩,水很甜很清,天很淡很远,人很奇很怪。好似,只有绝心一个正常人。站在石岩的花廊边,看着一个躲躲闪闪,神神秘秘的中年美妇在暗处瞧着自己的,他知道自己一看,那人便躲开了,于是,他不看了,回身进了屋子里去。绝无神对他态度很差,懒得看他一眼。

绝天看他好几眼,但是并不友善,像是嘲弄意味很甚。绝心解释说,他爹爹嫌自己长得太好,又说怕他耽于美色,所以,素来不好。他哥向来随他爹爹。他点头,哦。便起身和绝心坐远了些,刚起身,又被拉回去了。自己对于绝心说是他老婆的事,是决计不信的。对着镜子看,自己明显是个男人。他皱眉。然后,他才发现,老婆之说,只是戏言,想是那天日暮夕落,帘帷之后,绝心又搂着另一个美妙的身子又亲又咬,喊着好人儿,姐姐妹妹的,好在,没有喊老婆,他想。

望着床上缠绵的场景,他突然觉得有些心里难受,揪着帘子的手抓得紧紧的。而后的那几天,他都不愿意和绝心说一句话,这结果是,他好几天没有说过一句话,活像个可怜的小哑巴,绝心这么说他。然后,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镜子,自己略带哀怨委屈沉默不语的模样,确实像个可怜的小哑巴。绝心哄着他好几天,他才开口。只那么笑了一笑,绝心就激动的扑过来,然后,又开始其乐融融起来。绝心其实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有些执拗的孩子气,并且,固执得要自己要一直和他好。

好是什么概念,当绝心脱光了他衣衫,禁锢他的手腕,蛮力的进入他身子的时候,他就觉得痛,痛得冷汗淋淋,一层层刷下,湿透了枕头。他说,痛。绝心神迷之中,嗯了一声,凑过脸来狠狠吻他,激动的道,“老婆,你真厉害!”他的动作并没有一丝改变,反而野兽般的更加凶猛。于是,他想,小孩子的另一层意思是,他们有时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比如:可怕的快感。还有,他们有时过度自我意识,使得他们并不能考虑别人的感受,只是一次次的随着感觉进入到让他爽到不行的最深处。

后来,绝心说自己是他买来的一个奴才,奴才太好使了,于是就成宝贝了。他静静得听着。他的神色似乎已经被人洗脑了,因为,里面原本就是完全空白,若是不填满,就会觉得很空虚很寂寞,很不像个人。“你需要一直听我的话,乖乖的,我就会疼你、爱你。”绝心搂着他的腰身,让他坐在他的怀里,有意无意的摸着他的大腿根部。“知道奴才是什么意思吗?”他摇头。“奴才就是主子叫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他点头。“要是犯了错,就是要受罚的。 ”他点头。

可是,他毕竟不知道受罚是什么意思,绝心也是知道他不知道,正在想着怎么找个例子时,那边一个侍女打碎了一个白玉杯子,绝心心下一喜:打的好。面上却故作一沉,一摆手,招呼她跪下。“老婆,你看,有人犯错了。”对着秦霜,他又笑嘻嘻的道。秦霜嗯了一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等待着她会受到什么惩罚。“这白玉杯子是当年从江南王家弄来的,价值连城,可见是个宝贝。”绝心对着侍女笑道,“但你又不是个宝贝,可见你还不如它,显然这是个大错。 ”说完,抽起靴子里的一柄短刀,抛在女子面前,那姑娘颤抖着身子,一动不动,面色苍白如纸。

少主虽然平日里和她们甜腻,玩耍,但是,真到发狠的时候,也是残忍到了极致。她们一直跟着他,没有不知道的。秦霜看着她,又去看绝心,询问的样子。可就在他再次回头就见女子早已倒在地上,残破的**汩汩冒着血泡,美丽的人头早已滚落远远的角落里,青石板地面上染红了好大一片。“你看,这就是犯错的惩罚。”绝心看着秦霜道,然后,他发现怀里的人早已不得动弹,本来就白的脸上更白一层。 绝心摸摸他,轻声叫他。然后,像是反应过来,他开始浑身发抖,绝心像是吓到他了,赶紧命人把尸体搬出去。

望着扭曲的人形,秦霜“哇”的吐了绝心一身。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其他小说 风云之成为秦霜 全文阅读,风云之成为秦霜最新章节,风云之成为秦霜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