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军婚小说 > 武侠小说 > 小李飞刀传奇全文阅读 > 一个故事

bet36365网址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尉迟心迹 书名:小李飞刀传奇

荒野、孤石、孤坟。孤石上有人,人却想着孤坟里的人。坟里的人都已经变作了泥土,可孤石上的人却还未离去。夕阳满天,古铭望着手上的伤心刀,喃喃道:“你斩的可以斩断一切么?那么为什么一直斩不断我的懊恨与思念。”忽听一人道:“它斩不断的,这只会让人伤心。”玉凋零出现在荒野。玉观音死了,化作了泥土,她却依旧娇丽不减,唯一使她光艳稍减的是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残酷的笑意。古铭道:“你来干什么?”他没有看她。玉凋零道:“活人在这里,你干嘛还是盯着死人看,莫非你真的不打算再有别的女人?”古铭道:“是。

”玉凋零看着玉观音的墓碑,脸变了,上面写的是“古氏玉观音妻墓”。她忽的冲上去,一脚将墓碑踢飞,白带飞出,将墓碑击个粉碎,古铭冲了过去,玉凋零飞起身,向远飞走,古铭握紧伤心刀,一直追到冷香园。尸体还未收埋,血迹仍未干,月剑亦在阳光下发着妖滴的光泽,古铭冲进房里,整个人就停在了门口。这间屋子他来过,屋子里的床他睡过。玉凋零坐在床上,脸上有着红晕,眼睛里流动着诱人的眼波。这个人他也睡过。 昨夜的那个女人,已黑暗中换成了玉凋零,两个女人的体香不可能一样的,一个jì女也不会流第二次血。

玉凋零道:“昨天晚上,这个房子,这张床,还有我都是你的,以前这一切都属于我的,但从昨夜起,这一切都属于你。”古铭转身走了出去,他不得不承认,他一直爱的人是玉凋零。这一切也无非是他一生最想得到的。经历过几度波折后,这一切就摆在眼前,垂手可得。他却走了,一声不响,毫不犹豫的走出了院子。玉凋零在屋里道:“你至少多留一会,听我讲一个故事。 ”古铭停住,停在屋外站在原地,脚步都未动。玉凋零道:“我讲的故事是关于伤心刀的故事。

”古铭不动玉凋零仍坐在床上,道:“从前有一个少女,在月夜里碰到一个人,这个人有一柄奇怪的刀,叫做伤心刀,可惜这少女一夜之间爱上了这个男人,天下男人皆为薄情种,这个男人也一样。少女发现他还在和一个女人交往,心下嫉妒,她只想这个男人心中只有她一个,她恨透了这个女孩子,同时也恨这个男人,就冥思苦想出一个计策,让这个男人亲手杀了这个女人,而且自己化成他的姐姐,打算让他情入绝境,伤心yù绝,他越伤心,她就越高兴。

而且她还利用他杀死父亲情义笃笃的结义兄弟,令他不孝不仁,伤心到死,谁知棋输一步,这个男人竟然又一个女人鬼混,她就故意被吕左掠走,传他解开月剑的决窍,利用他打败这个男人自负完美绝份的刀法,然后再告诉那个女人伤心刀触发魔xìng的方法,让那个女人也亲手死在你手上。”古铭霍然转身,嘴角抽动,许久挤出一个字:“你……”玉凋零迎出门口,满脸的残酷与快意,道:“不错,就是我,我早说过,我要的东西别人苦要抢的话,我就让她死,你若负心与我,我就让你伤心,得不到我就毁掉!”说完起身一跳,白带卷向古铭。

古铭脸sè苍白如血,握刀的手一刀挥出。白带齐断玉凋零的身子亦随白带飞起,像yù飞上月宫的嫦娥,又似那一夜……月光如雪,她的脸,衣衫皆如雪。她轻轻的从树上飞下……玉凋零落在地上,虽能站稳身子,眉头却皱起,疼的变下了腰,似脚上踏上了暗器。鲜血却从她洁白的胸膛上流下,湿了白衫。白衫如雪,此刻却有血梅缤放。古铭冲了过去,玉凋零还是倒在他的怀里。古铭的双手陡了起来,一弹刀锋“砰”的一声,伤心刀短作两截,其中半截飞上天空,古铭仰起身子,短刀下落,刺入他的胸膛,鲜血流过他的胸膛,滴到玉凋零的胸膛,然后流到石板上,渍住了伤心刀。

伤心刀已断!情人命已断!他命也断!玉凋零身子也抖了起来,双手抱紧,古铭一行热泪滚滚而下,她大张着嘴巴,道:“我只想让你为我而伤心,你却……”古铭摇了摇头,道:“我为谢婉儿伤心而不用刀,为玉观音伤心而不再要女人,但若为你伤心,就只有死。,因为我一直深爱的人只有你一个,她们只是……只是……—”玉凋零泣不成声,哭的像个孩子。这时她才真正的像个孩子,因为她的泣声已足以断人肠,伤人心,只有真的哭才会带给人情上的痛。

她道:“我,我太自私了,但这不能怪我,因为我爱的太深,有的越深就越容易误会,就越容易恨,所以我就……就……”玉凋零死了,死在他的怀里。谢婉儿死了,死在他的怀里。玉观音死了,也死在他的怀里,而都都是他亲手杀死。古铭也死了。他自己把自己杀死。一把伤心刀的出世,注定了悲剧的诞生。注定了他的主人把三个心有的女人都亲手砍死,伤心刀伤人心,令人伤心,就连它的主人也死在了它之上。响午已到,决战已结束。连血都已凝结。 天下的英雄都来的了。

来了都吃了一惊。谁也没想到吕、古、玉都死死了,但他们发现吕左、玉凋零甚至古铭自己中的都是刀伤脑筋,当然便知道了这一场决战的胜者是古铭。伤心刀虽然被毁,但古铭从未败过的事实并没有断。所以古铭就成了一代刀魔,战无不胜,也就流传了下来伤心刀的故事。但来到最吃惊的还是花采逢,他对江少楼道:“古铭竟然自杀了,可惜。”江少楼道:“一点也不可惜,为情义而死的人比常胜不败更令人怀念。”花采逢道:“既然他爱着玉凋零,为什么还要杀她?”江少楼道:“正因为他真爱玉凋零,才会杀她。

”花采逢愕然道:“为什么?”江少楼道:“因为前两个女人只不过是玉凋零的替身,古铭的爱完全是发自对玉凋零的,他所以百般内疚,必须杀了玉凋零。”花采逢还是不懂。江少楼道:“如果古铭不杀自己爱的女人,而将不爱的女人的枉死弃之不管,就难免太自私,太浅薄,他杀了玉凋零,自己也选择死,证明他爱的忠贞,为不爱的女人而杀自己爱的刻骨的女人就更是一种近似于无私、博大的jīng神,令人敬仰,如果他选择与爱人一起走了知的话,后人对他的评价将是‘他只是一个刀中狂客’,而不是一个浪子魔刀。

”在浪子眼中,“浪子”就是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花采逢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道:“好在伤心刀已毁,以后就再不会发生这种悲剧。”江少楼道:“真正伤人心的不是刀,而是情,只要人间情不断,悲剧就不断。”花采逢似乎懂了,但却摇了摇头?他为甚么要摇头?也许他还没有爱过。……第一部完,请看第二部。《昨夜星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小李飞刀传奇 全文阅读,小李飞刀传奇最新章节,小李飞刀传奇
阅读提示: