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穿越小说 > 帝后媚乱六宫全文阅读 > 第523章 龙越离番外完结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冰蓝纱x 书名:帝后媚乱六宫

帝后:媚乱六宫第五百二十三章龙越离番外完结址为:>.net千万别记错哦!两位宫女茫然相视一眼,根本不知萧宝儿说的死地是什么意思。使用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舒骺豞匫萧宝儿撩开车帘,看着眼前荒僻的官道,美丽的眼中皆是焦急惶惶之『色』。她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的父亲定武侯还不动手。因为越到了楚地腹地才越是他的地盘。而若她猜的不错,自己的父亲一定会在这临进他的属地之前杀了所谓的“人证”。而她知道在这离父亲属地不到一日路程中有一处极险的关口,叫做“虎跳峡”。

虎跳峡中『乱』石林立,峭壁悬崖处处可见,激流从『乱』石山中如一条咆哮的银龙唯有一条如羊肠一般弯弯曲曲开出来的官道。这是进入父亲属地的必经之路。他若要动手必定会在这里设伏!萧宝儿心中焦急如焚,面巾随着一呼一吸而纷纷掀动。远远虎跳峡中狰狞的石头山已落入了她的视线中,她心头一紧,不知不觉地抚住脸上的面巾。只要摘下面巾也许在图穷匕见的那一刻她可以免于一死。可又或许她根本来不及摘下面巾就被哪来的一枝暗箭给『射』穿身体,从此香消玉殒……到底要怎么办呢?眼前的虎跳峡一点点慢慢地清晰,渐渐显『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萧宝儿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手心也慢慢渗出汗水来。唐萧萧说,宝儿……姐姐。最后分别一刻,倔强如她终于叫了自己一声姐姐邂。本书首发阅读萧宝儿美丽的眼中泪水渐渐盈满。原来这便是成长的代价,直面命运给予的丑恶,然后做出自己也不愿做出最痛的抉择。她还不到十八,如花的年纪难道要就要代替唐萧萧香消玉殒在了『乱』石林立的山谷中。可她若不来,现在坐在马车中的定是唐萧萧。而她怎么能忍心多灾多难的唐萧萧面对这一切。罢了,这一辈子她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自小锦衣玉食,父母万般宠爱,诗13-看-网画算不上大家也略有小成……而在她最美好的年华中遇到了那样一位情深如海的他……龙越离,她心底苦苦的滋味弥漫上心头,那么难受。可偏偏难受中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甘甜哂。她怎么能不喜欢他呢?她怎么能不爱他呢?那孤独寂寥的身影永远是她心底深藏的一副最好的景『色』。他含笑凝望她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调侃与出其不意的亲昵与宠爱,即使是假,她也甘之如饴……只是,与亲情中,她义无反顾地求仁得仁。

一颗眼泪缓缓从她美丽的眼窝中滚落。身下的马车晃了晃,她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颓然放下了车帘。马车与一行人无知无觉地一步步走入虎跳峡中,远远的山石,再也不见来时路…………远远的山顶上一袭银灰长衫的男子迎风而立,银灰『色』的衫子随风猎猎,与山石几乎融化一体。身后是密密麻麻伏地隐藏武艺高强的侍卫,他们一律身穿灰衣,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地上一块块人形石头。“皇上,毫无动静,马车已经进入了虎跳峡中。”一位侍卫悄然上前禀报。

“派人跟上。天罗地网已布下,萧定远不会再轻易逃了。”他淡淡地道。“是!”侍卫应声退下,可旋即他回头,犹豫劝道:“皇上,此次设伏,有斥候报此次的刺客像是听月楼中的高手,一个个来头不小。危险之极,皇上要不要避一避……”龙越离不回头,眸光随着羊肠小道那一辆摇摇晃晃的额马车而走,半晌才淡淡道:“朕虽已废了武功,可还不到见到危险就逃的地步。”他神『色』清冷,声音淡然,唯独一股傲然从身上迸发而出令人心中敬畏。侍卫不敢再劝疾步退下。

头顶有山风呼呼吹过,那辆马车终于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龙越离低垂下眼帘,轻叹:“宝儿,你为何要这么傻呢?你是朕见过第二个最傻的女子。”眼前恍惚有一抹素『色』身影晃动,她泪光盈盈,神情却是出乎意料的坚定。她说,臣妾仇也要报,恩也要报……她说,皇上,齐国的盛世江山要来了……她说,皇上,臣妾一定会救你出大营…………她是那么傻。他眼中的泪随风簌簌零落,天南地北,寻寻觅觅,苍茫天地间再也找不到任何与她相似的女子。 他曾以为,也许用一生遗忘她的美,她的好。

可也许,终有一天他要放开她的影子,走出禁锢的心底去好好地守护她替他守护过的齐国江山。本书首发阅读泪已干,有人说男子流血不流泪,可他们不知,情至深处,骄傲已分崩离析。从此流泪流血只为她一人。远远的,他听见一声尖利的呼哨,那是他埋伏下的护卫们发出的警示哨音。萧定远终于动手了!龙越离抬起头来,眼底已是冰冷一片。他淡淡道:“吩咐下去,刺客格杀勿论!”……萧宝儿从未见过这么惨烈的景象,她身边的两位宫女早就胸前各中一箭,气绝倒在她身边。

她颤颤伏在马中,听着外面痛呼声、刀剑声,声声撞入耳中。身下的马车摇晃不停,马儿的惊嘶声令一切听起来更加混『乱』。她眼中泪水横流,浑身簌簌发抖,身边两个宫女的尸身不停地撞上她,令她吓得连喊一声都喊不出来。怎么办?怎么办?……她脑中『乱』哄哄的,平日冷静都丢到了九霄云外。正在这时,她只听得“笃笃”几声,一枝燃烧的羽箭『射』入了马车中,就在她眼前燃烧。萧宝儿想也不想,拿起衣袖去扑。可想而知刺客们为了灭口已决定要把她活活烧死在马车中!马车要烧起来了,她听见车厢上毕毕啵啵的燃烧声,有呛人的烟雾已飘入了车厢中。

萧宝儿心砰砰若擂鼓,一个念头在心中不停地回响:她一定得出去!一定得出去!她不能死在这里!萧宝儿鼓起勇气,一把推开压着自己的宫女尸身,撩开帘子就要逃出去。就在这时,马儿忽的悲嘶一声发狂地向前疾奔。萧宝儿被猛地摔入车厢中。她被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道狠狠摔在了车厢中,头撞上车厢的车板上。萧宝儿眼前一片进行『乱』撞,等她能看清楚到底发生了时候,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拉着马车的马儿的『臀』上『插』着一支燃烧的羽箭!就是这一枝羽箭令马儿痛到癫狂,拉着马车如风一般向前面疾驰而去。

萧宝儿伏在车厢中惨然一笑,果然要死在此地!马儿发疯,一路撞开正在缠斗的刺客与不知哪来的灰衣人。马车所过之处,撞翻了一大片人。虎跳峡山谷中本就狭窄,她从未见过这么多人都挤在一起厮杀,然后如破布娃娃一样被马儿撞上半空,狠狠落地,身首异处。太惨烈了!她无力地捂住眼睛,泪水从指缝中流出,脑中一片空芒。她真的要死定了!过了这个山谷,前面就是虎跳峡最险的地段,一处断崖,瀑布从山顶倾泻而落,底下是深不可见底的深潭……“姐姐!——”一声尖利清脆的叫声破开她空茫的脑海。

萧宝儿怔怔回过神来,只听得那一声焦急的呼唤声又破空清晰地传来:“姐姐!——”是萧萧!真的是萧萧!萧宝儿神智被这一声彻底唤醒,她猛地起身向后望去,只见唐萧萧骑着一匹骏马飞快地追上她的马车!真的是她!萧宝儿激动不知该怎么办?只能紧紧攀着车辕努力回头对她喊道:“妹妹——”唐萧萧见她还活着,眼中一亮,狠狠一抽身下的马儿追上眼前那辆疯狂向前奔去的马车。她骑术精湛,娇小的身子伏在了马背上几乎与马儿浑然一体。 一点点靠近了,她对萧宝儿叫道:“姐姐,我拉你出来!”本书首发阅读萧宝儿看着两旁飞逝的『乱』石景『色』,勉强压下心底的惊恐点了点头。

疾驰中狂风吹散了两人的长发,所有的人似惊呆了,看着两位姐妹花崎岖的山路上惊险地追逐着。而远远的,虎跳峡隆隆的水声轰隆隆传来……唐萧萧咬着牙,狠狠抽着身下的马儿,眼看着靠近了马车却不得不随着崎岖的山路避开当面而来的石壁。若不是她骑术精湛,早就被甩下马背。萧宝儿伏在车厢中,唐萧萧的每一次努力尝试她都看在眼中,她鬓发已散『乱』不堪,风声呼呼灌入车厢中,令人感觉如在云端,随时可能坠入地底,永无超生的一日。 唐萧萧试了几次都无法靠近萧宝儿,她脸庞因焦急而通红通红的,额上的汗水涔涔冒出又顷刻被风吹干。

眼看着虎跳峡就要近了,那隆隆流水的豁口眼看着要接近了。她猛地一咬牙,对萧宝儿喊道:“姐姐抓牢了!我要跳过去了!”萧宝儿看着唐萧萧猛地从疾驰的马儿上站起身来,禁不住惊叫一声。唐萧萧眼中掠过坚决,站起身子控马尽量靠近马车,忽地,她轻叱一声人已义无反顾地纵身扑向车辕上。萧宝儿紧紧闭上眼,惊叫一声,等她睁开眼时,唐萧萧已艰难地从车辕上攀上车厢。 她当真做到了!萧宝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欢快尖叫一声扑上去拉住唐萧萧,把她拉进车厢。

两个姐妹终于在这一刻心结尽消。萧宝儿流着泪哽咽道:“傻妹妹,你为何要来?”唐萧萧眼中亦是水光殷殷,她低笑一声:“因为你是我萧萧这一辈子仅剩唯一的亲人了。”她看着越来越近的虎跳峡,抽出腰间的短剑,一咬牙对萧宝儿道:“姐姐,今日是生是死就看你我的运气了!”萧宝儿含泪点了点头。唐萧萧深深看了她一眼,眼中泪水滚落:“如能与姐姐死在一起,也是好的!”她说着拿着手中的剑狠狠砍向车辕……而虎跳峡隆隆的水声越来越近了…………天上明月流转,山林簌簌,悬崖峭壁上却火光通明。

无数点点火把在悬崖潭边一路延伸,渐渐伸展,无数人都在呼唤“郡主……”“萧萧姑娘……”夜风寒冷,一袭玄黑披风的挺秀身影默默立在最险的一处山崖处,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潭底,久久沉默无语。“皇上,还是找不到。”侍卫黯然上前禀报。他沉默许久,久得仿佛要成为山崖上的一块玄石。正当侍卫以为他不打算开口时,夜风中冷冷传来他的声音:“继续找。”侍卫一怔,想要反驳什么终是低了头退了下去。他看着头顶璀璨的星空,忽地想起那一双眼睛,唐萧萧明亮狡黠的眼睛,萧宝儿温柔如能倾诉一切的眼睛……两双眼睛交替而过,最终化成天上的星辰,明媚而深深看着地上孤独而立的他。

“萧萧,宝儿,你们在哪呢?”他轻叹,满目疮痍的心竟觉得痛不可当。一夜过去,天边渐渐亮了,他静静在山崖上站了一夜,似想了很多又似什么都没有想过……终于,有人在他耳边欢呼。“皇上!皇上!她们还活着!找到了!终于找到了!”他回头,微微一笑,苍白的面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尘埃落定。微茗宫中这几日热闹许多,也令宫中所有人瞩目。因为这里住进了两位美丽的姐妹花。姐姐端庄娴静,妹妹灵动狡黠,惹人喜欢,更令人觉得惊异的是,她们相貌相似,一样的妆容一样的衣衫,身影相随,几乎令人辨认不出谁是谁。

蓝玉烟看着眼前的动静皆宜的两位可人儿,笑得合不拢嘴。她悄悄对一旁的楚齐王说:“离儿真有福气啊!哈哈!一对姐妹佳人,若是都嫁给了他,可不是一段佳话?”楚齐王摇头轻笑:“且看离儿要怎么选择吧。”他不再担心了。因为定武侯萧定远见事败,与姚氏匆匆掏出了京城,在半路上被截住。一番问讯下来,对私自开采铁矿、偷运兵器的罪名供认不讳。而远在楚地查案的人已找到了真正的证据。龙越离下旨,削去定武侯萧定远的藩王名头,贬为庶民,永世不得入楚地。

郡主萧宝儿,唐萧萧揭发有功,不追究两人不孝罪过,削去郡主头衔,入宫陪伴太后。太后仁慈,怜两位姐妹遭遇坎坷,特收两人为义女,由龙越离赐封为明真公主,明敏公主。萧宝儿为明真公主,唐萧萧保留母姓,为明敏公主。两人在微茗宫中养伤。那一次马车落下山崖潭底,唐萧萧危急关头抱住萧宝儿两人从马车中跳出,直直没入了潭中,被激流冲出了好几里,最后被龙越离派出的人找到,大难不死,躲过一劫。微茗宫中,萧宝儿与唐萧萧相对而坐,唐萧萧看着对面娴静如弱柳扶风的萧宝儿,微微一笑:“姐姐伤好点了吗?”萧宝儿抬了抬手,笑道:“好多了。

妹妹不要担心。倒是你肋骨还没好全。”她说着眼中流『露』心疼。她是事后才知道,唐萧萧跳上马车时撞到了车辕上肋骨竟断了一根。可她忍功了得,竟然在危急关头中冷静得抱着她一起跳入冰冷的潭水中,甚至把她扶出水面,带着她随着水而走。其实说到底,她萧宝儿这条命是萧萧救的。唐萧萧满不在乎地道:“这有什么,小时候顽皮也曾摔断过腿,后来都好好的。”萧宝儿一听心中更酸。唐萧萧见她面『色』黯然,想起被贬为庶民的定武侯,心中亦是唏嘘。 “两位公主在想什么呢?”一声慵懒的调笑声从殿门边传来。

萧宝儿与唐萧萧循声转头,只见龙越离一身银白龙纹常服静静含笑站在门边。他见两人一样的衣衫,装饰,犹如双生子,眸中掠过感叹。萧宝儿与唐萧萧对视一眼,脸上浮起淡淡红晕,上前拜见。龙越离上前,看着两人,忽地道:“萧萧,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唐萧萧心头一颤,道:“已经好了七八分了。再养几日就全好了。”龙越离温和道:“那这几日要多多注意,别轻易再伤了。”唐萧萧看着一旁低头黯然的萧宝儿,忽地仰头,微微一笑:“皇上,听说御花园中有一池白荷,您能带萧萧去看看吗?”龙越离闻言不由看了一眼沉默的萧宝儿。

萧宝儿勉强一笑,道:“是啊,皇上带妹妹去吧。她这几日因为伤都无法出微茗宫,正闷得慌呢?”龙越离看着她略微苍白的面『色』,问道:“那宝儿要一起去吗?”萧宝儿笑了笑,施了一礼,道:“我就不去了。太后唤我去相陪。请皇上容我告退。”龙越离点了点头,萧宝儿施了一礼,黯然转身离去。龙越离看着她离开,回头眸光柔和地看着唐萧萧,问道:“萧萧,你可有什么话要亲自对朕说?”唐萧萧微微一笑,道:“皇上为何不等带着我游园完再问呢?”她说着走出了微茗宫。

龙越离笑叹一声,拄着手杖慢慢跟上。微茗宫前,萧宝儿看着明黄的龙辇驶离宫门前,她看见龙越离亲自扶着唐萧萧上了龙辇,一脸的温柔如水,令人羡慕。她幽幽一叹,转身离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宫中忽地传出一道流言,听说皇上要迎娶新后,而新后的人选是微茗宫中的一位公主。这流言传得有鼻子有眼,甚至有人听说内务府正在积极准备着纳新后的准备。萧宝儿看着一日日脸上洋溢着欢喜神情的唐萧萧,心中越发黯然。他,果然还是最喜欢的是唐萧萧这样无拘无束的少女。

每日每夜,她看着与自己容貌相似的唐萧萧,心如刀绞。可唐萧萧仿佛什么都不知,每日与她说话作伴,甚至比从前更加黏糊她。两人形影不离,犹如并蒂双生花,成了皇宫中最美丽的一抹风景。那一天终于到了。萧宝儿一大清早就看见宫女内侍忙忙碌碌,为皇宫上下整理,披上红绸,换上崭新的宫灯,在每个宫中都贴满了喜字。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忙碌的宫女们:“皇宫中是否要有喜事了?”宫女笑眯眯地道:“是啊!公主不知道吗?皇上要娶新后了!”萧宝儿心中一窒。

是啊,除了要娶新后,还有什么事值得整个皇宫上下都忙碌起来呢?远远的唐萧萧走来,宫女们急忙围拢过去,叽叽喳喳地围着她恭维起来。萧宝儿苦笑了下,黯然离开。唐萧萧看着她落寞的身影,摇头笑叹。夜凉如水,萧宝儿翻来覆去睡不着。唐萧萧忽地从榻上起身,来到她的跟前,低声唤道:“姐姐,姐姐,你还没睡吗?”萧宝儿起身,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睡不着。”唐萧萧拉着她的手,咯咯一笑道:“我也睡不着。我们偷偷出去玩儿吧!”萧宝儿正想拒绝,手一紧已被唐萧萧拉着跑出了寝殿。

两人绕到了微茗宫的后园中,在那里有一处假山。唐萧萧拉着萧宝儿爬上假山。假山不高,可也令萧宝儿爬得两股战战。唐萧萧看着她小心的样子,不由笑出声来。她道:“姐姐真是娇贵,以后多爬爬就不会害怕了。”萧宝儿心中正想说这不符合闺闺训,却黯然不语。唐萧萧自是与她不同,欣欣向荣,如一株活泼向阳生长的野花。他,不就是喜欢她这样的女子吗?两人坐在假山上,远眺眼前夜『色』下恢弘的皇宫。四周静得可以听见两人的心跳。萧宝儿这几日烦躁的心情也在这一刻忽然安静下来。

原来小小心思在天地辽阔竟显得这么不足道。“姐姐,你那次与我互换,为何不趁机逃出去呢?”唐萧萧忽地问道。萧宝儿若要逃走,只需摘下面巾,那些看守的侍卫便不会为难她。萧宝儿沉默了一会,轻声道:“那样的话,皇上的布置就功亏一篑了。”“要是我们这样做了之后,皇上还不饶恕萧定远,你该怎么办呢?”唐萧萧又轻声问道。萧宝儿眼中的泪滚落,慢慢道:“若是最后的结局是皇上斩了父亲与母亲,那我会一辈子守着青灯古佛,为他们超度。 让他们下辈子不要再走上错的路。

”唐萧萧轻叹一声,静静依偎在她的肩头,喃喃道:“还好一切都还不算太坏。”萧宝儿与她相偎。她擦干眼泪,勉强笑道:“妹妹,过几日该恭喜你了!皇上终于要迎娶你为皇后了。……”唐萧萧却一声不吭,萧宝儿再看时,她已沉沉睡着了。萧宝儿心中轻叹,把手中的披风为她盖上,两人就这样相依相偎地静静睡了。……晨光破开云雾,萧宝儿『揉』着眼睛醒来,身上盖着披风,可身旁空『荡』『荡』的,已没有了唐萧萧的身影。 她坐起身。忽地,假山下乌压压的一片宫女内侍整齐跪下。

他们大声地道:“奴婢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萧宝儿呆呆看着他们,她抬头看去,只见金『色』的天光处缓缓走来一身明黄冕服的龙越离。他一步步地走,手中的龙头手杖丝毫不能减少他身上一点尊贵的君王气势。他微微含笑走到假山下,向她伸出手,柔声道:“下来吧。朕的皇后!”萧宝儿眼中的泪猛地滚落。也许,百年之后的齐宫宫史上会记着她今日尴尬的姿态。齐国第三任皇后萧氏,从假山上慢慢爬下,扑入了帝之怀中……天『色』很好,太阳升起,万物苏醒,碧空万里无云,太庙前钟鼓齐鸣,金顶的光辉耀眼非常,帝升龙庭,百官跪拜,帝后二人相对而坐,后坐南朝北,三拜皇帝。

帝坐北朝南,待皇后拜完,由礼官引着向皇后三拜而起。而遥遥宫门处,一位红衣女子牵着马,走出了皇宫。她面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身后宫门关上,眼前烟火世俗生活扑面而来,她笑着上马,喝了一声:“驾——”她相信,在这滚滚红尘中,都藏着属于每个人应该有的幸福。她也许终其一生都遇不到如龙越离一样优秀情深的男子。但是她知道,她的那个他一定会在不知名的地方,等着她,待她如珍宝,从此一世一双人……龙越离番外全文完!《帝后》写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年时间。

冰领悟了很多,也得到过很多。很多读者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冰,尤其是坚持看到了这一章的亲们!谢谢你们!感激的话不多说了,我只能说我会继续努力。人生也许就是这样的,不断地努力和期待!敬请期待冰三月底的新文!到时候我们再相聚!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帝后媚乱六宫 全文阅读,帝后媚乱六宫最新章节,帝后媚乱六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