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幼女当家全文阅读 > 第206章 大结局(下)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白嬷嬷 书名:重生幼女当家

唐芷等到周边没人的时候才出了空间,先是去找了莫升年,旁边的侍卫禀告了一声她便进去了。“唐芷呀,那个……”莫升年说话一半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些愣住,他随即目光兴味的打量一身女装的唐芷,然后点点头,眼中的欣赏很是明显,“朕未曾想到你穿女装竟然这么漂亮,怕是京城中都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吧!”“皇上赞赏了!”可能是唐芷语气很淡,莫升年这才注意到她神情和平日有些不同,他没有多问,倒是直接说明找唐芷来的原因,“……早上的时候朕感觉腹部有些不适,不知道是不是……”“若是因为这事的话皇上不用担心,这是正常反映,而且不用多久这些症状就会消失,皇上现在难道没有感觉到身体舒服很多吗?”唐芷抬头反问道。

经过唐芷这么一说莫升年还真发现身体有些不同,他动了动手臂,发现一直酸涩的毛病好像没有,不由挑了挑眉又试了试另外一只胳膊,结果发现都有力的很。“你这样说朕就放心了,现在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唐芷本就急着出宫,听闻他一说立刻点头告退,而待出了房间,脚下已如生风般离开。走到宫门的时候无意外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那身影依旧伟岸,看的她眼眶有些发疼,下一刻她毅然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唐家门口唐芷还没走进就看到门口等待的身影,她面有疑惑脚步却未停下,直到走到门口,才发现竟然是大哥和莫之南,“你们……”莫之南还是第一次看到唐芷穿着女装,她眼前的模样比他见过的任何女子都没,他忍不住看出了神。

而唐启显然是有什么事,但看着唐芷不知道怎么说,亦是盯着她。唐芷见此,干脆直接进屋。然而当她走到正厅看到那抹纤细的身影正坐在自己家里,旁边是眼圈红红的李氏,她的姐姐亦是围在那身影周遭,身体有些怔住想要转身,下一刻却被人拉着走了进去,她回头看去,发现身边站着的是莫之南。“你不好奇他是谁吗?”莫之南显然不知道唐芷比任何人都找知道真相,语气很兴奋。“芷儿!”“小妹……”唐芷走进门的那刻屋里两人第一刻就注意到她了,李氏和唐欣默契的伸手摸了摸眼睛然后走了过来。

“娘,大姐!”唐芷淡淡的喊了一声,她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那端坐的一人。颜辛此刻心情也很乱,他没想到那个人会带他来唐家,但是他却又迫切想知道自己身上的玉坠是什么,所以跟着来了,却没有想到会因此知晓自己的身世。原来他不是不是被人抛弃!原来他还有哥哥姐姐!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竟有些找了他十年,而那个人……颜辛神色迷乱的低下头,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很痛,痛的他难以自拔!“芷儿,你快那里是谁!”李氏满汉期待的看着唐芷,想第一刻告诉她找到儿子的喜悦,她自顾的拉着女儿上前,以至于没有看到唐芷冷淡的脸色。

“李妹子!”曹氏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李氏,她的声音引得众人看去,却见曹氏指了指唐芷的方向。一大屋子的人俱是看着唐芷,终于有人发现不同。这么多年苦苦寻找付出最多的便是她,而今虽然未曾直言屋里是谁,相信她的聪明也已猜到,却没想到她会这么冷淡。“小妹……”唐启上前面带疑惑的看着她。“如果没有我什么事,我想回房可以吗?”唐芷径直看向李氏,那冷淡的眼神是李氏第一次见到,也瞬间压住了她满腔的喜悦,她不明所以,芷儿这是怎么了。

唐芷转身离开了,速度快的眨眼睛就看不到她的身影。尽管大家都在看着她,尽管大家都在担心她,她依旧漠视着离开了,这样的她看的唐家人有些惊慌。“对不起,……我想她大概是不想见到我吧!”颜辛的声音再次引起众人的注意,面对一家人疑惑的神情,颜辛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捏着手里买给沐言清的礼物,双手的力度差点将它狠狠揉碎,“我之前见过她……”……肖家的离开,唐芷的册封,以及唐智的找回,这没有一件是小事,却几乎都是在这几天发生。

包括莫子钰的背叛……唐芷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有着前所未有的劳累,那是一种长时间缺乏休息的劳累,在心里最大的几件事都有了结果后它们同时出现,从而淹没了她最后一点的心力。她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度过的,唐家人的敲门说说话声她一个都不想回应,虽然感觉得到自己的门外一直有个人等待,也丝毫没有任何的意外,她任由自己躺在空间的草地上,嗅着这里的味道,呼吸着这里的空间,看着自己一点点的成果,回忆着曾经的辛酸。要问她苦吗?她不哭,她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能力,有旁人羡慕不来的美满家庭,更有像是计划性的机遇,如果这样还算苦,那么天下间就没有什么能称之为不苦了!只是就是她有那么多,得到那么多,却发现没有一个是她完全拥有的。

她是一个占据了别人身体的异世灵魂,无论前世还是现世,她都没有家人,而现有的也不是属于她的,唐家不是,莫子钰……更不是!头脑有些紧绷,她意念一动,下一刻身体已经浸泡在水中。常人无法看到的灵气钻入她的身体,她终于舒服的闭上眼晴,如果可以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唐芷,唐芷……”“唐芷,出来呀,我是谢溪!”“唐芷,胡晗他们来了,你不想见见吗?”“唐芷,娘亲病了!”什么?娘病了?紧闭的双眸瞬间睁开,下一刻唐芷如触电般的坐了起来,环顾四周灵气环绕,是空间没错,她这是睡着了吗?唐芷从来不是一个任性的人,一开始会选择来空间无非是想让自己平静一下,而今平静过了,也知道日子该过还要过,只是当她打开房门的那瞬却有种恍惚,自己这事睡了多久?她的房间门口不知竟被谁摆放了花盆,一眼看去竟然差不多百盆有余,就像是一簇大花团,正好将她的房门围了起来。

唐芷抽了抽唇角才接受这个事实,她记得梦中的时候好像是听谁说送花来着,只是模模糊糊没听清楚。忆起最后听到的说李氏生病的事情,唐芷毫无犹豫去了李氏房间,然而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人。唐芷走过去时,那人显然注意到了他,面上露出一阵惊喜来,却见唐芷漠视与他,而有些伤心。“娘怎么样了?”“呃……”颜辛以为自己幻听了,她这是在跟自己说话?直到唐芷漠视的眼神再次扫来,他才回过神来,回答她,“娘她没事了,王大夫给开的方子!”娘?唐芷挑了挑眉,看来她睡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呢!她随即走进屋内,身后颜辛亦是跟着,只是不敢走快,也不敢多看唐芷。

“娘!……”“芷儿!”“小妹!”唐芷的出现让房间众人皆是欣喜看来,李氏更深,直接下*就走了过来,唐芷见状连忙上前又将人按了回去,“躺着吧!”“曹姨!”唐芷这才又看向曹氏,曹氏笑着看着她,“这几天你娘担心的都病了,下次可别这样了!”这里恐怕也就只有曹氏无顾忌的会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要是旁人生怕再说错什么唐芷又将自己锁房间里了。“曹姨放心,没有下次了!”唐芷自己也觉得这次玩的太过火了。唐芷的听话让众人诧异,特意是看到她恢复笑脸的脸,众人都松了口气。

“对不起!”却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颜辛看着唐芷语气真诚道歉。“芷儿!”李氏握紧她的手,神情充满期待,唐芷犹豫片刻,终究朝她点了头。她松开李氏的手,转身来到颜辛身边,见他低着头似不敢看自己,倒也不在意,“你做好选择了吗?”颜辛被她问的有些诧异,“选择?”唐芷却是挑眉看他,“如今找到自己真正的家,难道你没做出选择吗?”“这个……”“哦,我忘了!在那个地方你还有一个谁都比不上的姐姐对吗?所以你的选择是要留在这里对吗?那就真的抱歉了,我计划明天和大家回青城!”“明天要回去?”唐芷的话让一屋子人惊诧了,唐欣首先上来拉着妹妹的胳膊,眼神水波泛滥,“小妹,难道连我你都要丢下吗?”丢下姐姐?唐芷怔忡间才想起下个月唐欣和祝风的婚事,她竟然忘了!想起这事,随即皱起眉来,看着犹盯着自己的姐姐,不得不得安抚她,“是我忽略了,姐姐不用担心,大家不走!”房间的人又同时松了口气,显然唐芷的临时决定吓坏了她们。

唐芷对着众人歉意一笑,余光见依旧看着自己神色复杂的颜辛,笑道,“这样的话,你还有很多时间选择!”“芷儿,你不用这样,在你在房间的三天里,颜辛他已经说过回同唐家一起离开!”曹氏忍不住说道。不得不说这个选择让唐芷有些诧异,她随即看向颜辛,却见对方神色愧疚的看着自己,她随即猜到什么,突然发笑,“如果你觉得是因为你曾帮你姐姐抢过我的男人,那你大可不必这样做,因为唐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尤其是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唐芷的话可能有点重了,颜辛身子颤抖了下没有吭声,反观其他人虽然心有不忍但却没有出声,唐芷扫了一眼后大约猜到大家应该已经知道莫子钰的事情了。

唐芷猜的没错,就在她在房间的时候,颜辛已然将事情都交待了一边,包括他乞求唐芷离开莫子钰的事情,一件不少。“你们不用担心,我没关心,即使没有他我一样可以好好的活着!”唐芷心有不忍,安慰众人。显然对于唐芷的话没有人会信,毕竟唐芷关自己的三天就是好的证明。“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是谁?”颜辛的再次发问成功又将大家的视线引到唐芷身上。芷儿会很早就知道?“嗯!”唐芷没有否认。“谢谢,对不起……”颜辛声音都有些颤抖,这一刻他已然没话可说了。

唐家人显然没有猜到这个答案,俱是惊讶的看着唐芷。芷儿她竟然很早就知道吗?只是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们?唐芷笑了笑准备离开,却听身后又有身影传来,说话的依旧是颜辛,“你可能不知道,昨天莫之南打了莫子钰,现在正在宫中罚跪,我当时正好在,听他说是为了给你讨说法!”莫之南打了莫子钰?为了给她讨说法?听到这句话唐芷愣了愣,忽然好心情的笑了起来,她回头看向众人,轻露笑颜,“我有事进宫一趟,你们不用担心。……还有你,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颜辛诧异唐芷会说谢谢他,一时间愣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回复了,直到唐芷的身影离开门口,他方才回过神来。

李氏她们不知何时走到他的身边,女子露出柔美的笑容看着他,这一刻颜辛突然觉得这个笑容好像就是自己一直要追求的东西,他忍不住眸中落泪,声音低低的喊了声,“娘!”“诶!”李氏亦是应答,随即见他又看向门口,不自觉又收敛了笑容,“你真不该对芷儿她做出那些事的,她已经让娘觉得很心疼了,可是这次又狠狠的伤了她一次……”“对不起……”颜辛声音有些低沉,李氏闻言慈爱的看向他,“放心,芷儿她一定会原谅你的!”颜辛狠狠点了头,他会努力的。

唐芷的身份成了她进宫的宫牌,没有人敢拦着她,但是饶是如此,当进宫之后时间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刚问了宫女知道莫之南是被关在了宫里的禅堂里,莫升年的原意是让莫之南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出来,只是他却坚持跪了一天*。唐芷似乎能想到那张脸带着一脸倔强的模样,想想她只觉得好笑,这个笨蛋,平时不是不想吃亏么,关键时候怎么就变笨了!也似乎就在这奔跑的途中,她恍然想起梦中似乎听到的声音大多是莫之南,包括一直在她门外的身影,她甚至也觉得是莫之南,哪怕没有问过,但她心里却坚信。

禅堂位置比较偏,等唐芷找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绕道好几次了,但此刻顾不得记路,径直往那个地方去。“子钰,你在看什么?”沐言清诧异的看着突然转头的莫子钰,不明白刚刚还在劝莫之南从里面出来的他,怎么神色一下子就变了,她问了几遍也未曾听到答复,这才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然而下一刻她却面色僵硬起来。莫子钰看着渐渐走进的身影,目光中闪过一丝欣喜,自亲眼看到她小时候,莫子钰就没有放下心过,他先是在宫门口守着,又让侍卫拦住其他出口,可是依旧没有听到她的消息,直到他无奈找到唐家才知道她已经出了宫,但是却在回家之后将自己关了起来。

他没有放弃过每天去看她,但是房门一直未打开过,就当他以为她永远都不会见她了,而今她却来了。唐芷的身影越来越近,莫子钰下意识的走上前去,却在他伸手刹那,对方却从他身边走过,从始至终看也没看过他一眼,就如三日前一样,他的手停顿在半空。“唐芷!”沐言清在唐芷快要走进门口时喊住了她,她提裙缓缓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一身的女装盯着那张比自己漂亮许多的脸蛋,不知想些什么,直到唐芷不耐的看向她,她才反应过来,随即轻笑,“或许你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心里觉得很不公平,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也失去很多,你知道当颜辛拿着那串手链质问我的时候说了什么吗?他说他对我很失望,特别是在知道他真正的家人后,他更是决定要离开我,所以你不要觉得不平衡,我们失去的一样多!”唐芷似乎这时才看向她,神色淡淡的说不出的凉薄,“你在炫耀?在可怜?你觉得我需要吗?”唐芷丢下这句话看也没看她,直接推开了身前大门,房间里很黑,她却一眼看到了那个跪在佛堂在的人。

明明倔强的不会情意对任何人下跪的男人,此刻因为他在这尊石头像下跪了一天*,唐芷不由放慢了动作。“莫之南!”她轻喊,然后就看到那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动了下,她于是上前,来到他的前面,然后蹲下,“你这是在做什么?”她有些明知故问,而莫之南也没回答他,唐芷在看着他,他亦是看着唐芷,脸上没有那些浮华的笑容,更没有曾经的霸道。莫之南不搭理自己,唐芷也不生气,而是放轻了语气继续道,“不要跪了,离开这里!”“我不走!”这一次莫之南开口了,只是声音听起来很沙哑,他故意偏过头去,让唐芷无法看到他脸上的坚持。

唐芷也不恼,反倒是坐在了他的面前,或许是听到了声音,莫之南回过头,先是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在干什么?”“陪你!你不走我也不走!”唐芷猜想这一刻自己肯定表现的很幼稚,但是她却不在乎。莫之南盯着她看了差不多三秒钟,下一刻果断站了起来,不知是跪了太久还是起的太猛,刚站好身体便向下倒着,幸好唐芷发现,迅速站起将他扶住,莫之南这才站稳,只是眼睛却盯着唐芷抱着自己的胳膊,昏黑的光线下,那张向来厚实的脸有了一丝不自然,却不知正好被唐芷看到。

莫之南不会想到,唐芷更不会告诉他。“如果我离开这里,是不是就表示我认输了?”莫之南还是有些不甘的问向唐芷。“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是我却觉得,跪在这里是委屈了自己,一般不傻的人都不会这样虐待自己的!”她天真的语气说的莫之南脸色一黑。莫之南随着唐芷走出禅堂的那刻,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光线让他不适应的偏过头去,却在下一刻阴影袭来,他诧异看向伸出衣摆为自己挡着视线的唐芷,唇角勾勒起一抹笑容,“谢谢!”“不谢!”旁若无人的对话,让站在不远处的人脸色变白,然而唐芷却是从来都没有看过去一眼,仿若在这里仅仅只有她们二人一样。

两人前进走着不到百米,正前方走来一群人,唐芷眯着眼睛看去,发现还有一个人是认识的,于是便停住脚步等待他们过来。莫之然看到站在前面的莫之南时,脸色很意外,似乎没想到他会出来,直到看到他旁边之人,才了然的明白什么,面上带着一抹莫测的笑容。“我才搬了两个救兵过来,你竟然已经出来了,看来还是某些人的面子大些!”救兵?唐芷看向人群中穿着不一样的两人,似乎是两个官员,模样很年轻,看第一眼时她感觉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是谁。

“那你真是难得聪明一回!”面对莫之然的调侃,莫之南倒是没有否认。莫之然笑了,“需不需要我这做弟弟的为你摆上一桌庆祝一下?”“那倒不用,我没有那么闲!”莫之南撇了撇嘴道,他随即看向莫之然身边两人,“他们两个倒是可以留下,好不容易见到了老朋友总要见面的,你们说对吗?胡晗,关嗳!”“他们是胡晗和关嗳?”唐芷不得不暂时放下替莫之南挡着光线的衣袖,走上前去,直到走到两人跟前。这两个面孔相对而言是陌生的,毕竟与小时候差距太大,唐芷足足盯着两人看了好一会,身后传来咳嗽声她才回过神来,也这才发现面前两人俱是被她看的面色微红。

“唐芷,好久不见,我是胡晗,你不记得我了吧!”“关嗳!”如小时候如出一辙的性格倒是真的让唐芷对他们多出了一些熟悉之感,胡晗一直是活泼的,而关嗳一直都是板着脸,现在看来似乎还依旧是那样。她不禁好奇问道,“你们两个做官了吗?之前好像没看到你们!”“嗯,我是文官,关嗳是武官,官职都不大!先前我们听说你来了京城,只是没有时间,加上又不敢贸然拜访,所以一直没去,直到前几天……”依旧是胡晗回答。剩下的话胡晗没说,但是唐芷记得在她睡觉的时候曾经听到过两人名字,可想他们去看过自己。

想到这里她面色更加柔和,“这几天有时间的话来我家吧,好久没见了,我也该请你们吃顿饭了!”唐芷说完很是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却不知这个动作正好被莫之南看到,他随即看向两人,眸光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呃……啊,好,我们会去!”哪能感觉不到莫之南威胁的视线,胡晗干笑着点了头。莫之然在旁边看着几人的小动作,唇边也泛起一丝笑容来,无意中抬头看去,便是愣住,“皇叔也来了吗?他一直看着这边怎么都不过来?”“之然”看着明显情绪一变的唐芷,莫之南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唐芷的失神也是一瞬间而已,下一刻她又退回到莫之南身旁,同几人告别,“记得有时间来找我,我先出宫了,给他看看腿!”众人纷纷看向莫之南的腿,倒是让莫之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喃喃道,“我没事!”“你等我下,我去个地方!”走到正德殿附近的时候,莫之南停了下来,在确定唐芷会等他后,瘸着腿往正德殿去。唐芷在原地等了不到一刻钟莫之南便回来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唐芷感觉离开了一会的莫之南变了,因为他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那是解脱的笑容。

莫之南不由回想刚刚与莫升年的对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跟自己的皇叔抢女人,这是你能做的吗?”“儿臣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况且皇叔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儿臣为何不能取而代之!”只要他想,就没什么不能做的。莫升年深深叹了口气,“那你又如何得知她会选择你?毕竟之前她喜欢的是你皇叔!”“我可以等!”莫之南说的很坚定。莫升年再一次打量自己这个儿子,虽然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却是磨难最多的一个,更是他最不了解的一个,他挥了挥手,不想再说什么了,就由着他吧!“莫之南……”唐芷喊了两遍,莫之南才回过神来,然后看着她,“怎么了?”“我说你怎么笑的那么傻!”唐芷不厌其烦的重复一遍。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莫之南弯着双眼看她,坚决不承认自己笑的是真傻的事实。“我问你,如果我不去找你,难道你打算一直跪着吗?”唐芷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也许……但我知道你会来的!”谁也不知道莫之南从哪里来的信心。唐芷看着他嗤笑一声,神情很不屑。莫之南立刻不满起来,“我在禅堂的时候一直在想,你到底会不会来,所以我便偷偷的对我佛发了个誓!”莫之南含笑的眼睛让唐芷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誓?”“那就是你要是来了,我就认定你了!”唐芷抽了抽嘴角,“佛主难道没有告诉你这不可能吗?”“谁说的?佛祖明明告诉我这是肯定的,因为他已经帮我们算过,这一世我们是一对的,哦,不对,不止一世,是生生世世!”“你……白痴!”唐芷憋了半天才发现竟然没有什么话能形容他的,因为他脸皮忒厚了点。

莫之南丝毫不介意唐芷各种白眼与鄙视的眼神,如他所说,既是他认定的,那么就跑不了,他也不会放开!如果你真的这么坚持的话,那么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莫之南!【全数完】如果有下本,来本现代女强的,有木有要看的~~。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重生幼女当家 全文阅读,重生幼女当家最新章节,重生幼女当家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